水墨习作一张

2013-06-15, 00:31 由 杨典



附件
1111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138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花磎迹见泷行书《前赤壁赋》

2013-04-01, 13:09 由 杨典

图:藏花

附件
书法 00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8 Kb) 下载0次
书法 002.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3 Kb) 下载0次
书法 003.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6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银阁寺及其门前枯山水

2013-01-24, 11:48 由 杨典



附件
银阁寺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85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闲言碎语

    分享

    文河

    帖子数 : 52
    注册日期 : 11-04-04

    闲言碎语

    帖子 由 文河 于 2011-04-04, 09:34

    插图



    曾看到一幅插图。想不起是在哪本书里了。一幅仕女图。一古装女子于大梅花树下傍石案而坐,纤手捏毫,衣纹如水。“自对梅花描小像,欲呼明月问前身”,这种清雅脱俗的美,过于干净,已经不能被世人碰触了,无论怎样温婉细腻的爱,都承受不起——只能远远的欣赏。这已不是《诗经》里的有女如玉,已没有那种天地初开的清朗了。这已是一种人文化的理想主义的审美趣味。万物有情有义,但生活中有时却依然能清晰的感受到某种空洞和荒凉。红尘看破,却依然热爱镜花水月。这也是知堂老人曾言,如果连这也不爱了,那么对人世也许就失去任何留恋之意了。活着是一种漫长的告别,挥向天空的手,却偏偏又想抓住点什么,所以,人生才九曲回肠。而生存的极致是天人合一,到最后,人与人世,唯有无言。那时,人是梅花如雪,亦是明月万里。



    粗线条:气息



    他身上有古代书卷的沉静气息,清癯的山林的气息,中年趋于端凝的颓败的气息,传统的淤泥的气息。桃花源变成了一朵桃花。生活是一日三餐,道在屎尿之中。他有秋天和冬天式的线条,为数不多的词语,呵欠,睡眠,矛盾。他有迟缓的脚步声,有时,他用一种陌生人的眼光看着自己向自己慢慢走来,他一言不发,冷眼旁观。他有河流的气息,宽阔的河流,似乎找到自己的归宿,却忘记了自己的源头。他走向他所反对的事物,昔日的敌人,如今成了朋友。有一天深夜,他发现,原来契诃夫在很多篇小说里,已经描写过他的灵魂了。



    粗线条:言辞的记忆



    1995年冬天,在一个临河的小镇子里,他读到西班牙诗人希门内斯的诗句:“我梦寐以求人间的荣耀,却在天国赢得一席之地。”这句话深深击中了他。那年,他22岁。记得当时他想,这句话可以作为墓志铭来使用。而到底作为谁的?诗人的,还是他的?但他这样想,倒可以看出他年青时的豪气——那年少轻狂的岁月啊……悠游徂岁,倏忽人近中年。何意百炼钢,化为绕指柔?这中间肯定有一个一言难尽的过程。说一言难尽,是因为这个过程里面并不是时间,而是沧桑。有一天深夜,他读《五灯会元》,看到一句描写南岳怀让禅师的话:“国之法器,不染世荣”。这句话同样深深击中了他。在言辞之外,他看到了一种叫做命运的东西。在那一瞬间,他又一次想起希门内斯的诗句。许多天过去了,在黄昏的柳林,希门内斯诗人和南岳怀让禅师,这两种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事物再一次浮现并统一起来,仿佛柳条向着春天悄悄发芽,向着大地轻轻下垂。他心里涌起一种平和而复杂的感慨。





    春风引



    这么好的春风,到底属于谁呢?它好象应该只属于一个人。而正因为春风这么好,又不应该只属于一个人。它属于一个人,又属于所有的人。这么一个轻微的疑问只是一个美好的恍惚罢了。忽然间,春天就来得满天满地了。曾经静下来的一切,一下子都动起来,于是生命中忽然就有了很多细小温柔的声音。这么多美好的东西,它们并没有藏匿,它们不动的时候,我们就以为它们消失了,其实它们一直都在。一大群一大群的花朵,在天空的蓝颜色里闪烁,忽然离你很近,又忽然离你很远。
    avatar
    商略

    帖子数 : 529
    注册日期 : 11-03-17

    回复: 闲言碎语

    帖子 由 商略 于 2011-04-04, 10:23

    歡迎文河兄
    avatar
    疏约

    帖子数 : 132
    注册日期 : 11-03-29

    回复: 闲言碎语

    帖子 由 疏约 于 2011-04-08, 09:19

    心性之好无以附加。欢迎文河兄

      目前的日期/时间是2017-06-28, 23: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