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习作一张

2013-06-15, 00:31 由 杨典



附件
1111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138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花磎迹见泷行书《前赤壁赋》

2013-04-01, 13:09 由 杨典

图:藏花

附件
书法 00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8 Kb) 下载0次
书法 002.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3 Kb) 下载0次
书法 003.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6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银阁寺及其门前枯山水

2013-01-24, 11:48 由 杨典



附件
银阁寺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85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长吉评传》出版说明

    分享
    avatar
    陈均

    帖子数 : 251
    注册日期 : 11-03-15

    《长吉评传》出版说明

    帖子 由 陈均 于 2011-09-04, 23:35

    《长吉评传》出版说明





    今人知朱英诞先生者渐多矣。遥想约六、七年前,在陈子善先生所编订的废名《论新诗及其它》一书“本书说明”中初次“掠过”朱英诞之名,子善先生称其“鲜为人知”,我亦有以朱氏为神秘之少年诗人之印象。

    久后读到废名之信札与朱氏之文,乃知林庚彼时有“白骑少年”之雅称,但废名氏又将其戏赠与朱英诞,于是又有“双白骑”也。此语出自长吉诗之“东家蝴蝶西家飞,白骑少年今日归。”今日再来观“双白骑”三十年代之旧照,确乎又是翩翩美少年之诗人也。

    此种“美”又即是“好”(如《牡丹亭》里杜丽娘唱“可知我一生儿爱好是天然”。人皆以为杜丽娘爱“天然”,其实是爱“好”也。)此刻再来读废名、林庚、朱英诞的诗文,又思之彼时北平古城之景与人与事,真乃风云山水汇聚,此后又落花流水春去也,却衬托出彼一时代的一个“好”字,即如沈启无所引日人之诗“一种风流吾最爱,六朝文章晚唐诗”。

    然“少年只合江湖老”,几十年间,“白骑少年”却是“毛时代的隐逸诗人”,虽居庙堂之侧(所居离长安街、天安门颇近也),而暗老于江湖之远。朱氏有《忆苦雨老人》一诗,云:

    独立金枝嘲凤凰 不关世事爱文章

    老人忘我惊人老 苦雨斋中听白杨



    其诗之后又跋曰:



    壬寅秋冬之际,琦翔往访老人,云老人闻予已五旬,不觉失笑曰:他也有五十了。追忆初至苦雨斋,在庚辰年,时予二十七岁,横幅“苦雨斋”三字悬西山墙上,为沈尹默书,雨气淋漓,诚墨宝也。予访谒时,正当秋雨沉沉,白杨高大,犹於风中作响也。老人於拙文最加爱赏,尝坐汽车中阅予谈茶文,深致赞叹。沈启无云,又指予咏菊诗,以为圆至过于先辈。冯废名云,案白杨俗呼鬼拍手,老人曾为予写渔洋题聊斋志异诗,故于斯不排斥此种民俗学的好资料也。



    “老人忘我惊人老”是之谓也。我又曾见朱英诞摄于八十年代一片,与苦雨老人之神情却是何其相似也。其诗之前二句,我以为既是状苦雨老人,又是朱氏之心志流露也。其情在“嘲”字,既“嘲凤凰”亦自“嘲”也。“世事”、“文章”二词,又道尽了朱氏之际遇。

    上周王泽龙教授莅京,共话朱氏,谓朱氏或是二十世纪中国写诗时间最长、写诗最多的一位诗人,因其从1928年一直写到1983年,达五十余年之久,且打仗时在写诗、逃难时在写诗、人们互相批斗时仍在写诗,……直是每日不倦也。

    朱氏叙半世纪之情状为“山雨欲来风满楼”,故其旧体诗集名为《风满楼集》。而自传《梅花依旧》名“一个大时代的小人物”,云其为“苟全性命于乱世”。虽是如此,朱氏却恰合中国诗人之另一“象”,即隐逸之传统。即如史乘中之地方文人,不求与时代之随波逐流,而以之为生活之“寄情”。朱氏除写新诗、旧体诗外,亦好书画印、好皮黄,曾撰皮黄剧本,名为《四果集》,其中一“果”言少年辛弃疾“吹角连营”之事。所以,从朱氏之写作与生活中,可窥见中国传统文人之流风馀韵也。

    以下略说朱氏之简历:

    朱英诞原名朱仁健(我曾询六十年代常去朱家谈皮黄之少年,仅知其为中学教师朱仁健,不知其为诗人朱英诞也),笔名甚多,此处兹不备述,“朱英诞”为其少年为诗文之笔名,亦以此名世。原籍江苏如皋,1913年出生于天津,先后就读于南开中学、汇文高中,1928年写诗,今存有其第一首诗,题为《街灯》。1932年至北平,曾以诗求教于蹇先艾。后就读民国学院,与李白凤同学,其时林庚正执教于此校,故从林氏而为先锋诗人,而入诗坛也。后经林庚介绍,得识废名、周作人,其情景废名《<小园集>序》多言之,废名又曾引“乐莫乐兮新相知”,又曰“是个垃圾成个堆也”,皆是称与林庚、朱英诞、沈启无之往来也,后朱英诞撰《现代诗讲稿》时以“废名及其circle”(我戏译作“废名圈”)名之。

    北平沦陷期间,因周作人为北京大学文学院院长、沈启无为中文系主任,乃延请朱氏为讲师兼文史研究所研究员,于沙滩上“种花”(讲授新诗),其妻陈萃芬即彼时听诗并写诗之学生也。自1939年至1943年,凡四年,今存《现代诗讲稿》之稿本。彼时沈启无亦有“文艺复兴”之志,延请南星、沈宝基等任教,后因周沈之“破门”,朱氏亦离开北大。此阶段可算是朱氏文学活动最频繁时期,可称作三十年代“北平现代主义”之一员,沦陷区之重要诗人也。

    此后之生活颇颠沛,先后在北平特别市政府、东北、唐山等处任职或任教。1950年回北京,为中学教员。1958年曾参与故宫整理明清档案工作,至此开始写作旧体诗。1963年因病退休,乃有二十年家居,所居为小院,墙外有青榆一株,故晚年常署“朱青榆”。此院虽狭,然可慰情,堪作朱氏之“诗书画印”之“辋川”也。

    朱氏之文学生涯可分两阶段,自遇林庚、废名,至四十年代末,为其进入诗坛之期,留有“白骑少年”之声影。此后因时代之骤变,为诗坛及文学史所遗忘,然祸福之相倚焉,由此反获一独立空间,故能全其志向也。据闻朱光潜先生曾有病中语,自称才而未竟,此为彼一时代之共同命运也。然朱氏却因此缘逃过此劫,犹可称幸也。

    《长吉评传》为朱氏晚年所著三种长篇随笔之一(另两部为《诚斋评传》、《梅花依旧》),写成于1978年,后又于1981年作“后记”、1983年作 “后序”。对于李长吉之兴趣,为朱氏之“白骑少年”时代即有之。数十年读之、感之,遂有此文生发焉。朱氏之释长吉,一引为“怪丽”风格之同道,一引为“大时代之小人物”之同调,所以解之每有心得,每见真知,且善发奥思也。

    又,朱氏解长吉,解诚斋,多持“诗”之观念,不同于学者之考据,亦异于汉学家之强剖。正是,世事文章,源出苦雨一脉;细笔曲婉,颇得思致之美也。

    又又,朱英诞先生之长女朱纹,曾整理《长吉评传》之前五章及诸多诗文;次女朱绮亦整理《风满楼诗》,王泽龙、蔡登山二位先生对整理朱英诞遗稿怀仁者之心,今得子善先生应允,出版《长吉评传》,故皆于此代谢之。



    陈均辛卯新秋于通州
    avatar
    杨典
    Admin

    帖子数 : 1579
    注册日期 : 11-03-14

    回复: 《长吉评传》出版说明

    帖子 由 杨典 于 2011-09-04, 23:37

    等待学习大作。


    _________________
    我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423141483
    avatar
    陈均

    帖子数 : 251
    注册日期 : 11-03-15

    回复: 《长吉评传》出版说明

    帖子 由 陈均 于 2011-09-04, 23:44

    朱英诞先生的遗作之一种,陈子善先生已计划列入“海豚书馆”,所以今晨草出版说明。

    另,华中师大出版社准备出版《朱英诞全集》10或12卷。
    avatar
    陈均

    帖子数 : 251
    注册日期 : 11-03-15

    回复: 《长吉评传》出版说明

    帖子 由 陈均 于 2012-02-21, 22:56

    前几天收到这本书的样书了。

      目前的日期/时间是2017-06-24, 1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