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习作一张

2013-06-15, 00:31 由 杨典



附件
1111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138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花磎迹见泷行书《前赤壁赋》

2013-04-01, 13:09 由 杨典

图:藏花

附件
书法 00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8 Kb) 下载0次
书法 002.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3 Kb) 下载0次
书法 003.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6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银阁寺及其门前枯山水

2013-01-24, 11:48 由 杨典



附件
银阁寺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85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顾随评戏

    分享
    avatar
    陈均

    帖子数 : 251
    注册日期 : 11-03-15

    顾随评戏

    帖子 由 陈均 于 2012-09-25, 13:28

    久闻顾随先生观剧评戏佳话,如某日课堂,为杨小楼之死而悲,并言再不看戏也。然事出自口碑,难以证实。又曾读先生咏韩世昌诗,以之感概今夕之变,圆圆曲之流也。近日购《中国古典诗词感发》一书,为当日苦水授课、迦陵记录,又由苦水女公子整理,数十年之功,方成全璧。吾昔日读其整理《驼庵诗话》诸书,不胜赞叹。今得此书,于地铁旅途读之,又復见苦水授课中所引评戏言说,果然言之不虚也,更添一重意外之喜,故摘之以念之:

    其一,“有人轻而不盈,有人盈而不轻,马连良便是轻而不盈,小楼便是秀雅、雄伟兼而有之,尚和玉唱戏其实翻筋斗也翻过来了,但总觉得慢。”此意类似于卡尔维诺在《未来千年文学备忘录》中所言“轻与重”,小楼即杨小楼,与尚和玉皆为俞润仙弟子,但风格不同。顾氏亦以此二人比作李白杜甫,“老杜有力,有时失之拙笨”,即是尚和玉之风格。而李白“自然”“真美”“真好”,便是杨小楼之属了。
    其二,“某老外号‘谢一口’,只卖一口,你听了,非喊好不可。”梨园中此说甚广,未知顾之“某老”为谁,或为谭鑫培欤?谭之《四郎探母》“叫小番”一句为梨园佳话。我尝听北昆名净周万江先生云:当日裘盛戎亦是如此教他的。因卖得太多,观众会腻。而一口正好,可留一个念想,下回再来听。顾氏以“谢一口”证文章之力,奇绝之句,如今之所言“霸气外露”,迫使读者不得不叫好也。戏与文一理。
    其三,“如为杨小楼配戏之钱金福,功夫深,如铁铸成,便小楼也有时不及,可惜缺少弹性,去”死“不远矣。创造就怕这个。”钱金福为晚晴民国之名净,顾氏于此处比较杨小楼与钱金福,亦同于比较杨小楼与尚和玉,大略也是“轻与重”之理。顾氏言“老杜七言律诗之结实、谨严”如钱金福之功夫,但尚欠一点“自然”而已。
    其四,“谭叫天说我唱谁就是谁,老杜写诗亦然。”谭叫天即谭鑫培,晚晴民国之国剧大王也,谭调风靡国中。然其音厉,谓为亡国之音。顾云“西洋写实派、自然派则如照相师。老杜诗不是摄影技师,而是演员”,“演员”即指谭鑫培也。此处言诗与现实之关系,顾氏之比喻恰似诗之戏剧化。故而赞老杜“打破小天地之范围”“不仅感动人,而且是有切肤之痛”。其实还是赞老杜之如尚和玉、钱金福,为有力之“重”者也。
    其五,“如杨小楼唱《金钱豹》,勾上脸,满脸兽的表情,可怕而美”。《金钱豹》为孙猴子灭金钱豹之妖之剧,然却演变为金钱豹为主角,以金钱豹掷叉为一绝,俞润仙、杨小楼、尚和玉、俞振庭等皆能此剧。顾氏赞杨小楼此剧脸谱之美,为“可怕之美”。脸谱中此例甚多,如钟馗、张飞、无盐等,多是丑中见美也,非惟杨小楼所饰。顾氏以此喻赞老杜之“丑扮”句为“俊扮”。但又云“老杜那么笨的一个人,还有这一手!”此语似赞还贬,又似贬还褒也。
    其六,“如唱戏老谭大方,马连良小巧,而笑弯儿太多、支离破碎,把完整美破坏了。”谭鑫培与马连良皆工老生,谭列“后三鼎甲”,马属“四大须生”,然顾氏以二人之特点比作诗之完整性。“写作怕没东西,而东西太多,又患支离破碎,损坏作品整个的美。”此言又有类卡尔维诺之观念也。

    顾随之评戏,崇谭鑫培、杨小楼,而以尚和玉、钱金福、马连良次之。诸种艺术均异途同归,以戏解诗,亦是以诗解戏,皆是别开生面。顾氏以老杜为尚和玉、钱金福,以太白为谭鑫培、杨小楼,其志向、情趣由此可见矣。陈均于壬辰中元后五日、白露前二日。

      目前的日期/时间是2017-12-17, 1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