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习作一张

2013-06-15, 00:31 由 杨典



附件
1111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138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花磎迹见泷行书《前赤壁赋》

2013-04-01, 13:09 由 杨典

图:藏花

附件
书法 00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8 Kb) 下载0次
书法 002.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3 Kb) 下载0次
书法 003.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6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银阁寺及其门前枯山水

2013-01-24, 11:48 由 杨典



附件
银阁寺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85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来几个,诚请大家批评。

    分享

    铁匠土坯

    帖子数 : 31
    注册日期 : 11-05-26

    来几个,诚请大家批评。

    帖子 由 铁匠土坯 于 2011-12-20, 15:48

    《阅读史》
    心灵史?
    狗屁,手淫史!?啊......
    那时,爱看《红楼梦》:
    贾瑞意淫凤辣子,
    精尽而亡。对那面镜子
    有凉丝丝的恐惧,
    但劈头盖脸的春梦更他妈凶猛。
    最喜《白鹿原》的仙草,
    两只奶子像一对白鸽扑出窝来
    想想,都心潮澎湃。
    小娥的还如白鹁鸽儿,
    比仙草小一些吧?
    狗日的,多好的娘们,
    该是做鬼也风流的那类物种吧!
    有次,在地摊买得《***》,
    如获至宝。常在深夜精读——
    西门庆那厮,真高手啊,
    让潘金莲荡千秋,张嘴吃果子。
    最妙的是她夜里吹箫,音若天籁。
    惹得老子,常常痛扁自己!
    后来,看书就学知识了,
    譬如:性是政治。
    譬如:阴毛部长。
    妈的,哪来亮光光的偷情者?
    不过,害死了肉体,快活了人心。
    当然,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无非,
    风花雪月变身桃身事件而已。
    身体嘛,反正是用来操的。

    《稻草》
    大人们都下地干活去了,
    窗外蝉声起伏,安静、自由。
    你用手握住它,不停地抽动,
    在器官与器官无声的交谈中,
    身体终于吐出展新的内流河。
    然后,你从床铺里扯出一根稻草,
    把淡白的液体蘸出一根根丝线。
    那时,你多么亲爱身体,
    只把它交给宁静打量!
    那时,身体是自己的宇宙,
    你不断地探险,不断地发现
    未知的秘密。多少年过去了,
    只要提及稻草,白得近于无的线条,
    就浮上来。仿佛说到一条街道
    那里就落下叫虚无的星片。


    《名字》
    我不喜欢这样叫它:
    雀儿、***、那话儿、阳具。
    我就喜欢叫它:麻儿。
    其实,我也不知道那东西叫这个名字。
    有次,我跟别人在一起睡觉,
    半夜翻身,他说:你的脚把我
    麻儿碰到了。麻儿——
    我突然明白了那家伙,
    有点硬梆梆的。



    《淙淙之声》
    院坝里,传来淙淙之声。
    正午的太阳,凶猛。
    那声音,清凉。
    比我小三岁的玲,
    蹲在地上......
    那时,我是这么想的:
    小河边的泉眼,
    它也有淙淙之声。

    《课外课》
    狗胆真大啊。初中时,
    我特别喜欢同桌春光汹汹的脸
    它总鼓荡老子的力比多:
    有时,我拿出灼烫的它,
    在桌环上敲。
    边敲边看她满脸的骚乱和
    核桃般空旷的胸脯。
    越看,我就对越狠,
    仿佛那桌环就是她的大腿!
    而她从来没有看见,
    我那低矮的***,
    好象那只是我一个人的鸟事。


    《锤子》
    对于他的过往,我知之甚少。
    成天疯疯巅巅,在大街上狂跑
    吼:麻批,麻批。象幼小的我们
    对着商店喊:糖果、糖果!
    有时拉链没整好,那东西
    就愣头愣脑地跑出来:
    青筋暴跳,若横刀立马的大将军。
    哎,狗日的疯子,你看,
    你晃荡的卵,仿佛空转的返回物,
    巨大、浑圆。真他妈雄壮啦,
    这才是人之初的锤子:
    直挺、陡峭,好象搁在田纳西的坛子。
    NO,它是这个世界相反的事物,
    那肉乎乎的温热健力,
    好似它可以随便撬起什么。
    其实,没有什么鸟疯子,
    也许他是我或我们
    曾经暗暗整死的另一个自己。





    《渍》
    它还在那里。
    被浸染的棉被,
    还是硬硬的一团;
    还是淡黄的渍。
    那是奔跳的青春,
    留下的荒凉足迹。
    就象一位响马贼,
    无财可夺时同自己杀伐。
    多少个夜里,我被抛入、被悬空,
    从身体里杀出一堆叫冰凉的谜。
    然后,它们死了,
    留下硬梆梆的骨头。
    直到今天,它们还挺在那里,
    摸摸它,还有些硌手。
    那是多少个夜晚,
    从身体里吐出的细沙,
    它们是荒凉、无助、
    也是明亮的缺席者,
    而承纳它们的是老不死的
    棉!

      目前的日期/时间是2017-09-25, 19: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