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习作一张

2013-06-15, 00:31 由 杨典



附件
1111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138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花磎迹见泷行书《前赤壁赋》

2013-04-01, 13:09 由 杨典

图:藏花

附件
书法 00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8 Kb) 下载0次
书法 002.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3 Kb) 下载0次
书法 003.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6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银阁寺及其门前枯山水

2013-01-24, 11:48 由 杨典



附件
银阁寺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85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荒山之夜》与《净化之夜》

    分享
    avatar
    杨典
    Admin

    帖子数 : 1579
    注册日期 : 11-03-14

    《荒山之夜》与《净化之夜》

    帖子 由 杨典 于 2013-02-20, 17:42

    荒山之夜


    是谁,敢在冬日广场上冒充雕塑?
    他的皱纹波浪起伏,像一面旗
    “道德是脑髓的缺陷”,远方则是天穹的
    缺陷。燕子会酝酿出一颗北京的苦痣

    15岁时,抒情的风水学凶多吉少
    大树是城市的铆钉,一排排将路钉死
    可我仍深爱着你呀:1987年夏天
    火灾中的少女*、食堂、花茶与穆索尔斯基

    初恋血淋淋地照亮了我在黑暗学院
    幽居时,度过的每一个荒山之夜*
    而“现实对我伟大的性格来说未免太棘手了”
    少年的獠牙挑翻灵感,如咬碎屋顶的月亮

    我来自鸟笼。你来自蜡烛。可他呢?
    他来自笔管胡同外一面腐烂的墙*
    记忆是什么?就是吃饭、性交、读书或造反时
    你都会惊觉:“‘我’是他人,另一个人”


    2013-2-18


    注1:《荒山之夜》为19世纪俄罗斯作曲家、“强力集团”主要代表人物穆索尔斯基(Mussorgsky Modest Petrovich,1839—1881)完成于1867年的管弦乐作品,取材于俄罗斯民间神话。穆索尔斯基去世后,由里姆斯基•科萨科夫于1886年整理并配器。童年时我常常在父亲的录音机里听到,印象深刻。另,此诗中的三句引语,皆出自兰波。

    注2:笔管胡同,在北京西城区。过去这胡同的两边一半是居民的墙,另一边则是一面腐烂的、长满荒草的巨砖旧墙,即晚清醇亲王府(中央音乐学院所在地)的府墙。大约因为完整老墙非常直,一通到底,故名笔管胡同。

    注3:大约是1987(88?)年夏天的某个下午,中央音乐学院一号楼附中琴房曾发生过一场火灾,顶楼的琴房几乎被烧成灰烬,很多人去救火,令我记忆犹新。






    净化之夜


    是谁,披着红头发在宫中生吞皇帝?
    他腋窝漆黑,如被烧焦的旧社会
    “我痛哭,我看见黄金——却不能一饮”
    她的乳房太傲慢,那是肉体的清真寺

    对于1989年的传统而言,我是个色目人
    每个中国人都是“一位华沙幸存者”
    经济异教徒衔枚疾走,洗劫了友谊与音乐
    我的灵魂始终未离开一架砖头录音机

    我的哭墙一直是家中那面书墙
    而“祖国,我怕它。我难以忍受”
    带着闪光之恨、狡猾之思、色情之静
    暴风雨曾为17岁的龙猛醍醐灌顶*

    在听十二个*、十二宫与十二音体系的净化之夜
    他秘密地与山林、恶及九幽祖成十二平均律
    当“我把自己武装起来,反对正义”时
    却发现世间万物从未有过平等:这便是太平


    2013-2-19


    注:《净化之夜》为20世纪美籍奥地利作曲家,音乐教育家及“十二音体系”创始人之一阿诺尔德•勋伯格(Arnold Schoenberg,1874—1951)作于1899年的弦乐六重奏曲,又名“升华之夜”。1917年改编为管弦乐曲,1943年修订,属于勋伯格的早期作品。作品标题本来自德国诗人理查•戴默尔的同名诗歌。而《一位华沙幸存者》为勋伯格1947年的晚年作品,附带歌词。因他是犹太人,在读到纳粹将犹太人关进毒气室时,一群犹太人忽然集体高唱《听吧,以色列人》等消息时,早已身在美国的勋伯格忽然大为感动,只用了12天便写完此曲。我少年时第一次在音乐学院图书馆听到这个曲子的录音,后来也常听,深受其“无调性”音乐及其后表现主义思想的影响。本诗中几则引语亦皆来自兰波。

    注2:色目人,即古代波斯人。龙猛,即龙树菩萨,梵名 Nagarjuna。九幽,为东土佛教吸收道教神话后衍义出的关于地狱分野的名词,即“九重地狱”或“九幽十八狱”。哭墙,即耶路撒冷哭墙(西墙),古犹太国遗址,千百年来为犹太人祷告哭诉之地。

    注3:《十二个》为俄罗斯诗人勃洛克诗作。十二宫即黄道十二宫。十二平均律,亦称“十二等程律”,后来一般指西方音乐律学上通用的把一组音(八度)分成十二个半音音程的律制,各相邻两律之间的振动数之比完全相等。巴赫曾以此写过钢琴组曲。但十二平均律最初本来自中国明代律学家朱载堉(1536-1610)著名的十二平均律理论,可参阅其《律学新说》。而勋伯格的“十二音体系”因将八度中的每个音都列为同等重要,故无所谓调性,也倾向于旋律学意义上的平均主义了,虽与十二平均律无关,却有异曲同工之妙。我因此于1992年也曾写过一首叫《十二平均律》的诗,收入《花与反骨》。


    _________________
    我的新浪博客:[要查看本链接请先注册登录]

      目前的日期/时间是2017-12-18, 1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