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习作一张

2013-06-15, 00:31 由 杨典



附件
1111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138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花磎迹见泷行书《前赤壁赋》

2013-04-01, 13:09 由 杨典

图:藏花

附件
书法 00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8 Kb) 下载0次
书法 002.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3 Kb) 下载0次
书法 003.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6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银阁寺及其门前枯山水

2013-01-24, 11:48 由 杨典



附件
银阁寺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85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黄庭内照(五首)

    分享
    avatar
    袁虹

    帖子数 : 281
    注册日期 : 11-05-26

    黄庭内照(五首)

    帖子 由 袁虹 于 2011-06-06, 11:46

    发组友人旧作。正好杨典兄回渝,晚上宋炜我们小酌,共度端午。











    黄庭内照(五首)/宋炜





    1、巢



    巢闭户之时,正值日虚月盈

    一夜水气肿胀齐肩

    衣裙相互倾覆

    巢在密室中产子,布下一地蒙霜的厢房

    看见彼此的面目参同相生

    并且划气于两岸──

    方寸之中,已是一国深深的城邑



    巢从此深居简出,子却陷入猜想

    往返于四方空室

    由隐秘的瓦缸测出各类病征

    痛楚中,子于门椽之上坠体

    然后涉川逃离家园

    沿河上下,掏出盛水的脏器

    在隐疾中排列方向

    一路相遇却是金棺重掩,中池翳郁

    巢之内景于是半开半合

    经过反复营造

    巢依旧坐守中央门庭,产子不息



    一室药性终究茫然若失,在门首挂艾

    又于棺木中屈身殉主。蜡台幽暗

    照见宅中的旧地尤其偏僻:

    子留下的居室里浮满了香草的气味

    一些体态轻盈的植物胎息隐闭

    裹束绸缎或丝带,结茧建坊

    织出的只是一张流失的河图



    种种消息纷纷往返巢腹

    巢以腰身之水濯洗遍体素穴

    四肢摊开而后缩拢

    然后移体户外,跣足赴岸

    一脉弱于长风的身子出清入玄

    击水声中,饰物一一取下

    如此已是月虚日盈



    巢打开自己的身门,踱步望天





    各种气候在一路风气中

    暗自变换了巢者的五官

    巢至此四方走散

    同时一国之子穿经车船,渡过河流

    击逃或返回

    都已拆毁了这只母巢



    2、俑



    这个生病的香木俑人

    在偏房的床上

    横铺是一茎中药,竖挂是一株本草

    看见你的人,在井底和树上

    同时停止了饮水

    手持玉锄,前来与你相认

    他们肾气平均,血液清澈

    形同旧家的主人



    与此同时,玄衣的药师离开东门

    在城边的池中浸泡苎麻

    缝制一袭秋服。而授衣之时正当忌日

    你只好薄衣素衿,丢下手中的植物

    在坐斋的日子里绾发出走

    身披艾草,行于山阴道上

    一些彻夜不眠的人护河如灯

    照你匆匆走过。他们目睹你

    今夜身怀九转之水



    一逝至西的却是手腕内侧

    这网淡青之脉,布于对岸的桑榆

    你在天井中悬挂苍蒲

    流出遍体汁,然后坐地沐浴

    你已经无法在宽衣之际

    脱去身内绵长的给养

    阴气掩面

    一怀风湿泡软了网网筋脉



    你怀病而卧,任另一批工匠

    在子时三刻住进体内

    为你凿下秘密的脾脏

    又在东方烧麝香,南方烧雄黄

    遍地火气中

    你身段瘦削,混入一路柴薪

    浑身药性正浓

    旧家的主人此时形同药师

    令你引身焚燃,熏染三尺素衣

    或者长夜煎药

    结成一味身内的丹药,冷暖自知



    3、府



    天地明亮,居者相忘四方

    于内堂挂帘,掌灯制图

    以一纸不传之秘营造土木黄台

    翌日又登台望天,测体一体温湿

    脾气和性子散居八隅

    在仓廪、耳房和巷道中周遭万物

    对应了府门之外的同一迹象:

    水陆交通,绵绵不绝



    彻底天光使星斗落户

    居者有感而出,五色齐备

    一次投足便穿经一次回廊

    在前封匣,在后关闭了黑漆抽屉

    各厢偏房出入反复,在左右为难中

    变换了府中内景:内廊与环檐相混

    委曲如居者长夜倾折的身体

    在户牖和巷道之间疾走

    从北到南,前胸与后背各立一门

    直至庭内街衢纵横,风气往来

    同时又自迷于屏立的围墙



    居者倚门,手持书卷或图谱

    如骨之木扶直他的身体

    背后黄台隐隐,一方丹井正含水承浆

    径自风水流转,气息周迥

    居者吹灯灭盏,在大暗中修身

    梳发之际头上一片瓦响

    复又坐南朝此,划地永居

    发现一体脏象正与庭堂互为宅第

    呼吸开合,已上应天渊

    又与地极隐隐相合



    回廊只得自交于明堂

    居者望天的目光由此而内敛

    自视之下,府中内景无疆

    各类境象纤尘不染

    已暗合门户之见:

    堂庑之大兮,可以薰香

    可以在其中婚丧嫁娶

    居者于是叠床架屋,开辟户枢

    又以纸封门

    从此心怎与四肢合围

    坐于土木之图中央



    4、裳



    一日春令使伊人饲蚕,开堂植桑

    择南山之阴刨土掘井

    淘洗遍山丝麻

    伊体质清凉,点燃一炉隔年陈皮

    任风吹眉睫,熏染发际的草色

    白日采精,夜晚承露

    打开周身闭合的门庭



    顷刻之间,四方匠人望风而来

    各自集艺聚徒

    在后院牵线画界,按图施工

    周遭之地尽展其长

    伊手执灯盏,面蒙日环月晕

    冷眼旁观或审方度势

    在三五之位列出染房和机房

    然后测出水温:冷暖无常、涨落不齐

    以至肌理与绸子和布帛相混

    经天纬地之后,冷暖自知



    形容守旧的仆侍此时以竹代针

    搭架晾麻,划分阡陌与田亩

    伊则于案几之上躬身倾心,量体裁衣

    一次瞑目的内视在窥破堂奥之时

    使握紧纤尺的素手游移不定

    伊人反复被自己删改,划为段落

    领袖得以在前后连襟

    于是开动机杼,细针密缕

    织就一袭贴身的秋服

    临鉴视闻,伊已耳目一新

    一次穿戴成为山河的一次重造

    依旧天圆地方,水土无失



    收梭之际,秋分投递而过

    雪从南山落进庭院,又在镜中加剧

    伊在蚕房伤风,连夜添衣

    以风干的桑葚制汤洗浴食道

    上吐下泻,气息复又深长

    伊日渐丰盈,一身重裘使天气迟缓难行

    冬运长久滞于庭内

    伊人只得宽解衣带和心怀

    在水中浸洗,一体内秀臻于清白

    而黄裳此时也覆挂了伊身内景

    兀自暗含香气,四时流行



    5、琴



    斲木为琴,又挂弦于木

    书生早已摒弃仕途

    荒废半生学业

    只在邑外的琴房隐居:井台生绿

    书生调丝索弦,松驰有度

    音孔向地分为首尾,打开龙池和凤沼

    弹指之际万声归一

    院子与天气四合



    以至月亮下弦,在东山应声

    几个面容缱绻的人踏雪而来

    带着梅花和周身香寒

    在厅堂自顾点燃炉火

    三弄以后,书生顿感脉息涣散

    地气横流,涌泉一泻千里

    当下收回心猿,以手抚琴

    口唱南风之诗

    对远道而来的人视若无睹



    同时书生加紧移宫

    右手空弹,依次列出五座府第

    客人们不断出入其间

    在琴音中寒暑无常,衣著随意

    骨子和内心又以五音为律

    动静举止皆已音义相随

    直到蚌徽被书生识破

    在推拿中混为一谈

    指下一片泛泛之音

    使深瓮积尘,梅花落尽

    在火炉中一一薰香成灰



    于是客人纷纷出走

    书生也向外转动轸子

    一时琴音高远,炙热难当

    未及改弦易辙,经络已逐一折断

    分别填入琴腹暗怀宿疾的音孔

    书生依旧坐抚无弦之琴,声色迷茫

    犹如按摩自己封穴成匣的身体

    其中四时与温湿各自流转

    操琴返本还原,自成一体



    至此书生挂琴于壁

    又焚谱祛寒,内室一团和气

    他在井中洗手,冲淡半生手相

    指下无音,只是插柳或洒下花籽

    然后坐于苔上,长日听水:

    书生已深得琴理



    1997,春分立蛋之日修订于红房子

    菱角

    帖子数 : 217
    注册日期 : 11-05-03

    回复: 黄庭内照(五首)

    帖子 由 菱角 于 2011-06-06, 14:59

    语言带着古味,写得很细致,娓娓道来。

      目前的日期/时间是2017-08-17, 19: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