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习作一张

2013-06-15, 00:31 由 杨典



附件
1111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138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花磎迹见泷行书《前赤壁赋》

2013-04-01, 13:09 由 杨典

图:藏花

附件
书法 00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8 Kb) 下载0次
书法 002.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3 Kb) 下载0次
书法 003.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6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银阁寺及其门前枯山水

2013-01-24, 11:48 由 杨典



附件
银阁寺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85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一种完全反对文学思想的思想

    分享
    avatar
    杨典
    Admin

    帖子数 : 1579
    注册日期 : 11-03-14

    一种完全反对文学思想的思想

    帖子 由 杨典 于 2012-10-15, 17:11

    笔记摘录:一种完全反对文学思想的思想







    萨特云:“我完全反对诺贝尔文学奖,因为它把作家分等级。如果15世纪或16世纪就有诺贝尔奖,我们就会看到,克莱芒·马罗得奖,而康德没有得到——他本应该得到的,但因为混乱或因为评审团的某些成员做了这事那事,这奖就没给他——当然,维克多·雨果可能得到它,等等。这时,文学好像完全被规定,安排在一种等级制度中。你会得到法兰西学院成员的头衔,而另一些人有龚古尔奖,还有一些人有其它称号。诺贝尔奖是年奖。这个奖同什么符合呢?说一个作家在1974年得到它,这是什么意思?对那些较早得到它的人,或者对那些没有得到它但他们又写了大概是更好的东西的人,它有意味着什么?这个奖有什么意义?真正可以说他们把它给我的那一年,我就比我的同事,比其它作家更优秀,而这之后的一年又有某人更优秀吗?人们真的有必要这样来看待文学吗?好像那些在一年或很长时间都是优秀的人们只有在这特别的一年才能被承认是优秀的,这合理吗?这是荒谬的。显然一个作家不可能在一个给定的时间对其余的人来说是最优秀的。他至多是最好的那些人中的一个。而‘最好的人’的说法表达得不够好。他是那些写了好书的人中的一个,而他跟他们永远是平等的。他可能是在五年前、十年前写了这些书。为这些书给予诺奖,必定有一种新的缘由。我发表了《词语》。他们认为它值得一看,一年后就给了我诺奖。对他们来说,这给了我作品一种新的价值。但人们本该在一年前就得出这个结论,在我没有出版这本书时,我的价值就要小些吗?这真是一种荒谬的看法。按一种等级制度的次序来安排文学的整个思想,是一种完全反对文学思想的思想。另一方面,它又完全适合于想把一切都变成自己体系的一部分的资产阶级社会所接收,他们会被一种等级制度所接收,因为等级制度是表现在一切社会形式都有的那种次序之中。等级制度毁灭人们的个人价值。超出或低于这种个人价值都是荒谬的。这就是我拒绝诺奖的原因。”——以上这一长段话,被记录在西蒙·波娃的《同让·保尔·萨特的谈话》一书中,我现在抄在此处。这应是萨特对他于1964年拒绝诺奖的最权威的解释,远比“谢绝一切官方的荣誉”这句冠冕堂皇的话要详尽严谨得多。萨特是诺奖一百多年里唯一一个主动拒绝该奖(他也拒绝了很多别的奖)的人,绝对不是做秀,而是哲学精神。尤其是他说诺奖“是一种反对文学思想的思想”,堪称深入骨髓,看到了该奖的本质。因此,加上存在主义文学曾经那浩大无比的影响,我以为萨特完全可以归类到20世纪中那些没拿过诺奖(这恰是一种幸运)的、却真正引领了文学史走向的最伟大的作家群之中,这些人包括如:托尔斯泰、普鲁斯特、乔伊斯、卡夫卡、里尔克、庞德、特拉克尔、策兰、卡彭铁尔、鲁尔福、博尔赫斯、纳博科夫、曼杰斯塔姆、茨维塔耶娃、巴别尔、布尔加科夫、马雅可夫斯基、卡尔维诺、迪伦马特、塞利纳、让·热内、巴索里尼、布勒东、奥威尔、赫胥黎、西蒙·波娃、普拉斯、芥川龙之介、谷崎润一郎、三岛由纪夫、波拉尼奥、梁启超、胡适、鲁迅、周作人、陈寅恪、张爱玲……



    ——摘自《随身卷子》


    _________________
    我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423141483

      目前的日期/时间是2018-01-20, 1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