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习作一张

2013-06-15, 00:31 由 杨典



附件
1111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138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花磎迹见泷行书《前赤壁赋》

2013-04-01, 13:09 由 杨典

图:藏花

附件
书法 00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8 Kb) 下载0次
书法 002.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3 Kb) 下载0次
书法 003.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6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银阁寺及其门前枯山水

2013-01-24, 11:48 由 杨典



附件
银阁寺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85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腊月五记(组诗)

    分享

    铁匠土坯

    帖子数 : 31
    注册日期 : 11-05-26

    腊月五记(组诗)

    帖子 由 铁匠土坯 于 2013-02-19, 11:18



    聚会记

    别指望那些树,

    做成漆黑的棺木

    就会哗哗淌出呜咽的鼻涕

    你搜集那么多昆虫、惊雷

    吞下那么多坚硬的流水、灼烫的冰雪

    但胸口的刺青,却已深深地

    深深地埋在身体里,连疤也不是。

    八字胡,也不见啦。别指望,

    惯于深夜向月光唾沫,

    惯于在美女怀抱里故意多活命的小青年

    会退出人类。龟儿子的,已怀中抱崽,

    成长为发福的的丈夫

    光鲜的父亲!刚才我们谈到的那些女人,

    仿佛已是远古的外星人。不要哎,

    就是搞到了手,你也不能活在

    她的命里。她也不会在你的跨下。

    不信,你试试吧。

    不管条道,都通罗马——

    那烂麻批。小子,别给我翻,

    你手机里那些所谓的“超女”!

    现在,就是连挣扎也不用,

    也无用。你要相信,你给他、它、她一拳,

    他、它、她也会回你一腿。

    何况“你错过了他们,他们也不会过你。”

    明天又是春节,象地主那样大鱼大肉

    象袍哥那样大碗喝酒,

    安心做几天,肥头大耳的肉食动物

    至于明天和未来,有个合法的子宫等待你

    射出合法的精液!但别指望,她会生出活婴孩!

    望,活色生香的野女人

    会生出野孩子!





    除夕夜记

    火树银花 璀璨绚丽

    真好。街边女神

    钢硬的双乳,在变软

    流淌 真好。

    一路打着饱嗝,

    真舒服,就象烟花之后微微呛鼻的

    空气 。 而两旁的沐浴城

    却在打烊 , 我猜——

    今晚 多少人流离失所。

    譬如:情人婚外恋者、网友

    她们都回到了各自的命里。

    我猜:今晚打折的宾馆

    留下的都是良人良妇

    哪怕只是一晚。

    真好呀 没有淫邪 没有骚货,

    而我火跳跳的棍子 仿佛第三条腿

    而非秘密的性器 真好呀

    真好!就象贴上春联的军舰,

    仿佛不再是武器

    而是老不死的海水和蓝。

    慢慢腾腾地回到家里,妻子在

    看春晚。她说:外边热闹不?

    热闹,很美,火树银花呀 璀璨绚丽呀。

    “都满脸褶子,还卖什么萌?”嗯,

    慢慢地,我也回到了命里:中年、秃头、金鱼眼

    夜里,小小的勃起,非关热望

    一泡尿后,龟儿子的

    就闪了!



    原谅记

    请原谅,我弄疼了你的乳房

    请原谅,我中年的双手那么凶狠

    那么小,却遇上了挣扎者!

    请原谅,我来这里,不是来操你的

    “嫌我不干净吗?”

    “活着都他妈是不洁的、无耻的!”

    何况,中年的我譬如现在:

    我摸你、咬你,

    却又紧紧夹住***。它怕啦,

    怕这么快,这么快......

    有时,在大街上,风逼我交出

    眼角的湿润。我真的不想这么快就

    迎风流泪呀不想那么多个我,

    这么快,将我推来搡去。

    风吹草动的日子不远啦!陈年旧血,

    已松松垮垮,和风蕙畅的新血又在哪里?

    狗日的,这么快所剩无几啦。

    我迟迟不肯起身,

    在你暴雨般脸颊无限的小腹、

    险峻的髋骨中,挣扎——

    不愿过快交出骨子里汹涌的胆怯和

    越来越多的小。请原谅,狠狠地弄疼了

    你的乳房。但愿以后,以后,

    它别阻碍了你放纵的声色,

    别吓走了你的狐狸、妖精和飞碟。







    买春记

    音乐慢慢地响 魔灯慢慢地旋

    身体里的灯一点一点拨亮

    仿佛是音乐摁亮了你的身体。

    多么倔强的乳房啊,象

    时光刚刚甩出的两个水葫芦!

    我恶狠狠地盯,它恶狠地胀

    我恶狠狠地捏,它恶狠狠地弹!

    “不进来吗?”不

    多好啊,你的尖臀、你的

    一点一点地将我点燃,仿佛它们

    就是一根根火柴!

    我宁愿选择你的身体,

    而不是那浓重的积雨云。

    那片积雨云、那么多积雨云

    我从来就没有进去过,

    即使进去了,最后还是留下

    孤孤单单的我。

    此时,我的欲望很大你的双乳很大

    此时,我的欲望很扎人你的双腿很扎人。

    好象我的色心有多重

    你就会分泌出多重的色。







    聊天记

    兄弟,江湖已远,

    何谈闯荡,何谈操。

    溺水的事,哥已惧怕,

    就是小小的呛水,

    多几次,身体也会垮塌出

    碎石,尔后冒出滚滚浓烟。

    纸生活,也扎不进去,

    史蒂文森打老壳,

    阿什贝利的蛋,根本就不敢去磕!

    “要在江湖里混出来,

    不要在江湖里挣扎!”

    “都是千年狐狸,谈什么聊斋呢。”

    我已再不临渊羡鱼,亦不退而结网,

    无所谓混,无所谓挣扎。看啦,

    满街的妖精,修长、飘逸、性感啊

    肥得流水的青春,明晃晃的打人眼。

    老子只剩下恶狠狠的眼神,狗日的,

    仿佛她们是我积怨多年的仇人!

    如今,作为色鬼,我只剩下鬼,

    如今,作为狼人,我只剩下人。
    avatar
    杨典
    Admin

    帖子数 : 1579
    注册日期 : 11-03-14

    回复: 腊月五记(组诗)

    帖子 由 杨典 于 2013-02-20, 17:40

    昨天看的,原谅记写得最有意思。


    _________________
    我的新浪博客:[要查看本链接请先注册登录]

      目前的日期/时间是2017-10-20, 1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