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习作一张

2013-06-15, 00:31 由 杨典



附件
1111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138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花磎迹见泷行书《前赤壁赋》

2013-04-01, 13:09 由 杨典

图:藏花

附件
书法 00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8 Kb) 下载0次
书法 002.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3 Kb) 下载0次
书法 003.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6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银阁寺及其门前枯山水

2013-01-24, 11:48 由 杨典



附件
银阁寺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85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姆钦斯科县的麦克白夫人

    分享

    欧南

    帖子数 : 248
    注册日期 : 11-04-26

    姆钦斯科县的麦克白夫人

    帖子 由 欧南 于 2011-04-29, 15:53

    19361月,苏联《真理报》上发表了日丹诺夫的一篇社论《混乱替代了音乐》,矛头直指肖斯塔科维奇的歌剧《姆钦斯科县的麦克白夫人》。文中这样说到:“乐曲一开始,听众就被刻意制造出来的不协调而混乱的声流所震惊……它把‘梅耶霍德主义’最负面的特征(而且还加重了数倍)带进剧院和音乐中。我们有左派分子的困惑,而不是自然的、属于人的音乐。”从此这部洋溢着人性的关爱和对苦难同情的作品被无情的打入冷宫,并在苏联境内长期遭到禁演,一直到了斯大林去世以后才又恢复上演。



    这个打击对当时年仅30岁的肖斯塔科维奇来说,不啻是当头棒喝,也浇灭了他再度创作歌剧的信心。但对肖斯塔科维奇这种表面上看起来懦弱,顺从的作曲家来说,他内心的抗拒从来都不曾动摇过,只不过他用了一种更隐晦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心声罢了。从肖斯塔科维奇的交响曲,四重奏中,我们常常可以听到那种尖锐的嚣叫,滑稽的音型,冷漠、怪诞,嘲弄的音响效果。显然,在无情的政治高压之下,在颂歌替代正常的内心表达的年代,滑稽的苦笑,小丑般的嘲弄反而显得更为正常些。



    《姆钦斯科县的麦克白夫人》来自于俄国19世纪作家列斯科夫的同名小说,相对于屠格涅夫,陀思妥耶夫斯基,托尔斯泰等作家来说,列斯科夫仿佛是个不太重要的作家,几乎被人遗忘。虽然高尔基曾经认为他足以和以上几位作家相提并论,但实际上除了苏联境内以外,列斯科夫在国际上的影响力都不大。列斯科夫基本上是一个以写中短篇小说为主的作家,在他的作品中隐含着强烈的社会批判精神,同情弱者,鞭打愚昧。本雅明曾经在一篇《讲故事的人》的文章中,盛赞列斯科夫是个善于讲故事的人,但奇怪的是,列斯科夫曾受到高尔基、托尔斯泰、陀思妥耶夫斯基、包括本雅明等人的赞美,但实际上阅读他小说的人并不多,这或许也是命,真如被卡萨尔斯竭力推崇的作曲家E·穆尔一样,天才没有命,好比是落地的凤凰不如鸡,也只能让有识之士哀叹了。



    《姆钦斯科县的麦克白夫人》创作于1865年,细腻写实的描写了女主人公卡捷琳娜·伊兹梅洛娃在不幸的命运旅途中一步步的走向悲剧的到来。作品带有心理小说的色彩,作者之所以把卡捷琳娜比作莎士比亚剧作中人人皆知的麦克白夫人,并不是因为卡捷琳娜有着同样的邪恶,而是人的心理现实,社会现实。卡捷琳娜生活在一个没有爱的环境中,长久的压抑导致了心理上的扭曲,当浪荡的雇工谢尔盖用言语挑逗她时,被唤醒的饥渴促使了卡捷琳娜不顾一切的用极端的方式来换取片刻的幸福。



    或许我们不能否认卡捷琳娜内心深处所隐藏的邪恶的一面,如果在一个良性的社会里面,这种邪恶会被抑制。但在一个以男性为主宰的社会里,卡捷琳娜只是一个可怜的玩物,她没有尊严,更不可能得到属于自己的幸福。她追求爱,甚至不会去思考一下爱的对象是否值得,她太饥渴了,为了爱,卡捷琳娜不惜杀死自己的丈夫和公公,但她满腔的热情和爱意迎来的还是情人的不忠。卡捷琳娜最终和情人在流放的途中,抱着情人的新欢跳入冰冷的河水中。



    从小说的角度来说,作品的确是令人震撼的,他写出了一种深刻的不幸,一种让人无法不思索的社会悲剧,尤其是心理上的悲剧。卡捷琳娜其实可以作为心理学上一个经典的案例来看待,她一直处于极端的境遇中,压抑——被唤醒——杀人——情人的背叛——自杀。这种在常人身上很难去体验的感觉,全都降临在了这个不幸的女人身上。



    卡捷琳娜为爱中了魔,她仿佛像是一只潘多拉的盒子,当内心压抑的欲望被点燃后,剩下的就是疯狂,不顾一切的让内心的毒素驱使出去。卡捷琳娜不但杀死了公公和丈夫,甚至杀死无故的孩子费佳,这段令人惊悚的情节,在肖斯塔科维奇的歌剧中被删掉了。相对于小说来说,肖斯塔科维奇的歌剧给予了卡捷琳娜以更多的同情,在这个本来应该是表达“恶”的人物中,赋予了很多人性的色彩,难怪苏联当局会对肖斯塔科维奇大加鞭笞,对当局来说,这种“形式主义”的所谓人性是遭到否认的。



    肖斯塔科维奇在创作这部歌剧时,显然有着自己的理解。这部悲剧从一个方面来说反映了人性的“恶”,但肖斯塔科维奇对剧中的卡捷琳娜却充满着同情和悲悯,他曾经说过:“列斯科夫把女主人公卡捷琳娜描写成一个堕落的女人,但是我却把她写成一个很有才能的聪明的女人。她之所以要犯罪,实际是对使她陷入无可奈何境地的生活所作的一种抗议”。或许肖斯塔科维奇真正的寓意是对当时恐怖环境的抗议。肖斯塔科维奇曾经用悲愤的文字表达了他对时代的认识:“我们时代的基本冲突就发生在这模糊的灰色的中间地带。我们全都爬在一个大的蚁冢上,在多数情况下,我们的命运是坏的。我们受到的待遇是粗暴的、残酷的。谁稍微爬的高一点,就马上想折磨别人,侮辱别人。”肖斯塔科维奇的这些思想正是他对卡捷琳娜给予无限同情的心理基础,在一个不幸的时代,同情往往来自于对自身命运的认同。



    肖斯塔科维奇的音乐对没有经受过恐怖、苦难、朝不保夕、动辄会被关进集中营的人来说,也许难以理解,巴托克曾经嘲弄过他,索尔蒂也不理解他的音乐,而肖斯塔科维奇正是用一种扭曲,怪诞音响表现的向世人展示他隐晦的抗议。



    《姆钦斯科县的麦克白夫人》从一个侧面能看得出肖斯塔科维奇正处于年少气盛的状态,他的同情心,他的人道主义,他的不流俗,不世故。他为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不幸的悲悯,使得这部歌剧洋溢出博大的人性关怀的情怀。

      目前的日期/时间是2017-10-23, 2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