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习作一张

2013-06-15, 00:31 由 杨典



附件
1111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138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花磎迹见泷行书《前赤壁赋》

2013-04-01, 13:09 由 杨典

图:藏花

附件
书法 00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8 Kb) 下载0次
书法 002.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3 Kb) 下载0次
书法 003.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6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银阁寺及其门前枯山水

2013-01-24, 11:48 由 杨典



附件
银阁寺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85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哈维尔:为改造而艺术 为自由而剧场

    分享
    avatar
    萧轶

    帖子数 : 17
    注册日期 : 11-10-30
    年龄 : 28
    地点 : 江右豫章

    哈维尔:为改造而艺术 为自由而剧场

    帖子 由 萧轶 于 2012-02-27, 00:42

    金正日与哈维尔的先后去世,对于这个世界来说,无疑是一场极具反讽的荒诞剧。更有意思的是,金正日和哈维尔他们本身就是世界著名的剧作家。与金正日借歌剧用以颂扬王朝永固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哈维尔的歌剧是挑战专制与愚氓,使民众接受自由之教育与心灵之净化。金正日的歌剧不仅在北韩演出,而且在自己“因积劳成疾在列车上不幸逝世”的时候,“将军的遗作”还在中国重庆上演;而哈维尔的戏剧,至今只能在中国民间流传。民间与官方对二者的追掉,如同他们各自戏剧的流传一样有着天壤之别,更如同一场荒诞戏剧般地在中国大地上演着

    欧洲人非常重视戏剧的作用,因为戏剧可以启迪民智。伏尔泰就曾经说过:“要发展人的社会性,柔化他们的风俗,促进他们的理性,任何方法都比不上他们集合在一起,使他们共同领略着纯粹的精神乐趣。”哈维尔戏剧的中文译者耿一伟,认为“剧场的本性就隐含着强烈的政治面。因为这是一群人聚集在一起向另一群人展现他们对历史或社会的看法”。这种观点,与哈维尔对戏剧的看法——“它在观众与舞台之间形成了一种像电击一样的思想和感情默契,剧院仿佛笼罩在一篇特殊的磁场之下”相似,或许也是因为其留学捷克时,受到哈维尔的影响。对于戏剧的作用,哈维尔在1979年因介入“七七宪章”而被捕入狱后,给妻子奥尔嘉的信中说:“戏剧在所有艺术形式中……最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社会现象。”而早在1959年服完兵役后,哈维尔加入布拉格ABC剧院,担任舞台管理和助理导演等工作时,他亲身感受到了戏剧所具有的公众作用及其公共意义:“戏剧不只是生产剧作的工厂,不只是剧本、导演、售票员、场务员、观众的机械相加。戏剧(比这些)要更大,它是活生生的精神和思想的焦点。它是有社会自觉的地方,它是时代各种力量的汇集点,时代的地震仪。它是一块自由的地方,一件帮助人寻求解放的工具。我发现,每一场演出都是一次鲜活而不可重复的社会事件。”

    哈维尔作为独具捷克风格的荒诞派戏剧作家,他的作品具有鲜明的特点——“尖锐的政治讽刺,奇异的幽默,和梦厣般的氛围,戏剧中弥漫着对“存在的意义的不断追索,对人间苦难悲天悯人的情怀,对流俗之见的质疑和挑战,对当下经验的超越”。哈维尔谈及荒诞感与戏剧创作之间的关系时,他认为,“荒谬即缺乏意义,这种感受愈深,对意义的追求就会愈积极;没有同荒谬的经验作殊死搏斗,就没有要追求的东西;没有对于意义的内心深处的渴求,就会被无意义所伤害”。“在我的理解中,荒谬感决不是对生命的意义失去信念的表现,恰恰相反,只有那些渴求意义的人,那些把意义当作自己存在的不可分割的部分的人,才能体验到缺乏意义是痛苦的,更准确地说,只有他们才能领悟到这一点,在令人痛苦的意义缺失状态,它反而比在其理所当然、无可置疑存在时更真切地呈现出来,就像病人比健康人更懂得什么是身体好一样。我认为,真正的无意义和真正的无信念表现得不大一样,后者表现为冷漠、无情、自暴自弃,把存在降低到植物水平。换句话说,体验荒谬与体验意义密不可分,只有荒谬是意义的另外一面,就像意义是荒谬的另外一面一样。”李慎之认为,“他之所以要写荒诞剧,就是要在这个荒诞的世界上寻求意义”。

    哈维尔剧中人物的话语总是不断地反复、重现,像是一种合音般的重唱。这种不断的堆叠加强了事件的强度,观众则由此被带入荒诞的境界。哈维尔曾经对自己戏剧《花园宴会》中的雨果这个角色做过阐释:“主人公雨果来到这个世界上,而他却发现陈腔滥调是这个世界上的中心原则。他逐渐地去适应这些陈腔滥调(透过“学习”);他认同它;他越认同它,就陷得越深;当他陷到最深处时,他发现自己完全溶于其中,因此也就失去了自己。这部戏剧以雨果去寻访自己而告终。他这么做不是为了要找回自己,而是为了接近一个他认为很重要的人。他听说了那人的重要性,便去寻访他,而不知道那人就是他自己。他深深陷入陈腔滥调、并且最终作为陈腔滥调的最高体现者回到他自己那里去了。他去探访自己就意味着他失去了自己……”

    米兰·昆德拉认为:“哈维尔写于二十世纪六○年代的那些‘荒诞’戏剧的真正意义,正是对这种语言的‘彻底的去神秘化’。这些戏剧展示了一个世界,在这个世界里,言语没有意义,或者说与一般公认的意义不同,也或者说是一些帷幕,在它们的后面,现实已经消失。”米兰·昆德拉所说的“言语没有意义”的世界,最好的呈现,便是哈维尔在捷克斯洛伐克经济处于摇摆不定的阶段,极权统治使人民的生活呈现扭曲状态的社会背景之下创作的戏剧《备忘录》中呈现的剧情:某机关主管发现机关里正在引进和推广一种全新的人工语言。他认为人工语言会阻碍人与人之间的正常交流,但他的意见却遭到副主管一批人的反对,引出一场荒诞离奇的斗争,最后这种人工语言虽然停止,另一种人工语言又开始使用了。在《备忘录》中,某部门主管似乎具有很强的责任感和人道主义精神,但是作为身处庞大机器之中的官僚,最终依旧还是丧失了挣扎的能力和勇气。剧本情节所展现的人工语言,成为一种可怕的事物,但它却是人们为了取得有效交流而进行的一种创造。这部荒诞的戏剧也成为哈维尔的所有戏剧作品中最为著名、影响最大的一部戏剧。

    反抗荒诞,意味着个体需要直面来自极权统治和意识形态所带来的恐惧,敢于秉承良知和责任,坚定地生活在真实中。因为在哈维尔看来,正是荒谬的经验,为我们打开了新鲜、锐利而有洞察力的眼界,这将使我们直面真理,并通过它的怀疑能力衡量出意义的真实分量。这种互通的关系,来自哈维尔自身对荒谬的体验:“人们可能以多种方式体验到荒谬:通过个人的自省,或通过交谈;它可能是一阵强烈而短暂的情绪,也可能是人一生中深刻的、主导性的情感。虽然不能说荒谬感是我最强烈、最深刻和最基本的感情,但我觉得自己一直有看到世界荒谬一面的强化倾向,因此我可能比别人对这种情绪更为敏感。”反抗荒诞的价值,正如加缪所言:这反抗把它的价值给了人生。反抗贯穿着生存的始终,恢复了生存的伟大。对于一个目光开阔的人来说,最美的景象莫过于智力和一种超越他的现实之间的搏斗。也就是说,在荒诞的反抗中,人得以实现自身的尊严与意义。

    哈维尔戏剧除去荒诞之外,最重要的一个特征便是悲剧。作为异见政治参与者的剧作家,尤其是哈维尔在政治体制之内和之外所拥有切身感受的灾祸苦难让他对历史的悲剧感受、对政治的悲剧眼光和对生活的悲剧体验,这种直接而强烈的暧昧经历,让他将文学想象指向政治想象,用文学想象激励政治想象。而哈维尔戏剧的悲剧作用,正如徐贲在《悲剧想象和公共政治》中所言:“以悲剧想象去重新记忆那些被人们淡忘的公共生活理想,它本身就成为一种具有悲剧性质的努力。……悲剧想象力的意义并不在于它能否成为大众的想象,它的意义在于它能为所有的人,包括那些并不在意悲剧的大众,保存一种属于全人类的自由意识。记忆自由才是悲剧的价值所在。”正如伟大的作品能够唤醒读者对自由的想象一样,哈维尔的戏剧正是通过荒诞与悲剧这两种方式,在极权压迫人性、扭曲人性和异化人性的社会里,让读者在人的存在层次上回忆人类对真实、良知、责任和憧憬的想象。

    而且,哈维尔并非仅仅将戏剧当做对抗政治的唯一手段,而是从社会生活的表面稳定和物质性追求与满足中洞察全民族道德和精神的堕落与衰朽,让戏剧来呈现现代政治之外的道德政治资源。哈维尔之所以采用戏剧这种既独立思想又共同参与的公共生活仪式,是因为“在我们中欧,最认真的往往和最滑稽的混合在一起”。这种认真和滑稽之间的对立帮助观众“超越自我,轻松自我”,并在剧场中让戏剧工作者与观众之间形成一种“伙伴”的关系,能够让他们之间“一起参与特别的思想尝试、想象和幽默感”,戏剧也在极权的统治方式和生活方式之外构建着一种对自我意识和公共感觉的颠覆作用。这种公共感觉与自我意识的构建,让戏剧的效果从戏剧审美走向社会审美,如同阿伦特将政治自由和公共自由视为同一自由。具有人文关怀的戏剧形式,让民众对真实、良知、责任和憧憬的感受形成一种集体的体验,随之便成为一种具有政治意义的公共事件。如果说,哈维尔将戏剧的语言看做是一种公共言说的话,那么演出的剧院就是一种公共空间。戏剧所演绎的故事,正如阿伦特将文学叙事(即阿伦特的“说故事”)看做一种坦然面对人生现实和理解政治自由的根本形式。

    在哈维尔看来,故事的消亡便是极权主义的显著标志。故事的消亡,导致社会的虚无,这种虚无化对人的内在的毒害比对人的肉体的毒害更加可怕,因为极权主义采取扼杀生命和生活的方式,使得生命和生活通过一种慢性而不流血的方式静悄悄地死去,而人却无法察觉。

    故事的消失意味着时间变成了无意义的碎片,意味着公共生活失去了自己的结构。那么,社会的公共性也就消失了,公众生活也就“失去了它的结构,它的冲击力,它的方向,它的张力,它的节奏和神秘”。哈维尔天才式地将这种现象称为“时间的国有化”。在“时间的国有化”之下,导致的是记忆的枯萎、社会的碎片化、未来的不确定性。哈维尔选取他自己所最熟悉的戏剧去理解、想象和展现社会与人生之间的公共空间与自我意识那种无法统一和不可确定的现象。因为,故事的存在能够激发新事物的出现,能够成为社会拥有憧憬、人生拥有梦想的一大激励。更为重要的是,哈维尔的戏剧既有挑战和质疑秩序、权威的一面,也有倡导和维持秩序、权威的一面。秩序和权威既可以提升人的价值,也可以践踏人的价值,所以哈维尔在面对现实的戏剧中,既接受现实,也认清现实,以自觉的反抗来积极生活,从而改变这种令人痛苦的真实现实。所以,哈维尔“尽量用戏剧化的方式促使观众深入到他们应当探究而不是逃避的问题中去,去面对他自己的不幸,面对我们的不幸”,从而呈现出公共生活中“矛盾的伦理追求和伦理冲突、自由意志和自由局限、权威诉求和权威威胁、秩序建立和秩序颠覆、理性光芒和理性桎梏”,“让观众知道,为改变这一切而做些事情的时候已经到了”,以此来激励民众去感悟生存的意义。

    哈维尔以剧作家的身份参与政治之中,并最终成为捷克总统,可以说,哈维尔的一生是在一个经验的年代里与文学作伴的一种积极生活的人生。其实,哈维尔的一生便都充满着政治的意味,他的人生根本无法脱离政治来进行评述。哈维尔的这种经验人生,正如米兰·昆德拉对他的评价——“瓦茨拉夫·哈维尔最好的作品就是他的一生。”



    刊《东方壹周》
    avatar
    杨典
    Admin

    帖子数 : 1579
    注册日期 : 11-03-14

    回复: 哈维尔:为改造而艺术 为自由而剧场

    帖子 由 杨典 于 2012-02-27, 10:35

    久不见萧兄来贴好文。

    作家从政成功,有过范例,如小说《水之北》的作者若泽·萨尔内,就是巴西总统。略萨曾经也竞选过总统,不过失败了。哈维尔无疑是近代最“了不起”的一个作家总统。 至于金正日的戏剧,我觉得估计应该是“代笔门”:)


    _________________
    我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423141483
    avatar
    萧轶

    帖子数 : 17
    注册日期 : 11-10-30
    年龄 : 28
    地点 : 江右豫章

    回复: 哈维尔:为改造而艺术 为自由而剧场

    帖子 由 萧轶 于 2012-02-27, 12:50

    微博害人啊,日渐将时间耗费在微博上,写文章的***也越来越少,微博的碎片化也让我很难写长文,实在惭愧。加之自身懒惰成习,所以文字越写越少。

      目前的日期/时间是2017-12-18, 1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