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习作一张

2013-06-15, 00:31 由 杨典



附件
1111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138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花磎迹见泷行书《前赤壁赋》

2013-04-01, 13:09 由 杨典

图:藏花

附件
书法 00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8 Kb) 下载0次
书法 002.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3 Kb) 下载0次
书法 003.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6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银阁寺及其门前枯山水

2013-01-24, 11:48 由 杨典



附件
银阁寺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85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贴以前胡乱写的小说,凑个趣

    分享

    欧南

    帖子数 : 248
    注册日期 : 11-04-26

    贴以前胡乱写的小说,凑个趣

    帖子 由 欧南 于 2011-04-27, 20:42

    A





    A每天早晨530分起来,刷牙,洗脸以后,就带着那条杂种的“京叭狗”出去吃早餐,



    门口小饭店里的服务员都已经认识了A和那条被A称作“叭儿”的杂种狗。



    A每次来,先喊上一碗豆浆,自己一边喝,一边将豆浆倒在手掌心里喂“叭儿”,这时,A就会很入迷地看着“叭儿”喝豆浆。然后,A又会叫上一碗小馄饨,还是用手掌心喂“叭儿”。嘴里一边怜爱地说:“吃吧,多吃点。”



    A是一个老鳏夫,妻子已经死了好几年了,一子一女都已经成家立业,和A分开住,“叭儿”是女儿在两年前送给A的,女儿说:自己工作太忙,住的又远,不能常常来看A,“叭儿”是女儿在市场上花几百元元钱买来给A做伴的,顺便也表示了女儿的一种歉疚。A木然无语,自从妻子死去以后,A的话越发的少了,他感到和女儿说话仿佛隔了一层东西,A听不懂女儿的话,而自己说的话,女儿仿佛像没听见一样。



    A的儿子干脆就很少过来看A,儿子在一家外资企业做管理,对A来说,和儿子的疏远并不是因为父子之间有什么矛盾,而是A有时会懵懵懂懂地感觉儿子是否是自己生的,A无法理解儿子说话时,时常夹带着“洋话”,但在和儿子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以后,儿子干脆不耐烦和A说话了,他用钱和一些营养品替代了父子之间的交流。



    而女儿只是比儿子有些耐心罢了,A知道女儿出于某种责任感和面子不会像儿子那样表现出一种果敢的情绪,A感觉儿子其实还是像自己的,没必要和自己趣味相左的人说话,但A的这种性格只是针对别人。如今,居然是在父子间,这使得A隐隐的感到有些悲凉,A感觉自己最后的那一点点权威也已经失去了。



    “叭儿”是只调皮的小狗,几乎一刻不停地在房间里游荡,“叭儿”对一切都感到好奇,对它来说,一间小小的房间就已经包含着很多它不知道的秘密。



    A一开始并不喜欢“叭儿”,且讨厌它无止境的好奇心,对A来说,这个世界都已经不再值得去关心了,何况一间狭小的斗室里会有什么好玩的。A教训“叭儿”时的嗓音很粗:



    “叭儿,过来,别在箱子里乱翻”。



    “叭儿”每次都用奇怪的眼神看了一眼A,摇一摇尾巴过来趴在A的身边,但一双眼睛还是离不开那只A结婚时买的箱子,等到A稍一扭动身子,“叭儿”仿佛像得到了一个信号一样,一溜烟又串到了箱子面前。



    “叭儿,快过来——”



    A的声音里已经夹杂着一种可怕的信号,使“叭儿”感到一阵抽搐。A虽然并不曾打过“叭儿”,但“叭儿”的那种体验是从祖先哪里留传下来的。这使得“叭儿”有很长一段时间趴在A的身旁不敢动一动。



    A有时也会感觉自己有些过分,和一只什么都不懂的小狗不值得大声地嚷嚷,但一个人在空荡荡的房间里,A似乎又感觉到了某种早已消失了的权威。A并不是一个粗鲁的人,在孩子们还小的时候,妻子就常常数落A:“你就知道嚷嚷,有本事你打他们呀”。A每次听完妻子的唠叨只是默默地一笑,A从来就不曾打过孩子,在那个几乎每个家庭都习惯拿孩子出气的年代里,A是出了名的好父亲。



    A现在却感到痛苦,看到邻居W家从小被父亲往死里打的孩子,如今仿佛像没事一样的和父母亲亲热热的,A感觉自己极度的空虚。



    A所住的大楼里,A的两个孩子是最有出息的,儿子、女儿双双大学毕业,且都有着令人羡慕的职业,A曾经也因为被人赞美而沾沾自喜,但自从妻子死后,A突然发现自己除了一张“皮”以外,其实什么都没有。



    邻居W家的孩子和女儿从小是同学,在小时候A曾经还和W开玩笑,说要结为娃娃亲,但随着两个孩子渐渐的长大,A再也不说这种话了,A的女儿在学校里考试总是名列前茅,而W家那个顽皮的男孩差不多快到留级的边缘了。W每次看到A的女儿就不住地摇头叹息,这使得他的孩子少不了又是一通打,而A每次去劝W不要打孩子时,更激发了W心中的愤怒。A从孩子嗷嗷的叫声中,常常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得意,A会和妻子说上老半天W家孩子的事,直到妻子听了烦了,才叹一口气,心满意足地呼呼大睡。



    A的女儿顺理成章地考上了大学,而W家的孩子也毫无悬念地成了一个社会青年,从小“青梅竹马”的两个孩子现在几乎不说话,A的女儿每次回家都是趾高气扬的,像一阵风式的飘进家门,而W家的那个社会青年,总是在W极度羡慕的神情下溜出家门。W早已经不在打他了,这不是W变得仁慈了,而是从孩子健壮的体格中感到了某种恐惧。AW还是保持着邻居的那份感情,但W明显地感到A说话时,那种“权威”的语气,W不敢声辩,孩子的出色给予了A那种不容置疑的权利。



    又过了两年A的儿子也考上了大学,W愈发不声不响了,他似乎开始有意地躲着AA自然是察觉到了,他有些为W感到难过,并时常在一双儿女周末回家时紧闭房门,A不想让家里欢乐的情绪让W听见,A对自己的孩子虽然有些得意,但并不想让W为此而难过,A并不是那种无知且喜欢摆谱的小市民,他已经够体面的了,体面的人是应该有修养的,A为自己的修养感到骄傲。



    W家的社会青年,在家里混了两年以后,在W的鼓动下去学了开车,没过多久就在一家公司开出租车,虽然比不上A的两个孩子,但W总算是放下了一桩心事,孩子虽然读书不行,但人还算老实,在家里住的两年里也没有见他做过什么出格的事,只是学会了抽烟,喝酒,W对此倒是无所谓,男人吗?这是早晚的事情。



    又过了几年,A的妻子患癌去世,女儿也结婚了,和丈夫买了房子离家居住,儿子一开始常常不回家,后来索性和A说:因为公司离家远,而外企的工作是没有正常的上下班时间的,为了工作方便,和几个同事在公司附近一起合租了一所大房子,今后也不回家住了。A本来想说几句,但话到嘴边下意识地咽下去了,A从来没有求过儿子。



    W的儿子也早已结婚,妻子在一家商场做营业员,一年后给W生了一个大胖孙子,使W笑的合不拢嘴,而A的女儿也恢复了和W儿子的交往,他们时常在一起聊天,而A的女儿每次回家看父亲时,总会给W的小孙子带来一些礼物,并一个劲地逗那个小孩玩。A有时会冷不丁地和女儿说:“你们也生一个吧?”可女儿总是用一句:“没时间带”结束了话题。



    “叭儿”是W的小孙子过周岁生日后的第二天,女儿送来的。过生日那天,A和女儿都去饭店祝贺,A的儿子派快递送来了一只长命锁,推脱加班没有来。W为自己的孙子办了六桌酒席,A从来就没有看见过W喝过这么多的酒,在饭店里上串下跳的,近乎有些疯疯癫癫。当W上来和A说:咱们老哥俩好好喝几杯时,A感到胃里面翻的难受,拒绝了W的碰杯,结果由女儿代替自己喝了两杯。女儿那天似乎也有些兴奋,但在A说胃疼要提前回家时,女儿只得陪A离开了宴席。



    第二天“叭儿”来时,A感觉胃有一种剧烈的疼痛,在女儿简短地说养狗要注意些什么以后,A说自己身体吃不消想睡觉后,女儿到W家,抱起孩子亲了一口就回家了。



    A奇怪地看了“叭儿”一眼,熄灯躺下,到半夜时,听见“叭儿”在房间里四处走动,并不时地用爪子抓什么东西,A感觉“叭儿”大概是饿了,起来胡乱地从女儿带来的狗食里抓了两把,放进盆子里,往“叭儿”面前一扔,上床去了,没过多久,又想起女儿刚才说过,狗食很干,需要在盆子里放些水,A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只得翻身下床,为“叭儿”倒水。这几下折腾,A突然感觉,本来疼的钻心的胃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



    自从那天晚上伺候“叭儿”以后,A似乎又恢复了已往的活力,还时不时地带着“叭儿”到W家逗那个大胖小子玩,并从小孩害怕的哭声中感到一丝少有的快乐。而W也很高兴,他感觉自己仿佛卸下了一副千斤重担一样,老友亲密如初。



    A每天上午都会带“叭儿”出来吃早餐,而家里的事也懒得管,女儿和儿子回家,他也只是在熟食店胡乱地买一些菜打发他们了事,这使得A的儿子越发地不高兴了,他开始埋怨姐姐买了“叭儿”破坏了他们父子之间的感情,A也不管,儿子不喜欢吃熟食正好可以给“叭儿”吃,A只是感觉熟食是否太咸,“叭儿”是否会吃不惯。等一双儿女走后,A会把熟食用水再煮一下,去除一点咸味再喂“叭儿”。



    儿子渐渐地也难得来了,女儿虽然还是一个星期来一次,但脸上渐渐地多了一层不耐烦的表情。过了几个月后,女儿说自己已经怀孕,从此再也不来了。儿子有一天带了一个女的回家,和A说是自己的女朋友,A感觉儿子的女朋友仿佛像跑龙套过场一样,除了一进门喊一声“叔叔”之外,就是和儿子喝酒,抽烟,不停地哼一些A听不懂的外国歌曲。A蓦然地想起了自己的妻子,等儿子走了以后,A哭的非常地伤心,他想起了和妻子新婚之夜时的情景,妻子死活不让A碰一下自己,A抽了一晚上的烟,和儿子的女朋友一样哼了一晚上苏联歌曲。



    A的儿子在回家后两个月说自己要结婚了,A在婚礼的那一天喊上了邻居W和他的儿子媳妇一起去参加儿子的婚礼,除了亲戚以外,婚礼上来了许多儿子的朋友,A不知道他们在说一些什么,反正一些在A看来难以启齿的话,在媳妇的嘴里就像是跟人打招呼一样地随便,两人不停地给那些油头粉面的人敬酒,并在一阵脏话下放肆地哈哈大笑。A只是和W两人不停的喝酒,等儿子和媳妇上来敬酒的时候,A差不多快已经醉了。在W的提醒下,A才用那双醉眼惺松的眼睛向上撇了一眼。媳妇上来敬酒,A一干而尽。



    第二天起来,A发现“叭儿”躺在地上一动不动,A蓦然感觉一阵不详的恐怖,当他大声地叫唤“叭儿”时,W进来了。



    “我从来没有看见你喝过这么多酒,昨晚我把你送回家时,“叭儿”兴奋地冲上了,你一脚……,唉!从来没见过你有这么大的力气”。
    avatar
    商略

    帖子数 : 529
    注册日期 : 11-03-17

    回复: 贴以前胡乱写的小说,凑个趣

    帖子 由 商略 于 2011-04-27, 22:40

    令人歎息.在祖宗們看來,這是個禮樂崩壞的時代,可憐的鳏夫就在兩種時代的轉折處.
    avatar
    疏约

    帖子数 : 132
    注册日期 : 11-03-29

    回复: 贴以前胡乱写的小说,凑个趣

    帖子 由 疏约 于 2011-05-05, 09:46

    人情之关啊,殷勤和冷漠之间的尺度也是现在我常常碰到的一个问题。

    欧南

    帖子数 : 248
    注册日期 : 11-04-26

    回复: 贴以前胡乱写的小说,凑个趣

    帖子 由 欧南 于 2011-05-05, 20:33

    谢疏约兄。
    我们的问题一样,角色有些尴尬,和父辈相差不大,但和小辈又相距甚远,处于不上不下的境遇:)
    avatar
    刘博

    帖子数 : 8
    注册日期 : 11-08-24

    回复: 贴以前胡乱写的小说,凑个趣

    帖子 由 刘博 于 2011-09-04, 11:45

    很有意思的一个短篇。欧南先生深得儒家文字的真谛:哀而不伤;在小说里,很好的控制了自己的情感诉求,只着力细致描写情感的外观现象,文字全以描述为主,但内蕴忧郁,一种很克制的忧郁。读起来有点福楼拜的味道。

    欧南

    帖子数 : 248
    注册日期 : 11-04-26

    回复: 贴以前胡乱写的小说,凑个趣

    帖子 由 欧南 于 2011-09-10, 00:23

    刘博兄夸奖,福楼拜是主治医师,俺只是敲边鼓的角色。

    现在不是19世纪勃发的年代,好比中国唐朝宁为百夫长,胜做一书生的年代。维特根斯坦说:“一个人处在他不适宜的环境,一切事情都将不正常,他在各方面将显得别扭。他回到适宜他成长的环境之后,一切事情都变得生气勃勃,显得很健康。”

    我们现在都不健康,但努力加餐饭,能不随俗就不错了,不敢妄言,尊重古往今来的大师是一门很好的功课:)

      目前的日期/时间是2017-10-23, 07: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