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习作一张

2013-06-15, 00:31 由 杨典



附件
1111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138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花磎迹见泷行书《前赤壁赋》

2013-04-01, 13:09 由 杨典

图:藏花

附件
书法 00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8 Kb) 下载0次
书法 002.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3 Kb) 下载0次
书法 003.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6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银阁寺及其门前枯山水

2013-01-24, 11:48 由 杨典



附件
银阁寺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85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札记:《琴史新编》的问题

    分享
    avatar
    杨典
    Admin

    帖子数 : 1579
    注册日期 : 11-03-14

    札记:《琴史新编》的问题

    帖子 由 杨典 于 2012-10-31, 14:21

    近日读许建《琴史新编》(过去也读过他的《初编》),见其在第十章“现代琴人”的通论中,却只大谈査阜西与管平湖,却几乎完全不提吴景略与刘少椿,有如此写历史的吗?众所周知,慢说近代琴家后来常常以查、吴、管、刘“四大家”并称,即便就是在中央音乐学院(所谓学院派)的体系内,吴与管也都是民乐系教授。就因为许先生自己是泛川派,是管先生弟子,就可以这样刻意遮掩吗?只是在实在绕不过去的地方,提一两句吴先生(如今虞琴社和80年代任古琴研究会会长等),还说一句吴先生的演奏有“活泼的手法”之类。吴景略先生的音乐天才和对古琴传承的深远影响,只是一个活泼的手法吗?且此书后记自诩什么“效法太史公”,在每一卷后写评语,迂腐保守地以古人腔调批判新琴学,敢问新琴学何时能影响旧琴学?这种非此即彼的方式,恰恰非古人之情怀,而正是集权时代的流弊。的确,毛时代的左倾对古琴有很多歪曲。当代人对古琴也有很多实验性的误读和破坏。但传统的可以自己去弹传统,弹创新的可以自己去创新,这并不需要你死我活吧。无论传统或创新,唯我独尊的意识本身才是琴学最大的敌人,也是与古人海纳百川,与自然融为一体的包容的艺术心态相悖的。此书“初编”是82年出版,而目前的“新编”则是今年才出版的,增加了一倍的篇幅。但许建先生既然要大规模增加篇幅,又对当代琴史的发展完全规避,对这三十年来的琴界如社会,虽妖魔横行,但很多天才琴家的新成就也早已有定论(如成公亮先生的新曲或广陵派传承、虞山吴门的传承等),岂容完全无知的偏见与“独角戏”?因世界新史学的发展,历史也早已不是靠几个行内人的话语权就能霸占的“官修时代”了。任何艺术史最终都是艺术家一起写的。许先生已是高龄学者了,为何会如此?我从无任何门户之见,也不知是否许先生与其他人有什么私人恩怨。只是读此“新编”,异常惊讶。我不懂,就靠这一本罗列古人的流水账,就能遮掩艺术正史,屏蔽真正影响近代古琴发展的那些了不起的大家吗?历史是这么写的吗?真乃滑天下之大稽也。


    _________________
    我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423141483

      目前的日期/时间是2017-10-23, 0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