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习作一张

2013-06-15, 00:31 由 杨典



附件
1111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138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花磎迹见泷行书《前赤壁赋》

2013-04-01, 13:09 由 杨典

图:藏花

附件
书法 00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8 Kb) 下载0次
书法 002.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3 Kb) 下载0次
书法 003.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6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银阁寺及其门前枯山水

2013-01-24, 11:48 由 杨典



附件
银阁寺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85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山木与鸣雁》——约评薛仁明《人间随喜》

    分享
    avatar
    杨典
    Admin

    帖子数 : 1579
    注册日期 : 11-03-14

    《山木与鸣雁》——约评薛仁明《人间随喜》

    帖子 由 杨典 于 2012-09-02, 12:00





    山木与鸣雁
    ——略评薛仁明《人间随喜》



    记得儿时在四川老家,邻居家办丧事,常叫做办“白喜事”。年幼懵懂,一直搞不清楚为何死了人,还得叫喜事?老北京话里,也称福寿全归之死叫“喜丧”。很多人坐在灵堂里吃喝、打麻将,欢声笑语地守夜过头七。后来真遇到身边有什么人去世,我则会忽然哭,或忽然笑,也是不一定的。哀伤时没时间去想太多文化问题。但中国人即便对死,也可以围炉笑谈,应是无疑。朱耷笔意“哭之笑之”,弘一所谓“悲欣交集”,皆尽在此不言之中了。因世间法并无定理。万事都不能落入观念之窠臼,无论来自传统还是来自西方。

    常人多分不清喜气与痞气的区别,正如很难区分来自良知的怒气与戕害精神的戾气之间的区别。罗汉在笑,牛二也在笑。死的悲伤,或《周易》“生生不已”的思想,共同构成了中国文化的阴阳。且这世界太复杂了,除了欢乐,也需要一些“澄清天下之志”——即便这志气只是打扫一下自家的厨房和庭院。当然又不能执著于那些“有室荒芜不扫除,曰:大丈夫当为国家扫天下”之类的空话。

    我说这些,是因为这初秋时节,正捧读吾友薛仁明君寄来的新书《人间随喜》。闲坐小窗,令心境豁然,忘记了暑气烦闷。因书中气息,与薛君之前的《天地之始》《孔子随喜》《万象历然》等可谓一以贯之:即依旧那么地博览世间草木,点染文字生涯。尤其他也大量谈到了中国人关于生死悲欢的差异。当然此书还收录了薛君近两年来的几十篇报刊杂文,讲座记录,以及与友人之对话(附册),内容从孔孟、庄子、诗经、刘邦、星云法师与死刑等,一直谈到黄仁宇、宅男、IPhone、隐性台湾、零体罚的教育、李登辉的“民主”、倪再沁的艺术、梅花、京剧、华夷之辨、礼乐制度、敬字亭、日本枯山水、胡适、南怀瑾、三国、儿女、师生传统、游春与读报、食养山房……不一而足,又满纸都是“薛风”之骨意。

    老子云“静为躁君”。薛君书中最让我喜欢,便是他的静。诚然,这与薛多年来“熟读胡兰成,拜师林谷芳”有关,也恰恰与他说他早年也很激烈躁郁有关。他是“山野里走出来的读书人”,自然少了城市里的喧嚣味。他长在台湾,也自然没有大陆集权式的焦虑。他也曾徘徊孤愤,如今终于明了些什么。也因此,薛才会鄙薄“大陆学人受宋儒影响太深”,拘泥于愤懑。因近年来大陆之行,他见大陆读书人,脸绷得太紧,多数皆不快乐,或过于纠结于国家制度之事,总是想“以天下为己任”,故难以达到儒家或禅宗的那种自由喜悦。(详见薛《我读大陆读书人的脸》一文)。然即便是宋儒,也未必都是愤懑。如薛君文字,便可用宋儒邵雍之诗来形容一二,诚所谓:“松桂操行,莺花文采;江山气度,风月情怀。借尔面貌,假尔形骸;弄丸余暇,闲往闲来”。邵雍的居所名“安乐窝”,可见即便宋儒也是爱安乐欢喜之心的。

    但在资本主义的现代,所谓“无利不起早”,我们真的能闲往闲来吗?

    薛君最在乎的,便是中国传统之兴、乐、或“《论语》一开头,就是‘不亦说乎’、又是‘不亦乐乎’”与朝气等气质。书定名为“随喜”,也不仅是试图想传承胡兰成《心经随喜》的语境,更是想自身也有一种难得的欢乐之闲情。我略屈指了一下,薛在整部书中,提到此问题大约有二三十处之多。可见他深有所感。

    不过,因薛太重视此现象,或许他也进入了另一种“因众人不快乐而吾即不快乐”的思维窑变之中了,也未可知。因为若按照“随喜”的逻辑,即便世间人尽都愤懑暴戾,我也该全然不管不顾,自行去不亦乐乎才对。正如道家所谓“逍遥”,禅宗所谓“无言”。何必还要为此耿耿于怀,著书立说,乃至为此四处游走布道?(薛不喜欢说演讲)。薛君常引不少庄子之语。因此,我忽然也想起了庄子的《山木篇》来。山中的大树因枝叶盛茂,伐木者都不砍,因为拿来无用。而去农家,主人杀雁请客。大雁其一能鸣,其一不能鸣,杀哪只呢?主人曰:“杀不能鸣者。”于是弟子们问庄子:山中大树,以不材得终其天年;主人之雁,以不材死。那我们到底应该做有用的人还是无用的人呢?庄子笑曰:“周将处乎材与不材之间”。此语广而言之,便是在有用与无用之间,孔子欢喜朝气与宋儒式的悲哀暮气之间,传统的喜气与大陆的戾气之间……而大雁之鸣,堪比近代国人学者常有为世道“鸣不平”的行为。因为有太多的鸣不平,便有了薛君所言之戾气,学者们紧绷的脸,对儒家的误读等。

    薛君希望“让孔子出土”,让大家都跟他一起欢欢喜起来。

    而当这希望太大时,几乎让他又陷入新的忧虑了。

    隐居十多年后,薛终于还是走向了写作、论述与行路。或许这就是天性吧。好在先秦也有墨子之苦行。孔门也有子路洒血、子贡庐墓、曾参每日三省、澹台灭明自立门户。《诗》也云“知我者,谓我心忧”。《礼》所谓“毋不敬,俨若思”(俨,正颜色也)。胡适曾说儒家是“信仰文字的宗教”,故儒家也有“仓颉造字,天雨粟,鬼聚哭”,也有“人生识字忧患始”(苏轼),也有“书生好杀,时势使然也”(曾国藩)等深入骨髓的概念。佛教虽以拈花微笑为教外别传,但也有“愁面观音”或“十二头陀行”,以生厌离之心。所谓慈悲,也不能完全只是慈与善之随喜随缘吧。因这世间,有些人以乐为苦(哲学家),也有些人以苦为乐(苦行僧)。伊壁鸠鲁式的享乐主义与尼采的“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骨子里都是“随喜”这枚硬币的两面。而悲,也有与众生疾苦一起去悲悯、悲哀与悲恸之意。且晨钟之朝气,或可出盛唐气象,而暮鼓之暮气,也能出魏晋风度。如《世说新语》中有太多驴鸣、长啸、大哭、自渎、嘲讽、苦修与疯魔之激烈性情事,未必就不能启迪禅宗或心学的兴盛了。如整个中世纪的黑暗暮气和宗教昏聩,才恰恰让欧洲有了后来的文艺复兴。而整个先秦诸子,之所以有那样的生龙活虎,并不全是秦汉的朝气,也来自东周末期宫廷暮气的熏染罢。如“诸子皆出于王宫”之说(近代章太炎与胡适曾为此有过争论)。胡兰成在《闲愁万种》中也特别提到此语的重要性,说出于《史记》,其实此概念应出于《汉书·艺文志》。民国五四的朝气,骨子里其实是来自晚清士人对帝国的惆怅。而胡兰成对自己,则干脆总结云:“我就是一败”。这是多么有“暮气”的惊人之语。

    真正的大自在,大欢喜,应不偏不倚,阴阳调和,如“无立足境,是方干净”。

    再者,文化分了东西,分了悲喜,就如智慧分了古今,首先便输了一筹。朝气或暮气,不在气本身,关键还是在望气之人与望气之用。

    人心若对了,朝气与暮气,便都能有真气。

    读薛君文字,便如这种对心自照。因在我看来:修、行、悲、喜,都是不可或缺的价值观和人生因素。一个人若从未快乐欢喜过,固然非常的不幸;但若是一个人也从未哭过,从未矛盾过,从未因爱或思想苦闷过,哪怕是一种“为了欢喜的苦闷”,凡事都没心没肺,那也是很无趣、很可怜的事吧。何况你若经过了那些尸横遍野,亲友们皆死无葬身之地的淆乱时代,难以释怀的残酷历史,便知道那不是用任何文化传统的乐观诠释和人生境界,便能消解的(如兰波云:“这一切不过是文学”)。因浩若烟海的生与死,爱与罪,都早已不是某一个人的私事,而是对整个人性的反馈。但也好在有了薛君这样的人,这样的书,仿佛一部“山木与鸣雁的对话录”,我们又能为这文学之外的人生,找到一份真正无悲无喜的安心。且在我看来,或赤脚狂奔于荒野,或淋漓精致于暴风雨中,或在雪地里仰天长笑,或在夜读中拍案击节;宁静或冲动,血性与宽容,皆如隐月幽花,素琴残卷,国恨家仇,饮食男女……这些都是饱满鲜活的人生常态。菩萨心肠与金刚手段,二者缺一不可。正如随喜固然重要,但对悲天悯人时也须在所不惜。因为所有一切都是要入它们自己的渺茫大化去的,不必刻意厚此而薄彼呀。




    2012-9-2


    由杨典于2012-09-08, 09:06进行了最后一次编辑,总共编辑了2次


    _________________
    我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423141483
    avatar
    杨典
    Admin

    帖子数 : 1579
    注册日期 : 11-03-14

    回复: 《山木与鸣雁》——约评薛仁明《人间随喜》

    帖子 由 杨典 于 2012-09-02, 12:03

    附《人间随喜》作者薛仁明简介 · · · · · ·


      薛仁明,1968年生于台湾高雄县茄萣乡,祖籍福建漳州,台大历史系、佛光大学艺术学研究所毕业。曾长期困惑于安身立命之道,十八岁时且因之休学半年。十九岁开始,有心于儒释道三家,关心的焦点,是文化之重建与生命之修行。
      2009年4月,倾十年关注之力,出版《胡兰成•天地之始》;继而出版《万象历然》(2010年),被誉为“绝对大气之书”;随后《孔子随喜》(2011年)面世,还原孔子的活泼本色,有人称之为“使孔子出土”。
      2011年开始,陆续在上海的《东方早报》与广州的《时代周报》开辟以中国文化为主体的专栏,并曾在台湾最重要的两大报刊文化版面《中国时报‧人间副刊》和《联合报‧联合副刊》长期发表专文,影响渐盛,声名日广。读书人和知识界将越来越认识到,这是一位无法绕开的作者。

    目录 ······


    代序•回归历史的轨迹——林谷芳访谈......1
    楔子•《人间随喜》缘起......1
    壹•躁郁时代[时代流弊,在于人心]
    [躁郁]躁郁时代......7
    [空言]现代学者太多,行者太少......14
    [乖戾]我读大陆读书人的脸......18
    · · · · · · (更多)
    代序•回归历史的轨迹——林谷芳访谈......1
    楔子•《人间随喜》缘起......1
    壹•躁郁时代[时代流弊,在于人心]
    [躁郁]躁郁时代......7
    [空言]现代学者太多,行者太少......14
    [乖戾]我读大陆读书人的脸......18
    [倨傲]请慎言“启蒙”二字......24
    [迂执]一以贯之──忠厚者与聪明人之过......28
    [骄吝]才情之外,才情之上......33
    贰•台湾现场[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政界与社会]当美丽宝岛变成了综艺岛......39
    [体制与现实]不患寡而患不均──从陈光标谈起......44
    [精英与民间]隐性台湾与显性台湾......52
    [民间与传统]星云法师与中国的人间佛教......56
    [学界与文脉]中国文化在台湾?......61
    [时代与青年]黄仁宇与宅男......66
    [教育与教改]“零体罚”与台湾教改......70
    叁•志士修行[自心光明,是谓志士;对应生命,是谓修行]
    [元气]万象历然──关于文艺......77
    [欢喜]只因那光明喜气——我与京剧的初识之缘......84
    [朝气]晚九朝五......95
    [兴志]独占一枝春──从梅花谈起......100
    [清澈]孔子的明知故犯......106
    [气度]孔门第一护法......110
    [格局]堂堂汉家岁月......114
    肆•礼乐文明[春风至人前,礼仪生百媚]
    [人世静好]何谓文明?......119
    [文明成毁]华夷之辨......122
    [乐著大始]“乐”......126
    [清严本真]凡中国乐器,皆是道器......131
    [人情之美]台湾的传统底蕴......134
    [唯诚唯敬]敬字亭与文化底蕴......139
    [四时祭仪]祖父祖母,皇天后土......143
    [沉静清和]法隆寺的黄土墙......149

    伍•文化兴邦[游于艺,志于道]
    [文脉接续]文章华国......157
    [天心人意]无心,以成其大──关于书法......161
    [平淡天真]纷纭天地,寂寥宇宙──倪再沁老师与台北当代艺术馆大展......167
    [温柔敦厚]帮胡适说几句心里话......178
    [存神忘形]笑忘三国......182
    [文化土壤]关于两岸读经......186

    陆•教育之道[使其虚心,使其滋养,使其扩大]
    [师生印心]重建师生关系......193
    [为人师表]当个神清气爽的老师......197
    [端正寅畏]知所寅畏,始可言教......201
    [尊师重道]“讲座”与“演讲”......205
    [兴味盎然]游春涉险——关于阅读......209
    [自在中学]薛朴“留学”......214
    [颐养性情]食养山房,唱京剧......222
    [耳濡目染]二丫头读三国......228

    跋•我的书,我的老师......237
    编后记•何以安心,何以为家?......241


    _________________
    我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423141483
    avatar
    陈均

    帖子数 : 251
    注册日期 : 11-03-15

    回复: 《山木与鸣雁》——约评薛仁明《人间随喜》

    帖子 由 陈均 于 2012-09-04, 10:45

    “薛风”一词发明了 Smile

    仁明兄骨子里还是儒家,故多发时论。虽亦谈禅宗,谈老庄,但亦是以之互补也。

    此次之书做得精细。
    avatar
    杨典
    Admin

    帖子数 : 1579
    注册日期 : 11-03-14

    回复: 《山木与鸣雁》——约评薛仁明《人间随喜》

    帖子 由 杨典 于 2012-09-04, 11:49

    哈,是的陈均兄。多谢来读。另我又修改了几行。


    _________________
    我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423141483
    avatar
    疏约

    帖子数 : 132
    注册日期 : 11-03-29

    回复: 《山木与鸣雁》——约评薛仁明《人间随喜》

    帖子 由 疏约 于 2012-10-30, 12:24

    死和亡是两个字。

    中国对死很恬淡。

      目前的日期/时间是2018-01-21, 12: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