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习作一张

2013-06-15, 00:31 由 杨典



附件
1111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138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花磎迹见泷行书《前赤壁赋》

2013-04-01, 13:09 由 杨典

图:藏花

附件
书法 00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8 Kb) 下载0次
书法 002.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3 Kb) 下载0次
书法 003.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6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银阁寺及其门前枯山水

2013-01-24, 11:48 由 杨典



附件
银阁寺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85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胡派“幽兰”之硬伤》

    分享
    avatar
    杨典
    Admin

    帖子数 : 1579
    注册日期 : 11-03-14

    《胡派“幽兰”之硬伤》

    帖子 由 杨典 于 2011-05-04, 18:56

    胡派“幽兰”之硬伤




    众所周知,大陆版《山河岁月》是节本,完全删去了原著的最后五章。但通读全本,其最关键处,让我觉得值得一谈的是,却并非被删节与政治遮蔽的部分。因整部书的结构,无非是胡因袭了H•J•威尔斯《世界史纲》之立意,即从上古旧石器一直谈到当代而已。威尔斯比之更全,乃从史前空间、大陆漂移与远古微生物,一直谈到第一次世界大战。该书第一版1927年便由梁启超校对、梁思成译文中文,后又经过费孝通等人历次再译。胡兰成想必是很熟悉的。威尔斯此书,在世界史学界中一直是公认的偏门和野路子,与胡很像。胡不过是借此做了一个“中国版”史纲,此略不谈。
    让我个人感觉值得稍谈的,是胡关于中国音乐的几个段落。
    胡并不懂音乐,更不懂传统律学,而其《山河岁月》中却大胆地用了最反常识、无知和荒谬的话来比较中西音乐,如他说的“好即是准”,以及西方音乐“只有小提琴和钢琴可单独演奏来听”(这简直是笑话了);还有如“中国音乐从来就有交响乐”;甚或“中国的音乐亦是正声。西洋惟以音叉定音阶,但是音的边际有极精密的一线非音叉所能量,例如宫的高半音与商的低半音好像是同的,而其实不同,因为高半音与低半音之间还可以一半又一半的分割至于无穷,要如何纔能定出一个边界,界下是低半音,界上是高半音,这在钢琴里即不可能,但唱歌唱得好的人则可以唱准。西洋乐器惟在小提琴里方可以分得清。而中国乐器则如琴瑟笙萧胡琴等,皆能够辨别,因其不像西洋乐器的现成制定音阶,却由人手来决定,而取准于人心”。
    所有这些,显然证明他并不知有小二度与四分之三音的律学原理。他不懂交响乐必须是和声,而不是“大齐奏”。不知西方弦乐之“标准音”也来自钢琴定音。也更不可能看到过民国学者李济先生关于《幽兰》等古琴曲之律学分析(《幽兰和声》),不可能知道明代便已影响了世界律学和十二平均律之朱载堉《律吕精义》等典籍,其中对音准,半音的要求,其实比西方要严格得多。对胡来说,乐一直是礼的附庸,不是独立的。他参阅的不过是像《宋史-乐志》那样的书。对这一保守和“文人化”音乐态度(音乐制度),他甚至还不如魏晋人物们看得透彻。因为这个问题在我看来,早在嵇康写《声无哀乐论》时,起码在文化意义上就已经解决了。
    胡兰成想必也不太清楚琵琶、二胡与扬琴等所谓“民乐”,本来也是汉唐前后从西方(西域)传来的乐器和音乐,非要将其本土化。而民乐在近代的式微,落后和在演奏时被观众因缺乏专业性、过于模糊而导致不堪入耳,最后甚至一度被呲之以鼻等原因,持胡这种观点的人其实难辞其咎。
    胡还说:“中国的乐器不制定音阶,或只制定个大概,乃是留着无尽的余地让人可以出入游嬉,如同围碁的非常简单,却可以变化不测。乐器中如磬如缶,如鼓如筑,皆单纯之极,但是论语里的隐君子爱击磬,而秦始皇爱击筑,杨惮喜击缶,唐明皇喜击鼓,如‘佛以一音演说法’,有一音的至止极美……中国人的歌声是精制过的,生旦净丑各有世景,好像云日迥照里一树的枝条与花叶,而西洋的男中音及女高音等则只是生理的,技能的,所以学校里唱歌的喉咙不可以唱昆曲。西洋音乐又且它的准确与熟练有尽头,中乐则如昆曲永远可以唱得更好。还有昆曲京戏乃至嵊县戏等,皆同一只曲谱而可因配的字句内容不同可唱成各式各样,不像西乐的曲谱不能移作别用。中乐一只谱当十只用,而连各式的戏各式的弹词花鼓,以及种种小调算起来,曲谱之多更使西洋曲谱相形见绌”。
    这些就更狭隘了。莫不成中国音乐皆为君子,小提琴或钢琴便是男盗女娼?中国乐器如何就不制定音阶?莫非三分损益律、纯律、五度相生律和十二平均律等不是音阶?西洋音乐如何就是“有尽头”的?任何艺术都只有风格差异,绝无止境可言。不像科学,有了手机,便可不要电报了。小提琴有了海菲茨,也未见得就不要伊萨伊或穆特了。胡更不知众多西方演奏家,作曲家或先锋音乐人,也是“一只谱当十只用”,同一首奏鸣曲、歌曲、协奏曲或现代实验音乐,便存在着各种不同版本(甚至无谱,只有符号),与中国古琴口传心授或戏曲之流派一样。更莫说后来的即兴、爵士乐和世界音乐等之随意挥洒了。而你若让唱戏曲的去唱瓦格纳歌剧,便一定能唱得好吗?绝无可能。
    对一门艺术没了解透,便不该仓皇下结论罢。
    日前台湾薛仁明先生来京,彼此说到:“胡的言论,只能是看着玩玩,不可当真。因胡从来就不是在做学问,只是一种游戏笔墨”。就算如此,那么胡为何又总是强调其书(尤其《山河岁月》与《今生今世》这两部)之重要性,甚至认为一定会“流传千古”呢?(《致唐君毅书信》)
    胡之履历,惊险跳脱,如战国纵横家之流亡,又爱任侠犯禁,藏匿民间,雄心抱负。胡之一切书迷人,其思想一般,主要还是在语言与“句”之精湛,其风格是民国文字里非常特殊的一个角落。尤其是他的“句”,很多时候会突然闪光,如刀尖上走,令人钦佩。我相信,民国文学史定会有他的地位,不会因其人格八卦或汪伪时期的“策士”身份而被扭曲。
    但人生阅历、语言之美和“句”的惬意、孤绝,皆是另外一个问题。
    胡兰成对中国音乐建立于“意境”之上的认识,也并没有全错。他最大的问题是非此即彼(无端践踏西学)和律学等知识上的硬伤——即用文化涵义去刻意(并很外行地)试图抵消音乐学与技术上的差异。胡之文字优雅、观点剑走偏锋、对民国白话与张爱玲式语言情境的运用,往往很容易让人忽略他在具体学术上的缺失和乱谈,堪称“胡派”。除了音乐,他在书中对中西制度、建筑、绘画、戏曲、禅宗、医学或文学上的比较,也用了类似办法。实在可谓“分别心”太重。我不知道他是不是想以此来强调他本来的“爱国性”或“民族性”。如果是,便适得其反,反而让人觉得中国人谈文化太不自信了。况且这些比较是如此粗浅、武断和半瓶醋,简直让我难以相信是胡这样心灵细腻的人所写。因胡之一生,看其行文,应该是最不喜欢粗鄙之人与事的,但他自己在音乐与艺术问题上的分别心,和在专业知识捉襟见肘的情况下便匆忙立论,却意外地粗鄙。
    胡爱写书法。颇具讽刺并又让人伤感的是,1981年胡在日本死后,墓碑上刻下了他手书的“幽兰”二字。这两个字当然涵义多重:其一,是他名中有“兰”,并幽居于流亡之中,最后死于岛国;其次,“幽兰”本是孔子菜色陈蔡、对时运与“君子在野”之感叹,胡兰成以此自比;最后,也是我认为最关键的,是《幽兰》本为古琴第一名曲,该曲在律学、结构与音准上,都是中国古琴音乐之极品(可参阅拙文《半寸许》与《琴殉》等),本传为孔子所作,实为六朝时梁人丘明所传,其唐人文字谱手抄卷子原件,至今藏于日本京都西贺茂神光院,被日人视为国宝。前两个理由,都可以使胡以“幽兰”为墓志铭,从他自负的个人史来看也算“贴切”。唯有最后一个,怕是永远要被传为一个笑谈了。



    2011、5、4


    由杨典于2011-05-05, 22:14进行了最后一次编辑,总共编辑了2次


    _________________
    我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423141483
    avatar
    沈方

    帖子数 : 358
    注册日期 : 11-03-15

    回复: 《胡派“幽兰”之硬伤》

    帖子 由 沈方 于 2011-05-04, 21:15

    这篇文章属于内行碰到外行。胡兰成谈书法,亦与谈音乐差不多。


    _________________
    沈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guanshuilu
    avatar
    陈均

    帖子数 : 251
    注册日期 : 11-03-15

    回复: 《胡派“幽兰”之硬伤》

    帖子 由 陈均 于 2011-05-04, 23:55

    最后一条很狠呀。
    胡为文多是不求甚解而为之,所以很多专门领域不能去深究。
    民国文学史如果不是台湾的那个民国,在大陆算是当代文学史了,胡的重要作品都是40年代末之后写成的。
    avatar
    疏约

    帖子数 : 132
    注册日期 : 11-03-29

    回复: 《胡派“幽兰”之硬伤》

    帖子 由 疏约 于 2011-05-05, 09:44

    的确,猗兰操在薛兄的书里也出现过,但引用的不对。
    avatar
    杨典
    Admin

    帖子数 : 1579
    注册日期 : 11-03-14

    回复: 《胡派“幽兰”之硬伤》

    帖子 由 杨典 于 2011-05-05, 11:33

    谢谢老沈、陈均和疏约三位仁兄的批评,胡的很多立论的确太粗浅了,语言本那么好,但硬伤那么多,想来实在可惜。


    _________________
    我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423141483
    avatar
    疏约

    帖子数 : 132
    注册日期 : 11-03-29

    回复: 《胡派“幽兰”之硬伤》

    帖子 由 疏约 于 2011-05-05, 18:48

    回杨典兄:胡文如“花”,才子相毕现,“花”的东西夺人之性,关乎于根、枝、叶的太少。不仅胡文,几乎也是台湾文学的写照,用字用词的巧夺天工处许多,但不依《说文解字》来构词,终究下上品一等。
    avatar
    杨典
    Admin

    帖子数 : 1579
    注册日期 : 11-03-14

    回复: 《胡派“幽兰”之硬伤》

    帖子 由 杨典 于 2011-05-05, 18:51

    疏约兄之言甚是,记得80年代就有句俗话:“才子气若太重,就成不了大家”。


    _________________
    我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423141483

    欧南

    帖子数 : 248
    注册日期 : 11-04-26

    回复: 《胡派“幽兰”之硬伤》

    帖子 由 欧南 于 2011-05-05, 20:08

    胡谈音乐的文章没看过,但如杨典兄所言的的确有些好笑,不懂音律不要紧,但千万不要涉及技术,谈意境不也很好吗?
    记得成功亮先生说过一件事,好像是有一次在四川的琴会,大概有些琴家过于兴奋,竟然大骂西方音乐,这就暴露了自身的缺陷,你对西方音乐根本就不了解何故出此狂言。
    关于音律的问题,自古京房,荀勖等就一直在讨论,但并无实践。中国的平均律理论比西方早,但没用在实践上,这或许也是没有和声观念的缘故,中国的传统音乐只有齐奏,没有声部,所以问题还不太大,但一旦涉及到和声了,就会出现音不准问题。所以西方的乐队也是基于平均律的基础上,没有平均律也不会出现西方的管弦乐队。
    不过早期的文人似乎也可以理解,毕竟大国之梦还未醒,毕竟对西方音乐了解的还不多。不懂是不会有敬畏的,呵呵!
    avatar
    杨典
    Admin

    帖子数 : 1579
    注册日期 : 11-03-14

    回复: 《胡派“幽兰”之硬伤》

    帖子 由 杨典 于 2011-05-05, 20:14

    谢谢欧南兄批评。是这样的。而且关键胡还不算“早期文人”,因他写此书时是1954年,那时西方音乐已经算是彻底进了中国了(马思聪都已经回国办了中央音乐学院了)。所以我说他立论很“粗鄙”。


    _________________
    我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423141483

    欧南

    帖子数 : 248
    注册日期 : 11-04-26

    回复: 《胡派“幽兰”之硬伤》

    帖子 由 欧南 于 2011-05-05, 20:23

    这不能以年代论,而是思维上的。我也遇见过一些老夫子,也有类似的论述。有老夫子情节的人往往很不愿认同西方文化,或许古老的民族多少都会有这种情节吧!记得以前看过一个片子,说一个美国老女人玩意大利的小年轻,而老女人一旦触怒小年轻,小年轻就会愤愤然的说,你们美国算什么,我们有几千年的文明史。
    我觉得中国面前不少人的心态至今也和这个小年轻一样,无甚改观,我也遇到过这种高人,不愿承认事实,情愿生活在消失的梦幻里。

    薛仁明

    帖子数 : 20
    注册日期 : 11-03-16

    回复: 《胡派“幽兰”之硬伤》

    帖子 由 薛仁明 于 2011-05-06, 11:59

    我那天意思是,胡違反現在主流知識體系下的常識;若用這套體系來談他,他是不值一談的。
    樂理我是外行,所以六年前醞釀寫天地之始之時,我特別先探問了公認兩岸中國音樂權威的業師林谷芳先生對胡談音樂的看法,林老師說,胡非常特殊,細節處處是錯,但結論全部是對。
    avatar
    杨典
    Admin

    帖子数 : 1579
    注册日期 : 11-03-14

    回复: 《胡派“幽兰”之硬伤》

    帖子 由 杨典 于 2011-05-06, 12:25

    谢谢薛兄来批评。问好!我还等着你给我传胡的资料呢!

    另——关键是:我也并不认为他结论“全对”。他对中西音乐的比较,结论,以及对中国音乐无音准等问题,结论也是错的呀:)


    _________________
    我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423141483
    avatar
    杨典
    Admin

    帖子数 : 1579
    注册日期 : 11-03-14

    回复: 《胡派“幽兰”之硬伤》

    帖子 由 杨典 于 2011-05-06, 12:27

    在中国音乐这个问题上,胡只有说到传统“意境”时,才部分算是“对”的。


    _________________
    我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423141483

    文河

    帖子数 : 52
    注册日期 : 11-04-04

    回复: 《胡派“幽兰”之硬伤》

    帖子 由 文河 于 2011-05-06, 19:12

    呵呵,俺还是比较喜欢胡兰成的,即使他硬伤累累,也不在乎。尤其是喜欢他的“表达”,简直是回风舞雪,天花乱坠,亦如风行水上,一路层层叠叠,波光粼粼。又跳脱,又轻逸,又细腻。当然有时也有点装腔作势,但不伤大雅哈。一个人的学识学不来,表达风格上更不能学了,一学即可看出,要是有点写作自尊,会受不了的哦。
    他是一个学者式的作者,不是一个严格意义上的学者。散文写作中,在对古典资源(典籍,诗词,书法,音乐等)创造性利用方面,胡是一个高峰。他不是表现在对这方面的知识的占有上,而是创造性的利用和领悟上。这是从大的方面来讲的,不是从细节上。
    胡的个性也极其突出,众所周知,这个在文学中(生活中另一说)是非常重要的。咱是个没个性的人,蛮羡慕人家的。

    文河

    帖子数 : 52
    注册日期 : 11-04-04

    回复: 《胡派“幽兰”之硬伤》

    帖子 由 文河 于 2011-05-06, 19:14

    呵呵,这个回贴不是就杨典兄的文章就事而论的,谈的是俺对胡兰成的总印象。
    avatar
    杨典
    Admin

    帖子数 : 1579
    注册日期 : 11-03-14

    回复: 《胡派“幽兰”之硬伤》

    帖子 由 杨典 于 2011-05-06, 19:16

    如果不谈硬伤,我也基本同意文河兄的看法和印象:)


    _________________
    我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423141483

      目前的日期/时间是2017-06-27, 16: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