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习作一张

2013-06-15, 00:31 由 杨典



附件
1111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138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花磎迹见泷行书《前赤壁赋》

2013-04-01, 13:09 由 杨典

图:藏花

附件
书法 00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8 Kb) 下载0次
书法 002.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3 Kb) 下载0次
书法 003.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6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银阁寺及其门前枯山水

2013-01-24, 11:48 由 杨典



附件
银阁寺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85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持势

    分享
    avatar
    疏约

    帖子数 : 132
    注册日期 : 11-03-29

    持势

    帖子 由 疏约 于 2011-12-05, 13:13

    因为不舍得“百年用命”这词,这时节,见着了百年的牡丹,相赏之下,无地自容。品鉴的离奇如一条由具相通向抽象的曲线,而程度,自品相、考据、佐证、比对至“望气”的终结,实证在前,虚证在后。等等,先把“七嘴八舌”赶下去,再送“斤斤计较”的客,最后能一锤定音的,是感觉,是极少部分人的感觉。这并不荒唐,在首博、上博、辽博及其他中小博物馆的馆藏里,书画手卷的真伪确立,就是这么几个人的感觉,实证充当辅助罢了。若在南方,必是谢稚柳了,纵然仙去已有十载,他的感觉,依旧是鉴赏界最重的砝码,而“百年用命”这词也有了归属。
      
       “百年用命”注定了谢稚柳在行业内的余韵,是钟嵘《诗品》中所言的“兴”:文已尽而意有余。人文艺术频道的《文物博览》在书画领域里是避不开这个名字的,不经他过眼连藏品都会有遗憾。乍看衣带相近至传奇色彩,而“众望所归”的缔造者其实属于文化信仰,更透的说法是文化依赖,和项元汴曾经的“收藏神话”一样,终与“春暖花开”的自然规律融为一体,而试探水暖与否并承担“先知“的,实在是柳入门楣,推委不掉的。
      
       如果把“***”作为一次洗牌,洗完之后,会发现谢稚柳身份的孤零。在彼此渗透密集的文化圈里,谢稚柳拨开云雾,重见天日之后发现可师可友的人都不在了,吴湖帆、张珩与北派的宿儒、遗民彻底成了古人;张伯驹处于弥留之际;最好的朋友张大千远隔岛外且老眼昏花;梅景书屋的子弟皆流散海外,落地生根。与此同时,大量“四旧”的回笼间杂着良莠不齐,民间流动的不稳定性以及海外集团的窥视,在亟需给文物验明正身的时刻,诸多同行都把决定性的投票让给了谢稚柳,从而确定了他鉴定巨擘的地位,随之而来的故事,会被长期地传为美谈。
      
       那次运动的后遗症让美院的人不怎么美了,至少现在,如果有国画理论课,学生被告知的往往是“国画理论没有系统”,难题变成了无题。当然,在厚度超标的逻辑文字嬗递土壤中是生长不出谢稚柳此般人物的,因为汉字能把语言简练到极至,而与所谓庞大的“系统”背道而驰。启功初见他宗室里的溥心畲先生,一心求教书与画,却被心畲先生回了句:“回家先写好诗,诗好了书画自然好。”如今再看这段,简直是授徒里的绝妙好词,只是如今,这样的先生哪里去找?
      
       一本书是系统,一片纸其实也是系统,承载的密度未必有天壤之别。而进行反视的话,一片纸的抽象弹性更大,请别忽略了张伯驹、谢稚柳这些人在诗词上的水准,他们浸染文化的深度才让后来鉴定书画中的“望气”变成可能,而不是那些六朝文字不识我,我见之,亦不识而自诩大师的阿猫阿狗。在这行里,假设脱离了金石学的辅佐,光昂着脑袋“望气”怕望不出什么名堂,金石学的考据与鉴赏,几乎是六朝烟火的翻版,而打倒骈文的口号如缕不绝,正是如此,平庸也如缕不绝。
      
       一场现代艺术展览,去参观最不幸的是开幕前一天以及闭幕后一天,装卸工的蛮横以及眼不见为净的艺术家两者反差成当代艺术最有趣的场景,而解构与组装则是永恒的话题,当然,矗立在当代艺术并以不可复制为观念为引领的,看那些临摹宋元古画的人简直是愚蠢的。不过等到米南宫把书画装进船里,慢悠悠地在颠簸中欣赏着船内山水与船外山水魅力的时候,这种意识的突围与轻曼几乎能让当代观念艺术黯然失色,那种趁天然之势顺流而下的,才是心思,再也没有假物者斧凿与浮躁的痕迹了。

      目前的日期/时间是2017-10-20, 05: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