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习作一张

2013-06-15, 00:31 由 杨典



附件
1111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138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花磎迹见泷行书《前赤壁赋》

2013-04-01, 13:09 由 杨典

图:藏花

附件
书法 00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8 Kb) 下载0次
书法 002.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3 Kb) 下载0次
书法 003.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6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银阁寺及其门前枯山水

2013-01-24, 11:48 由 杨典



附件
银阁寺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85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晒雪精庐笔记(逐渐添加)

    分享
    avatar
    疏约

    帖子数 : 132
    注册日期 : 11-03-29

    晒雪精庐笔记(逐渐添加)

    帖子 由 疏约 于 2011-10-30, 17:38

    *不碾*

    齑粉之下的千篇一律,成灰了的,当是尘,肉眼无法所见的自然叫红尘,即便是红,在于世间,所谓倦意与羁旅中滋生的困顿,像是从一种人味跑道另一种人味里,靡足里有放翁的句子,总是品藻不足,但情真意切。但凡沾了情真意切,礼制中的“洗尘”是世间最美妙的待客之道,不似今人只知“洗尘”为吃吃喝喝。





    *饮食*

    说到吃喝,说文训饥与饑本质不同,平素人之饿为饑,花草树木之饿为饥,今人已不辨。为学贵在字句,虽绳蝇小道,然其内在有千变万化之效,不外平淡,不现神奇,微妙里往往蕴藏婆娑世界,间得豁然开朗,三间茅房清舍,一叶一花的手栽,然后有一字一句的顿悟,心与自然,所以才如神仙般忘饑。





    *《幼幼集成》与《老老恒言》*

    概知堂于医果真外行,其学终究也是书皮之学,难登大雅。哑科之难在于哑,小儿又脉相难切,此侯全凭望气与经验,《幼幼集成》乃性命之书,非知堂所言寻常之书;《老老恒言》虽为别集,却为养生得法之书,今人又误会养生为葆养,实是朱紫不分,金根白芨鱼目混珠,道之不存,可见一斑。





    *红蓼*

    蓼生寂寞,其中又以红蓼最是孤绝。妻不识,乃摘一畦红蓼与妻,甚是喜爱。秋旻双艳里蓼花偏瘦,瘦到孤,又瘦到远,太像那些遗民或者宿儒,散落江湖,花中的冷红词客,这让人想起小坡来,只一阕“月下笛”,便不听鹤臯,不佩楼兰,俊杰之自甘落魄,哪是搬弄戏文之辈所钦与,只是之蓼,字里便有无数清冷,柔中带刚,不可方物,其中又以青蓼最最难得。





    *不爱凭吊*

    《花随人圣庵摭忆》记国人不爱古建筑一篇,深为同感,而今此风不灭还涨,古坯残垣,最适宜凭吊,诗礼之诗,若无凭吊,则奄奄一息耳。古建筑如今的功能除了文化摆设,就剩下拍照留念了,斯文沦丧是已然之事。而满目黄门香火,大兴释学之末,所谓慈善,慈悲与善良,而不爱凭吊,悲竟只是鼠目寸光,一己之私而已,方是可悲。





    *心同山河*

    心同山河系沙孟海题顾亭林先生的匾额,一见惊心,湿睫沁目,不能自己。熊十力先生说过中国的读书人除了承载学术及文化使命之外,还承担了天下兴亡的重任,此一节独国人所有,是儒生心系苍生之大略。亭林先生配的上山河两字,配的上书生仕志,余平生最恨墙头草,山河岂能容之?





    *傅青主书法*

    以往所见印刷品,但见先生真迹,则一扫书卷所识。其书法形虽在明,其气彷佛在三国两晋之间,殊与伦想。一舟千军的气势,千里之行的胆略,实是书法中的美髯公。后世之中,得武侯真髓者,除傅青主先生外,殆无一人。





    *数易斋号*

    知事起命“闲云居”意在林泉,后改“芜草也秀庵”敝帚自珍,再易“夺铎斋”感水月金针之法相,今为“晒雪精庐”恰似落定尘埃之余生。妻知我终无耐心,必定改号,果不其然,今夏长旅之后,遂生此念,一日在书中偶见一书蠹,娇骄之甚,似我性情,乃生一想,“蟫饮一廛”遂出。



    *慎独*

    君子慎独,其实良言。或在慎或在独,其实是一种状态,古人以见心而喻所在独处仍亦君子,概以不独之时往往集雅,在群亦是谦谦,傅青主先生曾言,君子之药不可独用,因君子独不能成事,必以君子相群,药才有其功,四君子汤,六君子丸均属于此类。而今世风日变,君子慎独不仅要慎,还要独,意在野逸飘远。
    avatar
    疏约

    帖子数 : 132
    注册日期 : 11-03-29

    回复: 晒雪精庐笔记(逐渐添加)

    帖子 由 疏约 于 2011-11-17, 12:27

    *论衡笺证*书虚书虚篇所云世间传世诸子之语,多立奇造异,作惊目之论,以骇世俗之人。故伪书广肆,遗惑而非贻害诸子。增、纰、讹、妄不断,是以三家批注尚嫌不足,注疏繁多,往往喧宾夺主,而本著旨意,无以发微,礼曰:著者为圣,述者曰明,概“明”为注疏遮翳,述亦难矣,辄摘片花,聊以自娱。



    *论衡笺证*胎教之法胎教之法古已有之,非西人所发明。论衡命义篇概引礼记胎教法:子在身时,席不正不坐,割不正不食(割乃食邑之割),非正色目不视。非正色而不听。又《大戴礼》以周后妃为法,立而不跂,坐而不差,独处而不倨,虽怒而不詈,胎教之谓也。所谓受气在母,女子心性品格定子一生命义,不可不察。



    *论衡笺证*孙诒让改字论断亦为书虚篇一段。兹摘:人目之所见,不过十里,过此不见,非所明察,远也。传曰:“太山之高巍然,去之百里,不见■螺.远也。漏一字者原文虫部右垂,此字无从稽考,孙诒让《札迻》定此字为“埵”,引说日篇互证,当是确凿无疑,唯所疑者在于文法,古之文法多盛比兴,应与后文“离朱”相应,孙氏定论,非百无可击,因其校雠水平声誉在外,如有人谓当年卢抱经学士:他人读书,受书之益,先生读书,则书受益于君,卢为怃然。用之孙诒让,相去无多。



    *论衡笺证*无形篇此篇如今来看,虽为无稽之谈,却有多处值得把玩。古人所谓仙人之法,必以变幻而脱胎换骨,期得长寿。喻以蚕蛾之变,更迭其形而延其命,虽识见荒诞,囿于其时也。然可取之处在于古人格物细致,而于养生延年却有益法,公牛哀疾而变虎,鲧死羽山而化黄能,是变化其形也,三国华元化所悟之五禽延年法,是为变换人之常形,斯得长寿,可谓识得“无形篇”至理者。
    avatar
    疏约

    帖子数 : 132
    注册日期 : 11-03-29

    回复: 晒雪精庐笔记(逐渐添加)

    帖子 由 疏约 于 2011-12-08, 13:11

    *清供*

    瓶供是别样栽,栽法是活法。随便摆摆也有味道的与信手下笔有味道一样,间气所钟,无可摹拟。在经营位置感上,欧洲人的布局讲究栉比层节,饱满及完整性,极少落单。而东方人则偏爱落单,对空与空间保持着一定距离,与未满、尚缺、不足、瑕疵的宽容度,很闲适。所谓枕清风,留月眠都是态度上的遗迹,是装置和意识艺术的雏形,当然,东方人在器皿的选择余地上也丰富,这些都得天独厚。而袁氏的瓶供,其实还是可删可斫的,只在少妇淡妆之间,未至处子青眉之境。

    文河

    帖子数 : 52
    注册日期 : 11-04-04

    回复: 晒雪精庐笔记(逐渐添加)

    帖子 由 文河 于 2011-12-08, 17:22

    极有味道,一一跟读。

      目前的日期/时间是2017-10-20, 05: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