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习作一张

2013-06-15, 00:31 由 杨典



附件
1111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138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花磎迹见泷行书《前赤壁赋》

2013-04-01, 13:09 由 杨典

图:藏花

附件
书法 00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8 Kb) 下载0次
书法 002.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3 Kb) 下载0次
书法 003.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6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银阁寺及其门前枯山水

2013-01-24, 11:48 由 杨典



附件
银阁寺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85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闲聊波尔卡(不定时添加)

    分享

    欧南

    帖子数 : 248
    注册日期 : 11-04-26

    闲聊波尔卡(不定时添加)

    帖子 由 欧南 于 2011-05-15, 19:47

    学杨典,沈方兄,也来个不定时添加:)

    状态



    女儿学校的语文老师让她们去看《傅雷家书》,女儿问我家里有吗?我说没有,也不曾看过,你去买一本吧。



    《傅雷家书》出版的时候,正好是我叛逆期。当时觉得这大概又是一本课子的,板着脸的正经读本,还不如去看《笑林广记》来得有趣。



    青春期的饥饿使我对《十日谈》,《坎特伯雷故事集》等看的津津有味,不是因为文学经典,而是书里对于情欲的描写,这些书对我来说无疑像偷吃禁果那样。当年青春期的萌动和压抑使得班里同学甚至把川端康成的《雪国》都当成是黄色书籍那样看。



    女儿买来了《傅雷家书》,随便一扔了事。我也知道,她是应付,不会真正去看的。即使看了也是懵懂。她和老师生活在两个完全不同的语境里。老师生活在文学里,女儿生活在动漫里。



    草草翻了一下书,一个注解激起了无端的感慨。



    书中记载了傅雷和傅聪的一次讨论。傅雷认为贝多芬的10首小提琴奏鸣曲里最杰出的是第九“克鲁采”奏鸣曲,而傅聪则认为第10 最优秀。父子为此争得不可开交,最终竟使得脾气暴躁的傅雷勃然大怒,大概(我想)还破口大骂:小逼样子,侬懂着卵。而傅聪也不甘示弱,愤然离家出走,在父亲的朋友家中住了一个星期。



    读了觉得又好笑,又羡慕。好笑的是父子之间为了一个观点可以大动干戈。羡慕的是这恰恰是艺术家最好的状态。



    在过去,熊十力和废名为了一个佛学观点可以掐脖子,动以老拳,而第二天又和好如初,继续辩论。时过境迁,现在的人已经没有一点情性了。

    欧南

    帖子数 : 248
    注册日期 : 11-04-26

    回复: 闲聊波尔卡(不定时添加)

    帖子 由 欧南 于 2011-05-15, 20:23

    朋友来信云:日前在广州排演《波西米亚人》,重温往昔岁月,感触不已。回京观看大剧院《托斯卡》,其奇烂无比无法言传,更看网上一片喝彩,此世心已绝望。谎言已成真理!
    avatar
    杨典
    Admin

    帖子数 : 1579
    注册日期 : 11-03-14

    回复: 闲聊波尔卡(不定时添加)

    帖子 由 杨典 于 2011-05-15, 20:34

    此贴好看。先拉个板凳静观。


    _________________
    我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423141483
    avatar
    沈方

    帖子数 : 358
    注册日期 : 11-03-15

    回复: 闲聊波尔卡(不定时添加)

    帖子 由 沈方 于 2011-05-16, 12:09

    《笑林广记》应拿来做高中课本,将来之政治、经济一概色情化,岂不快哉。
    祝贺欧南兄开播连续剧。此地杨典兄高产,以一己之力开播好几部,占领了“枯山水”的的所有频道。


    _________________
    沈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guanshuilu

    欧南

    帖子数 : 248
    注册日期 : 11-04-26

    回复: 闲聊波尔卡(不定时添加)

    帖子 由 欧南 于 2011-05-16, 14:13

    沈方 写道::《笑林广记》应拿来做高中课本,将来之政治、经济一概色情化,岂不快哉。
    祝贺欧南兄开播连续剧。此地杨典兄高产,以一己之力开播好几部,占领了“枯山水”的的所有频道。
    此乃杨典兄的地盘,让吾等把酒话桑麻,虽说不是涕泗交流,也是感恩零涕吧,呵呵。
    说个闲话,博诸君一璨,再蒙头干胜业,其实也没有胜业可干,假如有吧!
    多谢杨典,沈方兄支持
    avatar
    杨典
    Admin

    帖子数 : 1579
    注册日期 : 11-03-14

    回复: 闲聊波尔卡(不定时添加)

    帖子 由 杨典 于 2011-05-16, 14:32

    欧南兄,老沈,都太客气了。哪有什么地盘,这里是大家的地方,随便交流。谁来得多,便是谁的:)我是没办法才开这个地方,其实我完全不懂技术。全靠商略,老沈、陈青和陈均、疏约诸兄围炉夜话了。

    现在其它版块比较正常。唯乐话琴学版块,因这方面上网的朋友少,所以一直没什么帖子。过去我在别处发过的又不想重发了 。故还请欧南兄多多招呼,就当是你的会客厅吧。握手!


    _________________
    我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423141483

    欧南

    帖子数 : 248
    注册日期 : 11-04-26

    回复: 闲聊波尔卡(不定时添加)

    帖子 由 欧南 于 2011-05-16, 17:47

    杨典兄说的对。今年马勒去世100年,朋友约稿写马勒,又把马勒的交响曲都听了一遍,翻些书,看到萨伊德的一段话:

    “在众多的艺术领域里,音乐在今天是最不为人所了解的。换言之,一个受过良好教育的哲学家可能对文学有兴趣,可能对电影、绘画、雕塑、戏剧了解颇多,但却对音乐知之甚少。对音乐的隔膜,我觉得是今天的社会是独有的。”



    深有感触。我也有这种体验,朋友中有画家,小说家等,但他们一旦说起音乐,大多极其幼稚,好像音乐是天国的东西。其实音乐就是感情,最简单的东西……



    音乐不是学术,听很重要。就像杨典兄擅长古琴一样,听多了,才会知道管平湖先生为什么好,为什么琴家会让人尊重。



    现代人不懂艺术家,也不知尊重为何物!

    欧南

    帖子数 : 248
    注册日期 : 11-04-26

    回复: 闲聊波尔卡(不定时添加)

    帖子 由 欧南 于 2011-05-22, 20:34

    黄色小调



    如果问我小时候最难忘的是什么?大概是夏日的蝉声、泼妇的骂街和小皮子的黄色小调。



    蝉声如今已经绝迹,泼妇骂街肯定还有,但我是听不到了。上海号称“弄堂文化”其实也就是“无套裤汉”的穷开心罢了,在夏日的傍晚,如果有二两土烧,半斤猪头肉,那是让人羡慕的生活了,何况还有泼妇骂街助酒,那更是一道开胃的风景了。



    当年的上海住房狭小,所以邻里之间的吵架是家常便饭,且那个年代的家庭主妇们大多都是没文化的粗婆娘,骂起人来一个比一个狠,一个比一个露骨。



    比如,有婆娘骂,侬这个臭X,另一个婆娘马上会回答:X都是臭的,难道你的X整天泡在花露水中。还有,我一个小友和邻居的婆娘吵架,骂一句,操你妈X,邻居的老太居然躺倒在地上,分开双腿说,我让你操……等等等等,不一而足。



    其实这些都是最真实的日常生活,很黄,但并不暴力。没文化的人粗俗,但他们不会像有文化的人那么会耍阴毒。



    小皮子是我们小区的一个泼皮,无业游民,每天闲散在小区四周,甩着钥匙圈哼唱他最喜爱的小调:“手指头嵌了里厢头,摸摸侬着奶奶头。”



    小皮子唱的***四溢,声情并茂,高亢的嗓音足以使得正在喝酒的闲汉和我们这些小屁孩们惊呼,赤那,小皮子又来了,我们可以听故事了。



    小皮子不但黄色小调唱的好,讲故事也是一流,还记得在夏日的青石板上听过很多小皮子讲的鬼故事。而每次当小皮子讲完故事,拍拍屁股唱着:“手指头嵌了里厢头,摸摸侬着奶奶头。”走人的时候,都会激起我们无限的期待,期待小皮子什么时候再来给我们讲故事,直到有一天,远处又传来小皮子的歌声的时候……



    时光荏苒,这些都是30多年前的往事了,如果那一天我走在大街上,忽然从背后传来一声:“手指头嵌了里厢头,摸摸侬着奶奶头。”



    我会止不住泪流满面。
    avatar
    沈方

    帖子数 : 358
    注册日期 : 11-03-15

    回复: 闲聊波尔卡(不定时添加)

    帖子 由 沈方 于 2011-05-22, 21:24

    是啊,堪当世说新语。


    _________________
    沈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guanshuilu

    文河

    帖子数 : 52
    注册日期 : 11-04-04

    回复: 闲聊波尔卡(不定时添加)

    帖子 由 文河 于 2011-05-23, 10:58

    欧南兄这个写得有滋味。时移世易,似水流年中的一丝惘然。

    欧南

    帖子数 : 248
    注册日期 : 11-04-26

    回复: 闲聊波尔卡(不定时添加)

    帖子 由 欧南 于 2011-05-23, 21:32

    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

    这两天读完史景迁的《前朝梦忆》——张岱的浮华与苍凉。

    贵公子的落魄犹如红楼梦之曹雪芹,本不管吾等布衣之事。但人总有情念,尤其对才华之士,痛其沦落,不胜悲凉。

    少时不懂老杜: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只觉其奇妙,及长才渐渐懂得,什么叫无端,无端的厌,无端的恨,无端的联想,无端的感怀,无端的老泪纵横。
    avatar
    沈方

    帖子数 : 358
    注册日期 : 11-03-15

    回复: 闲聊波尔卡(不定时添加)

    帖子 由 沈方 于 2011-05-26, 21:20

    欧兄这连续剧,太吊胃口了,天天想着看,不见续播,连预告也没有。


    _________________
    沈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guanshuilu

    欧南

    帖子数 : 248
    注册日期 : 11-04-26

    回复: 闲聊波尔卡(不定时添加)

    帖子 由 欧南 于 2011-05-27, 15:36

    呵呵,对不起,太懒散,没情绪写

    欧南

    帖子数 : 248
    注册日期 : 11-04-26

    回复: 闲聊波尔卡(不定时添加)

    帖子 由 欧南 于 2011-05-27, 16:08

    有趣和无趣



    乐器分八音,人也有有趣之人和无趣之人之分,有趣之人无需说,尤其在把盏尽欢的时候,缺少趣人场面气氛会减少许多。我有一友,擅长方言,学什么像什么,且天性好逗乐,每次一起喝酒时,有他在总让人捧腹。



    指挥家巴伦博依姆曾经说起一件事情,他小时后在剧院看指挥大师卡尔·伯姆的《魔笛》(好像是),因为年龄太小,看着看着便睡着了。长大后,他也成了指挥家,有一次遇见伯姆,觉得应该把这事告诉他,说不定伯姆会开怀大笑,不曾想,当他把事情告诉伯姆时,伯姆却一脸严肃的回答到:我觉得这事情没什么好笑。搞的巴伦博依姆灰头土脸的。



    小泽征尔也说过,每当他和伯恩斯坦工作完的时候,伯恩斯坦邀请他一起吃饭,是他最快乐的时候,而卡拉扬则不同了,他的邀请会让人提心吊胆。或许德奥系的人都过于严肃,缺乏生趣。指挥家康德拉伸也说过,俄罗斯人很少有人会耐烦在剧院听瓦格纳冗长的歌剧。



    我有一友是旗人,记得他曾经说过:中国人太苦,但中国人好玩。这话一直记得很清楚。或许正如他这么说,苦难使得中国人在日常生活中能找到很多乐趣,养鸟、斗蟋蟀等等,即使上澡堂子搓澡也能感到无穷的乐趣,这大概就是我朋友所说的好玩的意思,虽然我时常觉得在这种好玩的背后是某种无言的辛酸。

    欧南

    帖子数 : 248
    注册日期 : 11-04-26

    回复: 闲聊波尔卡(不定时添加)

    帖子 由 欧南 于 2011-05-28, 17:07

    怪人萨蒂



    陈继儒《小窗幽记》云:天下可爱的人,都是可怜人。读启功先生《浮光掠影看平生》,里面记载了台静农先生的一件事。有人问台先生,谁的散文写的好,台先生说:余怀的《板桥杂记》,语含凄音。而《板桥杂记》记载的正是一群可爱,可怜的人间尤物。



    萨蒂在音乐家中是个异数,性格天真单纯,易怒不耐烦。在音乐学院学习的时候,觉得学校生活枯燥,决定去当兵,而一旦到了兵营后,又觉得不是人呆的地方,又想自残逃避兵役,于是光着膀子在雪地里站了一夜,得了肺炎,终于大功告成。



    萨蒂和科克托、毕加索等人一起搞了一个舞剧《游行》,因作品大胆怪异,迎来评论家的批判。萨蒂也不甘示弱,以破口大骂回击,结果被法院判入狱八天。



    萨蒂的没好脾气或许也是境遇有关,他的一生境遇凄惨,从不让人到自己家里去。去世后米约(“六人团”之一)去他家料理后事,才发现家里除了一架钢琴和一张吊床之外,别无他物。



    萨蒂的作品常有玩笑的成分:如《烦人的高贵的圆舞曲》、《梨形曲》、《木制胖妇人的素描和媚态》。我觉得这是一个有着睿智思维且玩世不恭的小人物的恶作剧。他没有更大的能力去干预现实的庸俗,只能以这种开玩笑的方式去嘲弄、讽刺。自恃有才,被人忽视,总会用某种方式求的平衡。



    其实萨蒂的路数和柏辽兹一样,才华横溢却不善经营自己,不像袁子才,瓦格纳之类,既有才又会傍大款,而世俗所谓的成功往往指向后者。



    萨蒂后来被“六人团”奉为宗师,总算得到了一丝可怜的回报。



    《萨蒂》



    萨蒂是个有病的人

    但不是疯狗



    萨蒂不爱和人说话

    他厌烦装模作样的驴子

    于是让他们去弹《烦恼》



    真有人去弹了这首——

    好听极了的“先锋”音乐



    萨蒂阉割了人们的鸡,巴

    得到一顶宗师的帽子

    但他却又躲在乡下

    其实,我知道

    他烦福利院给他计划生育奖



    有一天,我看见这个老鸟

    在一家下流的酒吧喝酒



    我问候他——好

    他只是轻蔑的一笑:说到

    你丫的鸡,巴就会问人好

    02419


    欧南

    帖子数 : 248
    注册日期 : 11-04-26

    回复: 闲聊波尔卡(不定时添加)

    帖子 由 欧南 于 2011-06-18, 22:26

    浪漫、沉思和爱



    中国音乐有优美,有诗意,有洒脱,有痛苦。总之一般寻常普通的情绪都有。



    但中国音乐唯独缺乏浪漫和沉思,更缺乏爱的感觉。浪漫可以说是生活的一种质量,西方的骑士精神代表了这种浪漫;而沉思则是精神的入迷,我们所说的迷惘正是因沉思而来的感觉。伟大的作曲家都会有这种因沉思而带来的迷惘,那种剪不断,理还乱的情绪。



    浪漫和沉思或许还不是最重要的。在我看来,一切艺术最珍贵的品质是爱。爱是我们健康生活的动力,由此可见,我们生活的常态是什么了。



    一个不会浪漫也不会沉思的地方,只有傻乐。而没有爱的地方,大概就剩下不知所云的高深莫测了……

    欧南

    帖子数 : 248
    注册日期 : 11-04-26

    回复: 闲聊波尔卡(不定时添加)

    帖子 由 欧南 于 2011-06-24, 20:20

    关于焚香弹琴



    焚香源于祭祀,据俞樾《曲园杂纂》说:“礼郊特牲云:周人尚臭,萧合黍稷,臭阳达于墙屋,故既奠,然后焫萧合膻芗。郑注曰:萧,芗蒿也。染以脂,合黍稷烧之。膻当为馨,声之误也。然则焫萧合馨香,即烧香之权舆。后世焚香以降神,自是周人尚臭之遗意。”



    这里的“臭”指的是香气。



    也就是说,焚香本来是实用的,祭祀用的,后来则演化为一种宗教仪式,有点像基督教吃圣餐一样。而焚香弹琴也是借用了这种形式,并无深意,搞得不好还是装模作样,令人不齿。听琴听音,并不在于焚香这种形式。

    欧南

    帖子数 : 248
    注册日期 : 11-04-26

    回复: 闲聊波尔卡(不定时添加)

    帖子 由 欧南 于 2011-07-02, 20:22

    音准:



    作曲家艾夫斯的父亲耳朵极其灵敏,也因此比常人承受更多的痛苦。艾夫斯回忆父亲在听到家附近教堂的钟声后,陷入很深的痛苦中,因为他无法在钢琴上找到这个音。或许他父亲由于气闷而不曾想到钢琴是平均律。而艾夫斯的父亲训练他的方法也颇为奇特,他让艾夫斯提高三度音视唱,自己却用本调伴奏,也就是说艾夫斯如果唱E调,老头用C调伴奏,这对常人来说是不可想象的。



    音准或许是天生的,我一友从小学大提琴,他老师的儿子和他同时学,但我朋友耳朵平庸。朋友回忆起小时后一起听音乐的时候,老师的孩子常常指出乐队音准有问题,而朋友却茫然不知所以然,现在谈起来还是有些自卑。的确,对于天才来说,自卑是难免的。



    我有一友也一样,我曾经在钢琴上试过她,不管你用手掌,拳头摁多少音,她即刻便能说出,反复78次,没一次说错的,使我大为佩服。因为我和那个学大提琴的朋友一样,耳朵庸常而不超常。不过这样也好,使我们免去了很多痛苦。



    我的音乐老师曾经和我说过一件事。上海有个著名的指挥家,半路出家,因为出生好,在文革时指挥演出样板戏。团里有个小号手有些瞧不起他,每次排练时,总要吹高四分之一音,而指挥浑然不觉。小号手颇为得意,口无遮拦的将此事告诉别人,结果被告发,以破坏样板戏论罪,去崇明农场养了10年猪。

    欧南

    帖子数 : 248
    注册日期 : 11-04-26

    回复: 闲聊波尔卡(不定时添加)

    帖子 由 欧南 于 2011-07-04, 20:20

    章怡和的小说《刘氏女》,今天送来,一气读完,从小说的角度看差点,更像是纪实文学,一个故事,透着章氏特有的悲悯。小说区区5万字,价格贵的离谱,原价26元,网上打折也要18.2元,觉得不值。《夹边沟记事》42万言,定价不过34元,真不知书是如何定价的。



    同时还购买《钢琴音乐简史》原价89元,打折57.9元。虽也贵的惊人,但还能承受,毕竟是专业类的书籍,看的人不会多,印数也就2000册。不过也有些惊异,国内现在的琴童大概不下百万,按理说此类书不算偏门,叵耐国人不读书是尽人皆知的事,曾有人统计巴黎一个城市读书的人比我们全国人都多,估计是事实。不说别的,以我为例,认识的人不多,但熟人、朋友、亲戚等、一股脑的算起来,也有近百吧,但经常读书的人不过几人,绝大多数几乎是不阅读的。而满大街行走的貌如僵尸,言语无味,面目可憎之辈,比比皆是。



    女士是名人,该书出版起码也在万册以上,出版社借名人圈钱的动机也太明目张胆,不知章女士是如何想的。私下觉得,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理应让颟顸愚钝的国人猛醒,而不应借助名人头衔划地圈钱。



    这无异于贩卖痛苦,虽然我不相信章女士会这样!
    avatar
    杨典
    Admin

    帖子数 : 1579
    注册日期 : 11-03-14

    回复: 闲聊波尔卡(不定时添加)

    帖子 由 杨典 于 2011-07-04, 21:21

    一点都不奇怪。90年代就有人预言:“文*革是一笔巨大的遗产”。我想这话绝非仅指的精神和历史,还暗指经济效益:)


    _________________
    我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423141483
    avatar
    杨典
    Admin

    帖子数 : 1579
    注册日期 : 11-03-14

    回复: 闲聊波尔卡(不定时添加)

    帖子 由 杨典 于 2011-07-04, 21:23

    不过我看卓越网上是12元。不知欧南兄是不是买贵了哈。


    _________________
    我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423141483
    avatar
    沈方

    帖子数 : 358
    注册日期 : 11-03-15

    回复: 闲聊波尔卡(不定时添加)

    帖子 由 沈方 于 2011-07-05, 11:50

    小号手养猪,世说新语也。


    _________________
    沈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guanshuilu

    欧南

    帖子数 : 248
    注册日期 : 11-04-26

    回复: 闲聊波尔卡(不定时添加)

    帖子 由 欧南 于 2011-07-05, 20:06

    杨典 写道::不过我看卓越网上是12元。不知欧南兄是不是买贵了哈。
    我是在当当买的,12元应该是简装本吧

    欧南

    帖子数 : 248
    注册日期 : 11-04-26

    回复: 闲聊波尔卡(不定时添加)

    帖子 由 欧南 于 2011-07-05, 20:11

    我去卓越看了一下,是简装的,原价也要20,还是贵。出版社现在出高价打折,玩的就是猫腻,斩的是我们这些看客,赤那,没脾气。

    欧南

    帖子数 : 248
    注册日期 : 11-04-26

    回复: 闲聊波尔卡(不定时添加)

    帖子 由 欧南 于 2011-07-05, 20:51

    陈巨来先生的《安持人物琐忆》以前在《万象》上看过几篇,饶有趣味,有些旧时文人气,民国时的人物小品多有此种落拓不羁,信手拈来,不加掩饰的风度。加之陈巨来写此随笔时,并非约稿,权当解颐,可以信马由缰的不看官家的脸色。写到兴起,或许还会痴痴发笑,这是他唯一的自由,昔日走马章台的才子,晚年孤灯佛影,除了回忆,就是等死。



    文章写的好看,对以前人来说是天道,但对现在人来说,近乎是一种可贵的品质,这是《安持人物琐忆》使我大感畅快的原因。书中写溥心畬、吴湖帆、张大千、陆小曼等有血有肉,既是才子,也是俗人,丰满毕肖,不是阿谀的传记作品可以媲美。



    曾在网上看到一篇陈巨来在劳改时收的弟子写的回忆,方知老先生原来就住在我外祖父家马路对面。在70年代,我经常去外祖父家,为了能吃大碗红烧肉,老人疼孙辈,这是他们从配给的肉票中省出来的,这是我们最温暖的回忆了。不知那时是否在马路上看见过这个瘦如猴精的老头。



    人生如梦。忙人赚钱,闲人发呆,稍加琢磨,便痴傻不可方物。

    欧南

    帖子数 : 248
    注册日期 : 11-04-26

    回复: 闲聊波尔卡(不定时添加)

    帖子 由 欧南 于 2011-07-18, 20:57

    初听《酒狂》在二十余年前,当时还不会喝酒,一杯啤酒就能把我撂倒。谁曾想到,时过境迁,酒已须臾不离左右,醉眼看浊世,始知古人云:“从来名士唯耽酒,自古英雄不读书”之叹。
    avatar
    沈方

    帖子数 : 358
    注册日期 : 11-03-15

    回复: 闲聊波尔卡(不定时添加)

    帖子 由 沈方 于 2011-07-22, 15:33

    古人曰:持酒杯,诵楚辞,便为名士。


    _________________
    沈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guanshuilu
    avatar
    杨典
    Admin

    帖子数 : 1579
    注册日期 : 11-03-14

    回复: 闲聊波尔卡(不定时添加)

    帖子 由 杨典 于 2011-07-22, 15:48

    《世说新语》之言也:“痛饮酒,熟读离骚,可称真名士”。


    _________________
    我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423141483
    avatar
    沈方

    帖子数 : 358
    注册日期 : 11-03-15

    回复: 闲聊波尔卡(不定时添加)

    帖子 由 沈方 于 2011-07-22, 16:19

    杨典 写道::《世说新语》之言也:“痛饮酒,熟读离骚,可称真名士”。


    杨典,是故知出典。余忘了,不能道其出处也。


    _________________
    沈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guanshuilu
    avatar
    杨典
    Admin

    帖子数 : 1579
    注册日期 : 11-03-14

    回复: 闲聊波尔卡(不定时添加)

    帖子 由 杨典 于 2011-07-22, 16:23

    因忘了,故沈君方为真名士。吾乃书蠹迂腐耳。


    _________________
    我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423141483

    欧南

    帖子数 : 248
    注册日期 : 11-04-26

    回复: 闲聊波尔卡(不定时添加)

    帖子 由 欧南 于 2011-08-01, 19:25

    勒庞在《乌合之众》一书中说:“群体对强权俯首贴耳,却很少为仁慈心肠所动……。他们的同情心从不听命于作风温和的主子,而是只向严厉欺压他们的暴君低头。”



    独断专横者一般都深悟此道,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给人一袋大米比给他一座金山更易于制服他。同样在文化上也是,给民众一本统一的教科书,远胜于给他们一座图书馆,浮士德正因为在书斋里浸淫过深,以至于背叛上帝,将灵魂卖给魔鬼。



    让民众争相歌唱,使其感受到充分的活力。大合唱是训练民众最好的方法,在这里一切差异都均衡了,没有声部,也不会配合,反正扯开嗓门吼就行了。好嗓俊嗓,哑嗓鸟嗓在大合唱里全部被稀释了。老子所谓的“强其筋骨,弱其心智”在大合唱中能得到充分体现。



    控制民众的智商,训练他们爱国,并满足智者治大国如烹小鲜的虚荣心。如再给他们配一个娘们,那就上上大吉了。鸡,巴都满足了,还图啥呢?让他们有猪狗的胃口,猴子的智力,呲牙咧嘴的傻笑。



    圣人治国莫不如是,消除差异,塑造权威,让民众匍匐膜拜。民众不但不恨你,还会为你修庙建祠,永世敬仰。

    欧南

    帖子数 : 248
    注册日期 : 11-04-26

    回复: 闲聊波尔卡(不定时添加)

    帖子 由 欧南 于 2011-08-01, 19:35

    绝对:



    日本名医失原谦吉,民国时居住北京,和当时风云人物,军阀,文人等多有交往,留下一本《谦庐笔记》饶有趣味。其中有一则记民国报人张季鸾佚事,颇有趣,一噱。



    张季鸾不喜《千字文》、《百家姓》、《三字经》之类的古文,觉其冬烘之道,弃之如敝屣。



    一日忽想起《三字经》“养不教,父之过”云:读此标题,使吾得一联矣。



    云:吾有一联,“父之过”,可有下联否。



    有人对:“子不语”



    老鸟云:欠妥,欠工,实不如“妈的X”之恰当也。
    avatar
    沈方

    帖子数 : 358
    注册日期 : 11-03-15

    回复: 闲聊波尔卡(不定时添加)

    帖子 由 沈方 于 2011-08-02, 11:38

    哈哈,甚工!


    _________________
    沈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guanshuilu

    欧南

    帖子数 : 248
    注册日期 : 11-04-26

    回复: 闲聊波尔卡(不定时添加)

    帖子 由 欧南 于 2011-09-10, 00:26

    青梅竹马



    随着日元上出现樋口一叶的照片,她的小说也开始引起注意。我曾经看过不少日本小说,但对于樋口一叶却是陌生。这次从网上购得一本萧萧翻译的《青梅竹马》,收录了她的八篇小说,文字雅洁凄婉,很难想像只活了24岁的樋口一叶,对人世间的苦难竟有如此深切的体验。



    日本是个非常感性的民族,在现代文学上,他们的作品往往更能表达东方人细腻多愁的情感,樋口一叶便属此列。她的文字有着凄凉的美感,读来仿佛回到了过去的年代,破残的瓦屋,天井的枯荷,绵绵的细雨所带来的不绝如缕的惆怅。如今,这一切都已被城市的高楼蚕食殆尽。



    她的小说使我想起同样短命的日本作曲家泷廉太郎的歌曲《荒城之月》,他们生于同时代,且都在24岁去世,冥冥之中仿佛一对绝世的璧人,在现代文明的冲击下,留下最后一道晚霞,映照着荒凉的余韵。



    云烟过眼朝复暮,残梦已渺茫。   

    今宵荒城明月光,照我独彷徨!

    欧南

    帖子数 : 248
    注册日期 : 11-04-26

    回复: 闲聊波尔卡(不定时添加)

    帖子 由 欧南 于 2012-01-09, 20:14

    昨晚看报,得知上海九龙音像店即将停止营业,一阵唏嘘。

    激光唱片从诞生至今不过30年时间,在90年代还是新生事物。当时的上海除了国营的如中图之外,民营最有影响的就是缪斯(我当年的公司),镭音、九龙、和声音乐谷、娱乐新干线,金耳朵等。除了九龙外,其他的唱片行早已在10年前就相继关门大吉,且九龙也是国营的,所以能支撑到现在,现在也终于品尝到穷途末路的滋味。

    很怀念当年的发烧友,为了一张唱片可以争论不休!
    avatar
    杨典
    Admin

    帖子数 : 1579
    注册日期 : 11-03-14

    回复: 闲聊波尔卡(不定时添加)

    帖子 由 杨典 于 2012-01-10, 11:55

    欧南 写道::昨晚看报,得知上海九龙音像店即将停止营业,一阵唏嘘。

    激光唱片从诞生至今不过30年时间,在90年代还是新生事物。当时的上海除了国营的如中图之外,民营最有影响的就是缪斯(我当年的公司),镭音、九龙、和声音乐谷、娱乐新干线,金耳朵等。除了九龙外,其他的唱片行早已在10年前就相继关门大吉,且九龙也是国营的,所以能支撑到现在,现在也终于品尝到穷途末路的滋味。

    很怀念当年的发烧友,为了一张唱片可以争论不休!


    ——现在就是如此,所有的一切都“更新”太快。就像论坛发帖一样,什么都留不住。能够留下来的只有“怀念”了。枯山水作为一个阶段,如果以后能让大家怀念,也算是没有白做吧。问好欧南兄!


    _________________
    我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423141483

      目前的日期/时间是2017-09-21, 05: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