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习作一张

2013-06-15, 00:31 由 杨典



附件
1111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138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花磎迹见泷行书《前赤壁赋》

2013-04-01, 13:09 由 杨典

图:藏花

附件
书法 00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8 Kb) 下载0次
书法 002.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3 Kb) 下载0次
书法 003.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6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银阁寺及其门前枯山水

2013-01-24, 11:48 由 杨典



附件
银阁寺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85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伏日蓄须记》

    分享
    avatar
    杨典
    Admin

    帖子数 : 1579
    注册日期 : 11-03-14

    《伏日蓄须记》

    帖子 由 杨典 于 2011-07-16, 00:31

    伏日蓄须记


    吾曾闻:古人三十而始蓄须。如古画里,不留胡子的男人是很少的。大约十七八岁时,我便有过蓄须的念头。奈何我这人毛发较轻,蓄须只怕也是个山羊胡,后来又被家人反对,故只得作罢。但随着年纪渐长,脸上皱纹渐多,便越发觉得髭须的有意思了。人中、下巴、嘴角与鼻翼之沟壑,似忧郁浮现,若留一点胡子或者可以遮丑,也未可知。
    当然,今人留胡子,绝不是梅老板那样非要有“蓄须明志”的脸谱的。即便如八十年代的“流氓”们,留个小八字胡,或如袁世凯、二周、福尔摩斯之流,也大多出于无心,千万不可以批判现实主义的态度视之。而民国军阀(如吴佩孚或冯国璋等),则不少是学日本军国讲武堂的气质,蓄须似乎是为了显得有些威严感而已。而且毕竟也不敢留太长,因剪掉辫子,也不蓄长发的军曹,若穿一身现代戎装,却留一个关羽式的五柳美髯的话,难免会让人觉得滑稽。
    至于我个人,说是蓄须,其实是蓄髭。因《说文》曰:“頾,口上毛也。从须,此声。字亦作髭。唇上曰髭,唇下为须”。再如《乐府诗集•陌上桑》有云:“行者见罗敷 ,下担捋髭须”。我没敢留下巴上的须,也天生不是络腮胡子(“耳前曰鬓,两颊曰髯”,故连鬓胡子叫“髯”,如京剧行头里用的连鬓大胡子,便称“髯口”。而张飞、钟馗那样的人一摸胡子,便叫“一捋海下刚髯”了。)现如今髭、须、鬓、髯几字混用,干脆都叫做须,所以只要不是贴假胡子,那便都可以叫做蓄须了吧。
    中国人自古崇拜美髯公,大约与男性中心论有关。且大自然的美学基本都是“狮子与孔雀”的主义,即雄性的羽、毛皆比雌性的华丽。在民间看来,哪怕是鲤鱼嘴的须,也自带有几分龙门气象。
    另,关于须髯能入药治病的事或诗,在《本草纲目》,或如唐太宗之“剪须烧药赐功臣,李绩呜咽思杀身”(白居易)等之句,民国江绍原皆在《发须爪》一书中多有议论,此不必赘述了。我蓄须,全然出于夏日无聊间的一点怀想,即想起我曾祖杨襄甫牧师是有留胡子的。在旧照片上,能看出他留的也是类似福楼拜那样的髭须。但自他之后,我祖父、父亲,皆未蓄须。到了我,本也不打算蓄了。可近日入了头伏,暑气蒸腾,汗流浃背。有时我便望着书架上曾祖照片发呆。过去,我曾 一直在观察,这位晚清基督教牧师的面相究竟和我父系中的哪一个亲戚相似。但一个也没有。为何没有,也说不清。总之是都不太像。若问哪里不像?我一时也答不出。直到这个三伏天的头伏那日,在窗外蝉鸣蛙叫声中,我却忽然发现:没一个人像杨襄甫,或者原来只是因为大家都没有他那一瞥胡子吧?
    于是我便决定了,让自己蓄须来与之比较的仓促决定。
    说的世间的大胡子,自然以西方人为最。慢说古希腊人或犹太人,即便如马恩列斯之流,吾等也是望尘莫及的。更难以学达利那样留两撇龙虾式的直穿天空的尖胡须(达利有一张摄影作品,便是将马恩列斯毛等几人的像章,串成一排,横挂在他的尖胡须上)。而若杜桑那种没有胡子的艺术家,则干脆在蒙娜丽莎的嘴边画上两撇八字胡了事。还记得有一年,我和画家季大纯曾因毛*泽东是否有胡子而争论过,季无论如何不相信,毛会长胡子。当我告知他毛有长过胡子的照片,其胡子主要遗留在嘴角,故而不太好看时,他依然不信。他大声反对道:“不,毛主席有胡子?这绝对不可能!毛主席跟佛一样,肯定没胡子”。由此也可见,一个人的固定形象若已被宣传潜移默化,将是多么地难以修正。
    当然,若是虬髯客式的胡子,或孙仲谋那样的紫髯伯,在中国人中定是不多见的。且现代中国人大都以用电动剃须刀剪掉发须为“进步”之象征,而且总传言蓄须是多么地不卫生,易生细菌,乃至更不能随便去亲吻孩子之类的弊病,更让人望而生畏了。儿时看电影,见民国的大帅们,总是爱拿着个鼻烟壶,先用烟抹一下鼻子,再猛地打一个大喷嚏,然后再兴奋地捋捋两撇大胡子,有时还痛快地吹胡子瞪眼骂上一句:“他娘的,敢造反,老子一枪毙了他!”便感到甚是羡慕。但到了21世纪,你若忽然留出个髯口,那可的确有点古怪。即便是像齐白石、张大千或于右任(也曾被称为美髯公)的那种大白胡须,似乎也是为了麻痹那些盲目崇敬他们的人而蓄的,否则何以叫敢“大师”呢?一把胡子,最方便忽悠后辈了。只是照相起来,一手拿拐杖,一手捋胡须,好似已然直追古人仙风道骨也,到底颇觉做作。如八指头陀剃了头,也不会想剃胡子,六根怕算不得“清静”了。好在我也只留个“一字髭”,算是消暑解闷了罢。
    另外略值得一提的是,在《无门关》里有一则公案:“胡子无须”。我全引如下:

    或庵曰:“西天胡子因甚无须?”
    无门曰:“参须实参,悟须实悟。者个胡子,直须亲见一回始得,说亲见,早成两个!”

    颂曰:“疑人面前,不可说梦。胡子无须,惺惺添懵”。

    关于此案之精湛句法、或庵来历、无门慧开之文字假借与机锋等,我七年前已在《狂禅:“无门关”镜诠》中阐释过细节,在此也不多说了。只是如今一蓄须,倒是又想起了与季大纯兄关于“毛氏为何无须”的笑谈来,与此“西天胡子因甚无须”,古今鲜明对比,也是夏夜清爽之事。
    只是疑人面前,的确不可说梦。身体发肤受之于父母,髭须之为中国人之传统,或带来忧烦,或带来洒脱,或带来幽默,竟然也是可以入书的。如唐人刘鼎卿《隋唐嘉话》有曰:“晋谢灵运须美,临刑,施为南海祗洹寺维摩诘须。寺人宝惜,初不亏损。中宗朝,安乐公主五日斗百草,欲广其物色,令驰驿取之。又恐为他人所得,因剪弃其余,遂绝。”忽然想起,谢灵运乃是我母系祖先中人,在浙江瑞安县宗祠的《谢氏家谱》里,谢灵运之大名犹在。据说,十年前家母回浙探亲时,正赶上族人整理族谱,于是顺手也把我写入了家谱中,只是更名曰“谢典”。诚如此,无论祖先崇拜,乃至“美髯公后裔”般的虚荣感和阿Q精神,皆可在我身上找到一二了。只是谢灵运之诗,“谢典”或许并非不可超越,但说到谢灵运的那一把居然能代替维摩诘、供人膜拜的胡子,恐怕这世间是永远也找不出第二个来了。伏日对镜蓄须,念及此,不禁抚掌苦笑。


    2011-7-15(初稿)


    由杨典于2011-07-16, 01:20进行了最后一次编辑,总共编辑了2次


    _________________
    我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423141483
    avatar
    杨典
    Admin

    帖子数 : 1579
    注册日期 : 11-03-14

    回复: 《伏日蓄须记》

    帖子 由 杨典 于 2011-07-16, 00:38

    附《狂禅:“无门关”镜诠》

    第四则:胡子无须





      或庵曰:“西天胡子因甚无须?”

      无门曰:“参须实参,悟须实悟。者个胡子,直须亲见一回始得,说亲见,早成两个!



      颂曰:

      疑人面前,不可说梦。胡子无须,惺惺添懵。






    1




    问非所问,答非所答,这是禅宗一贯作风。

    释迦牟尼之雕塑、画像等传到中国后,很多都没有胡子,与他在印度、尼泊尔本土或东南亚一带的偶像崇拜不太一样,显得很“世俗圆滑”。

    古中国人“三十而留须髯”。可为什么佛没有胡子?

    古时人看洋人,胡人,都视为蛮夷。这不仅在文化上,而且也在人种上。胡人身上因多有体毛,故被认为“进化不净”而遭到鄙视。“胡”这个字,汉朝以前是指野兽脖子上下垂的肉,以及“匈奴”。所谓胡子,就是下巴上的胡须。西域匈奴人那时尚处于野蛮状态,多不修边幅,发须散乱,故俗称为“胡人”。胡人之话多听不懂,故有“胡说八(白)道”一词;胡人的乐器叫“胡琴”;胡人的辣椒叫“胡椒”;莫名的事情叫“胡来”;过分的行为叫“胡搞”……这种贬义称谓一直延续到佛教中,如北魏杨衒之在《洛阳伽蓝记》云:“胡人号曰佛”。

    明清以后,西方文明逐渐超越中国。传教士与攻打中国的军舰都是从海洋上突然来的,华人之奴性毕现,遂改称“洋人”。

    禅宗初祖达摩,也是南北朝时期从南海上来的中国。但他却并不被恭维为什么“洋人”。初来东土时,他甚至还很遭受轻视怠慢。他在南越中国游历了相当一段时间,后到了北魏,面壁于少林寺。如《洛阳伽蓝记》中就记说他:“西域沙门菩提达摩者,波斯国胡人也。”

    佛更是胡人。胡人就应该有胡须:西天胡子。

    但是达摩画像皆有胡须,释迦牟尼竟然会没有?如果雌雄同体,入了佛的境界,道的纯阳,就可以没有胡子,那么达摩也不应该有啊!

    要有就都有,要没有就都没有。

    胡人与洋人都是人嘛!怎么可能?!

    所以无门说:“胡子无须,惺惺添懵”。一句话:虚伪。

    2


    中国古人向来很重视“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精血”的传统,如司马迁在《报任安书》中就说,被剪掉头发胡子,是比受鞭打更严重的刑罚。上世纪20年代有一个学者,叫江绍原,是周作人弟子。民国十六年他写过一本专门谈图腾风俗学的著作,叫《发、须、爪》,其中详细讨论了头发、胡子与指甲在古代中国的各种迷信、药物功能或象征。

    清医学家李时珍在《本草纲目·髭须》里说,胡子可以治疗痈疮。还说,嘴上的叫髭,下巴上的叫须,两边的叫髯。

    中国人本也有以胡须多为美的。譬如三国的关羽,梁山上的朱仝,都被称为“美髯公”。神话中的凶神恶煞大多留着可怕的须髯。还有如我们在古画上看到的钟馗、秦始皇、老子等人物,也大多被画成一个个大胡子。

    无门说:“参须实参,悟须实悟。”这是个双关语。

    须,在这里也有“须要”的意思。但究竟什么意思?无门说了等于没说。

    在这里我回忆起一段真实的往事:1993年夏天,我与一群朋友因制作纪录片,从陕西秦岭入川。我们一路美景,纵情山水,在途经栈道,路过剑阁之后,又在一个野山坡上发现了有一个荒废的小道观。我们出于好奇走了进去。道观的门已经破败了,满是灰尘蛛网,香火早断。但里面还供奉着玉皇大帝等泥塑像。当时给我们一行人开车的司机姓周,陕西人,是个五十岁左右的胖老头,曾经当过兵。但是这个周老爷子却十分信鬼神。

    我们都是年轻人,进得道观,即开始“胡来”,到处乱翻,看有没有什么废弃的香炉旧物……

    我看见“玉皇大帝”的脸已经被风雨弄得肮脏无比,可是雕塑的质量却还很好,于是下意识爬上了供桌,用手扯“玉皇大帝”雕塑上的胡须,想确认那胡子是用什么制作的。

    谁知周老爷子看见后,竟忽然大喊:“不要胡来!不要胡来……”

    我说:“怎么了?玉皇大帝的胡子不能扯?”

    周老爷子说:“反正你最好不要胡来。不要乱动‘土地庙’的东西”。显然他根本分不清楚土地庙和道观的区别。我那时候血气方刚,失笑道:“老爷子,怎么你还信这个?”说着我把那胡子还是扯下来了。

    周老爷子见没办法,只得叹气道:“你们这些年轻人……”

    谁知下山后,一发动汽车,油门就坏了。周老爷子再也憋不住了,突然怒道:“看看,看看!都是你!让你不要乱动庙里的东西,你还敢拔胡子!有些东西是很忌讳的!”

    大家哄然大笑……。后来修车的确耽误了一段时间,不过并没耽误什么事。
    现在想起来,周老爷子的话空洞而又切中要害。有时候,人应该尊重一些虽然荒诞虚无,但却既成历史事实的东西,否则总会有一点“报应”。荒唐归荒唐,尊敬


    归尊敬。或许这就是“参须实参,悟须实悟”。

    3


    19世纪俄罗斯作家契诃夫在《手记》中有一句很奇怪的话:“男人不长胡子,就像女人长了胡子”。

    不长胡子的男人无论中西,都被认为是阴盛阳衰的象征。

    在古中国,不长胡子的男人只有太监。现在还有做了变性手术的人。而且中国古人认为皇帝的胡须是伟大的,质量最好的,称“龙须”。中医认为胡须是可以治病的。在皇宫里,御医就更是如此。譬如据《前唐书》记载,唐太宗就曾经剪自己的胡须,给官僚臣子治病。白居易有诗云:“剪须烧药赐功臣”。同样的事情宋仁宗也干过。

    “龙须”固然好,“无须”即成佛。

    因为有阴阳就有矛盾,有男女就有恩怨。

    消解,或者遏制自己的欲望,就是“无须”——没有须要。

    在佛教中,不长胡子其实就是象征一种境界。如观世音的形象就是最典型的“无须”。观音在早期佛教中原本是男性,具有三十三个分身,如敦煌壁画、雕塑中的观音像就大多是有胡须的。他的原型是印度教中的小马神(马头观音)。有些观音形象甚至像达摩一样,是一个大胡子老头!然而在后来的崇拜中,他却被完全女性化了,成了一个美人。没有人认为男观音或女观音有区别。他成了中国的第一佛,在民间香火最旺,甚至超过了释迦牟尼。

    佛本无性,超越阴阳肉身,有无胡须并不重要。或庵说西天胡子无须,主要是指传入中国的佛。但无门却明白,若真看见佛——早成两个!

    据《五灯会元·焦山师体禅师》记载:镇江府焦山或庵师体禅师,是唐朝时台州人,本姓罗。

    有人曾问或庵:“我有七弦琴,久居在旷野。不是不会弹,未遇知音者。知音既遇,未审如何品弄?”

    或庵禅师的回答也是说了等于没说:“钟作钟鸣,鼓作鼓响。”

    一句话: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或庵于唐朝淳熙己亥八月染病圆寂,享年七十二岁。我觉得他在死之前写的临终偈语,似乎更能说明他为什么说“西天胡子无须”。

    或庵说:“铁树开花,雄鸡生卵,七十二年,摇篮绳断。”

    看来,他一生所追求的也是一种无雌无雄,且超越时间的,类似观世音的化境。胡子无须是佛,雄鸡生卵也是佛;刚生下来就死去的是佛——把婴孩与老头看成一个人的也是佛。

    我参:
    有须是佛
    无须是佛
    鬼神男女
    阴死阳活


    由杨典于2011-07-16, 01:22进行了最后一次编辑,总共编辑了1次


    _________________
    我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423141483

    陈青

    帖子数 : 44
    注册日期 : 11-03-15

    回复: 《伏日蓄须记》

    帖子 由 陈青 于 2011-07-16, 01:01

    你尚能对镜蓄须,虽说苦笑,毕竟有个新念想。
    一年来我想留起个长发,现在觉得就是个玩笑,直接断了念头省事。
    avatar
    杨典
    Admin

    帖子数 : 1579
    注册日期 : 11-03-14

    回复: 《伏日蓄须记》

    帖子 由 杨典 于 2011-07-16, 01:20

    谢谢陈青。放大了字体。
    女人还是长发好:)


    _________________
    我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423141483
    avatar
    陈均

    帖子数 : 251
    注册日期 : 11-03-15

    回复: 《伏日蓄须记》

    帖子 由 陈均 于 2011-07-17, 21:12

    末句最有所感也。Very Happy
    avatar
    袁虹

    帖子数 : 281
    注册日期 : 11-05-26

    回复: 《伏日蓄须记》

    帖子 由 袁虹 于 2011-07-18, 01:47

    “否则何以叫敢“大师”呢?”

    是敢叫“大师”呢。真的在这样了么,那下个月不知有没有成果。:)

      目前的日期/时间是2017-12-18, 1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