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习作一张

2013-06-15, 00:31 由 杨典



附件
1111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138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花磎迹见泷行书《前赤壁赋》

2013-04-01, 13:09 由 杨典

图:藏花

附件
书法 00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8 Kb) 下载0次
书法 002.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3 Kb) 下载0次
书法 003.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6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银阁寺及其门前枯山水

2013-01-24, 11:48 由 杨典



附件
银阁寺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85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诗艺词条233 “民族大义”这条绳子

    分享

    王西平

    帖子数 : 45
    注册日期 : 12-07-11

    诗艺词条233 “民族大义”这条绳子

    帖子 由 王西平 于 2012-10-09, 11:43

    233

    “民族大义”这条绳子


    日本作家村上春树就中日钓鱼岛之争撰文表达了自己的立场, 我从中读到了村上的伪善与我们的缺憾,就此,春野先生似乎看出了我文中的一些不适宜的情绪。他留言提示,“ 村上作为诺贝尔奖提名人,同时又是当今世界上仅有少数获多国版税的作家,在中日关系冰点之际站出来说话已经相当不容易。什么时候装信封的子弹会寄到他的府上,这也是令人担心的!”春野先生显然是为我的“误读”而辩解,也许我们对日本,对村上的了解远远不及长期旅居日本的春野那么透彻。

    很显然,在这件事上,媒体是最大的始作俑者,春野提醒我:“有一点西平是否清楚,朝日读卖新闻过度报道‘918’打砸抢事件引起全日本国民喧哗。前些时,朝日头二条(全文另版)刊登村上所文也属反省之举。”

    对此春野质问:“即使人众(暴徒)有20万,中华有多少人?这是中华的主流吗?” 春野在表明一点:在这件事上,不仅仅日本在反省,我们也在反省,暂且不论主权问题,我们更应该反省国民何以“暴徒化”。

    春野站在善意的立场上,在他看来,不论日本还是中国,国家和民族是什么样的产物?“是地球上人类的悲哀,是全球作家、诗人为之唾弃的东西,所以作家的爱心是不需要签证和边界的。”

    然而就在我撰写《村上的伪善与我们的缺憾》一文后的第三天,也就是101日,网友将背弃民族大义的帽子扣在了村上春村中文御用翻译家、青岛海洋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林少华的头上。林先生再次躺着中枪……

    首先有必要回顾一下第一次“中枪”遭遇。“开枪者”是日本人。

    2007725日,日本教授藤井省三所著《村上春树心目中的中国》一书由朝日新闻社公开出版。藤井省三在这本书的最后一章批评了村上春树中译本的翻译问题。藤井省三认为,村上作品用的是口语体,林译本却显得极为“浓妆艳抹”。 此外,藤井还批评林少华有汉语民族主义,原来林先生曾自诩“汉语(大概)是世界上最美的语言之一”,同时将“日文式翻译腔”称为“和臭”。
    2012年。这个假期对于林少华而言,注定是不好过了。这次,“开枪”的是网友。他似乎提前已经预感到了自己将要“中枪”。924日,林先生就《舌尖上的中国》撰写博文称:“我虽不看电视,但也晓得央视纪录片《舌尖上的中国》当下搅得举国谈舌尖——我仿佛看见13亿人正飞快掀动着13亿枚鲜红亮丽的舌尖大谈舌尖。刹那间我甚至产生一种恐慌感,觉得自己正在被无数舌尖包围和淹没……”。
    林先生的这种“恐慌感”,以及“被无数舌尖包围和淹没”的情景很快得到了应验。
    10117:35,林少华就中日钓鱼事件发布第一条微博,“有网友问我的态度。事关钓鱼岛,愤青也好知日派也好,其实已不重要。涉日图书的销量下降或暂缓出版,势必影响我的个人利益,但相比之下,国家的利益和尊严显然重要得多。” 与村上的隐忍相比,林少华赤裸裸地表达了对自己日译作品市场的担忧。同样的境遇,但在处理方式上,林先生显然是“境界”不足。但是引起网友愤怒的还是接下来的这句话,“任何具有民族身份的人都只能首先考虑自己所属民族的利益——再友好和理智的日本人也不例外——这是民族大义,其他都是次要的。”
    聪明的网友很快注意到了林少华言语的中的“民族大义”这几个字。不知是林先生所谓的“民族大义”,是就他个人行为而言,还是为自己的日本友人作辩护呢?但正由于他在表达上的“口齿不清”,导致网友对他的“伪善”行为极为不满,一些网友声称,“所谓劣质酒的宿醉,说的大约就是林这样的国人。译者本身与作者的层次居然相差如此之大,让人觉得汗颜。”还有网友甚至教唆林先生应该“反省以往翻译了日本著作的汉奸行为”。事实上,我并不完全赞同这两种观点,就第一种观点而言,林先生与村上的境界到底差在哪里,网友也没有说清楚,其实也不好说。第二种观点显然具有暴徒网民化倾向,我发现这些网络暴民中,不乏知名度相当高的公知们。这些人“打着公共知识分子的旗号,却背离了知识分子应有的责任与良知。”文化的交流在于知己知彼,翻译行为怎么能成为汉奸行为呢?
    10121:28,面对一浪高过一浪的声讨,林少华又作了如下补充:“1、我不赞成涉日图书下架,事实上青岛广州等城市也没下架。2、我和我的同事仔细看了村上28日那篇文章的日语原文,其中固然有值得欣赏的部分,但作为中国人,没必要自作多情;3、我的态度从不受制于人……”
    仔细分析林先生的这几条补充,显然要比他几个小时前发布的言论理智多了,可以看出在这短短的时间内,林先生是做了功课的,不仅细读了村上的文章,而且还请教了同事或朋友。但是,正因为后来的理智,却恰恰暴露了他起先的草率。既然林先生最初谈到“涉日图书的销量下降或暂缓出版,势必影响我的个人利益,但相比之下,国家的利益和尊严显然重要得多。”那么又何以“不赞成涉日图书下架”?前后表达矛盾,林先生所谓的“国家的利益和尊严”又何在?
    不过,我倒是欣赏林先生看待村上的清醒性。他谈到村上的文章称固然值得欣赏,“但作为中国人,没必要自作多情。”林先生是不幸的,之所以不幸,在于他与村上都被捆绑在了“民族大义”这条绳索上。
    10207:23,林少华再次发布微博表示,“文学无国界,文学家有祖国。村上先生不止一次说他是日本人,该考虑为日本这个国家负起责任来了。这也是他受到尊重的一个原因。世界人并不存在。谩骂得不到尊重。”
    为自己的国家负责,不等于偏袒于这个国家,爱心与正义,才是每个作家应该遵循的。与村上的“受到尊重”相比,林先生为何“不受尊重”,除了受国民素质低劣和自由主义国有化推行迟缓的限制外,我想林先生自身也难逃其咎。我们该如何向“世界人”进发,恐怕非一朝一夕所能。
    林先生万万没有想到,当初藤井还批评他有汉语民族主义,自己却在这个中秋国庆双节期间遭遇了“族群主张民族大义”的绑架。林先生终究还吃了“民族大义”的亏。“冷嘲热讽”算不了什么,“语言暴力”也算不了什么,今后留给林先生的,恐怕该是如何领教和体悟躺着中枪的滋味了。

      目前的日期/时间是2018-01-20, 1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