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习作一张

2013-06-15, 00:31 由 杨典



附件
1111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138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花磎迹见泷行书《前赤壁赋》

2013-04-01, 13:09 由 杨典

图:藏花

附件
书法 00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8 Kb) 下载0次
书法 002.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3 Kb) 下载0次
书法 003.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6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银阁寺及其门前枯山水

2013-01-24, 11:48 由 杨典



附件
银阁寺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85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转:一本刚看到的好随笔

    分享
    avatar
    杨典
    Admin

    帖子数 : 1579
    注册日期 : 11-03-14

    转:一本刚看到的好随笔

    帖子 由 杨典 于 2011-03-23, 21:16


    转:栾保群《扪虱谈鬼录》

    ——此书去年即已出,我最近才看到,惭愧。写得好看,行文颇有知堂风骨。特此转帖介绍一下,也许各位都看过了哈。


    目录


    小序
    也谈“水里的东西”(夹带一章)
    说僵
    避煞之谜
    哀伥
    那一边的吃饭问题
    阴山八景
    恩仇二鬼
    髑髅的幽默(外一章)
    鬼的死亡
    无债不成父子
    纸灰飞作白蝴蝶
    罗酆山的沉没
    野调荒腔说冥簿(上)
    野调荒腔说冥簿(中)
    野调荒腔说冥簿(下)
    尸变——续《说僵》
    黄泉无旅店
    入土也不安
    凄惨的“鬼仙”
    附·中书鬼案

    小序


    虱子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扪虱”写到字面上却被人视为一件雅事,那起因自然在于王景略的“扪虱而谈,旁若无人”,此时用到本书做了书名的一部分,便有些让人感到酒鬼自附于李白似的。
    但细想此生,也不是完全与虱公无缘。四十多年前的一个冬天,我随着串联大军北返时,身上起码拥有江浙皖三省的虱公,如果加上从外省学生身上串联过来的,那么除台湾以外二十九省市自治区的虱族可能就齐聚一堂了。但当时并没有感到有什么骚扰,或许是济济于藐尔一身的诸虱们此时开始争王争霸,正忙于内斗而无暇顾及,但更可能是那时我们“阶级斗争的弦”绷得正紧,时刻准备被“触及”的灵魂极为敏感,于是皮肉躯壳就高度麻木了。可是一进家门,母亲便让立刻把衣服脱下,然后煮了几大盆开水,狠狠地把衣服烫了几遍,此时只见浮虱千百,顺流而下,二十九省市自治区的虱族就这样“聚而歼旃”了。——记得当时就有些怅惘,而现在想起,则更多了一层遗憾:虽然与虱公有了肌肤之亲,竟连那一扪之缘也错过了!
    所以“扪虱”一词在这里只是借了上个世纪一位自称“扪虱谈虎客”先生的冠冕,做装点门面语,其实完全是吹嘘的。
    真实的则是“谈鬼”。但鬼又“谈何容易”!苏东坡谪于黄州,最喜与人谈鬼,那是厌闻人事,更是怕说人事。文与可曾与东坡诗曰:“北客若来休问事,西湖虽好莫吟诗。”郭功父赠诗更好:“莫向江边弄明月,夜深无数采珠人。”诗不能吟,月不能赏,形势如此,不说鬼还干什么!但那时竟无说鬼之禁,没有搞出一个“乌台鬼案”,也是舒亶之流失于疏忽吧。这“疏忽”拖了近千年,终于到了二十世纪补上了课。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的禁鬼戏,是简单的破除迷信,并没有更深刻的用心,往好处想,是颇有“爱民如子”的美意的。我记得小时候看奚啸伯的《九更天》,吓得我一夜没有睡好,只要一闭眼,就见无头鬼跑来告状。所以禁了这些戏,也是考虑到老百姓智如孩提,不要吓出个好歹甚至中了邪吧。但后来好像也顾不得这些了,五七年反右之后,舞台上出现了《聊斋》里的《画皮》,多少剧种一齐上阵,各剧场中几乎全是这出戏(剩下的就是不那么叫座儿的《百丑图》了)。看了之后,夜里再闭眼就是青面獠牙的妖怪扑上来,比无头的鬼魂更可怕。但那是用披着美女人皮的恶鬼来影射“右派分子”,大约老百姓被吓上几吓就更能体会“右派分子”生吃人心的凶残吧。
    但用鬼来“说事儿”从此就成了那时的“《春秋》笔法”,于是而用心深刻了:既然我用鬼来骂人,那么别人倘若谈鬼,怎么知道不是在变着法儿骂我呢?到了1959年,为了反击国内外反动派,一部《不怕鬼的故事》便奉旨而编了出来。但同时却“不慎”给一些“离心离德”的知识分子开了天窗,于是《李慧娘》、《谢瑶环》之类的大毒草也趁机冒出来了,因为李慧娘大骂贾似道,正如海瑞的骂皇帝,而这位半闲堂中的贾平章据说就是影射着什么。更不能容忍的是,“有鬼无害”的歪腔邪调也唱起来了,这不是公然提倡用鬼来“反党”么!原来鬼是只能奉旨而谈的。于是“旗手”初露峥嵘,一篇署名“梁璧辉”的文章发表在上海的《文汇报》上,“鬼禁”便正式地开始,时在一九六三年。有人认为这是“史无前例的***”的发轫之作,批《海瑞罢官》的先声。如此说来,“鬼”在政治斗争史中能占据这么重要的位置,怕也是史无前例的吧。
    及至那“起于青苹之末”的大王之风“盛怒于土囊之口”的时候,鬼的禁令自然更形于严厉了。但好像那禁令并不大有效,因为即使是至高的革命权威,实际上对草民的基本物质和精神需求也起不了消灭或扭转的作用。六八年以后我在农村,白天搞大批判,夜间说鬼故事,两不相干,也是大革命中的一景。但老百姓绝对没有用鬼魂反“文革”的意思,(他们并不是怕什么,而是一种下意识的轻蔑,一种新“精神”下来,说起来就是“又扯××蛋了”。)以我的浅薄之见,只是因为他们有这种“精神需求”。自然也不是不说鬼就活不下去,更不是说了鬼就可以填饱肚皮,只是学了一天大寨,与天与地斗过,再搞一阵大批判,与人也算斗了,但并没有得到预期的“其乐无穷”的感觉,于是就到鬼这里找感觉,不仅有趣、刺激,而且比现实还多些人味儿,让人总算有些短暂的快乐。可是也不知不觉地把中国的幽冥文化传承下来,其中也难免有让“四人帮”一流不愉快甚至恐惧的成份,比如冤魂的复仇之类。
    “鬼禁”的开放,当然是在文革之后了,虽然四凶既歼,百废待举,但要想公开地说鬼,却还要等待一段时间,被束缚多年,血液已经僵滞了的头脑,一时半时是不好舒展开的。在我的记忆中,好像过了将近十年,冯骥才先生才在一篇随笔中试探性地提出,应该研究“鬼的文化”,然后上海一家出版社出版了一本叫《鬼文化》的翻译小书,虽然这里谈的西方的“鬼文化”与中国的“幽冥文化”并不是一样的概念,但从此封闭的大门总算悄悄地打开。时至如今,鬼的禁令已经荡然无存,只要看一下网络上的“莲蓬鬼话”,就可以知道开放到何种程度了。
    我是自小就喜欢听鬼故事的,听了怕,怕了还要听,到了识得一些字的时候,就要自己找来看。现在能勉强读一些文言文,也正是少年时硬啃《聊斋》的结果。鬼故事看多了,便对中国的幽冥世界有了一些了解,多少能看出,哪些故事较能代表?民的幽冥观念,哪些更多的是个人化的创作,在纷纭众说中,也或许摸索到一些共通的东西;而最主要的感受,就是觉得曾经可怕的鬼故事其实并不比人世中的东西更可怕,认真琢磨起来,往往能得到会心的趣味。于是到了赋闲无聊的年纪,忽然就萌生了自己也谈谈鬼的念头。
    虽然如此,要想在一本像样的刊物上登载专门谈鬼的文字,其实也并不容易。那倒未必是因为怕触犯什么禁令,更多的可能是觉得鬼这东西荒诞无稽,不值得一谈吧。其实有些虚妄的东西自有其存在的合理性,正如某些供于庙堂、昭示天下的一本正经的东西本来就是虚妄一样。虽然如此?我试着写下第一篇的时候,也是缩手缩脚,怕吓着编辑,更怕给人家平添麻烦。所以把稿子寄出,被退回或者从此杳无声息,对我是一点儿也不感到意外的。意外的倒是《万象》杂志不但慨然接纳,而且竟然建议为谈鬼开个专栏。于是二三年间,就断断续续地有了这二十来篇。而这期间,除了《万象》编辑先生的支持之外,前辈学者和年轻朋友的扶掖及鼓励,都是让我这个最怕作文的懒人破例坚持至今的动力。对此我是深为感念的。
    现在上海文艺出版社愿意把这些谈鬼的文字集成一册,供那些有谈鬼同好的朋友聊发一粲。这在我自是感到荣幸的。于是就把这?三年内的谈鬼文字,包括没有在《万象》上发表的,按照成稿的时间顺序排在一起,并把自己能看出毛病来的字句做了一下修正,然后就交了出去。同时也算把“谈鬼”告一段落,暂且停下,想在听了读者的意见之后,再决定是不是还谈下去,怎样谈。

    栾保群  二○○九年立秋日


    _________________
    我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423141483
    avatar
    陈均

    帖子数 : 251
    注册日期 : 11-03-15

    回复: 转:一本刚看到的好随笔

    帖子 由 陈均 于 2011-03-24, 12:38

    这本早买了。琐话起来确有知堂风。
    以前在万象上连载时就看过。
    陈巨来的买了么?
    avatar
    杨典
    Admin

    帖子数 : 1579
    注册日期 : 11-03-14

    回复: 转:一本刚看到的好随笔

    帖子 由 杨典 于 2011-03-24, 13:32

    《安持人物琐忆》在书店翻过,未买。既然陈均兄提议,我这就去网购。


    _________________
    我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423141483
    avatar
    陈均

    帖子数 : 251
    注册日期 : 11-03-15

    回复: 转:一本刚看到的好随笔

    帖子 由 陈均 于 2011-03-24, 20:42

    此书亦是民国高级八卦 Very Happy
    万象上连载时很受欢迎
    avatar
    沈方

    帖子数 : 358
    注册日期 : 11-03-15

    回复: 转:一本刚看到的好随笔

    帖子 由 沈方 于 2011-03-27, 12:13

    《安持人物琐忆》看过几篇,这些民国老先生会得白相。
    前年看一本银元时代的生活也好看。好多年前看爱俪园梦影录,当时油然而生的好奇心后来不再矣。


    _________________
    沈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guanshuilu
    avatar
    陈均

    帖子数 : 251
    注册日期 : 11-03-15

    回复: 转:一本刚看到的好随笔

    帖子 由 陈均 于 2011-03-27, 18:35

    银元时代的生活的作者是医生,写过好几本生活史,也很好看。
    但这些笔记、野史八卦文错谬也很多,也只可闲来读之,姑且听之了。
    avatar
    沈方

    帖子数 : 358
    注册日期 : 11-03-15

    回复: 转:一本刚看到的好随笔

    帖子 由 沈方 于 2011-03-28, 12:14

    银元时代生活的错谬,记得这位医生说赵孟頫的墓在上海附近,他还曾与友人去游玩,我看了大吃一惊,赵是否去过华亭一带,不详,但赵孟頫的墓在湖州确凿无疑,不明白为何错了,细看又不像是另外一个人。


    _________________
    沈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guanshuilu
    avatar
    陈均

    帖子数 : 251
    注册日期 : 11-03-15

    回复: 转:一本刚看到的好随笔

    帖子 由 陈均 于 2011-03-28, 18:05

    大概是记忆错误,又是报纸专栏,也懒去查证吧
    曹聚仁写的误记也不少。
    avatar
    疏约

    帖子数 : 132
    注册日期 : 11-03-29

    回复: 转:一本刚看到的好随笔

    帖子 由 疏约 于 2011-03-29, 17:25

    《安持人物琐忆》千万不要去买。不是书不好,而是书画出版社的校雠水平不忍目睹。错讹是灵魂性毁灭性错讹。
    14页倒数第8行:“(最后一帧仿吴梅者)。”吴梅应该是“吴梅村”。即清初文学家、诗人和书画家吴伟业(1609-1672),字骏公,号梅村,江苏太仓人。
    23页倒数第7行和倒数11行“三马路隐庐书店”。应该是“三马路蟫隐庐书店”。蟫隐庐是民国年间上海三马路(今广东路)以经营古籍、碑帖、金石而著名的书店。老板罗振常(1875-1945),浙江上虞人,罗振玉之弟。
    51页第10行“倪墨(宝田)”。应该是“倪墨耕(宝田)”。倪墨耕(1855-1919),初名宝田,更名田,字墨耕。江苏江都人。清末民初著名画家,任伯年弟子。
    141页第5行“叶玉麟浦孙”。应该是“叶玉麟浦荪”。叶玉麟字浦荪,安徽桐城人,著名古文家。
    avatar
    杨典
    Admin

    帖子数 : 1579
    注册日期 : 11-03-14

    回复: 转:一本刚看到的好随笔

    帖子 由 杨典 于 2011-03-29, 17:27

    欢迎疏约来枯山水。谢谢你的指教。希望这里能成为你和大家经常交流的地方。问好!


    _________________
    我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423141483

    邹汉明

    帖子数 : 14
    注册日期 : 11-04-01

    帖子 由 邹汉明 于 2011-04-01, 08:46

    《安持人物琐忆》道听途说的不少,日期记忆错误不少。但著者亲历的往事读来很有意思,因陈平湖人,我这个嘉兴人读来,至为亲切。譬如读吴待秋,读丰子恺(我始知斗丰最狠者竟然是陆俨少),读陆小曼与翁瑞午,还有后面的几位作假者。
    avatar
    杨典
    Admin

    帖子数 : 1579
    注册日期 : 11-03-14

    回复: 转:一本刚看到的好随笔

    帖子 由 杨典 于 2011-04-01, 09:35

    邹兄所言甚是。此书虽有一些出版错误,但并不影响阅读。我觉得很好看。

    另,欢迎你常来玩。


    _________________
    我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423141483
    avatar
    商略

    帖子数 : 529
    注册日期 : 11-03-17

    回复: 转:一本刚看到的好随笔

    帖子 由 商略 于 2011-04-01, 09:46

    邹汉明 写道::《安持人物琐忆》道听途说的不少,日期记忆错误不少。但著者亲历的往事读来很有意思,因陈平湖人,我这个嘉兴人读来,至为亲切。譬如读吴待秋,读丰子恺(我始知斗丰最狠者竟然是陆俨少),读陆小曼与翁瑞午,还有后面的几位作假者。

    歡迎漢明兄.很高興看到你來.
    avatar
    沈方

    帖子数 : 358
    注册日期 : 11-03-15

    回复: 转:一本刚看到的好随笔

    帖子 由 沈方 于 2011-04-01, 10:39

    邹汉明 写道::《安持人物琐忆》道听途说的不少,日期记忆错误不少。但著者亲历的往事读来很有意思,因陈平湖人,我这个嘉兴人读来,至为亲切。譬如读吴待秋,读丰子恺(我始知斗丰最狠者竟然是陆俨少),读陆小曼与翁瑞午,还有后面的几位作假者。
    盼邹兄弄些好看的东西来贴贴。
    avatar
    沈方

    帖子数 : 358
    注册日期 : 11-03-15

    回复: 转:一本刚看到的好随笔

    帖子 由 沈方 于 2011-04-01, 10:47

    关于书中错讹,窃以为能够看得出,已属大幸,今日的书因马虎而错,古人的书也错得相似,即便书中无错,但读者读错,同样错矣。你看见错,别人看不见,赶紧私下里去乐吧。要说错,由西洋文字翻译过来的错,估计多半错得一塌糊涂,国人照样读得不亦乐乎,将错就错。


    _________________
    沈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guanshuilu

    邹汉明

    帖子数 : 14
    注册日期 : 11-04-01

    回复: 转:一本刚看到的好随笔

    帖子 由 邹汉明 于 2011-04-04, 18:56

    杨典 写道::邹兄所言甚是。此书虽有一些出版错误,但并不影响阅读。我觉得很好看。

    另,欢迎你常来玩。

    邹汉明

    帖子数 : 14
    注册日期 : 11-04-01

    回复: 转:一本刚看到的好随笔

    帖子 由 邹汉明 于 2011-04-04, 18:58

    问好诸兄
    我的网速太慢,论坛常打不开,月底到期,我得换个宽带

      目前的日期/时间是2017-10-19, 07: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