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习作一张

2013-06-15, 00:31 由 杨典



附件
1111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138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花磎迹见泷行书《前赤壁赋》

2013-04-01, 13:09 由 杨典

图:藏花

附件
书法 00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8 Kb) 下载0次
书法 002.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3 Kb) 下载0次
书法 003.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6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银阁寺及其门前枯山水

2013-01-24, 11:48 由 杨典



附件
银阁寺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85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影评:诡盘的复辟

    分享
    avatar
    杨典
    Admin

    帖子数 : 1579
    注册日期 : 11-03-14

    影评:诡盘的复辟

    帖子 由 杨典 于 2012-03-06, 00:40

    诡盘的复辟


    近日看新闻:第84届奥斯卡电影最佳摄影奖,颁给了一部与早期电影史有关的影片:《雨果》(Hugo,汉译名为“雨果的发明”)。这是对电影史,尤其是法国早期电影史上莎士比亚式的导演乔治•梅里爱(Georges Méliès )进行的一次特殊的伟大致敬。对梅里爱,当代观众并不太熟悉。但业内只要读到过《电影通史》的人,都会记得作者乔治•萨杜尔在其第二卷中,用了二百多来页的篇幅,来专门叙述过所谓“梅里爱时期”(1897—1902)。这个时期是电影工业的“先驱者时期”,也是将电影从早期摄影技术变为艺术的奠基时期。因为若没有那个时期先驱们的奋斗,电影也许至今还只是一门不入流的街头把戏或“西洋镜”。而再杰出的“第七艺术”,也都会跟杂耍一起走向衰落和灭亡。
    梅里爱是摄影师与魔术师出身,但他自导自演,并自己设计道具的题材几乎包括了西方文化、科幻与传说中的各个方面。如水上行走的基督、希腊海战、梅菲斯托的实验室、灰姑娘、蓝胡子、X光线、圣女贞德、哈姆雷特、莎士比亚写凯撒、海底两万里、婆罗门僧与蝴蝶、火车、小红帽、魔术、圣母、海底隧道……包括那个时期在法国人人爱谈论的、连普鲁斯特在《追忆逝水年华》中也喋喋不休的“德雷福斯案件”。梅里爱以其杰出的幻想力,靠着早期的摄影机,便能幽默地叙述很多历史事件,并第一次使用了后来被广泛应用的所谓“特技”(幻景片)。从1902—1908年,他最著名的几部作品,如根据儒勒•凡尔纳与H.J.威尔斯的小说改编成的科幻影片《月球旅行记》——即我们在《雨果的发明》中看到的那个用炮弹打瞎了月亮一只眼睛的影片,以及《格列夫游记》《浮士德在地狱》《鲁宾孙漂流记》《仙女国》和《太阳历险记》等,让他的事业达到顶峰。他一生共拍摄了430部电影,不仅是第一个真正意义上将传统戏剧变为电影的导演,而且是数量最多的故事片导演。《雨果》一片中的那个孩子其实是配角,主角是梅里爱。这部电影的命名,不仅是想让人意识到维克多•雨果小说中,那些巴黎人熟悉的“悲惨世界”和“钟楼怪人”,就连火车站的警察也像是照着沙威量身定做的。导演几乎是有意在向观众暗示:梅里爱就是法国电影的雨果。
    因为,多少年以来,电影观众早就把梅里爱淡忘了。
    电影非常“势利”,就像科学。一旦有了手机,电报自然就会被淘汰。
    正如我们在《雨果》一片中看到的那样,随着科学的发展和世事动荡,梅里爱的事业日渐衰落,他自己也跟不上时代。随着格里菲斯与齐卡等人的崛起,梅里爱的电影逐渐被观众忽略、冷落。如《雨果》中有个情节:梅里爱将废弃的胶片卖给了化学工厂,工厂捣碎后化为原材料,然后又制成高跟鞋……最后,一个女人穿着高跟鞋,走过火车站前晚年梅里爱昏昏欲睡的那家小杂货铺。
    或者这就是现实的残酷与一个“过气”艺术家的真正心境。
    如今,电影特技已经发展到对各类科幻、声效和场景无所不能的地步。正因为此,电影人才开始追忆起电影的先驱们来。这无疑是让电影不被完全娱乐化,而最终必须回到文化本身的最好办法。因为,电影不仅是科学。它的本质还是艺术。而时间与历史,能赋予一切看似“过气”的艺术以最深厚的美。当我们再回头从新的角度看梅里爱:他依然是大师。
    因为特技技术可以进步,乃至千变万化,但想象力却从不会进步。
    梅里爱在电影中所发挥出的一个魔术师的想象力,堪比后期象征主义、达达主义、现代主义、超现实主义、荒诞派、未来派、残酷戏剧、蒸汽朋克或魔幻现实主义等后来出现的任何西方艺术流派。尽管他比它们早了很多年。如他在《音乐狂》与《橡皮头人》中对脑袋不断掉下来、扔出去、再长出来,或者让脑袋越来越大等想法,那种“孙悟空”般的诡异、玄幻和夸张,可以说已是接近后现代式的了。
    电影最初发明于1832年比利时科学家约瑟夫•普拉多的“诡盘”(Phen-akistiscope)原理。尽管现在除业内外,知道这个词的人不多。诡盘由固定在一根轴上的两块圆形硬纸盘构成,在前面纸盘的圆周中间刻上一定数目的空格,后面纸盘绘上一个个人的连续动作画面。用手旋转后面的纸盘,透过空格观看,就使静止的分解图象产生了连续的动感。动画片的基本原理也如此。不过普拉多最让我感动的并非是发明了诡盘,而是这之前,为了研究光学,“他于1829年的一个夏天在列日城对着中午刺目的太阳凝视了二十五秒钟之久,结果使他目眩眼花,不能辩物。他不得不在暗室里休养几天。但这期间,他还是一直能看见一个烙印在他眼膜上,如太阳的影子。以后他的视力渐渐复原。但他还不知谨慎,立刻又热烈地继续他的光学研究……1842年,他完全失明了”(《电影通史》第一卷)。这一年,中国正在签订《南京条约》。
    但“诡盘”的意义,基本就是整个胶片时代(包括默片、有声片、彩色胶片和立体电影等)的意义。因为它们的摄制与传播方式都是“连续动作画面”。
    直到数字影片出现后,“诡盘”的历史才算真正画上了句号。
    可是,我们不应该忘记“诡盘时代”的那些哪怕是最普通的制片人、导演、跑龙套的、技术人员和演员们带给我们的原始积累。因为艺术毕竟不是科学。蒸汽机车可以完全代替马车,磁悬浮列车也可以完全代替蒸汽机车。但默片虽然过时了,查理•卓别林与阮玲玉的表演却从未过时。黑白片或许成了历史,但从《战舰波将金号》《精疲力竭》到《一江春水向东流》,从布努埃尔、希区柯克、罗西里尼、雷诺阿、科克托、黑泽明到蔡楚生、郑君里等的作品,也依然都是大家之作,难以超越。如今年的那部获得了五项奥斯卡奖的“默片”《艺术家》(The Artist,韦恩斯坦,英国),则又几乎把一切“过时的手法”都化为了新的艺术形式。那些“诡盘”时代的缺陷,不知不觉又变为了怀旧主义的特征,乃至变为了一种对黑白光影美学、纯粹肢体表演和字幕叙述方式的复辟。这就像当梅里爱那代人为默片着迷时,中国正处在晚清“义和团之乱”的时代。而就算这样一个远东事件,包括1901年英国导演杰姆斯•威廉孙拍摄的《中国教会被袭记》(仅75公尺)在内,描述过义和团当年攻打教会以及与英国军人的战争的默片,大约有六七部之多。从这个文化史角度来说,技术上的落后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那些电影是同时代的人在事件发生的当下,在“第一时间”内做出的思考与艺术表达。“诡盘时代”被淘汰了,这种与历史之间的零距离,却是任何新的技术也弥补不了的,故反而获得了更持久的魅力与个性。


    2012-3-5







    _________________
    我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423141483

    欧南

    帖子数 : 248
    注册日期 : 11-04-26

    回复: 影评:诡盘的复辟

    帖子 由 欧南 于 2012-03-07, 20:52

    《雨果》看了很感动,但电影拍的不是太好,而我感动的是这个被遗忘的人物。我同意你的观点,梅里爱使我想起80年代看过的一部苏联电影,也是说一个被遗忘的跳踢踏舞的明星,被遗忘了,具体情节想不起来——但事实是时代发展的越快,被遗忘的也越快。

    今天听叶名佩的古琴,说实话并不是太好,但很感动。艺术的好坏不是技术……

      目前的日期/时间是2017-12-17, 15: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