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习作一张

2013-06-15, 00:31 由 杨典



附件
1111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138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花磎迹见泷行书《前赤壁赋》

2013-04-01, 13:09 由 杨典

图:藏花

附件
书法 00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8 Kb) 下载0次
书法 002.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3 Kb) 下载0次
书法 003.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6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银阁寺及其门前枯山水

2013-01-24, 11:48 由 杨典



附件
银阁寺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85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命运的梨形大鼓(组诗)

    分享

    王西平

    帖子数 : 45
    注册日期 : 12-07-11

    命运的梨形大鼓(组诗)

    帖子 由 王西平 于 2012-09-12, 15:45

    命运的梨形大鼓(组诗)



    王西平



    佚事中的主人

    镜头里,她的表情
    越来越接近湖光,镜子反射的昨日气象
    还有指尖咔嚓作响的霜白
    一个人向另一个人塌陷。听
    一定是好雨丧失了结构

    走廊里堆满了木料,和紧绷的时节
    这只是世界的一小局部。唯有松散的香火放大希望
    纸成为一种檀木的结局

    燃烧的水经过庭院,映照的茶渍翻卷着苦
    透过漆黑制作的底座,星星看起来像她的一生
    一眼望不到边的
    裙角和虚无的墙画

    她注定成为佚事中的主人
    腰间挂满了磨得发白的白云
    黄金的汤匙正通往健康的空中
    黑色药草,面向大地投射近视的斑点

    鸟落在发稍,如同逗点自然弯曲
    或患上未有结束的恐惧
    风练习僵硬,匿于孤独然后再收起双腿
    每一个侧身的瞬间
    都会瞥见美好的时光轻轻一跃

    命运的梨形大鼓

    月落无数,制造污点的夜患上对称的白
    一桩事件因医疗起风,树叶无心揪取偏差
    血液在骨下听雨。他至亲的人厮守人佛两界

    他有一扇结构细致的门牙,在后视镜里
    韭菜大叶散发着田间气象。他的孩子
    和命运的梨形大鼓,敲击的死亡跃入纸面裂开的黑洞

    坠地的果去了他省,搬运的杯形船上
    列队站立的,他的四十年。以及携带童年的一次出走
    脖颈之上的大颗粒反射在一张面孔上
    他现在开始手握不思进取的墙外时间

    他心里布满了参差不齐的锯齿之痒
    他利用徘徊赚取虚无

    恶性情史

    三树交叉的阴影区,那里的红墙与立柱失和
    脚下是松软的草绒,单身主义挟持着暗红色的小爆炸

    一滴始料未及的葡萄液,顺着别国手形
    陷入美酒迷离的矩阵
    明快的轮廓里塞满了泡制薯条
    甜腻铁具,充当梨形与大鼓的空壳
    肌肉在唯美中闪电,雷雨中的小母猫,渐次肥瘦
    喵喵,隐入它无性的曲线

    一次次
    在遥不可及的余震里,拯救湿滑的全景
    或在一堆鼠肉中,牵引丧失已久的毒汁

    有人举起口水浸淫的恶性情史
    多糖的偏酸食物,胶片里的他者,睡眠里照射的神经质
    统统被手工肥皂水送抵彼岸



    潜水者

    那支舰队,只露出局部的
    船尾。前进时获取了力量
    相信空气,与水浪交织的涡轮机以及
    停止的风,让人们在岸上休息
    并发现潜水者遗忘呼吸之后
    沿着另一个局部快速下跳。是的
    在手工绘制的海域
    他必须像鱼那样摆动,以此构成美好景象
    然后游出倒置的高压线塔和
    采油井架
    他一定有张被水草修饰过的婴孩之脸
    仿佛荒岛上长不大的主人,面临溺亡的风险
    在礁石上,或迎接黄色的
    来自夏日的曝晒主义
    每一粒刺尖上的黑
    都将堆起高地的阴影,一块块殖民的弹片
    蕴含着玫瑰的举动。他相信
    唯有白布掀动的腐肉
    才能产生对称的痛感——
    那些在废品的回声中用竹竿挑晒麻风的人啊

    那些口袋上翻的渔民。还有那些
    在空气中密集的裸体游泳者
    你们,都亮出了深红背的
    战栗

    孽障史

    浅水亮出磨刀石,其内部烛火明灭不定
    风摇晃着塑造地震,惊慌散乱在镜面上
    掌灯的人走出屋子,像一个洞塞入漆黑

    顽固的老法典,榆木下雾气凝重的穆圣
    大码力的刀具快过了闪电
    甚至盖过经书深处一具遗体上的萤光

    用项链煅造一只金色的猫,每一次抽泣在午夜
    仿佛痴想弦月上的饵肉。它诱我整整三十年
    这还不够,我深知其中的意味

    即使全身披上了美人甲,被馋欲掏空的命运
    照亮芳草,如攀爬在面包里的孽障


    白呼吸

    天空里没有天空。天空自己创造着自己
    每天围绕着你的那些明亮、高度
    仍在空中指挥着飞鸟梳头,或在一半的镜里
    勉强用黑芝麻支起咖啡小豆之灰色清醒

    向着伤痛暗下去的人,凌空用糖吹起一支小灯
    灯将以灯的碎片方式,挤压你稠密的胛骨
    血泡映照着理想国,别省,还有桃乡邻家小妹
    她正用温软的俚语化解时间中的粉末

    坐上摇椅,周围的晃动属于你
    水亦从玻璃上斜斜地流下,空气也仿佛有了负罪
    一条拥有过敏史的小河,被一个特大号的喷嚏
    带飞

    你终于爱上了四个季节的轮子
    唯有水果轻轻放弃枝叶,滚进了凹面梦境
    城市丧失着高度,鱼肚从东方渐渐浮起
    亮出你煤烟淫浸的白呼吸


    盆腔开戏

    被植物抓举的地表涌来
    应当引导水流在周围形成对抗
    山后的野鬼在半绿的枝上掰开嫩湿之番茄
    后来,在影子里终于找到了一些雏秧
    和一串幼齿

    白色雾气升腾,大雨落在绝望的金子里
    像红色的鸣禽,拔出火焰
    冥纸烧制的一双乌手,涂抹着短吻鳄的黄昏面颊
    没有下巴的一只,已经爱够了人生

    仿佛地面反光的短暂气象
    水的轮廓又站了起来,掀起冰块和它站起来的真理
    鱼网兜满了黑色,河岸倒退五秒
    国贸大厦突然下坠,露出明亮的海螺中心

    现在,从阳光里抽出一把椅子
    坐看独角剧
    谁的盆腔正在开戏,青铜的和声
    以及深层次的结石显示:魏晋才子怀揣立柱
    用长衫关闭汗渍,和脚气


    消受罪证


    在公墓的雪地里,一个死去的人
    他邀我攻伐进化史——
    拆散某个植物,否定某只猴子

    掀起西红柿的假性茄柄,或潜入水底掰开泡泡

    一回神,命运照亮了玻璃箱的全景
    我看见一只生物,游着游着就撞见了它的空壳
    那一刻,人间的花序却好

    现在
    我正对着空瓶,想想空气就埋在这里
    从这个倒装的春天开始
    我的罪证将消受莫须有式的全无



    以雨水的形式再现



    只有这样才能像蜜蜂那样
    在一片花海里,嗡嗡掰开一面镜子
    反射的湖光上,吹鼓偏平的鸟鸣
    这来自枝头的诅咒,伸向腰间的云影
    雨水的遗址闪闪发光,灰尘凝聚的星球混同于羊群
    白天顺着草茎流淌,一天天丧失滋长
    最后一丝信仰坚持在叶片上,经脉紊乱的神哪
    和她的爱人
    在柴火失和的深夜
    越过指尖,真正脱离掌骨抵达那块空白的场地
    阳光泄露了一半,像一种结局
    所有人挥霍着空气,在水面
    不断复制着自己。就像滚动着一匹黑色的惊雷
    经过,声名狼藉的台阶下
    音乐纷纷扮演的蹦跳结构,恣意的花朵
    紧密而又疏松的香气
    爱情以雨水的形式再现,滴打着石板倦容
    或在青铜上,雕塑一个站立的奇迹
    从画中逸出的光景,照亮了果子
    在墙角,它们酸甜如故,仿佛圆形事物的堆
    在深深的素描走廊的尽头,那里有流水
    有溅出水雾的线条
    也有黑白鸽子投入薄纸嬉戏
    大地借助龙珠果对视天空,万物获得光华
    优昙婆罗花,正在途中
    它终止了绽放,铺设道路

    沉木

    帖子数 : 27
    注册日期 : 11-11-21

    回复: 命运的梨形大鼓(组诗)

    帖子 由 沉木 于 2012-09-14, 20:57

    他利用徘徊赚取虚无



    西平兄写得好看。

    王西平

    帖子数 : 45
    注册日期 : 12-07-11

    回复: 命运的梨形大鼓(组诗)

    帖子 由 王西平 于 2012-09-19, 19:36

    沉木 写道::他利用徘徊赚取虚无



    西平兄写得好看。
    多谢沉木兄鼓励。

      目前的日期/时间是2017-12-17, 1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