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习作一张

2013-06-15, 00:31 由 杨典



附件
1111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138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花磎迹见泷行书《前赤壁赋》

2013-04-01, 13:09 由 杨典

图:藏花

附件
书法 00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8 Kb) 下载0次
书法 002.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3 Kb) 下载0次
书法 003.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6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银阁寺及其门前枯山水

2013-01-24, 11:48 由 杨典



附件
银阁寺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85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旅行的蜥蜴】第二章

    分享
    avatar
    楚雨

    帖子数 : 32
    注册日期 : 11-03-27

    【旅行的蜥蜴】第二章

    帖子 由 楚雨 于 2011-05-12, 09:08

    【旅行的蜥蜴】第二章
    作者:楚雨


    1、绿蜥蜴、不安的心情、烟圈

    森拿起卡在门上按了一下,门吱呀一声开了。他一眼就看见卡其布的白色影子在窗前晃动,他非常专注,连头没回。森大声地打了招呼:“早上好,卡卡!”“早上好,森。先去照顾一下你的绿蜥蜴吧。”“OK!”

    森把外套挂好,走到保温箱前,他看见这绿家伙正抬起眼来看他,眼神特别动人。他突然涌动想把它捧在手心的愿望,下一步他就真的这么做。现在,它在他的手心,还那么小,透明得就像一块绿翡翠。它的眼睛是淡褐中带着微绿。它抬起眼看着他好一会儿,突然羞涩地低下头,森觉得特别有趣。他小心翼翼地把它放回烤箱里,现在这小家伙还需要营养和温度。它很快就会有新变化,说实话,他心里有点不情愿,宁愿它一直是这样,不要变成又大又蠢的家伙。

    真不知道卡其布会怎么折腾它。一个早上,他几乎没什么心思做事,效率特别低。陆西已经被卡其布批评了几次,陆西就这么没心没肺。他还是嬉皮笑脸,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

    他来到洗手间,忍不住掏出香烟,打火机——咔嚓把烟点燃,他吐着烟圈,一、两、三……

    2、泡澡、回忆、孤独感。

    从KKY实验室出来时已是深夜,森回头看到灯依然亮着,他知道卡其布估计又要通宵,卡卡是典型的工作狂。森摇摇头,他径直回家。

    打开热水器的莲蓬头,把水温调到适合的温度,森把自己泡在温水中。他舒展四肢,脑海中又晃动绿蜥蜴的影子。很奇怪,他以前是害怕小生物的,比如到恐龙博物馆去,别人都是兴奋得哇哇大叫,他却有种莫名的恐惧感,从牙齿底下潺潺流淌出,令他不断尴尬地偷偷咽着口水。他感觉那些高大的骨骼正向他压过来,好像要把他的骨头压碎。他也害怕动物园里的野生动物,他是看不得它们的眼神。他不知道人们为什么喜欢把它们圈养在那些狭小的空间里。这难道是人的天性使然,他们为了自己的好奇心,全然不顾动物们的感受。

    两年前卡其布带森和陆西去非洲的原始森林。他们在那里呆了整整一个多月,森觉得当时自己差点想留在那里,要不是实验室又有新的实验项目,他们估计还会呆更长的时间。陆西那家伙整天嚷嚷枯燥死了,他在想他的那些奇奇怪怪的伴侣。有一个夜晚,他居然借助酒兴破门而入,他要森当他的伙伴。森和卡其布也是从那时起才知道他的秘密。森的身手敏捷,他三下两下就制服了陆西,在陆西的讨饶之下他把陆西踢出门去。从那以后,陆西看到他总不免内存悻悻。

    森披了件睡袍,他坐到窗台上,旁边的绿色植物蹭着他的脸颊,痒丝丝,也勾出他内心感伤的情怀。看着窗外灯火通明的不夜城,给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在T城他没有亲人,没有朋友。除了他的工作,他似乎一直游离在生活之外。他害怕,有一种被遗弃的感觉。这感觉也许只有当一个人走到天涯海角时候才能深刻体会。

    森知道自己没有卡其布那么坚定,工作就是卡其布的一切。

    如果离开了这里,森不知道自己还可以做什么。

    3、黄昏时刻、窗台、放风

    整整半个月,森都在照顾绿蜥蜴。他发现这小东西长得没有想象中快,这符合他的愿望。

    黄昏的时候,他经常把绿蜥蜴放到办公室的窗台前让它自由活动。陆西看到森这么照顾蜥蜴,就打趣说,这简直就一小情人的待遇嘛。看着令人眼热。去去去,你狗嘴吐不出象牙来。森一皱眉,陆西吓得吐舌头,一溜烟就不见人。

    卡其布走过来蹲下身来,他细看蜥蜴的活动,说,小东西看上去不错。森,耐心点儿,会有神奇的事情降临的,但我目前还没十足的把握。再等几天吧。

    森充满期待地看着卡其布的眼神,卡其布不再往下说,他转身离开办公室,肯定又到实验室去忙碌。

    森觉得这小家伙好像会讲话是的,不,确切地说应该是它的眼神特别奇特。现在,它抬起头,把它类似人类的眼神投向森。森突然害怕它会变色。它会变吗?或者就一直这样,它多像玩具。这一刻,他内心有一种想把它据为己有的想法。

    他不知道卡其布想拿它做什么实验。似乎是课题之外的,卡其布可以同时进行好几个实验,虚虚实实,典型的狡兔三窟。他也从来不说明他的主要研究方向,但实验室还是源源不断地涌入资金,仪器设备在同行业都是数一数二,这点和他们的实验室不断有新研究出炉有极大的关系。的确没有几个人能和他们匹敌。他除了完成与神秘人物共同预定的项目,还能不断有些新奇的小动作,这点乐趣有时候比那些大课题更令人兴奋。但这次关于蜥蜴的研究方向,他倒是守口如瓶,森几次的试探都没有结果,这的确不是什么好兆头。

    4、梦、遗精、更深的失落

    女郎在前面走,森跟在后面,她突然回过头来,森的手一下触摸到她绸缎般滑腻的连衣裙,他的手开始上下游移,女郎把身体更紧地贴向他,他似乎看到熟悉的眼神,但他想不起她是谁。她的唇靠近森,森不由自主地闭上眼睛,他陶醉在慌乱的心情之中,或许是他还没心理准备。

    不,他突然想,她是谁,我爱不爱她?我好像什么也想不起来。但他还没来得及往下想,他听到她对他说:“你和我一样紧张吗?”森心里有点懊恼:“我几乎快丧失爱的念想。所以我不知道我爱不爱你。”他突然停下动作,把双手伸到头顶护住头,他的头痛症开始发作。女郎怔住了,她看了他好一会儿,拔腿就跑,森在后面追……有几次他的手已经触到她柔软的腰肢,但她又像水蛇一样摆动开身体,他心里开始着急起来:“我想好好爱你,但我必须知道你是谁?”

    他终于再次把她抱进怀中,这次她不再挣扎。他/她们一起仰天躺在沙滩上,森知道他想追问的问题没有答案。他一直回忆不起来。海涛的声音压过一切,她在他的怀里扭动,他终于控制不住……

    森从梦中醒来,他的手触摸到黏稠的液体,他怅然若失,起身收拾停当,再次躺下,却全然没了睡意。他突然特别想有一个人陪在身边,说话,或者什么都不做。但他知道这一切看似简单,却很难实现。他不知道什么地方的问题,但至少他目前尚无法解决。

    5、飞机上的煎熬、云层、对峙

    森参加他们业界的一个研究活动会议。刚结束,正准备返程,在机场,他接到一条卡其布的信息:见信速归。有急事!——卡其布。他心里一震,第一个念头就是,他的绿蜥蜴出事了。难道?不,他不敢再往下想。

    在飞机上的一个多小时简直就是难熬的分分秒秒。他焦虑地看着手表,身边带了一本XXX的书也翻不下去,闭上眼睛却毫无睡意。他抬眼望机窗外,阳光特别灿烂,把云层渲染得格外生动。要是平时,他肯定会美美地感受它们,甚至可以在心里把它们勾勒出来。但他现在没心思享受任何事物,他很少这么失态。至少这几年他早已磨砺得很淡定,这当然和卡其布不断帮助和提携他有关,也和时间有关。

    现在,所有对自己有帮助的方法森都试了遍,还是没有任何效果。他看到前方一个和他差不多年龄的男子,也许是被他的焦虑所吸引,那男子不动声色地观察森。森知道自己失态,但他也毫不客气地用目光反击他。几分钟的对峙,对方终于扭过头去,不再回头看他。森松了口气,但心里一点也不轻松。

    直到空姐通知大家系安全带等待飞机降落的那一刻,他才深深地呼出一口气。

      目前的日期/时间是2017-10-20, 1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