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习作一张

2013-06-15, 00:31 由 杨典



附件
1111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138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花磎迹见泷行书《前赤壁赋》

2013-04-01, 13:09 由 杨典

图:藏花

附件
书法 00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8 Kb) 下载0次
书法 002.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3 Kb) 下载0次
书法 003.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6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银阁寺及其门前枯山水

2013-01-24, 11:48 由 杨典



附件
银阁寺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85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ZT马兰:有关《夏歌》一诗的法律诉讼以及进一步说明

    分享
    avatar
    杨典
    Admin

    帖子数 : 1579
    注册日期 : 11-03-14

    ZT马兰:有关《夏歌》一诗的法律诉讼以及进一步说明

    帖子 由 杨典 于 2011-10-19, 20:29

    转:马兰:有关夏歌一诗的法律诉讼以及进一步说明


    一:近日已委托北京中润律师事务所 的律师向“桂林晚报”发出律师凾。附带了手稿复印件。

    实出无奈,只为自证清白。

    二:以下是进一步的说明,澄清,一部份早帖于今天的版主论坛。



    A我是三月十六号才看见刘春的帖子(一件事请教马兰老师)(今天论坛可查IP我是否在此前登陆过)。见帖后,基于版主的职责(虽然这首诗与此论坛无涉,非事发站),说了我认为合适且真实的话。(年代实在久远,再过几年,说不定我都死了,最主要的是涉及已故者,可能的无辜他者,还有道义,责权,我的兴趣等等,另外我自己也有不明究理之处)。



    十七号得知“桂林晚报”,刊发了,刘春所写的“两个著名诗人到底谁抄了谁”

    http://epaper.guilinlife.com/glwb/html/2011-03/08/content_194222.htm



    一老友邮件告我,说配发了大头照示众,应律师所言细核时间,才知三月五号“晶报”早刊发了同样内容的诽谤文章,同样盗用照片。

    http://jb.sznews.com/html/2011-03/05/content_1466438.htm



    那就是说刘春三月三号在“今天女性论坛”发帖,三月五号未经当事者沟通就上报了,而且还不知从何处经何人盗用照片。只给了我不到二天时间“应该看到”并做出答复,要知道我现在美国,还有十二小时时差关系。我一般勤查伊妹儿,手机24小时开,但不经常上论坛。

    我想一个文学工作者,在对文本和文本作者存在疑问时,最好的求证的方法应该是先一对一地

    联系作者。论坛的讨论会引起他人在信息不足的情况下的猜测和评判。所谓“抄袭”是严肃指控,高技术活,除非事关国家大事大义。事情未清之前(因为一些事,因差阳错,无心之过,稀奇古怪,多了去了)就大张其鼓先在媒体,论坛,去宣告,质疑,断言,猜测,指责,盗用私人照片公开发行,实属侵权行为,因为无论最后真相如何,这已经造成不可挽回的严重影响,伤害了对方。



    这件事同时也提警我,有一个成语叫“瞎子摸像”:我们都在时间、空间的局限之中。

    走到对簿公堂的地步实非我所愿,但是我只能依法维权了。



    三:我暂时可先纠正刘春在报上,天涯闲闲书话,在他博克,在其他论坛的误传:

    A:“ 马兰主编的《橄榄树》目录上,清清楚楚地在《夏歌》后面标明了马兰的名字。”



    我九五年非橄榄树主编,我连编辑都不是。九五年的主编是诗阳。九五年第一期的橄榄树网络月刊编辑是JH,梦冉。

    (九五年我还没有自己的邮箱,和家人共用哥伦比亚大学的邮箱。那时没有商业性质的邮箱)当时海外一批留学生组建了一个诗网,大家帖诗交流,属于邮件列表,不公开,还没有公开的BBS论坛。

    橄榄树文学网站现在网址:http://69.94.64.8/T3/article

    (服务器不稳,正在解决过程中)



    B“据马兰的自述《人生几何:从一岁到十二岁》介绍”。

    “人生几何”(未完稿)或“三人行”(未完稿)是十多年前的文学作品,不必将书中人名与作者本人以及他人对号入坐。这样的文体分析,解读,推测,联想,越演越烈,指向我和他人的私域,再次声明,我与张枣先生素昧平生,仅四年前在北京一次诗歌会上(西苑饭店)有过一面之缘。当时女诗人潇潇还介绍来着,我替一位老朋友向他问了好,他问是谁。我说了名字D。张说,哟,是另一道上的朋友。(也正是这共同的朋友将诗抄录在笔记本上给了他留念)



    C:马永波当初在诗生活论坛跟帖,“马兰,你好,谢谢你帖了我的诗”。我的理解是他谢谢我将他的投稿收入橄榄树网站。所幸我现在找到了和马永波就橄榄树稿件几年之间多次来往信件,他还用着多年前的邮箱。

    马永波给我回信道,"现在看来,诗生活的帖子,无非就是感谢你在橄榄树贴了我的诗,没有什么其他意思。“

    我谢谢马永波的澄清。

    那知马永波的一个跟帖,竟被他人臆测到荒唐可笑的地步,作为证据,看来都有写小说的潜质。



    三:八六年,我在外地学校进修,没见过诗歌报,学校图书馆没有。哪知什么大奖赛。记得,我订过三个月还是半年的诗歌报,那已经是我进修完,回到原单位工作的事了。

    -

    四:今夏回到国内,准备诉讼之事,找到D(他非诗歌圈人,也没从事文化工作,而且没邮箱,不上网), D回忆道,“夏歌”和其他七八首诗抄录在一个软皮笔记本上,本子上还有沃尔夫“海浪”的笔记。

    “那他给过你诗集吗,网上他们说有本四月诗选,你看到过吗?”

    “没有,他给我一个有关时政的油印本,”

    他说张枣细心,他大概不会丢那个笔记本。烦请张枣的生前好友,家人查找,我和D感激不尽。

    非常遗憾,我们都没看到八六年的诗歌报,更何况你们所说的四月诗选,否则不会出这样的“乌龙”。

    我是九三年夏天移居美国,走时带了些笔记本,自己的手稿,喜爱的书,四季的衣服,没带任何报纸.文学期刊.

    “夏歌”作于八三年六月,我六月的生日,朋友D对此诗也有贡献的。

    九五年,在一群海外留学生建的诗网邮件列表上帖诗,被橄榄树编辑收录。如果不是这件事,我真不记得这诗发在橄榄树第一期。



    六:在美国教中国文学的一位教授见我在脸书(facebook)上提及此事,他说“我跟张枣在川外同楼三年,几乎天天见面。 他的所有诗(任何屁东东)我多读过,包括一些写了撕掉的东西。张枣的那首《夏歌》我绝对没有读过,也没有听他说过。凭我多年的读诗心得,研究眼光和对你们俩的诗的把握,我一点儿也不相信那首诗是张写的。

    写到此,我想感谢我的朋友们,谢谢你们的安慰理解信任。

    再次深谢在女性论坛友善待我的诗友,你们名字铭记于心。

    七:其他损害我名誉,污我抄袭张枣诗歌的报社(晶报),网络论坛及个人,我保留我追究的法律权利,作为一个公民。

    我已向“学无止境”ID,二次去信要求他说明,或告之常用笔名,实名,但几个月过去,无回音,不知是否理解为不愿对他或她自己的文字负责。“学无止境”ID,首先,你引用我大段小说是否应该给出原始连结,依据国际版权法,网络上的文字也有版权,上千字的引用最好还是事先通知原作者。“学无止境”,我请求你删除你的文章,消除影响,如果你仍然认为你没有不当之处,我愿意与你上美国的法庭。任何IP后面都对映着一个真实的自然人。请你理解我,你说的不是事实,我如何默认,背负污名,我又如何振作?





    手稿帖上,在律师所请他们的前台扫描的。

    手稿第一份是我抄录在一短篇小说里。

    第二份是请朋友帮我抄整(因为我想打印,朋友字写得好)。

    第三份就是当年(八四或八五年)油印集子(紫色帆)。八九年六月,参加过星星的一次在江油的诗会,给了几份出去。



    九:

    其实我也不知诉讼是否是最好的自证方式,我也多次询问亲友,几位诗友的支持坚定了我的想法。也有不少朋友劝我就把手稿帖出,爱谁谁吧。这件事让我极度为难,无奈,因为张枣已故。他无法表明心迹,道出其中的原缘。但我为了清白,我没有抄袭张枣的任何文字,我必须走法律的程序,我遇到麻烦,我寻找法律的帮助,支持。我也希望对方在法律的程序下解决争议。早年一首小诗,本无足轻重,谁喜欢谁拿去,但我不能反背污名呀,而且我事前根本不知情.

    PS:我与刘春不算认识。他以前给橄榄树稿件,我编发过。几年前,他来信请我帮助删除他在橄榄树的稿件,说是对其他人造成不快,这事让我有个印象。

    我与我提及的诸位应该是无怨无仇,素未蒙面,请理解我,如果
    有了快感要喊“的话,有了冤情定要澄清,以各种方式。谢谢上帝让我找到了手稿,谢谢在天之灵的父亲,是你在保保佑我,在寻找手稿的过程中,我还找到你老人家旧照。



    此事给我身心造成严重伤害,累及亲友,费我大量的时间,精力以及金钱(打官司要钱呀)。

    但凡是有因果,报应,我也反思自己,定是积德不够,做事不周。神说没有一个义人。

    PS,如有跟帖反驳,请实名,或常用笔名,以示对自己的文字负责。




    珍爱生命,远离诗歌。

    --------------------------

    附上律师信





    律 师 函

    [2011]中律函字第0295号

    致:桂林晚报




    _________________
    我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423141483
    avatar
    杨典
    Admin

    帖子数 : 1579
    注册日期 : 11-03-14

    回复: ZT马兰:有关《夏歌》一诗的法律诉讼以及进一步说明

    帖子 由 杨典 于 2011-10-19, 20:30

    转——马兰:夏歌一诗的诉讼正式进入程序

    具体的情况,手稿,我帖在我的今天空间里了.http://www.jintian.net/today/?3056/
    律师信已发出.

    其他那些污我者,我希望有一个说法.
    我受到严重伤害,精神和名誉,我只好寻找法律程序讨一个公道,清白.
    那怕我面对的是体制内的报社,
    我人微言轻,但也还有点自证愿上法院的勇气
    也本着起码的善意私下沟通,未果.


    非常感谢大家给予的支持,安慰,点点滴滴铭记在心.

    帖几首过去的诗,八十年代,再次感谢曾在这里那个长帖的诗友朋友们,
    九三年出国后写的诗,也整理好了一百首,帖在新浪公开资料里
    http://ishare.iask.sina.com.cn/f/19616248.html



    山和水

    山和水



    对岸的小木船飘出一个男人的预言

    预言在明年潮水的时节恐惧预言

    山倒映在水的怀抱,头颅

    暗示着头颅只能是山是山的眼

    为甚么水总能隋便把山覆盖惑缠绕

    而分水岭在记忆的浅滩还是一个分割

    一个使水自我完成的挡案

    大陆飘移也许隋水的诱惑或对水的咒语

    水溶化山时,水便是爱

    谁也说不清水的寂寞山的寂寞

    即使水和山交融一个是界

    从那天小小的木船出海,没有回归

    回归的是一片涛声
    涛声一片

    山上长出一棵树,小木船就是树了





    (1985。)


    花朵





    这些真诚的花朵将在夜间开放

    如一串串温柔的怀乡,为你

    她们曾在月光下漂泊一生

    打着手语,呼唤花朵

    她们时隐时现,

    仿佛暗示花朵为你才在

    夜间开放。冬日

    一个善良的孩子

    在菩提树下默默怀想 

    她需要一朵花从掌心绽开

    等待了许久她便杳无音讯

    由于空气和光线的变化

    她逝去的美丽柔弱似水


    空旷的人行道

    在干燥的风中声声刺耳的空响






    自言自语




    1
    每一天存在的日子都消化不良

    我从不是红孩子

    我每次闯红灯后

    辉惶地笑风消逝地如少女般迷人

    为甚么,在你要给我双手时

    水枯萎了,因此

    情欲漂亮的脸贴着自白书苦笑

    我想把她揍得和我胸脯一样扁平



    2
    我甚至不是黑孩子

    我先天性心脏病的胸膛为

    追打影子而想念女人而欣赏月光

    妈,雄鸡一唱天下白呵



    3
    多少年前多少年后的生命拥有

    同样的出口和皈依之地

    上帝从不误会谁但我

    一定作错过甚么

    他不动声色调节内分泌



    4
    赞美子宫赞美阳具同时请

    赞美无用无害的扁桃,盲肠

    把海还原于水

    学会区分事物首先停止

    想象

    我不明身份

    以罹难者参与沉默的谋杀

    赤刀见红

    在谋杀中难逃劫数

    我们背叛在自救的途中




    1986








    一代人




    一代人在信风带

    预言象牵着太阳从北回归线走来

    他要引爆亿年的北极

    让男人头也不回远足

    使女人挂上窗帘和墙交流



    一代人唱着歌走过

    化为许多泡沫 声音

    无影无踪又无时不在

    被瞎子顶何夜空 夜空

    登这座山 不仅是回归

    就把头颅放在水平线

    海汐以恐惧的立量眷恋陆地

    收割的歌女要来

    饥饿的双眼 失恋的仇恨

    燃烧一盏灯



    别看我们 别

    一个成熟直立后

    却又在废墟冒出新芽

    没有时间 时间再不能撞开你的窗

    千万别和梦撒娇

    没有时间 菜花又谢了

    黄昏也走了很长的路

    擦擦身 回头并无岸




    1986.4.2



    再 表 情




    1
    暮归的想象在河中心

    把夕阳想象为航标灯

    我们是苹果成熟的恐惧

    等待苹果树下白色鸟的安详

    没有找回丢失的双桨

    那是一声声在哪里和为甚么

    丢失的疑问

    而默默噙着的眼泪

    说父亲曾使

    没有帆的船出海



    2
    曾经 一个女孩和男孩

    花朵的和雨露

    曾经 石头太露骨



    3
    冬天 有一次迷惘

    走出家门

    冲动地丈地 风卷走黄土

    没有遮阳帽又看不清地平线

    我们的冲动迷惘排队发问

    你隐芷着 躲进

    风信子的惊讶和媚笑

    我背对河堤 听水声

    但我始终要回答



    4
    蓝天下 理论的迷宫

    节奏

    纸沙草的船和情绪的肠胃

    蠕动

    吻我 影子也太寂寞



    1985.8.12




    十面埋伏



     在一种正常的气候中,在尘土飞扬的街头

     我注视我拒绝所有的姿态扑向一个垂死的目光

     我若有所思,仿佛在动情地微笑

     我以沉默的力量识破并陷入你的埋伏

     等待被无事生非、无中生有的语言肢解

     我赤身裸体、纯洁无辜,我满身污秽、鲜血淋漓

     我狂乱地舞蹈如青春之蛇

     剩下肉体播种、耕作,收获生命

     我面目全非了,我窃喜不已

     其实太熟识了

     一种应付尴尬的尴尬,一种不对人弹琴的缄默

     一种绝望之后的希望,一种希望绝望的希望

     一种棋不逢对手的较量

     一种离开你就想念的职业性困惑

     一种来于尘土又归于尘土的潇洒

     一只肥鼠信步过街,哪听你楚歌高奏

     我只配 活着  活着

     以甩水袖的功夫站立



     某天早晨忽然想和你有一个赤裸的夜晚

     在狼和猫共舞的时分

     空荡、微妙的脚步从远方传来

     纯粹是零星枪声



     我不知我如何生于炎炎夏日,为何色盲似的恋爱

     为何在进退两难中生育,我还

     不知我入睡的手势是否***洋溢

     不知我寄存在谁的身体内

     让我流泪吧,我面如桃花

     我独自守候倾伏的四壁和

     我行踪不定的漂泊

     我面如桃花  桃花



    _________________
    我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423141483

      目前的日期/时间是2017-10-23, 07: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