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习作一张

2013-06-15, 00:31 由 杨典



附件
1111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138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花磎迹见泷行书《前赤壁赋》

2013-04-01, 13:09 由 杨典

图:藏花

附件
书法 00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8 Kb) 下载0次
书法 002.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3 Kb) 下载0次
书法 003.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6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银阁寺及其门前枯山水

2013-01-24, 11:48 由 杨典



附件
银阁寺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85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国色

    分享

    嵇康哥

    帖子数 : 3
    注册日期 : 11-04-01

    国色

    帖子 由 嵇康哥 于 2011-04-02, 00:09

    1、
        
      吾友,请听我说,在你随同流光走进暮色的时刻。
        
      倾听是累,正如倾诉是累。以致辗转多年,我找不到准确的语汇去表达这样一种植物,我甚至无法断定我的倾听者是它还是你。我不断失语,我怕放肆的情感疾风在带它突围的刹那变它为彻底的情感幻影,也怕冷酷的逻辑在阐明它的同时又陷它于逻辑的渊薮。我似乎觉察到我的努力是一个必定如此的悖论,我还有表达它的能力么?或者我将来是否会拥有表达它的能力呢?它是寂寞的,而我也终将寂寞。
        
      洛阳的园丁花多年心血栽培一株牡丹。等它盛放的时候,一株三米多高的枯干上,无一片绿叶陪伴,空枝顶着一朵大比盂盆的朱色,托住朗朗青天。短暂辉煌过后,体力耗尽,这株牡丹就会死去。它是一场轰轰烈烈的悲剧,把蓄积已久的能量在一瞬间捧上酒神的祭台,在至高无上的骄傲中被众花神流放。
        
      吾友,是否以为我是在赞美?溢美之词溢于言表之时,便悲从中来:壮丽的震撼往往伴随毁灭——奇服长铗而后涉江——赞美是无情的。而我如何用多情之笔书写斑斓的花叶,穿过层层概念阴影和道德谜烟,送它抵达那片五色祥云呢?在你随同流光走进暮色的时刻,请与星空坦诚相见,看看窗外浮游的灯火,一分钟后,动员远足的勇气,跟我离开这里,卸下真与善的锦袍,用感官赤裸的光点亮一片檀心。
          
      
       /2、
        
      吾友,请听我说。在美被思辨的噪音打散的时刻。
        
      是的,你不熟悉我的语境。我的国色不似青墩溪畔龙钟客,独立东风看牡丹那般飘逸,也不是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那般香艳,这些只是国色的侧影。让我们把起点投入到这个时刻:当我对你说,牡丹是中华国花时,你问“凭什么?”的时刻!因为我们大都不相信如此礼遇仅仅因为它漂亮得窒息。您在等待我对牡丹的连篇累牍的象征和意义的追加么?而我要说,这个原因确实仅仅是——漂亮得窒息!美即漂亮,没有附加意义。
        
      美无关乎“真”,倒往往与“假”形影相随。它是男人心中万千宠爱集一身的海伦幻像,是女人仰慕的在金色光芒里执杖的阿波罗。自然并不完美,真实总有瑕疵。
      
      美亦无关乎善,它不是割肉饲鹰的佛陀,也不是圣母院驼背的敲钟者,“善”通常被局外者歌颂,却少被当局者守护。善是人与人之间寻求安全感的临时契约。
        
      我们还自以为一直拥有美,并与它携手走到了今天么?我们还为那些汗牛充栋的美学著作而坚信我们曾经多么充实地拥有过它么?实际上,“美”诞生之初就被思辨的噪音打散,而跌进道德的汪洋。在秩序的经纬中,美从不曾独立,倒是“漂亮”以其直观投射于感官的肌理被人们无奈承认,同时又被高端文化忽略,某种程度上,“漂亮”与浅薄同义。于是,美被拆解,“形式美”这个天生不足的超生婴儿从美的母体里降生。
          
      
      3、
        
      吾友,请听我说。在教堂晚钟和庙堂礼乐长鸣的时刻。
        
      此刻是神圣的,神圣是因囚禁和恐惧而获得的充盈之感。美在圣乐中压抑住其浪漫主义的冲动而走向一种阴性的静止。它被分解给上帝的奴仆,或化和在儒学的伦常中。礼非玉帛,乐非钟鼓,美以突出的仪式感演化成伦理的肉体,而道德鸠占鹊巢成为其精神。
        
      宗教说,主有大爱,佛具慈悲,从此,圣母院每一刀精致的雕刻和佛像每一条镀金的衣褶都是曲线的形式美承载的善的光辉。
        
      《佐传》说:有服章之美谓之华,有礼仪之大谓之夏。儒道将美唤起为身分的标识,同时又以德的内核将美边缘化。
          
      
      4、
        
      请听我说,吾友,在你决心做一个官方话语权和宗教话语权的叛逆者的时刻。
        
      可笑的是,叛逆者与防守者在争吵的时候,他们往往不知道他们正在从不同的角度阐述同一件事情。在美的问题上尤甚。
        
      自李唐将牡丹定为国花以后,这种灌木就被赋予了昌明隆盛之意。而对于拥有民间话语权的精英文人集团来说,科举的独木桥难以承载庞大的文人队伍,在嫉妒的阴霾下,文化人格必定要塑造出足以与个体的生命调性相符的符号来抵消官方符号的压制,于是,梅、兰、竹、菊等四君子便成为牡丹强劲的对手而粉墨登场。梅之傲骨、兰之清雅、竹之俊拔、菊之隐逸都有肯定人格的暗示,词赋之人往往以这种奉旨填词似的无赖自嘲。
        
      武则天令百花严冬绽放,百花遵命,独牡丹高傲不发。武皇遂将其贬谪到洛阳。如此,何以牡丹没有傲骨之名,而独有富贵之寓?
        
      梅确为东风第一枝,然梅从发花到凋零只有短短数日,“脆弱”奈何没有成为其精神的主流?兰性阴,竹无根,菊萧煞,那么他们的孤僻、浮躁、冷漠为何不见于章句?文人是伊索圈养的那只狐狸,仰视着酸葡萄疗自己的伤。
        
      而更大的笑话并不在于文化精英寻找到何种文化符号来制衡政治象征,而在于他们不知不觉应用了官方的象征性的思路——假道于物——来抗衡官方文化;这在文人的创作思维上被翻译成:托物言志。如此,人们似乎从未有过真正的叛逆。他们都是在古典语态的穹隆下思考,通过象征意义的追加来树立美。于是,所谓叛逆仅仅是同一游戏规则下不同的造句组合。
          
      

      

    5、
        
      吾友,请听我说。在你小心翼翼掩盖自卑的时刻。
        
      是的,你想得对,你内心的文化图腾不但不同于官方的,甚至也不同于精英的。就在昨天你还在网上尽情攻击过一位学者,不是么?
        
      那么,在你对强势话语权进行第三轮进攻的时候,请以真诚的心回答我如下发问:
        
      当你仿效新文化运动信誓旦旦反对格律主张自由的时候,是因为格律程式的束缚还是因为你从来就不懂格律?当你为高考改革奔走呼号的时候,是出于对教育的责任还是你从来就没有考出好成绩的自信?当你鞭笞崇洋媚外的时候,一张绿卡摆在你面前你是否会有断然拒绝的勇气?当你痛斥城市文明剥夺了生活原乡的时候,你是否会抛开灯红酒绿的唇彩而皈依质朴无华的土地?当你嘲笑香港小姐是绣花枕头的时候,你是否确信自己就是明代的青花瓷?当你努力帮助弱者寻找优点的时候,是否也不由自主地去罗织强者的缺陷?当你大谈 “钱非万能”的时候,你是否给穷人布施过一块硬币?当你用最饱满的情怀赞美小草,而鄙薄牡丹的艳俗的时候,你是否真地愿意成为匍匐在花王脚下的无名小卒?
        
      事实上,皇帝的新衣从来就不曾穿在孩子的身上,不屑于童话的人啊,你何曾真正向苍天坦诚过你赤裸的身体?所有反精英文化的民间谩骂,是否又依循着精英制衡官方的思路,笼罩着嫉妒和自卑的阴影?
          
      
      6、
        
      吾友,如我的发问伤害到你,请不要急于反驳,请静听我说。在你繁忙的工作中偶因一片云,一场雨而心神一颤的时刻。
        
      冬去春来,花开花落,眨眼间,亿万载寒暑。你可曾想过,到底是什么推动生命的风雨兼程?又是什么使人的社会长江后浪推前浪?当一只雄性孔雀刹那间张开尾屏并成功挑起雌性孔雀的欲望之时,当最雄壮的雄狮用强力战胜竞争对手而获得母狮队伍之时,当你以青春的胴体赢得同样充满力量的健美的身躯时,你或许明白,正是美将最健康的基因遗传给生物种群的后代,从而推动生命向前!当你明白过来的时候,你或许醍醐灌顶——美,是宇宙天演的法则,是生命上升的力量!
        
      如是,“美”比伦理和宗教更倾向于宇宙的太极;“美”比生产力更接近社会前进的源动力。美决定和制约着生命的繁衍和优化;美是性,是生命肇始的起点。
          
      
      7、
        
      吾友,请听我说。在你春情难按之时。
        
      催花御史惜花天,检点春工又一年。蘸客伤心红雨下,勾人悬梦采云边。芍药圃旁,牡丹亭畔,四百年前一场青春的梦就这样轰轰烈烈上演。它的动机是激素对肉体的刺激,它的契机是美对欲的勾引,它以死作美的侍者,以生作美的主人。强烈而残暴的美学意味由绚烂的词藻和华丽的布景引爆并充沛泛滥,吾友,你当明白,感动你的不是一个老生常谈的故事。
      
      假如用两个字把它概括,它的名字就叫:青春。这是花神催生的滚滚春潮,道德无法抵挡的一场华丽的性爱!万朵牡丹扯断昆山弦索,无边风月怒放姑苏娇娃,在理学编织的绵密苍穹下,瞬间开屏的孔雀独立山颠,向勃起的万物昭示:看,我在与春天做爱!
          
      
      8、
        
      吾友,请与我一齐激动!美是强力,是健康,是欲望的精神。美是长夜第一道曙色,是欲望之光引发的百鸟和鸣。
      
      牡丹是“美”的高潮,是原始的、凯旋的、声势浩大的冲动。牡丹是战士。牡丹不是君王的后宫,而是君王本身,是力本身;不是班香宋艳,是苏海韩潮。正像尼采所说:为了达到那个逆转方向的目的,需要一种高明的鲁莽,一种去认知的最自信的勇气,这勇气是来源于伟大的健康;一言以蔽之,为了达到那个目的需要的正是这伟大的健康![见《偶像的黄昏》(第24章)]
        
      这当是煌煌华夏的不朽国色,是竞夸天下无双艳,独立人间第一香!
      
      
      9
        
      吾友,请听我说。在你难以抵挡诱惑的时刻。
        
      美即诱惑,是生命体本能的吸引。震撼的意思就是征服之上的强大诱惑。你被某物震撼,就是你屈从于强力并在屈从中获得快感的受虐过程。这便是悲剧美学之精要所在。它潜在解释着所有***游戏的心理根源。
        
      当我在十几年前第一次目睹牡丹的时候,我的目光无法从它的身体上转移,我被她囚禁,举步维艰!如同我人生第一次猛烈的射精,汗水精水恐惧羞辱骄傲汇流激荡的瞬间,那一刻我懂得了何谓震撼!
        
      吾友,当你专注于爱情的非动物性表达的时候,当你为婚姻的破裂而寻找社会性解释的时候,你是否曾偷偷承认自己正在掩耳盗铃?美即欲的外化,欲即万爱之源。爱仅仅是理想主义的横冲直撞的浪漫。当生命被伦理道德的粽叶层层包裹之后,我们在崎岖多艰的人生之路走这一遭,我们是否曾经真正懂得过生命简单的质朴的真义?
      
      
      10
        
      写到这里,大汗淋漓,吾友,假如你因为我的讲述而轻轻颤抖,那么请继续听我说。
        
      牡丹之爱,乃天地大爱,是强悍的民族***的唤起;是个人的坦诚自信的勇气。请远离那些涂着厚厚化妆品的道德经纶,用一分钟的时间,做一次离经叛道的华丽攀岩,用强健的双脚去丈量大自然宏阔的瑰丽!用这赤裸的不假任何世事过滤的孩童的五官,去重新看看我们生活的大地:
      
      
      11
        
      吾友,您是否还在人云亦云的迷烟中用那些道德的有色眼镜批判美的浅薄?您是否还在不假思索地认为美的技术是远离主体的末节?我们的艺术要走向哪里?文字要走向哪里?你是否还游荡在诸多理论流派的五行大阵中不能自拔?你是否还沉沦在虚假的并不存在的从活生生的生命体上抽离出来的那些体面的概念沼泽里乐不思蜀?
        
      只有一种打通天、地、人的引擎,这就是美,除此之外别无它物。它简单得如海一般坦荡,又复杂得如山一般起伏。山非仁,山只是山;水非知,水只是水。山的形式是山的一切,是山的内容本身;水的形式是水的全部,是水的魂魄所在。形式确立,则内容必在此之下。如果硬说内容决定形式,那无异于说锋利决定刀刃。
        
      而我们宁愿相信宇宙之灵长具有解释世界的资格,用那些假定的虚无的东西去规定和限制那些活生生的可以触摸的外在形式的资格。几千年来,我们一直这么努力着。我们的确可以用逻辑的蜃景对浩瀚的海天自圆其说,可假如地球从来就不曾存在,形式之光从来就不曾普照大地,那我们一厢情愿沉溺其中的“内在”又在哪里?而你此时也许会抛开我上面的全部论述不顾,只对我说:你说的这个“假如”并不存在。
      
      
      12
      
      吾友,你不知道你一直被一层迷烟笼罩,或者说你一直依靠一个负数做推理游戏。它就是“内在”。
      
      你相信形式是你感官中燃烧的干柴,并相信烈火是另一种独立的物质,你相信这种物质——内在——独立存在并主宰一切。可是我的朋友,你应该知道烈火无非是干柴急速氧化的现象。假如你是一个炙热的熔炉,那么你会叫槁木腾起熊熊火焰;假如你是一片荒蛮的大漠,那么你只能叫它风化成沙;假如你是一片多情的沼泽,它最终变成潮湿的泥土。你把热情留给火焰,留给沙,留给泥,你始终不愿去尊重一段槁木的价值。
      
      “内在”凭借其神秘感和多解性在文明的曙光中喧宾夺主,置形式于下贱。于是它又催生了新的梦幻的形式系统——仪式——作为强调自身的载体。仪式是秩序化了的形式。
      
      文明就是人的仪式化生存。
      
      仪式是由于人的错误、误解、胡思乱想而诞生的极致大美。当第一个自称通天通地的骗子戴上羊头举着鸡毛又唱又跳的时候,文明的曙光就慢慢升起,那些匍匐地上的人恍惚在他们的影子里察觉到一丝疑惑,但他们毕竟如成群的牛羊,被巫师的皮鞭驱赶着,浩浩荡荡走向文明的山岗。于是,人开始仪式化生存。
      
      
      13
        
      吾友,请听我说!
        
      我似乎不应该怀疑牡丹有失去冕旒的危机,即使在其道德意义丧失殆尽的时刻。它的形式美具有无可争议的、压倒性的气势,这天赋叫任何伟大的影响深远的人文努力相形见绌。牡丹是骄傲的名词。
        
      对我风物广袤源远流长的中华而言,地理跨度从大海到中亚腹地,从北回归线到北极圈,时间跨度从人类的襁褓到穿越星际的无限,时空领域之广乃人类历史之惟一。如是,很难有一个标志能够打通天、地、人的整体性存在而成为我们这个族群的图腾。如是,我们集合了生命体形式美的精华创造了灵兽——龙。龙在虚构的假定中又被层层伦理云雾托起,成为万物之大美。
        
      而这种需要倾注在植物身上,则要迟来很久。人们在等待,一种同样具有撼人心魄的宇宙大美的出现,直到一千四百年前,牡丹的祥云方汇聚成东来的紫气,走进我们民族视野。
        
      历代精英关于物性禀赋的努力是徒劳的,他们给梅、兰、竹、菊、荷以及各种香草的礼遇再丰也无济于事,这就好比拼命给先天不足的身体镶玉贴金一样。一种文化个性一旦成为某一种美的象征,这种美反而被其突出的性格所掩盖,它也因此成为总体的一部分,而永远不能代言整体。
      
      能作为整体象征的美不能有太多奢侈的、明确的象征性内容,它必须而且一定是一个自足的、圆满的、充沛的仪式,一个渡过大量负数(内在)之桥而到达彼岸的仪式,一个指向不明确的秩序化了的形式集合。牡丹因此强化了美的优势,而成为国色。牡丹是对生命体的强调,是生命的大勇。
      
      
      14
      
      吾友,请听我说,在你山重水复的时刻。
      
      柳暗花明的真意是告诉你扔掉那些过程,扔掉那些推理过程中的负数,享受答案。享受自足的,圆满的,独立的仪式。价值的指向就是充沛享受。审美要做的不是拨开美的骨肉去发现美的内核,一副支离破碎的骨骼只是实验室里供研究的标本,那里面并无“内核”。
      
      不必揣摩本文作者的本意,领略词句美感是幸福的智者。的确,我是在劝说大家忘却,忘却那些该忘却的;但我也在提醒大家记起那个由欲望衍生的目的,它挂在你的睫毛上诱惑你,你永远像它靠近而又不能到达,是的,全人类都无时无刻不在仪式的火车上驶向美的春天。

      美是结在你睫毛上的苹果,吸引你奔跑,永不停息。你身后,陈列着上古文明的骸骨,古代文明废墟,古典文明的碑林;回首近现代文明,依稀还是昨天,而没有站台的铁路只能拖着你马不停蹄走向未来。
      
      多么匆匆的人生!吾友,有限的生命能量不该用来寻找爱的理由,也不该用来挖掘每一个具体的美的合理性。他们原本离你最近,是你的至亲,请不要忽略你的父母,而去关心他人。

      请抱着它。
      
      
      15
        
      这是一篇寂寞的文字,仿佛春雨夜悄然开放的牡丹,带雨方知国色寒。这是牡丹的寂寞。冬夜的一家妓馆里,数位墨客纵情着声色,当中一位艳冠群芳的女子往炉火中添了一根柴,屋子里重又燃起一阵异香。有骚客问这是什么柴,怎如此荡人心魄?女子回答:这是今年庭前枯死的牡丹花枝。众人顿时停止了喧闹,只那女子的嘴角还如先前一般挂着一抹惆怅的微笑。此时,桌旁不曾狎妓的武士与女子四目相对……[见吉川英治《宫本武藏》]
        
      吾友,可知你在大千世界中获得的暖,燃烧的是牡丹的尸体。
    avatar
    疏约

    帖子数 : 132
    注册日期 : 11-03-29

    回复: 国色

    帖子 由 疏约 于 2011-04-02, 00:12

    清明牡丹。你居然写得一点都不清明。

      目前的日期/时间是2017-06-26, 0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