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习作一张

2013-06-15, 00:31 由 杨典



附件
1111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138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花磎迹见泷行书《前赤壁赋》

2013-04-01, 13:09 由 杨典

图:藏花

附件
书法 00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8 Kb) 下载0次
书法 002.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3 Kb) 下载0次
书法 003.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6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银阁寺及其门前枯山水

2013-01-24, 11:48 由 杨典



附件
银阁寺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85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多彩的三菱镜——普契尼的三联剧

    分享

    欧南

    帖子数 : 248
    注册日期 : 11-04-26

    多彩的三菱镜——普契尼的三联剧

    帖子 由 欧南 于 2012-03-06, 20:46

    在歌剧史上有两套著名的联剧,一部就是大家熟悉的瓦格纳的四联剧《尼伯龙根的指环》,另一部就是普契尼以三部独幕剧《外套》、《修女安杰里卡》和《贾尼·斯基基》串连而成的三联剧。对于前者,知道的人很多,而普契尼的这套,由于相对分量较小,知道的人并不多。而从歌剧本身来说,瓦格纳的这套堪称歌剧史上绝无仅有的庞大的歌剧,集中表现了瓦格纳带有晦涩灰暗气息的哲学思想,是研究瓦格纳音乐思想的最重要的文献,且四联剧虽然相对独立,故事却是完整的。相比之下,普契尼的这套歌剧只能算是一个小玩意,且每部歌剧独立成篇,在情节上并无关联。只是因为都是独幕剧,才使得它们连成了一个整体。所以,从严格意义上来说,三联剧其实并不成立,完全可以分开。而事实上,在三联剧首演以后,它们曾经被拆开单独演出,只是后来才恢复了普契尼的初衷。



    或许是因为这套三联剧的创作在时间上比较连贯,从1913年创作的第一部《外套》到1918年完成的《贾尼·斯基基》,普契尼将所有的精力集中在这三部“小品”歌剧的创作中。另外,或许是普契尼不允许别人将三剧分开演出,而且,写三个独幕歌剧是普契尼最初的愿望,之所以它们没有在短时期内完成,是因为普契尼并不是一个有计划,严谨刻板的人,当他写《外套》的时候,另外两部歌剧是什么都还不知道,只是一个随随便便的想法,所以三联剧的写作完全是没有逻辑关联的,它只是一个冲动,一种仿佛不经意的,闲聊的时候对朋友说:“哎!你看我写三个独幕剧怎么样!”的兴致所致。



    而有意思的是,或许普契尼自己也没有意识到,他的三联剧创造了他歌剧创作的三个唯一。《外套》是普契尼唯一的真实主义歌剧(如果较真的话《西部女郎》勉强也算);《修女安杰里卡》是唯一一部完全由女声演唱的歌剧;而《贾尼·斯基基》是普契尼唯一的一部喜剧。



    说起普契尼很容易让我们联想起南宋词人柳永。“凡有井处,皆能咏柳词”,是当时的实际情况,柳永的词因为既通俗易懂,又婉约优美,故此深受当时人的喜欢。但在趣味正统的士大夫那里,柳永显然是个伤风败俗,没有品味的暴发户,其所作的词“浅近卑俗,自成一体,不知书者尤好之。”(宋王灼《碧鸡漫志》)贬一句,再褒一句,又打击一大片,尤其是“不知书者尤好之”的评语,似乎已是盖棺论定了,就是一个没文化的市井之徒的宠儿。而柳永在当时受欢迎的程度和普契尼非常的相似。在很多人眼里,普契尼多少也是一个没有品味的,专以吸引市井之徒眼球的庸俗作曲家。布里顿甚至声称自己听普契尼的歌剧《波希米亚人》时,这种音乐的廉价和空虚让我恶心极了。有意思的是,贬低者都是来自同行,只不过,王灼未见有词传世,布里顿却是20世纪最重要的歌剧作曲家,只是受欢迎的程度远不能和普契尼相提并论。所以,这种夸张的非难或许可以看作是同行的嫉妒。普契尼真有那么不堪吗!斯特拉文斯基给出了相反的意见,他认为《波希米亚人》是普契尼伤感的天才和剧情完美的结合。同样,身处现代派音乐包围中的普契尼,虽然对这种时尚的作曲手法不闻不问,却认为德彪西的歌剧《佩莉亚斯和梅里桑德》和勋伯格的声乐套曲《月光下的皮埃罗》是现代派音乐的杰作,由此可见普契尼对音乐的鉴别能力。只是他不愿去创作这类作品罢了。普契尼清楚的知道他所需要的是什么样的音乐,正如他自己所说的那样:“他们喜欢并追逐毫无意义、缺乏逻辑的音乐。没有人再重视旋律的创作,即使创作了旋律,也只是俗套而已。人们认为交响乐应在歌剧中占支配地位,我恰恰相反,认为这正是歌剧的终结。”正是这种简单又不浮夸的认识,使得普契尼成为威尔弟衣钵的唯一继承人。



    普契尼不是圣人,不是学究,他写音乐是为了能让人感动的,而不是让人去装模作样的琢磨,去写论文的,这或许是普契尼的明智之处。当然,意大利人生来不会去写枯燥乏味的音乐,理查·斯特劳斯可以继承瓦格纳,普契尼同样可以继承威尔弟。



    歌剧永远是意大利的,它属于一个充满阳光和忧郁的民族。所以,普契尼这套三联剧和瓦格纳相比起来,虽然只是一个小玩意,一个和大型悲剧《托斯卡》相比起来的消闲之作,仍然充满着普契尼式的抒情甘美的旋律,让人爱不释手。



    三幕剧的脚本前者由诗人阿达米编剧,他也是普契尼的歌剧《燕子》的脚本作者。后两部由福尔扎诺撰写。三联剧于19181214日在美国纽约大都会歌剧院举行了首演,由于一战以后混乱的局面,普契尼没能亲自去参加首演。但纽约大都会歌剧院的总监加蒂-卡萨扎给他发来了一份热情洋溢的贺电,声称:“大获成功,每部歌剧结束时都是喝彩声,总共有40次谢幕,特别是对《贾尼·斯基基》很狂热。”由于《贾尼·斯基基》的大获成功,使得人们单独把它抽出来演出,后来又把它和《外套》放在一起,唯独冷淡了神秘哀伤的《修女安杰里卡》,这使得普契尼非常的愤怒,在他的心目中,其实最偏爱的是这部被他称为“心爱的小修女”的《修女安杰里卡》。而有趣的是,这套三联剧在德国演出的时候,德国观众最喜欢的却是这部《修女安杰里卡》。



    就像我们上面说过三联剧是普契尼歌剧创作的三个唯一那样,这三部歌剧在风格上也各具特色。《外套》在粗俗,阴郁的氛围中,表达了真实生活的严酷和可怕,这部歌剧的剧情有点类似列昂卡伐罗的《丑角》,也是一个关于情杀的故事,是巴黎纸醉金迷的侧面,在浪漫的塞纳河畔,一桩家庭的悲剧使人们在夜幕下战栗。歌剧的音乐是普契尼歌剧中很少见的那种沉郁和灰暗。往日的抒情和浪漫在这里一扫而空。《修女安杰里卡》是一部唯美中带有忧伤的神秘剧,音乐纤细华美。而三联剧中至今最受人们欢迎的喜剧《贾尼·斯基基》则是一出近乎闹剧的喜剧,音乐风格也是普契尼少有的那种幽默,轻松的气息。下面,我们分别来描述一下各剧的剧情。



    《外套》



    故事发生在巴黎塞纳河畔的一首驳船上。船主米凯莱怀疑年轻的妻子焦尔杰诺和船上的帮工路易吉有暧昧关系。面对着夕阳,他陷入了忧愁和烦恼中。而焦尔杰诺和路易吉向往巴黎浮华的生活,正在幻想试图离开这飘泊不定的生活。



    正当焦尔杰诺和路易吉相约晚上用点燃火柴幽会时,被米凯莱发现,他不动声色。等路易吉走后,米凯莱走出船舱,他还想劝焦尔杰诺回到自己身边,他暗示焦尔杰诺:“人都有外套,它可以包藏爱情和喜悦,但也能包藏悲伤。”但出于热恋中的焦尔杰诺冷淡地拒绝了米凯莱,并走进船舱。



    米凯莱由于烦恼而点起了烟斗,而此时守候在岸上的路易吉误以为是焦尔杰诺给他发了暗号,走上船来,这使得米凯莱终于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在恼羞成怒中掐死了路易吉。焦尔杰诺听到声音后,走出船舱,被米凯莱一把按住在路易吉的尸体上。



    这部歌剧充满了一种阴暗的色彩,而歌剧的内容也不见普契尼以往的那种对美好爱情的赞美。从米凯莱暗示焦尔杰诺:“人都有外套,它可以包藏爱情和喜悦,但也能包藏悲伤。” 便能说明歌剧基调的阴沉。但这部歌剧使人诧异的是,似乎很难和普契尼的一贯的抒情气息联系起来,正如普契尼并不擅长写喜剧那样,这种题材的歌剧是普契尼歌剧中仅有的一部。但也有人认为这部歌剧其实表达了真实的普契尼。普契尼生于音乐世家,由于父亲早逝家境一度贫寒,但在成名后,他把自己描述成是一个“追逐野禽,剧本和漂亮女人的伟大猎手。”不过在成名前,他却曾经历过潦倒的生活,在米兰时期,他和马斯卡尼真实的经历过波希米亚式的生活,相互帮忙躲避房东催债,赊帐等等,或许正是这段经历促使了他对人生的理解。如果说《波希米亚人》多少还是浪漫主义的产物,《外套》则完全是令人不抱有任何幻想的,残酷的现实。正如普契尼的朋友马格拉夫所说的:“在《外套》中,工人第一次出现在舞台上,更确切的说,他们完全不是被描写成无名的大众,而是作为具有自己特征的个人,每个人对压迫的反映都不同,或许麻木地屈从于不幸的生存,如在酒精中寻求慰藉。”



    对于真实世界的认识使得普契尼把握住了这部歌剧的基调,忘记现实是不容易的,但面对现实更难,这部并非深刻的悲剧隐含着却是真实生活的宿命。



    《修女安杰里卡》



    这是一个有关修道院修女的故事。安杰里卡是佛罗伦萨某贵族的女儿,因生了私生子而被送进修道院度过了7年,安杰里卡始终思念被遗弃的孩子。



    一天、来了一辆漂亮的马车,修女们都在猜测是谁来探望,安杰里卡打听到马车的模样后,吓得魂不附体。原来,正是7年前把她赶到修道院的姑姑。姑姑来告诉安杰里卡,她的妹妹将要结婚,要她将名下的财产转入给妹妹,并强行让安杰里卡在文书上签了字。



    安杰里卡向姑姑打听自己孩子的下落,但姑姑恶狠狠说孩子在两年前就已经死了,这使安杰里卡陷入了极端的痛苦中。



    等姑姑走后,安杰里卡决定自杀,她采来了草药熬制了毒药。在神情恍惚中,她将毒药喝下,并祈求圣母玛利亚的宽恕。这时金光出现,圣母带着安杰里卡的孩子出现,安杰里卡的罪孽终于得以宽恕,她安详地闭上了眼睛。



    这是一部风格唯美,但题材仍然是让人心碎的歌剧,如果说《外套》所反映的是现实生活中无奈的悲剧的话,这部歌剧则反映了人性无处不在的恶,人们在道德的外衣掩护下,可以随意摧残一个无辜人的生命和感情。或许,我们不难理解普契尼对这部歌剧的偏爱,圣洁的情感只能在幻想中出现,在社会普遍恶的现状下,普契尼唯一能作的是只能是虚幻的圣母的宽恕。



    剧中的音乐非常优美,尤其是安杰里卡所唱的咏叹调“没有了妈妈”,旋律之美,可比《贾尼·斯基基》中的“我亲爱的爸爸”。



    《贾尼·斯基基》



    人们对于《贾尼·斯基基》的了解,基本上还是得益于歌剧中的那首甘美的咏叹调“我亲爱的爸爸”,这首咏叹调把普契尼式的旋律美发挥的淋漓尽致。不夸张的说,这是歌剧史上最美的咏叹调。



    这是一部非常有趣的喜剧,故事发生在中世纪的佛罗伦萨。富商博索·多纳蒂死后将所有遗产捐献给了教会,这使得前来吊唁的众亲友大怒。这时,其中有一个青年里努基奥提议,让贾尼·斯基基来假扮垂危的多纳蒂,并邀请公证人前来重新订立遗嘱,让遗产和众亲友均分。贾尼·斯基基不肯,但他的女儿劳雷塔正和里努基奥热恋,她央求父亲,贾尼·斯基基只能答应。



    公证人到场,贾尼·斯基基假扮多纳蒂躺在了床上,却将大宗遗产留给了自己。等公证人走后,众亲友大怒,却被贾尼·斯基基赶出了家门,贾尼·斯基基说,这是为了女儿的幸福才将遗产留给了自己,但自己一定会妥善处理老友的遗产,这时一对恋人幸福地拥抱在了一起。



    这部喜剧是三联剧中最受人欢迎的歌剧,一般认为这部歌剧的题材是来自于但丁的《神曲·地狱篇》中的第30章,其实和但丁的原诗并不相干,普契尼只是取用了但丁原诗中的人物,和伪造遗嘱这一事件,而剧情则完全是杜撰出来的,是创作。但在普契尼创作这部歌剧的时候,遭到出版商里科尔迪的反对,因为他想象不出普契尼能创作喜剧。同样的是,熟悉普契尼的观众也不敢相信普契尼的喜剧才能。所以,当歌剧在意大利各地上演的时候,激起观众强烈的反映是难免的,人们除了工作生活之外,最熟悉和喜爱的便是普契尼了,普契尼的《贾尼·斯基基》给人们所带来的是一种不同于传统罗西尼,多尼采蒂等人滑稽、戏谑式的喜剧风格,它有着普契尼固有的抒情性。在这部闹剧风格的喜剧中,我们确实不能相信竟然有“我亲爱的爸爸”这样如此甘美的旋律的出现,但这足以说明,这就是普契尼,这个随时随地都能迸发出优美旋律的歌剧大师,总能创造奇迹。

    ----------------------------------------

    安杰里卡所唱的咏叹调“没有了妈妈”http://www.56.com/u96/v_NjMzOTU0NjE.html
    avatar
    杨典
    Admin

    帖子数 : 1579
    注册日期 : 11-03-14

    回复: 多彩的三菱镜——普契尼的三联剧

    帖子 由 杨典 于 2012-03-06, 21:06

    以王灼《碧鸡漫志》之评柳永来诠释普契尼的通俗性,欧南兄角度精而且好。普契尼不比瓦格纳,他的歌剧不玩哲学或神学,更像是“19世纪的音乐剧”,很容易被世俗误读。


    _________________
    我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423141483

      目前的日期/时间是2017-10-23, 07: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