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习作一张

2013-06-15, 00:31 由 杨典



附件
1111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138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花磎迹见泷行书《前赤壁赋》

2013-04-01, 13:09 由 杨典

图:藏花

附件
书法 00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8 Kb) 下载0次
书法 002.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3 Kb) 下载0次
书法 003.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6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银阁寺及其门前枯山水

2013-01-24, 11:48 由 杨典



附件
银阁寺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85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随笔·系列一】

    分享
    avatar
    楚雨

    帖子数 : 32
    注册日期 : 11-03-27

    【随笔·系列一】

    帖子 由 楚雨 于 2011-04-25, 00:58

    【随笔·系列1~9】
    作者;楚雨

    一)

    最近手头正在阅读《美国黑色幽默小说研究》。

    个人感觉,国人普遍缺乏幽默细胞。不知道是不是中国人的幽默细胞被扼杀了,还是我们这个民族天生缺乏幽默感。经常看到身边有不少人,生活严谨。他(她)们基本是一丝不苟,不苟言笑。即使是应有的礼节,所呈现的也是客客气气,令人怀疑它的真诚度。

    我的童年也是拘谨的。童年能记事刚好是文革之后,我看到每一张脸孔都是缺乏营养,服饰的色彩也单调。娱乐、艺术几乎是一片空白。世界是白纸,那个慢慢复苏的八十年代。我的小学生活基本也是空白的,贪婪地阅读父亲书橱里的书籍、杂志,我发现自己在八、九岁光景就提前进入一个纸上的成人世界。


    我几乎很少和同龄人沟通。虽然自己也和她们玩跳房子、过家家,但我内心的秘密几乎无法找到出口。父母忙着和比他们略大略小的朋友们经常在一起谈论,而我只有搬个小凳子在一边旁听的份儿。

    二)

    我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画画,似乎比文学更晚些吧。应该是书上很多插画吸引了我,画完了贴在墙上,自然获得不少的赞誉声。内心的确蛮自豪。

    朗诵。绘画。文学。这些都是自然生发,当然和家庭氛围有很大的关系。但母亲是大户人家出来的,家教严谨,自然不许我们这样,那样。随口高声唱歌也会被她叱责。她希望我是规规矩矩的大家闺秀,至少要懂得礼节,不成为异类。

    那时母亲也年轻,二十来岁,她估计也没啥经验。很多人教育孩子应该是延续父辈的模式,所以大部分都守规矩。


    三)


    插了不少题外话,我发现自己骨子里头的东东也是被框住了,缺乏创造性,这是艺术的天敌。

    是不是我们天生匮乏创造力呢?我认为一定不是这样。

    所以我自己对于这方面的确也比较苦恼。这应该不仅仅是困扰我一个人的,我记得我身边画画的朋友,你让他画个什么,只要有模子可以仿造,他肯定可以画得惟妙惟肖,但脱开扶手,则可能成为折翅天使。这的确令人沮丧,知识的确无法取代想象力和创造力。

    久而久之,有些许创造力的几乎成为异端。

    特别是生活在小城,生活平缓、祥和。你很难看到有多少特别令人惊诧的事物。最简单的,别的地儿流行的歌曲,几年后才传到这里。这也是在没有网络信息时代的一个面貌。网络一来,就改变了这样的面貌。

    那些意气风发的少年,刚迈出学校大门,总不乏豪言壮语,几年之后就销声匿迹在工作和家庭生活的缝隙中。


    四)

    记得和泉州华侨大学一位教授在闲聊之中,他对整个美术教育不无担忧。最大的担忧当然是创造力的培养。

    说到创造力这个词,你恐怕耳朵要结茧了,但到底它是什么,其实还是云里雾里。因为这样说未免太宽泛,令人无法捕捉、无从下手。

    我还想说的一个词是观念。观念先行,它就像一个人的指路明灯,指向你在茫茫大海的航线。没有它,一定是盲目而行。

    这里我想提到的是我的油画老师。他的油画技巧和色彩感觉自然是没得说,但他经常告诉我们他是不读书,他完全是靠他的悟性和模仿能力,所以在大学里头也是佼佼者。毕业之后,他一边教书一边进行商业行为(画壁画挣钱)。有段时间我很是费解,他为什么放弃了艺术创作?记得他曾经苦笑着说,你以为艺术创作那么容易?之后是他的女儿也考上鲁迅美术学院。他告诉她,好好钻研文化,技法和文化并行,这样才可以走远。这大概也可以诠释他当初为什么会放弃艺术创作。

    五)

    自从选择美术专业以后,我几乎陷入一个黑洞。为什么这么说呢?是不是太夸张。

    其实也不是完全被隔离。估计当时是感觉自己选择了某个专业,以后就是深入去了解这个门类以及相关技法。年轻的时候做什么事都是凭一股冲劲,当然有例外的,极个别的一些人是有计划、有韧劲。回想自己在当时有点盲目,好像忽然误入原始森林般地失去方向感。

    单说学习书法之旅,就可以耗费你大部分的时间。从楷书、隶书、篆书、草书……小楷,单楷书一项就足够耗费几年时间,更别说方法、方向错误所导致的无用功。也难怪很多人习帖一辈子,永远都在楷书里头徘徊,因为他永远也不可能超越唐楷。之后他的儿子、他的孙子也陷入同样的泥沼。很少有人会去考虑,我该如何去突破,这似乎很有挑战性。唐楷基本已经把楷书的任务完成,你还可以做什么?用一辈子的时间来学习它,是可以写一手漂亮的楷书。

    这是不是很可悲的一件事。以此类推,学习国画、草书也一样存在这样的误区。写吧你就,把大把大把的时间花在它上面,这不是陷入黑洞吗?

    推开窗,让光线照进来,把黑暗驱赶。


    六)

    想当初王镛先生在今日美术馆主持的流行书法展,保守派们称流行书风为丑书。

    丑书,为什么他们会这么贬低这些极富个性的现代书法作品。大抵是因为看惯了唐楷,大家都认为楷书就应该是这么写。你很难去推翻他脑子里固有的模式。那几乎成为衡量一幅楷书作品的标准。有这样的标准吗?谁来界定它?其实是长久以来的舆论导向和评论家形成一个不需挑明的审美标准。很多人也误以为自己可以接受任何新事物,其实不是这样。这些东西是根深蒂固,要看你是否有意识去克服它,或者是挑战某个固有模式,这需要勇气。大部分的人基本是按照某个预设的路线在行走,这样省心省事,又能保证为大众所接受。何苦吃力不讨好呢?

    任何新生事物都不是从一开始就被接受。比如梵高。

    当梵高在阿尔的麦田和向日葵地行走、作画时,他的画作并不为世人所接受。即使到今天,真正能读懂梵高的估计也不多,大家似乎更津津乐道的是他作品的拍卖价。巧得很,徐渭的书画也遭遇相同的命运。“半生落魄已成翁,独立书斋啸晚风。笔底明珠无处卖,闲抛闲掷野藤中。”——这一曲似乎道出了艺术曲高和寡的共同命运。


    七)

    女性从事艺术很不容易。(当然这个竞争愈加激烈的现代生活男人们和女人们都很不容易。)我身边能坚持艺术创作的女性朋友不多,更不要提艺术造诣深厚。这其中的原因诸多,更惊人的发现,个别想在艺术上有成就的女性朋友有可能就得独身,以保证艺术生命的延续。这应该不是危言耸听,当然我是不赞成这样的做法。但想来也悲哀,那些艺术***和灵性很容易就消解在紧张的工作和琐碎的家庭生活之中。这估计也是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的注释,如果能把两者都协调好的女子,一定令我特别钦佩。


    说实话我很羡慕那些不必上班可以自由安排时间的职业,这样的生活对艺术家来讲肯定最完美,它不需要浪费太多的时间,可以专心致志地做自己想做的事。很多时候,我们都有舍不得放弃的东西,也许跳脱些,站在某个角度上思考,那些不舍的东西也是束缚我们的东西,它让飞翔的羽翼日益沉重。


    从这个角度来讲,伍尔夫的《一个人的房间》就特别有深意。写作的人一定要有这样的一个房间,它释放自己!它是自由的。个人的。隐秘的。灵魂在这里自由出入。


    八)

    我曾经在博客上传了一张徐渭书籍的照片,在上面写着【旧情人】。这说明我对徐的钦慕之情,但和徐这样的才情逼人的人生活在一起是需要勇气的。

    性情,性情一定是最重要的,彼此相濡以沫,这样的爱情是不是特别难遇到。比如,A碰上B,C碰上D。其实A的性情和D或者X最适合,B和C或者和Y才是最适合,不幸的的是,A和B、C和D他们还是邂逅了,因为柯尔蒙效应,他(她)们最终还是走在一起,成为貌合神离的伴侣。很多时候,命运强大到不可抗拒,它不是把最适合的安排给每个人,甚至另一方想离开都不被应允,因为家庭它还包含了其他很多东西。责任、面子以及其他一些无法述说的理由。

    而艺术家估计也认为一定要特立独行才可以让作品独特,反之也可能是无法把艺术和生活分开。我相信真正的艺术家都是痛苦的,他(她)们在生活中思考,在思考中创作。艺术就是生命,艺术是一切。这无可厚非。

    事实上爱情也需要学习,但爱情这门功课基本是空白的,完全凭每个人的运气去瞎碰,运气好的估计会这辈子就幸福,运气不好的它也将影响到其他各方面。婚姻和事业(很多人把前途、事业、工作都混淆在一起。)而艺术家在这方面更是十足的孩子气,也就是保持他的童真。

    在我看来,天才般的艺术家都是有欠缺的。但事实上天才极为稀罕,这个泛滥的时代大师的帽子随时都可能戴在某个人头上。

    九)

    从爱情这个话题再返回天才画家梵高。梵高无疑是非常懂爱的,但梵高却无法得到他的爱。

    一个落魄潦倒的人内心渴望爱神的降临,为了表达他的感情,甚至可以割下耳朵来示爱。另有说法是梵高的耳朵是因为他的挚友高更告诉他计划回巴黎,而且永远不再回阿尔勒。梵高对这一消息感到震惊难过,加之当时他深受疾病困扰,于是变得情绪激动,无法自已,和高更发生冲突被割下部分耳朵。这些争议不管如何都显示了人对于爱情或友情的渴望。

    现代人更多的是封闭了内心,竖起一面面无形的墙,用冷漠对抗冷漠,这无疑是最可怕。解读贝克特戏剧的密码其实也就是解读这个时代的特征。在他的作品《等待戈多》、《秃头歌女》以及尤涅斯库的《雅克或驯服》、《犀牛》等等无不是将人从环境中分离出来,成为“来历不明者”,他们对自己长久以来的乏味的等待、无聊地重复某个动作与场景也是整个荒谬时代的隐喻。这些人物没有国籍、职业、出生、教养的描述,因为这些已经不重要。他们来历不明,成为生生地从人群中剥离出来的抽象之人,与达利、毕加索画面上的符号相对等。再者这些人物是可以随机置换,他们似乎丧失了本我,或者借助别人的身份存在。既然是这样,也就不需要具体的、有个性的人存在。机器替代人而顺便把某种机械、冷漠的东西植入人的思维之中。工厂机械化的流水线操作也生生把人类的处境逼到某个尴尬的处境。


    (待续)
    avatar
    商略

    帖子数 : 529
    注册日期 : 11-03-17

    回复: 【随笔·系列一】

    帖子 由 商略 于 2011-04-25, 08:43

    這一組印象深刻.前周,我編到了今天網刊.
    avatar
    疏约

    帖子数 : 132
    注册日期 : 11-03-29

    回复: 【随笔·系列一】

    帖子 由 疏约 于 2011-04-25, 14:37

    1,显然我和楚雨属于背道而驰的,我认为客气有温润度,而不是冰冷。
    2,创造性的东西会自然发生,而不需要去找创造性。
    3,徐渭的妻子是被他拿斧子砍死的,虽然他上心的时候会在女子的衣服上画桃花。
    4,关于桃花的杀,足以杀成泥。
    avatar
    楚雨

    帖子数 : 32
    注册日期 : 11-03-27

    回复: 【随笔·系列一】

    帖子 由 楚雨 于 2011-04-25, 16:48

    商略 写道::這一組印象深刻.前周,我編到了今天網刊.


    呵呵 商略兄,我在今天论坛看到了。
    谢谢你的鼓励,也给了我信心。
    我继续往下写,这个题材会往下延续,用漫游的方式呈现,比较轻松自由。
    一直在关注着枯山水,沐浴这里浓厚的国学和诗学氛围,惬意。
    avatar
    楚雨

    帖子数 : 32
    注册日期 : 11-03-27

    回复: 【随笔·系列一】

    帖子 由 楚雨 于 2011-04-25, 16:59

    疏约 写道::1,显然我和楚雨属于背道而驰的,我认为客气有温润度,而不是冰冷。
    2,创造性的东西会自然发生,而不需要去找创造性。
    3,徐渭的妻子是被他拿斧子砍死的,虽然他上心的时候会在女子的衣服上画桃花。
    4,关于桃花的杀,足以杀成泥。

    1、嘿嘿,不同的角度,不同的见解。疏约兄
    2、这里也想追寻,谁束缚了它,关于创造性。文里提到的,它应该是开发性的,引发我们去思考。
    3、关于徐渭,我特别喜欢他的诗文、书画。也读了一些关于写他的传。不过艺术有时候需要留白,所以我宁愿它留白。
    所以我说,天才是有欠缺的,宁愿为朋。
    4、关于桃花的杀——足以成泥。赞同,这是命定的劫。

    谢谢你来读并保持唱反调精神。

      目前的日期/时间是2017-06-26, 0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