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习作一张

2013-06-15, 00:31 由 杨典



附件
1111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138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花磎迹见泷行书《前赤壁赋》

2013-04-01, 13:09 由 杨典

图:藏花

附件
书法 00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8 Kb) 下载0次
书法 002.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3 Kb) 下载0次
书法 003.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6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银阁寺及其门前枯山水

2013-01-24, 11:48 由 杨典



附件
银阁寺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85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女史》之八、九、十

    分享
    avatar
    杨典
    Admin

    帖子数 : 1579
    注册日期 : 11-03-14

    《女史》之八、九、十

    帖子 由 杨典 于 2013-03-02, 12:05

    女史(八):狷翁

    ——据余嘉锡1927年《亡室陈恭人墓表》而作





    谁有时间之癖,谁就会蔑视现世

    当代是一锅无味的汤,“锅大就行”*



    旧制度、大革命与新政权是同一根绳上的

    蚂蚱,我们则是历史的蟋蟀,是另一则昆虫记



    你“清闲贞静,出于天性”。有妻如此

    夫复何求?爱情即家庭的目录学



    身为世说门下挑刺人,狷翁本“性卞急

    不能容物,君遇焉规谏,渐以省改”



    女红之余,你还灌园、喂猪、为我抚养

    前室之子;怀孕十一次,只两个活了下来



    你终于形神交瘁。君之病,即汉统之病

    君之死,可令“方古列姬,曾无愧色”



    换旗时,狷翁因“封建”而被冷藏于左手

    独身如山魈(一足),故摔伤了右腿



    呜呼!27年不可救药,52年也无法训诂

    “帝醉而神不享,颠倒祸福以及于君耶?”





    2013-2-23





    注1:狷翁,即余嘉锡(1884-1955),字季豫,湖南常德人,近代了不起的目录学家,史学家和古文献学家。父嵩庆,字子激,清光绪二年(1876)进士,官于河南商丘。嘉锡出生于父亲任所,自幼禀受庭训,立志著述,十四岁作《孔子弟子年表》,十五岁注《吴越春秋》。光绪二十七年(1901)中乡试举人。后人京,选为吏部文选司主事,丁父丧回籍。清末停科举,立学校,应常德官立中学、西路师范学堂之聘,教授文史。辛亥以后,乡榜同年谭延督湘,电请出山,共济时艰,嘉锡竟辞不往。于是取《论语》《孟子》“狷者,有所不为也”之义,自号狷庵,人称狷翁。1927年到北京,馆于赵尔巽家,教授赵氏弟子,同时审阅《清史稿》,得以清史馆总纂柯绍为师。这期间,余夫人陈福彩,出身进士之家,书香门第,后因支持余著书立说而家务辛劳,竟以三十九岁猝逝。余遭受切肤之痛,亲撰墓表,称夫人“清闲贞静,出于天生。恕以接人,仁能及物。鞠躬尽瘁,十有九年,存孤健绝,功在宗祀。生叹薄祜,殁有遗恨”。其情其辞,衷怀眷恋,后余先生鳏居近三十年,到死也不再娶妻。余代表作有《四库提要辨证》《余嘉锡论学杂著》《目录学发微》与《世说新语笺疏》等。





    注2:“锅大就行”,取自普希金的诗。


    注3:本诗中其它事件与引语,皆出自余先生所撰《亡室陈恭人墓表》一文。








    女史(九):莲痴

    ——By cinderella′s sisters





    在火车、轮船与驳壳枪的旧童话时代

    剪刀与鞋依然被留辫子的格林吟咏

    士大夫们采薇,而少数莲痴们则采菲*

    春艳臆景,一代人在晚清的小溪边娇喘战栗



    薛绍徽*云:“彼异端之女与邪说之徒

    胡不思,西国细腰是好,饥死几希

    东瀛黑齿犹存,养生奚碍乎?”

    她懂得挤压的快感,故她与清朝一起消失



    秋千、葡萄架、香足越小越好:“足心弯处

    系上一小纸袋,内装细碎熟菱角肉

    待他解开她的裹脚布后,以此喂他吃

    得他抚摩揉捏,则周身同泰,精神复原”*



    曾记否,在云南,初春三月的洗脚大会

    妇人们集体在寺庙池塘边洗涤金莲

    而贼秃驴、举人与匹夫们则在一旁偷窥、勃起*

    闺房之苦,即闺房之乐;如变法之***



    即变法之罪过。曾记否,莲教长老为她缠足

    熏香、勾勒、渗药与裹束,并赠其特制软睡鞋

    令他们“交欢三昼夜,水浆不入”。直到她

    落英缤纷,花容凌乱地说:“死无悔也”





    2013-2-26





    注1:《Cinderella's Sisters: A Revisionist History of Footbinding》即美国汉学家高彦颐(Dorothy Ko 的著作《缠足:“金莲崇拜”盛极而衰的演变》。但Cinderella's Sisters若直译应为“灰姑娘的姐妹们”。格林童话第一版中的灰姑娘,因血腥和恐怖性质,与后来被改编的不同。在最早的版本中(1812),当灰姑娘的继姐穿不下那只水晶鞋时,她的继母竟递给女儿一把刀子说:“切掉脚趾!一旦当上皇后,你就根本不必走路了”。后来两个继姐一个砍掉了脚趾,一个砍掉了脚后跟,以求削足适履。但她们付出血淋淋的代价后依然穿不了鞋。这个命题,后来被西方学者多用来与中国的缠足文化做象征比较。尤其会将《***》出身贫贱之潘金莲隐喻为中国的灰姑娘(西门庆自然是王子)。高彦颐的论著主要是从以女性为主体的角度,阐述缠足史的意义。高认为:缠足虽残酷,但即便是那些反对缠足的人,也不过是站在男权政治的意义上在革命。而作为缠足的女性本身,才具有对缠足的主动性与感官性,包括其中的“闺房之乐”、肉体变化和性倾向带来的异端感觉。这才是真正的缠足史。



    注2:莲痴,晚清诗人,生卒年不详。其吟咏金莲与绣鞋的自相矛盾的作品,收录于民国姚灵犀主编的《采菲录》。这是一套三十年代印行的“中国妇女缠足史料”。以上诗中几则引语,皆来自高彦颐书中对《采菲录》的摘录。



    注3:采薇,《史记》云伯夷、叔齐不食周粟,采薇而食,并饿死首阳山。另《诗经·采薇》则记述戍边者归家之事。薇,即大巢菜,野草名。采菲,即指《采菲录》。菲本为草叶浓郁的香气,以此喻女人。古人也“菲薇”并称,比喻草木茂密。



    注4:薛绍徽(1866—1911)晚清著名女学者、翻译家,字秀玉,号男姒,福建闽县人,外交官陈寿彭之妻。参与戊戌变法期间,薛绍徽夫妇等创立了中国最早的女学会、女学报和差别于西方教会所办的女学堂,合译过《外国列女传》及法国凡尔纳的《八十日环游记》,是凡尔纳小说最早的中译者。薛擅诗词、骈文与绘画,精音律,为闽中才女。



    注5:莲教长老,或称莲教信士、巾帼遗老等,为《采菲录》中擅长缠足技术的人物。



    注6:妇女“洗脚大会”,晚清云南通海一带的民俗,妇女们在寺庙前洗小脚,而附近的男子与僧人则靠偷看小脚取乐。事见光绪13年《点石斋画报》。









    女史(十):从香灰到蝌蚪





    这么多国人,除计划生育外,都是从哪里来的呢?

    有人来自祖宗、有人来自反动,有人来自黄豆*

    但从晚清到20年代,有人避孕时则会用一个长雀斑的

    尼姑秘赠之香灰:撒一些于阴内,疼痛难忍

    到30年代时,有人还将羊尿泡洗干净、扎上绳子

    40年代,从打败的***高级军官那里缴获的战利品中

    发现了避孕套,但很快就被用光了。解放军对她说:

    现在“避孕套比坦克车都紧张,先忍忍,等解放后有了工厂……”

    50年代的妇女们,却最具诗意。特摘抄一则如下:



    田爱菊,女,1930年出生,生有三男二女。她说:“大约是五几年吧,反正是才解放那会儿,俺生了三男二女。那一年夏天,有人说生吃蝌蚪能避孕,人传人,报纸上都登了。俺不认字,是个睁眼瞎子,不相信,俺村的村长在会上念了,俺就信了。俺寻思,这白纸黑字的,还能诳人?俺村的几个妇女去那儿捞蝌蚪吃,边捞边吃,还说笑话。俺也去了,用竹篮子捞,一篮子能捞上百个。起初俺不敢吃,恶心,后来看人家都吃,再寻思他爹夜间的样子,就狠狠心吃下去。过一个多月,俺没见红,跟他爹说:‘毁了,怕又怀上了。’他爹说:‘哪能呢,你不是吃了蝌蚪吗?’俺一寻思,也是,报纸上登的,不会出错?又过了几个月,俺的肚子鼓起来了,他爹眼看着急了起来,问俺:‘咋回事儿?那蝌蚪你是不是没吃够数?’我说:‘全村的妇女,数我吃得最多了。’没法,生了个二闺女。五个孩子里,就她出息了,现在在县里当干部。





    2013-2-28





    注1:以上资料据某无名氏撰《中国妇女避孕血泪史》。



    注2:七十年代,有人曾迷信吃黄豆也可以避孕。资料同上。


    _________________
    我的新浪博客:[要查看本链接请先注册登录]
    avatar
    海客

    帖子数 : 105
    注册日期 : 11-03-23

    回复: 《女史》之八、九、十

    帖子 由 海客 于 2013-03-06, 18:08

    士大夫们采薇,而少数莲痴们则采菲*

    春艳臆景,一代人在晚清的小溪边娇喘战栗

    ————

    那我还是“采菲”得了,反正终归一途,不如活个痛快!哈

      目前的日期/时间是2017-06-28, 23: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