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习作一张

2013-06-15, 00:31 由 杨典



附件
1111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138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花磎迹见泷行书《前赤壁赋》

2013-04-01, 13:09 由 杨典

图:藏花

附件
书法 00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8 Kb) 下载0次
书法 002.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3 Kb) 下载0次
书法 003.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6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银阁寺及其门前枯山水

2013-01-24, 11:48 由 杨典



附件
银阁寺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85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草木笺:松

    分享

    文河

    帖子数 : 52
    注册日期 : 11-04-04

    草木笺:松

    帖子 由 文河 于 2011-12-29, 18:26

    草木笺

      松

      在众多树木中,松树显得端凝整饬。它既是儒家的人格象征——“岁寒,然后之松柏之后凋也”,也有清静无为的佛道气息、隐逸的气息。它一年四季持久不息地绿着,简直不属于任何季节。它不是一种轻盈的树木。它清凉的树阴具有抚慰性,但又不是阴柔的、女性化的。它的功效有点像不太苦的草药。它的绿阴遍布在《西游记》中,但在《红楼中》却几乎没有。林黛玉可以站在桃花树下,也可以站在梅柳之旁,但设想一下,如果站在松树之下,会有什么样的视觉效应?站在松柏之下,是南朝的苏小小。苏小小的故事很凄艳,但我总觉得松林之中,实在不是一个约会的好地方。钱塘有那么多美丽的地方,苏小小为什么偏偏选在松林之中呢。当然,在黑夜之中,这样的场景也可以发生在《聊斋》里。松树在黑夜中有神秘感。月黑风高,黑松林是个凶多吉少的地方。松树压根就不是那种与浪漫有关的树。盘桓在松树之下的,最应该是鸡皮老翁。此景于宋元以后的绘画中最为常见。那么高的山,那么远的水,那么大的几棵松树,间或有几间茅屋、一道木桥,却只有很小很小的一个老人。小得没有眉目(没有眉目,就不用向世界眉目传情了),没有神情,甚至并不向这个世界转过身来,但侧影却分明显示出一份看透世事的淡然来。
      松树让我想到北邙山,不是地理意义上的一个存在,而是诗歌和时光意义上的一种情结。我曾两次到过洛阳,奇怪的是在当时却从不曾想到过这个地方。在现代化的高楼大厦中,我变得对一切无动于衷。
      苍苍茫茫的时空中,魏晋的大风从古乐府中吹过,乱云飞度,慷慨苍凉。那时的人,于整个浩大宇宙之中,似乎就是找不到一个可以安身立命的地方。风扣松柯,作金石声。也许这也就是传说中的“龙吟”。如果风声再迅疾一些,穿过坚挺紧密的枝叶,这种声音就变成了“啸”。阮籍登苏门山,见道人孙登闭目养神,就上前攀谈。司马氏当政,阮籍是个没办法的人,只有空叹末路穷途。超然世外的孙登想亦知阮籍的心事,就像长沮、桀溺之于子路问津,所以对之置若罔闻。阮籍讪讪站了半天,长啸一声,返身而回。半山腰却听到孙登的长啸。此啸山鸣谷应,宛若天籁。阮籍的长啸里有世事的郁结,孙登的则纯是一派自然的清空之气。阮籍惘然若失,此后终生不复长啸。然而,我还是更喜欢阮籍的声音。他的啸声因内心的复杂而更显生命的繁富真实。长风万里,一棵孤松,在高高的山顶,阮籍一样,一声长啸。悲歌可以当泣,远望可以当归。那么,一声长啸呢?
      话说春天的长安城,景色宜人。有一次,王维与裴迪到新昌里过访一位姓吕的隐士,却不曾遇到。遇与不遇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曾经到这儿来过。遇固然有一种世间的热闹欢喜,不遇却多了一份悠远的诗意。于是王维留诗一首。其中写道:“闭户著书多岁月,种松皆作老龙鳞”。要说岁月静好,这里面才真有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我也上了一点年纪了,对于闭户著书的生活,悠然神往。只是在我们这个时代,种松则显得如此的不合时宜。

      目前的日期/时间是2017-06-25, 0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