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习作一张

2013-06-15, 00:31 由 杨典



附件
1111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138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花磎迹见泷行书《前赤壁赋》

2013-04-01, 13:09 由 杨典

图:藏花

附件
书法 00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8 Kb) 下载0次
书法 002.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3 Kb) 下载0次
书法 003.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6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银阁寺及其门前枯山水

2013-01-24, 11:48 由 杨典



附件
银阁寺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85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衡鉴集

    分享
    avatar
    西兰

    帖子数 : 25
    注册日期 : 11-07-06

    衡鉴集

    帖子 由 西兰 于 2013-02-24, 21:19

    衡鉴集







    《衡鉴》



    如此而来,从立春之岸

    到达前庭,两株梅花的身边

    枯瘦不可跳跃

    像父亲的梨木拐杖

    选择另一种肉身的存在



    我们不必怀疑

    衡器与镜子的维度

    在具态面前,这种关系的对立

    是否对二元结构失去体重



    我们也不必意想

    在虚无中的虚空

    还是女人腰腹的赘肉

    相对的梅花或绝对的梅花

    都会在前庭的某时绽放,某时落下





    《内与外》



    几日不出远门,多么美妙

    可以养殖一尾燥热之余的清静

    可以数数小兽之上的野火

    仿佛,我身在屋外

    在白色生灵之间

    在倾斜的灯泡之间

    它一直藐视我的黑暗

    将另一个我投入黑暗

    仅管,它恨我如白色

    仅管,一切皆是虚构





    《虚与燥》



    莫名的奇妙的燥

    能否立起冬天的衣领

    向尘世索要一只红苹果

    你扭头看见了谁?

    从屋里向外,多么寒冷

    直到我开始咳嗽,服用止疼片

    而你,蔚蓝的栖居在一束烛光里

    这让我如何筑造虚构的时间

    来丈量我们之间的寒冷

    寒冷永远那么精确,像雾霭的迷惘

    使脚法,狗腿,衬衣,鸟食缓慢下来

    是呀,我们多么自不量力的发明了燥

    它狮子般,活在苹果的骨头里





    《幼儿园》



    此幼儿园非彼幼儿园

    是语言的幼儿园

    是你小女儿的马尾辫

    一切清晰,不可争辩



    当我们手拉手的游戏

    甚过你的两只红苹果时

    寄养的两只鹤的语言

    已经栖居在你的胸脯之内





    《钥匙儿童》



    结构的月色分析了

    一片钥匙的儿童

    两点一线的生活

    精致如瓮内的烟尘

    跌宕无话可说

    缓慢的月光和红太阳

    乡村老师奖励的五角星

    正飞跃行云与流水之间

    像父亲的爱,不可给予

    当然面对母亲的桨声

    越来越深沉的掌纹

    我,小心谨慎

    使用童年的脚法

    且不能重复的清瘦

    或者一片中年的钥匙

    在渐渐枯瘦的身体里

    突然熟透,坠地





    《燕雀记》给X.J.X



    散失的燕雀

    如同冬野上的白霜

    覆盖了灰尘下的旧相片

    旅途的女人呀,总是寂寥

    在一面白墙之后

    胴体越发的颤栗

    香皂的肌肤想要表述什么

    尘世的爱吗?亦或是肉欲

    归根是市井细民的晚餐

    除了这空寂的手指与马尾琴的疼痛

    霜雪并不重复,你多年的回声

    当“履霜坚冰至”

    她陷入了一种盲道的迷惑





    《妇人吟》



    冬至归途,仿佛妇人在呻吟

    沿途一片黑压压的脑袋

    妇人的嘴,壁虎舌

    颧骨突出像一张满月的弓

    比起冷的苹果缓慢的阴谋

    显得趋于燥热或是咸涩的

    在案板上,妇人的手术刀

    结扎游向阳间的阴道

    而在阴道,三岁孩童的裤裆湿了

    她手上的金子闪闪发亮

    如你看见妇人的爱断了尾巴

    像壁虎的空难重挂在墙壁之上

    来自解剖师的城市标本

    缺失了四个苹果的头骨

    亦或是我们身体里

    不断霉变的爱和晚餐





    《烟囱记》



    社会主义的烟囱好呀

    多半是用于肥胖的澡堂

    在烟囱的胃内

    采盐的人燃烧着自己

    像夜晚,无名之火

    清洗语言的构造

    在街口,僻静处

    三两的头颅,迷人

    偶尔的呻吟是必要的

    虚空,呼吸是次要的





    《空焚》



    简陋数笔的夜停留在江面

    那盛长于耳鸣的知了

    在南方缓慢的约会

    他的指尖喜极而悲

    成了由心而生的燥热

    他与一尾木船相对而坐

    煮螺蛳,吃酒论道

    在船上,百年失眠的呓语

    化作薄雾歪了游说人的嘴

    此刻,你愤怒了吗?

    一副空悲鸣的表情悬浮

    他延长忧伤,叠成清冷的湖面

    你还在悲伤吗?

    世态炎凉枉费了你的西施之相





    《枣树已经枯了》



    我总是坐着,晦暗的

    像个无可事事的老者

    手上的卷烟没有熄灭

    这是翌日的事了

    我想一副钢琴般的嘴脸

    是有多么的艰涩

    在昙花一现的情欲里

    你往昔的雄辩表情

    是否在寂静之下?

    枣树已经枯了

    时间的褶皱像只云雀

    在灰布衫中悠然自得

    只惜暴雨将至,无心写字

    蹒跚而来的云,显得沉默

    与比邻的松枝更为清脆

    而此刻,我坐如根雕

    像死去多少回

    又活了多少回
    avatar
    杨典
    Admin

    帖子数 : 1579
    注册日期 : 11-03-14

    回复: 衡鉴集

    帖子 由 杨典 于 2013-02-26, 10:16

    又读西兰好诗,新年好。


    _________________
    我的新浪博客:[要查看本链接请先注册登录]
    avatar
    西兰

    帖子数 : 25
    注册日期 : 11-07-06

    回复: 衡鉴集

    帖子 由 西兰 于 2013-02-26, 20:04

    杨典 写道::又读西兰好诗,新年好。

    杨典兄,春天好。还需向杨典兄多多学习。

      目前的日期/时间是2017-09-25, 19: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