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习作一张

2013-06-15, 00:31 由 杨典



附件
1111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138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花磎迹见泷行书《前赤壁赋》

2013-04-01, 13:09 由 杨典

图:藏花

附件
书法 00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8 Kb) 下载0次
书法 002.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3 Kb) 下载0次
书法 003.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6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银阁寺及其门前枯山水

2013-01-24, 11:48 由 杨典



附件
银阁寺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85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新诗史上最佳选本《新世纪诗典》〔伊沙编选〕评:8.6分

    分享

    君临

    帖子数 : 92
    注册日期 : 12-02-01

    新诗史上最佳选本《新世纪诗典》〔伊沙编选〕评:8.6分

    帖子 由 君临 于 2013-03-09, 00:20

    这是我见过的所有新诗选本中最好的一本。


    伊沙是大陆最具争议性的诗人之一,很多人誉之为天才,也有很多人说他人很自大,诗很臭。


    伊沙以这种极端身份为荣。


    伊沙喜欢吵架,他自觉是最强悍的前锋,入球机器。


    你越骂他,他越精神。因为骂人是他表现自己专长的重要渠道。





    多年前,在「诗江湖」论坛认识伊沙。


    伊沙是最具争议性的诗人,但这本《新世纪诗典》,选得真好,不容否认,伊沙的选诗目光很锐利精确,俗称眼光「很毒」。


    即使你很讨厌伊沙,也不能否认此选本的锐眼光和大魄力。


    书中大半诗作都很精采,这很可能是史上最佳的新诗选本,比前身那本《世纪诗典》更好。





    每首杰作后面,都附有伊沙的短评,这些短评是伊沙的拿手绝活,文字生动、幽默、犀锐、独家。





    《三缺一》〔发小寻〕





    2004年夏天


    我家住在沈圩村福星路23


    我的房间里有一张


    标准的麻将桌


    每天夜里


    我死去的姥姥,姥爷和爷爷


    都会围在一起搓麻将


    哗哗的声音让我整夜不得安宁


    那时我的奶奶住在青年路与南极北路交口


    她偶尔会打电话过来


    每次我都想告诉她老人家


    我不会打麻将


    夜里的那一桌


    一直是三缺一





    2009





    伊沙评:有类型小说与纯文学小说之分,但绝无类型诗与纯诗之别,千万别把这首《三缺一》称作「灵异诗」,诗之万变不离抒情大宗。我无意说发小寻是「80后第一女诗人」,因为她比同代男诗人写得还好,她比70后、60后、50后的女诗人都更有天赋,诗坛浑然不觉,他们只会注意生锈的铁钉,但天才如我者深知:一束光线的力量!





    《南京大屠杀》〔朱剑〕





    墙上


    密密麻麻写满


    成千上万


    死难者的名字





    我看了一眼


    只看了一眼


    就决定离开


    头也不回地离开





    因为我看到了


    一位朋友的名字


    当然我知道


    只是重名





    几乎可以确定


    只要再看第二眼


    我就会看见


    自己的名字





    2010





    伊沙评:十多年前,有三个籍籍无名的青年作者幸运地搭上《文友》老《诗典》这列直通车而一夜成名跃上诗坛,其中就有朱剑——也只有朱剑,懂得珍惜,继续前行,孜孜不倦,一路写下来,写满新世纪。《南京大屠杀》代表着他的现状:不满足于天生的小灵气,不驻足于「短诗王」之美誉,讲力道求力作写大诗,用自己独特的方式。





    《干休所的小战士》〔刘二曼〕





    每天清晨七点的市场


    途经部队干休所


    门口执勤的战士


    见到我总是笑靥如花


    当时我抱着大葱


    提着南瓜


    每次路过他的身旁


    我还是要挺起胸脯


    翘起屁股


    把一个微笑的悬念留给他





    2009





    伊沙评:中国的希望在于意外:在口里背诵着韩寒语录见着活诗人就骂的一代人中,竟也会降生刘二曼这种天使与天才的混血儿,我不想说她是为诗而生的(听起来似乎是暗合某个行业),她全身上下每个细胞都充满真实的诗意。诗于她太容易,就像呼吸、说话、玩!生女当如刘二曼——她写着我想象中该由我的伊豆所写的可爱的诗!





    巧了,最近在《阳光时务周刊》看到知识分子派的周瓒也在一专栏导介新诗佳作,更巧的是,那一期选了民间派的朵渔佳诗。





    《冬天来了》〔朵渔〕


    冬天来了,孤立的时刻到了。


    是不自由在为我们争取自由,

    是星光在为黑夜颁发荣誉。


    是枯木在认领前世的落叶,

    是北风在自扫门前雪。


    成群的乌鸦飞过丛林,必有一只

    是最黑的;一只穿皮衣的大鸟,

    在敲响流亡者的家门。


    是时候了,不能再给机会主义

    以机会,不能再让天鹅恋上癞蛤蟆。


    冷空气正在北方开着会议,我等着

    等着你们给我送来一个最冷的冬天。





    《新世纪诗典》唯一的欠缺是,书中大多是民间派作品,知识分子派作品较少。


    这是诗坛争论历史遗下的问题。





    关于民间派和知识分子派之争吵,已过去多年,如今,表面上无人再提,实际上,巨大的影响力〔或芥蒂〕仍在发挥。





    http://blog.yahoo.com/_ROST54P5IYVY5IA4V7OS5JYAME/articles/958754/index

      目前的日期/时间是2018-01-20, 17: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