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习作一张

2013-06-15, 00:31 由 杨典



附件
1111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138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花磎迹见泷行书《前赤壁赋》

2013-04-01, 13:09 由 杨典

图:藏花

附件
书法 00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8 Kb) 下载0次
书法 002.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3 Kb) 下载0次
书法 003.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6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银阁寺及其门前枯山水

2013-01-24, 11:48 由 杨典



附件
银阁寺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85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书桌旁的仙人球

    分享
    avatar
    刘博

    帖子数 : 8
    注册日期 : 11-08-24

    书桌旁的仙人球

    帖子 由 刘博 于 2011-11-29, 15:07



    书桌旁放了一盆仙人球,姑姑送的,与之同来的还有一盆海棠,一盆满天星,以及另一盆仙人球。

    正是春末夏初时,到家里没几天,海棠就开花了;大朵的红斜倚在绿叶上,恰有种美人春睡倚栏杆的慵懒。满天星则是另一番风景,星星点点的小红花杂处于同样星星点点的叶子中,将烂漫藏于娇羞里,二八女儿正怀春,见人后欲笑还羞便是这般心思。最奇怪的是,放于书桌上的仙人球竟也开花了,毛绒绒的刺里围了一圈毛绒绒的花,娇怯怯弱不胜风,颤微微黛眉轻蹙,那是三生石旁绛珠仙草了,“我见犹怜,何况老奴?”。

    屋里一有花,妻便欣喜了。孩子般蹲于花盆边,对着海棠笑;笑过了,又对我羞答答的说:“美人如花呢!”说过后又笑,脸颊的红倒确如海棠,绽放在耳鬓深处。一时又对满天星感了兴趣,一朵朵的数藏于绿叶中的红花,其实也没几朵的,但她数来数去总不对数,终于意兴阑珊,坐于一旁沉思。思久了,对我说一句:“花也有名字,我们起名吧。”

    她的这些无理,我早是不胜其烦了。不胜其烦还得烦,只能姑且为之。但起什么名呢?海棠倒是现成的,美人醉有些太俗,贵妃红同样的俗,谐趣点,杨贵妃的红舞鞋如何?羽衣霓裳,风清月白,原是要踩在这样的红上才能飘飘欲仙。满天星也好说的紧,“十四为君妇,羞颜未尝开;低头向暗壁,千唤不一回”,长干女儿羞恰如其状。

    只有书桌旁的仙人掌难一点。我枯坐桌前,思了一根烟又一根烟,掉了几根头发想了片刻书袋,看那茸刺里可怜兮兮的小花,抚掌而叹:“这不是耶稣的王冠么?”可不是,花盘里那一颗颗小石子正是骷髅地啊!妻微嗔:“不是绛珠仙草么,怎么又成了耶稣花冠?”我振振有辞:“耶稣有十二门徒,大观园里养金钗十二;时间是一条咬着尾巴的蛇,轮回是从西到东的宿命,担荷一世苦,泪流众生情,绛珠仙草原该生于荆棘王冠上。”

    我的胡说八道她同样是不胜其烦。悠然不乐,思了几片红薯干几颗话梅糖,忽然大怒:“贵妃溢于马嵬,商人妇终是别离,耶稣王冠更是十字架前的讥嘲——你还能更乌鸦嘴些么?”

    我愕然,怫然……道不同不相为谋,唯女子小人最是难养,头发虽长见识终短,好男儿不跟女斗……

    可惜,终于,语皆成谶。不久后,海棠谢了,最伤心的是有几片叶子也慢慢干枯,显出下半生的光景来;一朵、两朵……朵朵长干女儿都落在了花盆里,没了娇羞,只剩绿叶,刻薄直追简·奥斯汀。书桌旁的仙人球更是悲惨,许是水浇的多了,腐烂了根,爬在花盘里软塌塌的,命入幽冥也就是这一两天的事。

    妻冷眼相对:“你满意了罢!”

    我愕然,还是愕然……名而已矣,何至如此之悲呢?想起那些花的妩媚、娇羞、怯弱,再有万般解释,想也是做了件伤身害命的事。于是便知,世间万象,有名乃大;起名大事,岂不慎哉!八字偈语,遂入脑间:

    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目前的日期/时间是2017-12-17, 1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