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习作一张

2013-06-15, 00:31 由 杨典



附件
1111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138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花磎迹见泷行书《前赤壁赋》

2013-04-01, 13:09 由 杨典

图:藏花

附件
书法 00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8 Kb) 下载0次
书法 002.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3 Kb) 下载0次
书法 003.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6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银阁寺及其门前枯山水

2013-01-24, 11:48 由 杨典



附件
银阁寺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85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旧文:过年往事

    分享

    欧南

    帖子数 : 248
    注册日期 : 11-04-26

    旧文:过年往事

    帖子 由 欧南 于 2012-02-14, 02:04

    过年对于我来说是一件极平常的事情,虽然我们每年还在过年,但无非像应景一样,除了和家人,朋友吃吃喝喝以外,内心已没有丝毫过年的兴奋感,或许是所谓的“人到中年万事休”吧!或许也是景况的不同,在经历过童年缺吃少穿的日子后,早已对吃失去了兴趣,而我们对于过年的回忆,无非就是吃,既不美好,也不珍贵。



    往事最好让它永远埋在记忆深处,才会变得美好,温馨。而一旦试图打开它,则会像潘多拉的盒子那样,是索然无味,甚至是不堪回首的痛苦。记得小时候最喜欢看的电影是《列宁在十月》和《列宁在1918》,那种回味伴随了我整整30年。有一天出于怀旧,在音像店买了碟片,但回家仅仅看了5分钟……我相信大概会有人和我一样,重新再看这种电影的时候,都会有一种啼笑皆非的感觉,我们小时候不但生活贫困,就是连精神上也是贫瘠的,它经不起轻轻地掂量,仿佛像艾略特诗中说的那样:“我们留连于大海的宫室,被海妖以红的和棕的海草装饰,一旦被人声唤醒,我们就淹死。”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往事尽可以去回忆,为了不被淹死,最好不要轻易的去打开它,人一旦失去了往日的心境,那么,回忆常常伴随着的是一种岁月消失的荒芜感和对时间的茫然。





    现在过年不像小时候那么兴奋,而现在的孩子也不像我们当时那样,由于有着平时吃不到的食物的诱惑,再加上大年初一的那套崭新的新衣服。故此,对过年的感受是怀着强烈的期盼的。过年是童年时期的一件大事,如果现在有人问我,童年时期对什么东西记忆最深的话,那肯定是过年,没有比过年更值得记忆的了,它是我们一年中仅有的一次饕餮盛宴,也就是在过年,我们才会有撑到不想吃的幸福感。



    我一直感觉,过年是因为孩子快乐才会使大人感到生活的愉悦和家庭的温暖。但现在的孩子对春节实在是没有什么新鲜的感受,食物、服装、玩具等等早已经激不起他们太大的兴趣。而没有期待感,那么过节也就变得稀疏平常了。有些人常常对现在的过年有怅然若失的感觉,因为失去了童年的气氛,只是我一直不以为然,贫困中的幸福感其实是一种欺骗,衣食无忧的平淡才是生活中重要的保障。



    大概是一直住在都市的缘故,尤其是上海,因为没有太多的传统因袭,所以传统意义上的贴春联,年画、守岁等等从小就不曾见过,除了大年初一吃汤圆还有些南方的民俗气息以外,剩下的就是吃了。不断的吃,不让肚子有空闲的时候。



    我喜欢过去过年的忙碌,过去大多都是多子女家庭,在春节前,很多家庭都围着锅台做春卷、贴蛋饺,做丸子其乐融融。早些年没有电视机,等有了电视机以后,全家围在一起边吃边看电视,几天的忙碌带来的是一时的快乐也就感觉非常的值得了。但现在的过年却是简单了,很多人选择了在饭店过年,年夜饭常常是在一个月前就已经被预定一空,这使我感到很无趣,因为过年已经变为图有其表。如果说对以往的过年多少还有些怀旧的话,就是这种浓郁的,亲情的气氛,至今我都不愿过年去饭店吃饭,那种像赶场子一样的年夜饭不但乏味,也使得亲情变成了一种形式。



    我一直喜欢乡村的过年,小的时候有很多次都是在老家无锡乡下过的春节。那些土坯的灶台,冒着温暖而湿润的蒸气,硕大的笼屉中蒸着馒头和乡下特有的像网球那样大的、糯米萝卜丝团子。我们一早起来常常是脸也不洗,掀开盖子拿起来就吃,常常被烫的在手中左右翻滚,迎来了大人的一通责骂,而我们早已是一溜烟窜出门外,在狗的阵阵吠叫声中,迎来了新年的第一天。



    那时,最高兴的是还可以吃城里没有的豆腐脑。过年的时候,乡间的小贩常常肩挑着担子在村中游走叫卖,非常的便宜,5分钱一碗。这是一种精细的小食,豆腐的口感细腻顺滑,再加上酱油、葱花、虾皮、榨菜等,冒着丝丝的热气,馋的我们只舔口水,在寒冷的冬天里,这一碗豆腐脑比我们平时渴望吃到的鸡鸭鱼肉都显得珍贵。



    我现在还常常在地铁车站等地方购买那种简易的,塑料瓶装的豆腐脑,但完全已经是快餐的概念了,虽然配料和以前的一样,只是无论从口感,细腻等各方面来说都无法和我们小时候吃到的相比,可以说是粗砺不堪。快节奏的生活是没有质量的生存,物质虽然充裕了,但生活的内容却在无限地失去,或许这也是一种悖论,当我厌倦童年时代的贫困后,却也不愿意正视现在的快餐式的生活。回忆常常使我茫然,或许这就是生活的代价,一方面满足了,一方面正在悄悄的远离。



    我也许有些固执,对现在的孩子来说,生日、过节的第一选择是肯德鸡,麦当劳。看着孩子的那种渴望我只能是摇头叹气,那种统一模式做出来的食品就像我们现在的教育一样,总觉得有些呆头呆脑的没有人情味,没有个性。当然,现在已经不是大人的意志能够左右孩子的年代了,我们不喜欢对孩子是没用的,就像我不喜欢过年在饭馆吃饭一样,只能无奈的感觉自己有些落伍了。



    有时感觉自己也在变化,像小时候喜欢吃的那种甜的腻人的汤圆现在看见就有些怕,连过场子走形式都不愿去碰它一下,而看见有人大吃大喝就更感到心烦,觉得智力低下。我对贪吃的人有一种克制不住的厌烦,很多人津津乐道中国是个饮食文化大国,我却对此深恶痛绝,我们的传统节日中最缺少的是温馨,像时下在饭店吃年夜饭,还是一个字“吃”,虽然时过境迁,现在的生活比往日好的多,但“吃”的内容却是亘古不变。



    不过,小时候不会喝酒现在倒是学会了,生活改变人,也改变了个人的嗜好。过年使我最高兴的就是可以在这几天里顺理成章的喝酒也不会遭到妻子的痛骂。



    也许这就是生活,过年对我来说,无非就是可以放肆的喝酒,可以和没有功课压力的女儿嬉笑打闹,可以把平时板着脸管束我喝酒,管束女儿功课的妻子凉在一边。事实上只有妻儿家人轻松愉快,过年才有意义,否则只是日子又悄然的翻过一页罢了。

      目前的日期/时间是2017-06-25, 0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