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习作一张

2013-06-15, 00:31 由 杨典



附件
1111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138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花磎迹见泷行书《前赤壁赋》

2013-04-01, 13:09 由 杨典

图:藏花

附件
书法 00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8 Kb) 下载0次
书法 002.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3 Kb) 下载0次
书法 003.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6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银阁寺及其门前枯山水

2013-01-24, 11:48 由 杨典



附件
银阁寺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85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求签(豆体文一则)

    分享
    avatar
    陈均

    帖子数 : 251
    注册日期 : 11-03-15

    求签(豆体文一则)

    帖子 由 陈均 于 2011-03-15, 11:41

    大三或大四的一天,大概十几个人去大冶的青龙湖去玩,湖边有一座塔,忘了名字,有点像通州的燃灯塔,但是可以盘旋而上。这么一说,又让我想起西游记里唐僧扫、孙悟空捉妖的那座塔。
    塔里可以求签,一行人都求了,其他人不记得,我就知道三个人的:我,他和某他。

    先说我的,是中签。签上的诗忘了,可能夹在哪本旧书里,以后回老家可能能找到。说的大抵是继续深造吧。所以我就后来考了研、考了博,至今虽然有过一些挫折,总体上还算顺溜,如今还有了妻小。只有07年遭了一劫,据说是因为我把写着《林冲夜奔》里“数尽更筹,听残银漏,逃秦寇,好教俺,有国难投,那答儿相求救。”词的条幅挂在书架上。经指点,拿下来也就安然度过了。

    再说他的。他的签是上上签。他是我大学时的好友。家里三兄弟都有文学天赋,但后来都没搞文学,做人事银行新闻等等。他求的签是贵不可言,所以当时不敢给人看,怕嫉妒,自己偷着高兴,又很担心。担心的是什么呢?他后来还改过名字,说原名的数理太贵了,和******这些名字差不多,恐怕承受不起。他一直牢骚满腹,总让我以为他凡事不顺,但现在回头一想,剥离他那些抱怨,也还算可以的,读研,读博,一年级时留校,热门专业。。。
    他年年都想到北京来,但总犹豫再三,开始还能有好职位在等,过几年,这个专业也滥了,就只能托关系进一些以前都没想过的地方,慢慢就打消念头了。又说去上海,但请人算命,说不利于东南。但还是花几千元登记了个博士后。但还没去,就发现了绝症,这些考虑都如梦境烟云,全消散了。

    再说某他,求得的签是重修。属下签。当时我们都猜测他是不是要考研。但是他却不是考研的人呀。毕业前三月,他代替女友去补考,被告密,就被开除了。接着听说他在附中准备高考,再后来就没消息了。都以为是应了“重修”这一语。
    十几年过去了,去年某他到北京来,见了一次,才知道根本不是这样的。那年高考,他考了个大专,回家办手续时,人家说,你就算去读,毕业了还是要回来,不如现在就来。于是报考公务员,因为有这个开除的尾巴在身后,所以办事干活都很努力,现在当了县办公室主任,专门管开发区的土地。

    这就是十几年前的求签,就像张爱玲说的,回不去了。也很滑稽,命运的滑稽,是视万物为刍狗,所有的梦想和原来的设想都不一样,现在之你也不认识以前之你了,到最后恐怕都要成空吧。

      目前的日期/时间是2017-08-22, 0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