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习作一张

2013-06-15, 00:31 由 杨典



附件
1111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138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花磎迹见泷行书《前赤壁赋》

2013-04-01, 13:09 由 杨典

图:藏花

附件
书法 00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8 Kb) 下载0次
书法 002.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3 Kb) 下载0次
书法 003.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6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银阁寺及其门前枯山水

2013-01-24, 11:48 由 杨典



附件
银阁寺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85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达利作品展

    分享

    欧南

    帖子数 : 248
    注册日期 : 11-04-26

    达利作品展

    帖子 由 欧南 于 2011-05-15, 19:30

    我喜欢达利是因为他诱惑了我的无知——欧南





    连续几天的失眠,辗转反侧,使我濒于崩溃的边缘。我的失眠是周期性的,大概是长期昼夜颠倒的原因,或许是深夜看碟或者看书,常使我大脑处于兴奋状态中,以至于难以安眠。但有的时候却非常好,躺下便睡着,我无法解释其中的原因,或许正如钢琴家涅高兹认为自己有循环性精神病一样。人的精神状态实在是奇怪,它并不知道自己在哪一天会“神经搭错”,瞬间就会将长期累积的情绪爆发出来。我的失眠就是这样,一年中有好几次会持续一星期无法入睡,只是到了把自己折磨到了极限以后,又奇迹般地恢复正常,一切症状彻底消失,我又能像一个正常人那样,吃饭,睡觉,看书,浑浑噩噩。



    失眠使我终于决定去看达利作品展。这样说仿佛很自负,好像达利不过如此而已,但事实就是这样。人到中年,似乎对什么都满不在乎,一句“随便”就可以打发任何事情。正如诗人奥登所说:“男人失去力量的征兆是他对钟点的漠不关心。”而我所体验到的正是这种心境,随便其实是表示出心灵的疲惫,伟大人物曾经令我激动,他们诱惑了我年少无知的心灵,诱惑了我的渴望,抽空了我的***,现在不如一碗新鲜的豆汁更使我心仪。



    达利的作品并非在上海首次展览,但前几次我根本没打算去看。如果不是失眠,这次我也不会去。我过去看画展纯粹是图个好奇,凑个热闹,但现在连这种好奇也被自己蚕食殆尽,生活与日俱增的乏味不是一场达利的作品展所能消除的,我们根本缺乏达利时代的艺术生活,那种热情和狂热。因此,达利的作品展在过于现实的环境中,显得滑稽和不合时宜。它仿佛像一只漂亮的高脚酒杯那样,一根细细的玻璃杆顶着一颗空空的大脑袋,现实的脱节,使什么艺术都显得多余,而达利在这个时代不过也是个多余的疯子罢了。



    在众多的画家中,达利是一直是最吸引我的一个,或许在他身上发现了我所喜欢的那种基因。但我只能仰视他,我没有他疯狂的才气,也没有他自我吹嘘的热情,我的生活环境和境遇,只能像佩所阿所说的那样“一些人看着我,似乎他们知道我,或者以为他们知道我。带着眼睛和眼皮的隐隐作痛,我感到自己也回看了他们一眼。但我并不想知道外部的世界。”而达利的疯狂并不属于这里,他属于一个更能容纳艺术家的地方,他的一生恣意妄为,自我标榜,自我吹嘘,但他的作品却不得不使人刮目相看,达利是个极有灵性的画家,他渴望世俗功名在这里或许被不屑,但在自由的巴黎,那些疯狂的艺术家荒诞不经的举措,却是有用武之地,至少巴黎的小市民不会大惊小怪,视他们为洪水猛兽。



    达利无疑是个反常的艺术家,一个天生的顽童和疑似精神病患者。解读他的作品是困难的,达利是个集天才和欺世盗名为一体的人,一个癔想症人,这给予了他不管是在艺术上,还是在生活上,都极度的神经质,只是他的神经质是那么的吸引人。他的一幅幅类似梦境的作品,其实启开了很多人内心神秘的体验,它既让人若有所思,又不知所云。诚然,神秘的事物是不可能用逻辑去解释的,它只能被感知。因为,我们都有过这种梦,这种无法解释的体验。达利的作品正是模糊了知识和经验的关系,他给了人们一个可以感知但不可解释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所有的真实宛如一场梦,一个幻境。达利的作品让人迷惑在现实与梦之间,它们究竟那个是真实的!有无生相,或许我们所谓的现实并不可靠。而我们对于未知事物的迷惑正是源于我们自身的无知,很多人喜欢达利或许是出自于同一种感觉,迷惑和神秘最容易吸引人的心智,清晰明了则会使人丧失追问的兴趣,而达利恰恰是捕获了人的弱点。



    达利疯的有意思,有感觉,他是一个场,一个能很深的潜入到人的精神内核,并恣意和这个世界作对的人。很多年前,我一直不明白他和布努埃尔合作的超现实主义电影《一条安达鲁狗》,在开始的时候用剃刀切开眼球的镜头所表现的意义。这个画面使我不寒而栗和恐惧,但奇妙的是,正是这个镜头一直浮现在我的脑海中,挥之不去。我甚至认为,达利大概是想用这种反常的效果来使人印象深刻,但后来有一天,我好像突然明白了这个镜头的含义——切开你的日常判断,切开你知识的禁锢,你所谓的通过判断推理找到的答案或许并无意义。整个电影从头到尾充满着怪诞,血腥,疯狂和病态,没有逻辑,也不可理喻。影片无法给予人正常的逻辑分析,它带有明显的疯狂的特征,带着嘲弄和戏谑,带着满不在乎的无赖情绪,其动机却是对这个世界深刻的怀疑和不信任。后来,我看了布努埃尔的电影《维莉蒂安娜》,里面一个经典的镜头是描写一群被主人收留的乞丐,在吃饭的时候模仿达芬奇的“最后的晚餐”,而坐在耶稣位置上的那个人却是电影中最坏的瞎子,电影的讽刺是最明显不过了。



    在西班牙时期,达利曾和布努埃尔,诗人洛尔卡是同窗,他们结伴而行,喝酒,唱歌,疯狂的娱乐,对整个世界满不在乎,但这种浪荡却促使了他们三人在日后都成了有影响的人物。生活是自由的,艺术更需要自由,只有自由才能保持批判的活力,保持敏锐的洞见,达利和布努埃尔早期的合作难免有游戏的成分,但随着阅历的增加,艺术家会显示出他成熟的创造力。



    我喜欢达利是因为他诱惑了我的无知,他释放了我的潜意识,他的绘画使我入迷,又使我惘然无知。达利是一个被很多人谈论,却永远也谈论不清楚的艺术家。其原因正如荣格在分析毕加索的时候所说的:“要想在某一个单一的,孤立的图像中来确定任何事情,不管把它的确定性限定在哪一级程度上,都是全然不可靠的。人们由此而得到的只会是一种陌生,混乱而不可理解的感觉,却不会知道它真实的意义是什么,它所表现的是什么。”荣格在这里指得虽然是毕加索,但达利和他拥有同样的特征,且比之更为神秘,也更具有破坏性。在达利的自传中,他曾经说过:“我觉得自己的作品就像一场大灾难。我多么希望生活在一个不需要拯救什么的时代啊!但如果我转向当代,尽管我并没有低估那些比我高明得多的专家,我却无论如何也不愿把我的个性与同时代的任何一位的个性交换。”这是达利疯狂个性的一个标签,和那些个性张扬的艺术家一样,只是达利生对了时代,生对了环境,20世纪比以往更能容纳个性,容纳疯狂。



    吸引我这次去看达利画展的另一个原因,是想去看达利的那幅为电影《爱德华大夫》设计梦境的画面,这是我第一次知道达利,知道希区科克,它完全使我入迷。那还是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当时,这部电影还是作为内参片上演的,电影中的这个场面使我至今印象深刻,这或许也是当时进口电影稀少的原因。



    达利的作品展在上海美术馆一楼,据我上次去看《印象派画展》已有五年,这五年的变化也使我有些惊讶。五年前,我是兴冲冲的去看画展的,记得当时的人很多,我足足排了一小时的队才得以进去。而这次,却是因为失眠。



    达利的作品展没我想象的那么人头济济,甚至有些冷清。有意思的是在我短暂的排队购票中,发现队伍里有一半是老外带着孩子来看的。想起以前曾有一个老外抱怨上海缺乏艺术生活的话,或许吸引他们来参观的,并非是达利的作品,而是无聊。达利的名头无人不知,尤其对于西方人来说,达利曾经指导过他们如何描述梦境,但现在的达利多少已经失去了人脉,艺术彻底的离开了我们的日常生活,它变得可有可无,甚至很多人都不愿去接触它,生活的累和无奈,使人不敢过多的去接触艺术,以免遗失自己。



    达利的作品在一层楼面分两个厅展览,进去右手的那个厅的正前方,正是那幅我渴望看到的《爱德华大夫》,但看后却没有太多的感觉。电影中让人倍感神秘,惊怵的画面,在实际中看到的却也是稀疏平常,或许是电影的动感更能使人产生联想,而静止的画面,却失去了几分诱惑。



    这次达利的作品展号称是上海历届展览中作品最多的一次,但我还是觉得有些失望,原因是我所熟悉的,称得上是达利的杰作的很少。这种感觉仿佛是朋友请你去喝五粮液,临了却给你喝泸州老窖一样,虽然泸州老窖也不错,但和你的期望值总有距离。这次展览的大多是达利在晚年随手画下的草图,随意,简单,虽然有些作品的构图不错,有着达利特有的怪诞,神秘,夸张的风格,但很多并非显得高明。或许对专业的画家来说,可以去揣摩达利在作品成形前的构思,但对我来说,多少有些无趣。在我看来,达利的作品其实没有多少可以提供学习的范本,他的脑子太独特了,是个异类,也是独一无二的。



    在作品展中,几组寥寥数笔构成的像《哈姆雷特》,《唐·吉诃德》等还是激起了我的兴趣,达利在这里用涂鸦式的笔触,孩童般简单,随意的风格为我们带来了成年世界对于经典人物的理解。这里有意思的是,成人的内心世界毕竟不同于儿童,而他的童趣多少带有经验的深刻,达利的其实内心并非真正单纯,他是个极入世的画家,他很多怪异,夸张的作风无非也是引人注目的手段,和一般浅俗的明星并无本质差别,而惟一的区别是,达利是个天才,明星却不是。



    作品展中,还有一组达利的剪贴画,这是达利从画报上把照片剪贴下来,然后用水彩稍稍涂抹一下的作品,也亏的是达利,如果换了其他人,早被人扔到大街上了,这也是明星的好处,达利的作品即使是垃圾也会被人小心的珍藏。就像名人手迹一样,即使是在一张小纸条上留下的废话,也会被专家学者们津津乐道,仿佛是发现新大陆一样的向外界宣布。



    在达利一系列的雕塑作品中,我个人觉得非但优秀的并不多,且很多显得浅俗,甚至愚蠢,如果和米开朗基罗,罗丹等相比的话,达利显得有些欺世盗名。如雕塑《亚当和夏娃》,图解性的在亚当和夏娃的中间盘着一条三角形的蛇,让人搞不明白那么富有创造性的达利,怎么会浅白如此,在展览中还有很多雕塑也是如此,牵强附会,煞有介事,而有趣的是,倒是作品边上的文字解释写的非常好,赋予了达利很多精神内涵,真不知道达利看后会怎么想,或许会仰天长笑。因为他内心肯定明白,当年那个在巴黎大街上扛着巨型面包行走的先锋小子,如今可以公然的向任何权威机构抛洒粪便了。



    在这次展览中,看到最多的是达利著名的“被软化的钟”的符号,老实说,我是第一次发现,这个符号被达利反复使用的有些泛滥的感觉。而我以前看到的是那幅著名的画,它确实给我带来了异常的感受,达利解构并虚化了时间,在这幅画里,我曾经感觉到了那种莫名的不安,那种似是而非的茫然和惶恐。达利在那里究竟想告诉我们什么!我想,在这里,时间的虚构同样暗示了人的虚构,宇宙中或许不存在时间,也不存在人,我们只是这个世界虚构的一部分,人和时间都是虚构的,最终他们会彻底消失,成为永恒的寂静。



    我的理解或许并非达利的理解,而达利真正的妙处就在于他画面的启示性和诱惑性。每个人都可以通过达利的作品去理解自己,因为人生无非就是一场有限的梦,在这场梦里,你无须让别人的经验去覆盖你自己的感受。作为艺术家来说,达利确实真正做到了为自己而活,为自己而思考,在他很多著名的作品中,我们都可以发现这种不确定性,这种潜意识的梦,不祥的静止中带着莫名的紧张,对未来的猜测。



    达利的作品其实并不需要过多的解释和说明。因为,我始终觉得最好的艺术是非解释性的,因为好作品有着自身的完美性,能直达人的灵魂深处,与人产生强烈的共鸣。只有拙劣的作品才需要通过解释来证明它的深刻。达利是个集天才、自大狂、小丑,惊世骇俗和欺世盗名为一体的艺术家。但恰恰是这些多面性构成了人的合理性。当你看到那些所谓的名人言行里包含着多少虚伪的成分的时候,会觉得达利疯的正常,疯的让人喜欢。他图名,图利,他玩弄人们的智力,糊弄人的理性,他用疯狂来戏弄这个世界,戏弄人间的同时,骨子里却隐含了内心深处那么多莫名的惶恐,惊悸。这些,我们可以从他无数的作品中捕获这个信息。

    杨沐

    帖子数 : 39
    注册日期 : 11-03-19

    回复: 达利作品展

    帖子 由 杨沐 于 2011-05-16, 14:30

    来看。

      目前的日期/时间是2017-06-27, 16: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