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习作一张

2013-06-15, 00:31 由 杨典



附件
1111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138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花磎迹见泷行书《前赤壁赋》

2013-04-01, 13:09 由 杨典

图:藏花

附件
书法 00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8 Kb) 下载0次
书法 002.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3 Kb) 下载0次
书法 003.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6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银阁寺及其门前枯山水

2013-01-24, 11:48 由 杨典



附件
银阁寺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85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诗十九首,集中贴一下

    分享

    津渡

    帖子数 : 11
    注册日期 : 11-04-07

    诗十九首,集中贴一下

    帖子 由 津渡 于 2011-09-19, 16:20





    诗十九首









    ⊕为这一年的七月而作



    七月过后,很久

    再没有写下一首诗

    我的手上,扎满了尖刺的愤怒

    每当拔出一根,我就在黑暗里流泪

    我的众多的父母

    宁肯被遥远的月亮漂白头发

    也不愿回家

    我的兄弟姐妹,整夜地敲打骨头的车厢

    我的孩子,多余的孩子

    被狗吃掉

    最坏的时代

    妇人在荒芜的花园里对着我吼叫

    因为得不到爱

    因为,爱不完整







    ⊕没有没有的时光



    我愿意这样坐着

    没有期望,没有等待

    没有湖,没有像样的房舍

    没有树

    没有晒得温热的萝卜叶子的田地

    没有干草堆上洗澡的云

    没有错误地,走上秤盘的鸡雏的爪子

    没有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

    没有你

    没有世界

    没有黑暗和一朵哑巴的花

    远与近

    没有没有的时光







    ⊕门的背后



    我犹豫了很久

    是否敲开他的门

    事实上,走上楼梯的时候

    我就想到了他



    他是一个人

    很多个人



    他是站在镜子前涂剃须膏的人

    他是蹲在厨房里剥小葱的人

    他是从沙发里起身,换碟片的人

    他是赖在马桶上翻动画的人

    他是靠着阳台抽烟的人

    他是一个喜欢看树的人

    一个慢人



    他是进了另一个房间

    检查作业的人

    他是回来喝水,停顿下来

    报以女人微笑的人

    他是吹口哨,讨好猫

    甚至想来一个舞步的人

    可是后者,眼光很冷

    看着他,在意念里摔跤

    注定失败的人



    他是轻手轻脚

    溜回书房的一个小偷

    他是坐在那里,身体

    像一个空心的瓮,那样的人

    他是满脑子铜臭的人

    分不清月光与大腿的人

    骑墙的人

    他是王

    手执钢鞭敲打木鱼的人



    他是一个忙着偷渡的人

    摇橹的人,水温18

    全速,驶向外星球

    他是一个非法的人

    未被验证身份的人

    一个模糊的人

    很多个人

    他是没有把心掏出来给我们看的人

    他是一个害怕敲门的人



    现在,我把手势变了

    变成了推

    我不是推门,是在推墙

    我在用力推

    整幢关紧的房子



    我把房子从楼梯上直接推出去了



    我看到很多人在围观

    我的尸体



    他们咒骂得十分痛心

    第一次,他们不为他们自己







    ⊕开花的栾树

    ——致臧北



    今夜

    风压低了翅膀

    只有你,鸟嘴里吐出的那棵树

    和我在一起

    并排坐着,出神地眺望



    平原上

    最后一个拖拉机手

    轧着月光的唱片走远

    而一个大海,向着东半球倾斜

    它把无数的船只运到了波峰



    不安中

    突然有些寂静

    有些凉,沁出来的感动



    为你那芳香的叶子

    触着了我的肩,那样地柔软

    像一匹马驹的脖子

    弯过来,轻轻地挨擦



    自由自在,素净的花朵

    洒扫心里的清辉

    三十多年来

    我一直在眺望,而我看不见眺望之物



    我想起一个在礼堂里作画的女人

    她握着一把沙

    把那个世界演示给我们看

    那么短暂的幸福

    那么痛

    什么都不永恒



    是的,我曾经在那里

    和你在一起

    但是此刻,什么东西都不重要了







    ⊕九月之初



    还在蹦跳着的岁月

    蓝色的炊烟上升

    向我们招手,束腰的夹竹桃

    依然像天真的少女



    掠过沉沉的湖水,一片帆

    被一个响指轻轻点燃

    四十棵樟树,绿色的邮筒

    迎接白鹭的速递



    这热得悲伤过度的大地

    风已经回来

    紫色的花朵低垂得太深

    等候土豆的消息端上灶头







    ⊕祖母的忌日



    祖母从神龛上走下来

    轻易地穿过了我们。

    她轻手轻脚,参观每个房间

    并且扶正了蛋糕上的樱桃。



    像她生前一样

    我们拥有幸福的生活。

    一把香菜,平静地搁在碗口

    未关严的龙头淌着水滴。



    不仅仅是这些。

    下个星期,中秋节来临

    我们会集体去一趟动物园

    父亲将抱紧最小的孙子。



    而我们呆到很晚,在草坪上

    玩扑克牌捉强盗的游戏。

    直到节日的焰火点燃,一瞬间

    看见整个家族,狂欢的血。



    今天,大人们脸色落寞

    孩子们挤在一旁吃喝,满嘴奶油。

    祖母和胡桃树握完手

    不说拜拜,回到了光的中心。







    ⊕隐秘的成长



    那些糟糕的食物一直在我胃里

    块状的,梦的漆黑物

    令我疼痛。



    而漂浮的木板上,突如其来的雨滴

    带来了微薄的光亮。



    我离一匹马十分接近,我这样安慰自己。



    但我现在住在河上

    不在船上,在茅屋的岁月里荒芜

    坚守着。整夜里将生锈的星星打磨



    这老了的手艺人啊,一遍遍拭去铭文上的灰尘

    弯曲了脊背,也没认出自己。







    ⊕父亲



    正在接近你

    我累得气喘吁吁。



    我是说,父亲

    等一下——

    让我们在码头上并肩坐下

    接过你喝水的大碗。



    让我们扳扳手腕

    做一对惺惺相惜的伙计。



    总有一个缺席

    当一个男人追赶另一个男人



    垂直的陡坡

    一本画满了无数竖条的家谱

    顶着相同的姓氏。



    那些可疑的名字

    就像一群失散多年的兄弟。



    而一步跨为父亲

    即将成为枝条,枝条上各不相干的叶子。







    ⊕木仙



    在国王的宫殿里

    永远没有一扇重复的门和窗户。

    各式各样,奇特的家具

    摆满了梁柱间,留下的空白。



    ——让他们安于自己的生活

    他说。

    而这一切,仅仅

    是一个华丽谎言的开始。



    在宫殿外

    所有的树木

    排着队,等着心甘情愿地牺牲。



    一场毫不含糊的谋杀

    惊天的阴谋!

    动用了斧头的勇武

    尺子的精明

    凿子的洞察

    和墨斗的算计

    以及,刨子的挑剔和推演

    没完没了,岁月里的漫长拉锯。



    只有一个一戳就破的理由:



    与不朽。



    让他们停止思考,他说。

    他建造了桥

    遇到水不再止步。

    让他们无所事事

    他发明了车。

    让他们放纵

    于是,他造就了顺流而下的船。



    让贪欲和战争来临

    他制造了云梯。

    让灾难和疾病产生

    他雕刻的木人指向吴地

    大旱三年。



    最后,他说:

    让他们在永生的幻想中死去吧

    于是又有了木鸢

    在天上飞了三天三夜……



    晚年,孤苦一人

    为年青时的孟浪深感后悔。

    他绝了后。

    他焚烧了《鲁班全书》

    他把那双沾满了恶的

    美的手一起焚烧。





    ⊕沙



    夜色黯淡,我的亲人

    彗星的尾巴拖曳

    一群渴了的,饥饿的小嘴巴。

    凉风如水,不舍昼夜地

    冲刷。银河系里的一刹那

    短暂地抵抗,我们还要耐心地挤紧

    不知疲倦地磨损,消耗。







    ⊕麋鹿



    在沼泽地

    瓶刷似的狼尾草,伸进

    空气中的时候

    我常常能看到它的侧面:



    挂满泥浆的毛皮

    一张展开的世界地图

    密密麻麻的人群

    无声地聚集



    一条路

    从它的脊背蜿蜒到头顶



    它静止不动

    眼睛平视远方

    仿佛已经洞察一切



    它的角,向上扬起

    不落的星辰

    高过这个时代所有的建筑







    ⊕浪漫主义的江流



    无数次

    曾经是同一条江流。



    哑闷的运沙船

    和船板上,跳绳的小女孩

    像一对欢喜冤家走远。



    穿着肥大裤子的流浪汉

    不怀好意地遇见

    看守棉花仓库,警惕的哑巴。



    当浮云向着落日

    倾销成吨的乡愁,钟楼准点

    敲响了江豚闪光的尾巴。



    昏暗的小巷

    一群工人在煤渣堆中抬起脸和眼睛

    辨认革命领袖的画像。



    那样堕落的床铺

    我曾经侵吞过江上所有的月亮

    李白的,杜甫的,张若虚的

    像一枚枚像章。



    而洗澡的少女,忍着疼痛

    从两片脚踝上

    冉冉生长,营养不良的双腿

    面对浪漫主义的江流。







    ⊕打烙



    当我还是少年

    在竟陵城南转悠

    他们给一匹小马打烙



    是怎样的岁月?

    它拉断缰绳

    撞垮了铁匠作坊的顶篷

    它冲翻包子铺

    踢倒了青菜篮子

    它径直穿过树林,趟过了小河



    它被眼睛里无边无际麦苗的海洋吓得止住脚步

    谁还记得那样的温驯?

    他们在哄笑中绕着小河回来

    谁又在使眼色,看你抽搐的屁股

    哦,我的小乖乖

    他们用粗糙的手指抚摸缎子似的脊背

    捧你的脸



    又是谁在夜里流下眼泪

    为一种严苛的教育,相似的命运

    失眠至今







    ⊕下午的来客



    来客很安静

    像刚刚吞下一碗凉水。



    她往里面走

    门前的树叶没有掉下一片。



    那些木板真好啊

    她轻轻地抚摸

    散发的香味,收敛了细密的花纹

    结实

    像少女的腹部。



    上了漆的木板

    仿佛轻轻一碰,就会掉下

    一两片麸皮。

    她小心地抚摸

    像摸着自己的呼吸。



    屋子里的空间很小。

    她站到了屋角

    竖着的木板前

    那里是蛛网,以及

    风干的蚊蚋。



    贴紧在墙壁

    翅膀上,闪着油光

    像一盏盏灯

    是灯蛾,小小的天使。



    她举起手,又放下了

    好像敲一敲那扇门

    就会推开,走出另一个人。



    来客走回来

    像服下了一碗铁。



    她镇定地掏出,世界上

    最小的一个包袱。



    在一堆刨花片的咆哮中

    寿材铺的老板

    伸出手,头也没抬

    默默接受了交易。



    下午的日光很亮

    老人去时从容

    转过街角,越过树梢和屋顶

    升到了上空







    ⊕今天又想起这件好笑的事



    暮色中

    我从草莓园回来

    提着一篮深红的草莓



    一匹脱缰的马迎面

    和我擦身而过



    它的鼻息喷到我的脸上

    双肩耸动

    好像上面已经披上星星



    它满不在乎的举止

    任性

    又有些傻里傻气



    无意间

    我踩到了那截缰绳



    它把头举了又举

    仿佛在说

    你好,混蛋



    走一边去

    去干你的事







    ⊕日常



    晚餐过后,一对金鱼的表情

    好像一不小心

    就会蹦达出来,在桌面上噼啪

    印上红漆



    回忆这东西

    九月,溃烂的紫背萍

    为她喉咙里的那口浓痰

    困住,如今依赖于一方手帕



    嘿,他坐得那样地端正

    那张嘴不以为然,努了努

    似乎要远去

    亲吻远山上的雪线



    她试着去揩他脸上的油渍

    啊,米粒,灯豆一样地晶莹夺目

    但是,对老年斑的识明

    尚且要求,掌握精湛的手艺



    为了那无休止的折磨

    黄昏,他们决定停摆休息

    四只手,四片枯叶

    竟然互相忘记了抚摸



    他的大腿,还有点劲儿

    像粪叉那样凶狠地斜插过去

    她蜷缩在一边

    像一小捆干草收束



    为他们春天里爽朗地大笑着

    拉开窗户,阳光伸手进来

    握住瓶中的玫瑰

    现在,失眠更像是场祷告



    这两个幼稚园里不肯安睡的主

    今天被我称之为父母的人

    曾经在火的撞击中溅出了我

    却需要漫长的时间,凉透躯体







    ⊕裸体女人画像



    她的脸被一束强烈的光线殴击

    五官缺席

    留下了掷铁饼者

    脱手的证据



    头发,随着风飘扬

    一片旗帜

    仿佛还弥漫着畅快的汗息



    她的右臂

    手肘处形成夹角

    演绎了一个小提琴手的浪漫情怀



    左边的胳膊抡圆了

    像虚化的桨叶

    不,被吸附进一扇敞亮的翅膀

    被牵引



    天啦,奔跑中的乳房

    抬到了最高

    乳头,恰好表明

    达到了那一时刻的顶点



    那样光滑的小腹是致命的诱惑

    阴柔得

    像蛇,溜过了热玻璃



    而隐秘的美

    沦陷在大面积的湖水

    与一片草地之间



    气势磅礴的大腿

    挂满了汗水与露珠

    洋溢着乐观主义者的情绪



    皮肤光洁,有肉

    代表一点文艺

    紧绷,过于霸道

    显然缺乏思考



    思想!在抵紧了的膝盖上

    那是填充了血液

    平滑板,和骨头的



    另一个大脑

    成为整幅图画的支点



    只有那样

    才会明白那种引导



    小腿并没有跃离大地

    光明,自由,充满希望的世界

    需要设计一溜小跑







    ⊕父亲的家园





    登上梯子

    在仓房,高高的屋顶

    我才能看到:



    一如既往,扎根于大地

    消瘦的水杉树

    以及,被成熟的重量

    压弯的稻谷



    田埂上立着的

    长颈瓶一样透明的白鹭

    永远年轻的白鹭

    蓄满了光与水

    在笨重的岁月里无声地燃烧



    你的柳条帽

    在微热的汗芒中,膨胀开的衬衣

    被什么钩住,急驰

    追赶缓慢的云群







    ⊕乌鲗





    应该有一根钢管

    不为人知

    在那样的舞台,在深海中央



    成群结队,穿着透明舞裙的

    小甜心,游过来

    在吧台前大口地咽冰



    我凝神倾听,她们的

    喁喁心事,但海水

    很快缝合了细碎的黑暗



    一个声音在大海上空呐喊

    像月光:跳下去

    爱她们的缺点,爱全部



    但是月亮,依然没有穿透

    海底,而她们

    只是闪耀的,燃烧的霓虹



    瞧瞧她们,游得太快了

    不停地变幻颜色

    在众多中,掩藏了自己



    当心!那雪白的

    小肚皮,以及曼妙得

    柔若无骨的触手——



    这些没有教养的小东西

    受伤害已久

    手腕上,带有烟头的烫痕



    她们等着你跳入

    撕碎你

    龁啮眼睛,和整个头骨



    她们是有毒的!

    尽管,在一团喷射的墨汁后面

    你不知道那种血泪



    黎明前,她们泅回浅湾

    产下了鱼卵,但没有上岸

    海面上浮起死去的天使
    avatar
    商略

    帖子数 : 529
    注册日期 : 11-03-17

    回复: 诗十九首,集中贴一下

    帖子 由 商略 于 2011-09-19, 16:23

    问好津渡。集中一赞。
    avatar
    木芙蓉花下

    帖子数 : 20
    注册日期 : 11-09-17

    回复: 诗十九首,集中贴一下

    帖子 由 木芙蓉花下 于 2011-09-19, 16:25

    因为,爱不完整
    avatar
    商略

    帖子数 : 529
    注册日期 : 11-03-17

    回复: 诗十九首,集中贴一下

    帖子 由 商略 于 2011-09-19, 16:46

    通读了一遍。又回过头读了《为这一年的七月而作》。愤怒之作。
    avatar
    袁虹

    帖子数 : 281
    注册日期 : 11-05-26

    回复: 诗十九首,集中贴一下

    帖子 由 袁虹 于 2011-09-20, 16:51

    欢迎津渡。

    津渡

    帖子数 : 11
    注册日期 : 11-04-07

    回复: 诗十九首,集中贴一下

    帖子 由 津渡 于 2011-09-21, 07:34

    一并问好,谢阅.

      目前的日期/时间是2017-11-18, 05: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