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习作一张

2013-06-15, 00:31 由 杨典



附件
1111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138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花磎迹见泷行书《前赤壁赋》

2013-04-01, 13:09 由 杨典

图:藏花

附件
书法 00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8 Kb) 下载0次
书法 002.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3 Kb) 下载0次
书法 003.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6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银阁寺及其门前枯山水

2013-01-24, 11:48 由 杨典



附件
银阁寺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85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樱桃园笔记(二)

    分享

    文河

    帖子数 : 52
    注册日期 : 11-04-04

    樱桃园笔记(二)

    帖子 由 文河 于 2011-05-04, 11:23

      ◆站在二楼的阳台上,长时间望着楼下院子里那棵石榴树。我想象自己作为一棵树而存在的幸福:茂盛、开满花朵、浑身充满清凉的汁液。
      ◆一个小姑娘,十六七岁,不可能更大。长发、绿衣、黑紧身裤、高白筒靴。肤色微黑,大眼睛,鼻子小巧玲珑而又挺拔,下巴圆润短小,这些使她整个面部神情显得活泼俏皮。她和一个差不多同龄的小伙子忽然从外面回来,一前一后,噔噔噔爬上通往二楼的露天铁筒楼梯,然后拐进靠南边的那个房间。小伙子穿着浅褐色T恤,蓝牛仔裤,小平头,正方脸。小姑娘是一家化工厂门口卖小笼包子人家的女儿,小伙子的父母是化工厂职工。傍晚,他们又从外面回来,站在楼梯上的一片三角形的阴影中接吻。那阴影来自于一个突出的由水泥楼板搭建的长形走廊。其它地方亮着深深浅浅的灯光。
      从某种意义上讲,真正的幸福是隐秘的。它往往存在于没有被理性的灯光削弱的地方。
      ◆夏夜。虚,浮,软,臃肿,暧昧,颤动,物质主义。呈现与掩蔽。肉体的气息。欲望的气息。空气中的醉生梦死。空气中还有一点点失控、浩大、绝望与不可捉摸。
      ◆此时的阳光很明亮,天空很蓝,我静静坐在窗子后,坐在书桌旁。我静静享受着音乐和宁静。想到一个人时很幸福,想到一些人时很充实。花静静的开。花静静的谢。鸟儿飞到自己想去的地方。所有美好的事物都保持着自己的完整性,一点也没有遭到外在力量的破坏和蚕食。一只长长的葡萄藤顺着那只青竹杆慢慢爬到了屋顶,这条藤把绿叶和果实带到了更高的地方。风忽然吹动了一株大芭蕉,光影飞动,整个世界一下子变成了象征。
      ◆他恰恰处在所有的爱都成为可能的地方。但他并没有再前进一步。他站在那儿一动不动。直到暮色降临,星辉点点。这一切是开始,也是结束,是出发,也是停止。这中间只存在一条窄窄的光芒的缝隙。他站在这种可能性中,深深地、深深地垂下自己的头颅。
      ◆弱小的事物更加贴近心灵。它自身有着更易感知的心跳和体温。它一次次把我带到它最隐秘细腻的存在里。在它沉默的深处,我一次次更真切地向自己走去。
      ◆一个静态的女人。她是透明的,但她永远把自己放置在自己的深处。这样,她自己把自己层层叠叠地遮挡起来。你最终仍然无法把她看清。她不断缩小、变薄,以至最终丧失了自己的真实性。这下好了,她终于如愿以偿地摆脱掉自己身上的现实性了,她变得轻盈如羽,宁静无比,但她却又倾斜地向深深的虚构飘去。
      起风了。她形而上的身体变得冰凉。
      ◆我觉得冬天和其它季节相比,更有一些精神上的内涵。秋天是没落、下降和衰退,充满了渐渐远去的脚步声。冬天则是沉思和清醒,一双静默的眼睛向着远方长久地张望与寻找。
      ◆两个都很好很美的人,活到谁都离不开谁的地步,不出事是童话,也是神话;若出事,就出大事。——大到一定程度的事就是悲剧了。比如顾城和谢烨,比如贾宝玉和林黛玉。一实一虚,却同样千古一叹。
      ◆我们无法去安慰一颗深刻的富有层次的心灵。这种心灵只能在一些和自己相似的角落里寻找到某种自己已经发出或即将发出的声音,这种声音也可以说是一条绳子。于是,这颗心灵就顺着绳子向着某个更深的地方更迅速地坠了下去。
      ◆黄昏雨霁,碧空如洗。百草丰茂,万木葱郁。豆花翻白,青枣垂枝。小村人静,时闻犬吠。夕光潋滟,群鸟乱飞。蜻蜒弥空,蝉声盈耳。大河汤汤,永无息止。
      ◆大雪下了一天一夜,很暴。把院子里的梅树,桂树,南天竹,枇杷树都压倒了,白雍雍的。石榴树和枣树的枝条坚硬,积雪郁郁,树型如童话世界里的道具。大雪颠倒乾坤,把一切都改变了。世界变得单纯、天真、年青。
      ◆像植物一样自然地活着,像月光一样干净地相爱。
      ◆雾蔼浮起来,恍若仙境。但最终,人世自是人世,仙境自是仙境。天空中,那么多的树叶,那么绿,那么静。它们很快就要落下来了。属于天空的停在天空,属于泥土的,回到泥土。大地上弥漫着鲜明的秋天的气息。每个秋天,我都深深陷入这种气息之中,难以自拔。青草犹自生长。青草太多了,就有荒芜之感,衰败之时,又有荒凉之感。我曾经说过这样的话,荒芜是一种美学。
      一位老太婆,弯腰驮背,骨瘦如柴。秋老虎,天气闷热,她却穿着一件长袖厚衫。她老了,生命的温度时刻在散逸。她一手持杖,一手提着一兜馒头,迟缓费力地走上堤坝……很多事物,难以挽回——爱,青春,热情,以及这个长途列车般缓缓驰来,又缓缓驰去的秋天,以及生命,和,它的悲戚。
      ◆独步河堤。落日浑圆、硕大,红光煌煌,从西南方渐渐沉落。而东北方,一轮明月亦缓缓升起,硕大、浑圆,湿润如玉。我站在这儿,和日月恰好可以连成一条直线。长河悠悠,天象瑰伟。“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那最初映照在人类印象中的日月是什么样的呢?——一种浑朴的还未曾受理性干扰的审美意识。时为阴历十月十六日。
      ◆月色多好啊。如此好的月色,真想一点一点从大地上收起。如此好的月色,却又无法收起!我总是生活在这种“美的悖论”之中。又幸福,又忧伤。
      ◆秋阴,云翳漠漠。阳光乍泄,清新明丽,天地豁然开朗。但片刻,又黯淡了。临窗,读《论语•宪问》一章。
      ◆在一个小水塘边,看落日。几簇黄蒿,一人多高,疏疏散散,叶子已枯,从根到梢呈绛红。颜色仿佛是从里边渗出来的,很好看。这落日是如此丰艳,这世上没有任何东西有着如此动人的色彩。又是如此静美,远远望去会让人觉得这一天没有白过,甚至这一生都没有白过。也只能远远望去。唯有伫立无言。
    为什么美到极致的事物,总是让人感到虚幻?
    附近的树林里,有人燃烧落叶,青烟浮起,不是竖起一个烟柱,而是斜拉成一条长长的带子,静静横在半空。似乎还从没见过如此永恒的青烟。此日立冬。
      ◆单位有一女性,徐娘半老,略识数字,粗俗不堪,平时向无好感,无事不交一言。夜做一梦,竟然差点亵秽她一番。并向她说了这么一句话:“一棵草的改变,对草原来说,草原仍是草原。”梦中居然如此哲理,醒后大奇。可惜无法请教弗洛伊德博士。
      2009年
    avatar
    疏约

    帖子数 : 132
    注册日期 : 11-03-29

    回复: 樱桃园笔记(二)

    帖子 由 疏约 于 2011-05-06, 07:02

    美好的人,事,物,哪怕中医。都有抱阴守阳的道理,文河兄定是个完美主义者。

    文河

    帖子数 : 52
    注册日期 : 11-04-04

    回复: 樱桃园笔记(二)

    帖子 由 文河 于 2011-05-06, 20:00

    此类零碎文字,都是以前随手所记。谢谢疏约兄来看。

      目前的日期/时间是2017-08-22, 1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