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习作一张

2013-06-15, 00:31 由 杨典



附件
1111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138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花磎迹见泷行书《前赤壁赋》

2013-04-01, 13:09 由 杨典

图:藏花

附件
书法 00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8 Kb) 下载0次
书法 002.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3 Kb) 下载0次
书法 003.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6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银阁寺及其门前枯山水

2013-01-24, 11:48 由 杨典



附件
银阁寺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85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荒原的心灵

    分享

    愚木

    帖子数 : 3
    注册日期 : 11-10-26

    荒原的心灵

    帖子 由 愚木 于 2011-11-04, 10:44

    一、美丽
    那时,我认识的世界是脚下的一汪碧水与头顶的一方蓝天。
    是的记忆最初的一切往往都是美好而又美丽的。
    脚下有一汪碧水,水中映出我们整个的族群,我关心飞过的蝴蝶的双翅一共有多少种颜色;关心脚下的水中我头冠上又多了哪些枝叶;关心白云飘过时他们的那些喃喃私语;关心季节交替中斑斓的倒影在水与蓝天的交映中产生的奇幻与畅想……我不知道这连绵的族群有多么庞大,但是我知道我们族群那古老而又悠久的秘密,水——是我们生命的养料也是我们灵魂的归所。我知道那些远古流传下来的智慧,我们世代都在水中汲取。这不仅仅是交流,是关乎于生命的交替、家族的信仰、知识的传承与族群起源的一切!
    我等待着,幸福的等待与成长,因为我知道有一天我能够站在这儿看到东方最为闪亮的那颗星星的时候,我就会得到整个族群的财富。风在季节的低吟中来来往往地嬉笑、雨于天地往还中记忆时空的点滴、日月盈仄时光荏苒……不知道那究竞是多少个夏日之后的又一个夏日的夜晚,静谧的虫声响彻整个大地的时候,我听到一种从来没听到过的声音,那一刻,我知道在这个悠久的族群中又有生命将得到神谕的眷顾。那一夜,当我的眼睛被东方的那颗最亮的星光擦的明亮的时候,整个夜空群星闪耀,天象庄严。
    二、惊变
    当天空被闪电的标枪投中胸膛的时候,生命的一切苦难、毁灭、升腾在熊熊大火中展开所有本能的承受与力量的拼博。
    那是闪电之后的天宇,腥红与黑暗在弥漫中、纠结中、裂变中爆发出可怕的声音。炽烈的光在瞬间令所有树冠在猝不及防中化为灰烬。一切就是那么突然地来临,以至于还没有看清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脚下的土地便在震颤中化作无数如同撕裂的木屑般的齑粉……
    尔后黑暗降临,无休、无边……如同绝望的毒液伴随窒息将一切淹没。
    我听到一些声音,好象还夹杂着雷鸣,我总想听清,可是可怕的窒息就如同死亡的***,来自生命内部的渴望推动着我,好似溺水者般用尽一切力量向上,向上……因为我知道,唯有向上!挣扎中没有呻吟,尽力而为中没有抱怨,任时间流淌,心中一切美丽如同反刍并从中获取生的意志。向上!向着蓝天与碧水……向上!向着生命的赞歌与刚毅!!
    那是冗长的窒息之后呼吸到的第一口空气,而我立即被更为强悍的绝望所击中,那是渺小与巨大的对比,低矮的身影与辽阔的大地,瑟缩枝头在苍穹的睥睨之中是那样的纤薄。
    我记得那一夜我看到了东方的星群;我记得身边环绕的庞大的族群;我记得能映出美丽身姿的流水……可是!?这一切都已不复存在,土地?!不!这哪里还是原来那水份充沛而又松软温暖的土地!坚硬、干涸、荒芜与连绵无边的龟裂,阳光投下的不再是滋养而是眩目的酷烈,风在呼啸着利刃的锋芒。
    世界变的很大,生命如水痕轻淡而又短暂。
    我陷入长久的痛苦之中,在放弃与承重之中苟活与悲鸣.
    三、本命
    坚守于执著抑或放弃?!
    这一切无需思考,记忆的影像最终定格于那群星闪耀,天籁庄严的时刻,族群中古老的神谕于此刻而言并不神秘——我是树!!
    木的本性就是要条达无碍的生长,天赋伸展与繁盛的本命,那么就让这一切开始吧。
    时光的可以比喻,那是后来才知道的在那之前,之前甚至再前一些的时间中,绝望如洪峰崩塌令我如此不堪。一切都与所知晓的相违背,天性的成长竞是那样的悲壮。无数次,我质问太阳,你既给予我生的力量,可为何又总让我于你的横暴之中变的奄奄一息!?我痛恨这土地,既然让我立足于其上,为何,为何不解除那铭心的饥渴!?当一切都成为悖论的时候,存在演变为痛苦的煎熬,可是我还之于桀傲。那是生命在绝地之中予以唯一的绝望的反击。
    烈日炽烤之时,我报以巍然的伫立;大地给予贫瘠时,我还以隐忍;罡风摧剥生命的美丽时,我抱之以蜕变。在一切能够的时间中我抱定成长的信念,将根扎入大地的骨子里才能站稳,将生命的形态化作钢浇铁铸的伸展才能抵御一切侵凌成长的外力。
    我不羡慕鹰在万米高空自由的俯瞰,我知道泥土的心魂中仍然有高贵的赞歌。往昔如天边的浮云,在当下的成长之中渐而淡去,在与天地相往还的呼吸之中我得到苍凉大地中的开拓的生机。
    经由无数自皑皑白雪中生发出来的春天,我愈加的坚硬与削瘦。当土地的龟裂在漫漫热风中化为如粉细砂的时候,我用削瘦而坚韧的力量,禁锢流沙的迁徙,并在那之上诞生出新的枝芽。
    每天,旭日燃红天宇的时候,我告诉那些新生的枝芽一个秘密——如何裂变自我将生命变形为久远的传奇。
    四、相遇
    当南风吹拂大地的时候,长久以来的静默似乎被一声轻响所打破。我没有也不会在意究竟发了什么。
    不在意的事情还有很多,什么这土地是贫瘠还是滋润;风是轻柔还是冷酷;日出了还是月落了;飘雪了还是骄阳点燃了泥土……包括那些已是突兀触目的伤疤,丑陋算得了什么!我抱着一颗一切都无所谓的心,看着新生的枝叶在痉挛的折磨中要么活下去,要么死去!我知道只有经的起这天地对其的摧残,才能成为真正独立于天地之间的生命。
    每当有朝霞的早晨我都会醒的特别的早,在那流淌的漫天的金红色的云彩之间,我能听到每一粒砂砾在接受朝阳的洗礼时歌唱的赞美。这一天,我又一次醒的很早,意外的是我听到一声问候——
    那一瞬间,是的,是一声问候,随即有一声轻叹,来自累世的轮回之中。
    曾经,我祈愿一次相遇,那怕历尽累世轮回的苍凉!
    那时,她是一绺春日的流云、一束裂开鸿蒙的光、一隙山间奔流的清泉、一抹缭绕于我的轻烟与智慧的芬芳……
    那瞬间啊!我恍然明了,真正的生命是不会孤独的,一旦认定生命的理想与追求,那就是无可与之相当的力量,无论多少次轮回,无论在何时何地就一定能够相遇。
    为了这一次的相遇,她变身为一簇簇殷红如火焰般的舞动,在这荒天野地里长吟最为深情与嘹亮的声音。对话已无必要,在白昼,我可以看到色彩与身形;在最深的夜里,我仍然能够听闻根椐大地的骨骼而起伏成形的隐密的***。
    我疯了似的生长,不是存活,是生长!更是成长!!只有这样,才能汇聚生命之强大如海。成为部族、成为守望、成为地老天荒的传奇。
    真正的生命永不孤单,更无需理解。生命就是一次旅程,在这之中,就让生命真实、真切、真情的爱、恨、喜悦与痛苦;让我们诚挚、关怀、执著的生与死去。无需考虑我距离生命的真谛还有多远,每一次的相遇,都是生命的真谛对我们的指引;不必去思考爱还是恨,每一次的相遇,都是生命本身让我们可以感动与感知的安排。
    相遇了,就这样,我们守望在一起,我们真的不可能相拥吗?我们的心融化在一起!
    多少次,望你在眼中,其实更在心里。在心里吗?不!在我流淌的血液里,在飘流于热血之中的灵魂里。
    一次相遇,千年牢固的时光即成飞灰,这就是生命!!
    五、无廓
    脚下有一汪碧水,头顶有一方蓝天。
    记得那时候,也是这样。
    有一种生命,以他们的判断说我三千年不死,死而三千年不倒,倒而三千年不腐。三千年?三千年有多久?其实我根本不知道。记不清多少次在暴风中我伏倒过;在雷电中我燃烧过;在干渴中我凋零一切的知觉;在冰雪消融之后我又抬起仍然是我的头颅……还有的,我记不得了。
    那种以三千年来断定我生长的族群,他们还说我很大。关于大,我看到的是天空。鹰说自己飞的最高,于是一次次竭尽全力地冲击辽阔的尽头。可在我看来,只不过是天空中的一个黑点而已。我见过一种飞翔真的很大,伸展双翅的时候天空似乎消失了一般,远处的地平线也好象消了似的。我大声地问:“你是什么——??”许久,我听到如同远处传来的闷雷一样的声音说——鹏。
    记得鹏飞过之后,我激动的把这消息告诉所有见到的生命,可他们都说我疯了。他们说那只不过是天空莫名的黑了一阵子而已。我问他们为什么,他们说生活是很莫名的,那么这些莫名都很正常,为什么要问为什么。只有鹰听完后急迫地冲向天空,飘下一句:“我一定要找到他!”
    从那时起我知道鹰为什么总是盘旋在天空。
    是的,生命是很有趣的。
    那种说我很大的族群,他们说,他们从很远的地方专门赶过来看我,来找我。而我很奇怪,为什么呢?他们激动地说,渴望生命的力量,渴望发现美!我无言以对,既然都是生命,那么努力的去生长、去关爱、去追求,一切都在其中。何必非要四处寻找别人的身姿呢……
    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总做一个相同的梦,梦见鹏又飞翔在上空,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一种***,可内心真的很高兴!在梦中我看到鹏的眼睛,巨大而又明澈,如同二眼深潭。在那之中,我第一次看到了自己。
    夜又降临,群星闪耀。
    个夜晚,就在我最深的根须汲水的时候,突然听到一种声音。是那声音将我又拉回,拉回到我的眼睛第一次被东方的星星擦亮的那一夜,一切都在瞬间复活,陌生而又贴近,唯一不同的是一切都在焕发着光芒。这一刻,天风浩荡,在整个族群之上涌出巨大的气流,啊!如此熟悉,不正是那鹏的双翼划过天宇的声音吗!!
    从泥土中,我掘开大地的胸膛,听那心脉怦响。苍穹无声,天籁合音,我知道,这是鹏正要起飞的时刻!

      目前的日期/时间是2017-06-28, 23: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