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习作一张

2013-06-15, 00:31 由 杨典



附件
1111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138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花磎迹见泷行书《前赤壁赋》

2013-04-01, 13:09 由 杨典

图:藏花

附件
书法 00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8 Kb) 下载0次
书法 002.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3 Kb) 下载0次
书法 003.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6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银阁寺及其门前枯山水

2013-01-24, 11:48 由 杨典



附件
银阁寺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85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令我嘴角生津的一本书,《灵兮》〔的卢著〕评:8.5分

    分享

    君临

    帖子数 : 92
    注册日期 : 12-02-01

    令我嘴角生津的一本书,《灵兮》〔的卢著〕评:8.5分

    帖子 由 君临 于 2013-04-19, 10:23






    的卢,原名马涛。


    此人的文字风格大多是半文半白,但玩得天然自在,功力深厚,明显地,比一般意义的才子高出一个层次。


    此书,我看得很慢,看得嘴角生津,喜不自胜。


    爱书人遇到一本一流书籍,那种喜悦感,只有同道中人才能知晓。





    另外一提,一件惊人巧合事。


    我看《灵兮》看到一半,忍不住查看作者背景,找到谷磬的评论文章「读105页以前的《灵兮》」,首段如下:


    马涛以「的卢」署名给我一本刚出炉的《灵兮》,如同当年第一次见他的诗稿一样,这也是我第一次见到他印在在纸上随笔式的文字。集子的封面很秀气,里面装帧也很书卷化,有一种温润的手感,看得出是经过一个灵动女人修饰过的。我没有闻书香而迷恋的癖好,却有看书划圈的习惯。这习惯只是备忘而已。这次出远门带《灵兮》阅读,路途中拿支笔弄得很用功的样子,就有点不好意思了,但读到105页时,还是找了支笔,乘着记忆还鲜活,对读过的一些有意思的字句作了记号





    我马上拿起桌上灵兮》翻看,我用书签标示看到哪一页,而当时,书签标示的那一页,正是105页。


    巧合之至!





    1/犹幸制熏腊,咀嚼化正气。〔《知堂集》〕


    2/给人莫名的惊心的日本诗歌:


    红的红的凤仙花


    白的白的凤仙花


    你在这中间钻过去罢


    红的花要谢哩


    白的花要谢哩


    不行不行


    你不能过去了





    3/而在另外的场景里,我仍用淡墨写字,对花饮酒。淡墨写字清爽,对花饮酒好色。已开的花儿差不多都结婚了。户外又是入秋,寒蝉凄切,马樱花从容向前,浓得竟生出鬼气。





    4/前段日子《为隐士林逋所作》一诗附文中,作一消遣:





    我所要做的只是


    像时间一样去撕破点东西


    入冬之前再栽一枝梅花


    一生我都无所事事


    看着画作里的渔樵


    偶尔传来几声猿啼


    惊得仙鹤噗噗乱飞(羽毛有些脏)


    四遭都是扔来扔去的墨汁


    有时我则用它来染头发


    老了 娶个梅妻不易


    生个鹤子容易飞走


    还不如坐在孤山顶上生一场闷气


    余晖里再打一会瞌睡


    西湖有那么多的妖精


    裹紧旗袍鼓胀的丝绸


    个个像脱壳的荔枝水嫩


    灯笼高悬的湖底府第敞亮


    荷梗丰满 水草纠缠/做爱时的动荡


    挤得湖水疼痛/为之 我夜夜梦遗


    孤山 孤山 鹤闲 蜂懒


    一枝梅花栽下就死





    5/《花花魅魅狐狐朵朵》〔的卢〕





    入梅。是时序、也是营生。雨声中的芭蕉叶透出欣欣的生意,让人有单衣薄凉之感。一隅是种植着用来装饰的葵花,看上去长得已经很像凡.高了。嗨,你好,文森特。日本平安时代的灌佛日与祭日的时候,也到处装饰着葵花,那是《枕草子》里的美,我可以心领神会。门框上倒悬着的艾草、菖蒲已发散完它们的香气,凋敝后,没过几天又被顽童窃取,充作竹马的廛鞭。玩心太重,鸡犬不宁。





    再有:楝树,俗呼苦楝树。先,结青涩的椭圆形小果子,我们呼其楝树果果。秋后呈淡黄色。因为不能吃,故,到了岁未还挂在叶子落败后秃枝上。但小孩总得攀上树去,将它摘来做弹弓的子弹。成熟后的楝果捏在手指间有些软沓沓的,做子弹自然杀伤力不强,至于青涩时那种硬梆梆的,拉弓弹射到鸡冠,或鸡屁股上,那它们总要痛得叫着飞起来。我小时候最爱玩的还是把小鞭炮塞进猫狗、及鸡**里。那时候,连鸡猫狗都躲着我们走,多横呀。我们都找不到对手啦。就像车前子说:看到鸡,就想和鸡斗,但鸡不愿意和人玩,人就拔下鸡毛,做只毽子。


    「剪取的卢随笔《儿时过年》」





    那个闲汉。没正经,爱下象棋,有时实在找不到对手了,也屈尊与我下几盘军棋。善吃,也会烧,小孩时住榴园,我常跑去看他烧菜,他喜欢我,叫我女婿。


    我妈每次听了准火。我常在丈人家吃好饭,与他三个女儿玩。前俩个长得像喇叭花,嗑着葵花籽,嗓门很大:妈呀!爹唉!瓜子壳乱吐,墙头堆置着几只破酒坛,开裂的泥盆,半死不活地仙人掌开紫色的花。





    他的小女儿就在这只泥盆上又种了一棵从我家讨去的牵牛花,养不到二天,就死。





    摇摇,摇摇,小囡困呵。


    呵呵摇摇摇。


    一摇摇到蔡家桥,


    蔡家桥里好人家,


    叫我小囡走去好当家。


    摇摇,摇摇,


    小囡心肝肉,太平菜头煨猪肉。


    小囡心肝蒂,太平菜头煨猪肺。


    摇摇,摇摇,小囡困呵摇。


    唔唔,唔唔,唔————


    「剪取《摇儿歌》传于浙江灵溪镇」


    粉嘟嘟的小嘴边挂下涎水,洇了枕头。窗外明月依旧,城郭如故。花圃上沾满了露一样的萤火虫。虫鸣声彻夜不歇,偶尔一二声狗吠,却是归人跫然的足音。





    ——我心中悲欣交集。





    http://blog.yahoo.com/_ROST54P5IYVY5IA4V7OS5JYAME/articles/1121592/index






      目前的日期/时间是2018-01-20, 17: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