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习作一张

2013-06-15, 00:31 由 杨典



附件
1111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138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花磎迹见泷行书《前赤壁赋》

2013-04-01, 13:09 由 杨典

图:藏花

附件
书法 00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8 Kb) 下载0次
书法 002.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3 Kb) 下载0次
书法 003.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6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银阁寺及其门前枯山水

2013-01-24, 11:48 由 杨典



附件
银阁寺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85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单鹄寡凫——汉人刘歆与宋人虞汝明对琴史的误读

    分享
    avatar
    杨典
    Admin

    帖子数 : 1579
    注册日期 : 11-03-14

    单鹄寡凫——汉人刘歆与宋人虞汝明对琴史的误读

    帖子 由 杨典 于 2013-07-25, 23:14

    刺史(九):单鹄寡凫
    ——汉人刘歆与宋人虞汝明对琴史的误读
     
     
       文人常对琴史有想当然的误读,如刘歆《西京杂记》中“咸阳宫异物”一则云:高祖入咸阳宫时,曾看见“有琴长六尺,安十三弦,二十六徽,皆用七宝饰之,铭曰‘璠玙之乐’”。但这是刘歆对咸阳宫奢华的妄想罢了。因琴皆为十三徽,此徽数固定,与琴之大小无关。无论是三尺六寸普通琴,或只有二尺多的小膝琴都一样。徽为纯律(自然律)以及三分损益法所定,即在任何有效弦长上,产生物理共鸣的泛音点。即便有六尺长、十三弦的大琴,也仍应是十三个泛音点。只是比例上徽与徽的间距会宽一些,并不能翻倍为二十六个徽。除非是故意而为,或者只将此琴作为一种观赏器。刘歆本是刘向之子,通晓诗、史、圆周率与天文历法,但对乐律估计是外行。
        又,同书另一则还提到“齐人刘道强,善弹琴,能做《单鹄寡凫》之弄,听者皆悲,不能自摄”。此曲何处有载?我从未听过。
    更有荒谬事,如日前吾友陈均来访,谈到正看《古琴疏》。其中一则云:
     
    荆轲劫秦王,将刺之。王曰:“寡人好琴,愿听一曲而就死。”轲许之,因命琴女文馨奏曲,曲曰:“罗单衫,可掣而。三尺屏风,可超而越。鹿卢之剑,可负而拔。”王从其言,遂得脱。后名其琴曰“超屏琴”。
     
        自古牵强附会者多有,能如此编撰一个子虚乌有的琴女文磬,并将本已为汉人蔡邕《琴操》演绎之聂政刺韩或“广陵散”事,生搬硬套到荆轲刺秦上去的宋代文人,倒是比“单鹄寡凫”更加罕见了。念之一笑。
     
     
    2013-7-15
     
     
    注:参阅(汉)刘歆《西京杂记》,以及(宋)虞汝明《古琴疏》(据宛委山堂《郛》卷一百,上海古籍出版社《说郛三种》或收录,中华书局版《说郛》无此书)。
     
     


    _________________
    我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423141483

    欧南

    帖子数 : 248
    注册日期 : 11-04-26

    回复: 单鹄寡凫——汉人刘歆与宋人虞汝明对琴史的误读

    帖子 由 欧南 于 2013-09-14, 02:45

    误读有时候只是做家家,大概大家一样,谁也不服谁。
    贝多芬大概不会被误读,很少听到贝多芬,瓦格纳,莫扎特,巴赫,舒伯特,柏辽兹,舒曼,等等被误读的。
    倒是一直听惯了国人被误读。
    难道,国人音乐家比西人更牛逼呼?

      目前的日期/时间是2017-07-22, 0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