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习作一张

2013-06-15, 00:31 由 杨典



附件
1111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138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花磎迹见泷行书《前赤壁赋》

2013-04-01, 13:09 由 杨典

图:藏花

附件
书法 00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8 Kb) 下载0次
书法 002.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3 Kb) 下载0次
书法 003.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6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银阁寺及其门前枯山水

2013-01-24, 11:48 由 杨典



附件
银阁寺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85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念头》:“爪蹄皮毛鳞羽须”(陆续添加)

    分享
    avatar
    杨典
    Admin

    帖子数 : 1579
    注册日期 : 11-03-14

    《念头》:“爪蹄皮毛鳞羽须”(陆续添加)

    帖子 由 杨典 于 2012-08-16, 15:37

    《念头》:(爪蹄皮毛鳞羽须)



    有一匹马太出类拔萃,它在山崖上
    受伤,滑了下去,但被岩石卡住了身子。
    它已死去。一动不动,但当风吹得
    它的鬃毛飞扬时,它便依然在驰骋。

    按:这个奇妙的形象来自巴西作家库尼亚的那部伟大的《腹地》。如六朝庾信所云:“一马之奔,无一毛而不动”。即便死去也是如此吧。

    群雄逐鹿于思想,或称霸于言辞,
    如用鱼肚或髓抹在菜刀上,
    据说切时便可肉不沾刃。真何其痴也!

    此法出自《酉阳杂俎》卷七,原文为:“用腹腴拭刀,亦用鱼脑,皆能令鲙缕不著刀”。但鱼脑髓或肚腹之油最是美味,岂不比鱼肉精贵?不知何人会做此蠢事。

    “诗心鲸背雪,归思马头云”,
    南人吐字:诗与思同音,故诵时
    略显拗口,但不废此句意象奇绝。

    引号内为《秋瑾集》残句,每念之令须眉羞愧。即便唐人李长吉亦撰《马》诗二十首,也未有一首能与此句匹敌。

    八部天龙心
    六畜毛蹄甲

    按:《神农本草经》云:“六畜毛蹄甲,味咸,平。主(治)鬼疰 、蛊毒、寒热、惊癫痫痓狂走,骆驼毛尤良”。奈何猪牛羊犬马鸡好寻,“驼蹄”则为奢侈珍馐也,食之更狂。

    世间诗人马脸者,唯鲍里斯最有趣。
    注:茨维塔耶娃云:“帕斯捷尔纳克的模样既像阿拉伯的马又像他自己的马”奥尔加•卡莱尔在《鲍里斯•帕斯捷尔纳克访问记》中也专门提到此,并云:“有的时候,他会沉默不语,停住片刻,眯起有意移开的棕色眼睛,把头转向别处,使你模糊地感到,他犹如一匹行进的马,忽然间逡巡不前”。

    西方人善赞白马,而中国人却善赞白马茎。
    注:里尔克常写到“在俄罗斯见过的一匹白马”。白马茎即马鞭,《雷公炮炙论》云:“白马茎要马无病,嫩身如银,春收者最妙”。再如《神农本草经》云:“白马茎,味咸,平。主伤中脉绝,阴不足”等,都是说割食白马之阴茎可以壮阳。

    世上体制皆皮里阳秋,不过一张“浑脱”而已;
    只可怜掏空了众生骨肉,好使文明成一孔之见也,悲乎!

    浑脱即整牛皮袋。明人叶子奇《草木子•杂俎》云:“北人杀小牛,自脊上开一孔,遂旋取去内头骨肉,外皮皆完,揉软用以盛乳酪酒湩,谓之浑脱。”

    写蛔虫写得最好的
    依然是曼捷斯塔姆

    注:1923年,曼在一首叫《曾经一次》的诗写到:“曾经有一次,某个中校,某个白卫军和恋人,吃着斋,却牵出一条蛔虫。三天或四天,他的嘴不再沾一点东西”。

    鸭翅、鸡爪、牛尾、猪蹄与猪耳,
    今日被我册封为川中卤菜“五君子”。

    此五种卤菜都是儿时在重庆最爱食之物,至今在川渝大街上,也常会见人边走边吃。

    夏蝉乃亘古之啸翁。
    2012年8月12日晨起,忽觉窗前蝉鸣震耳,嘶嘘长啸,大如雷声。推窗一看,果见一蝉,伏在窗前盆景上,甚奇。蝉俗名知了,四川方言为“咛啊子”。想起儿时,常在重庆山林间,用竹竿捕蝉,抓住后还曾用火烤来吃,其胸脯之肉鲜美如鱼。还曾搜罗蝉蜕(蝉衣)卖于中药铺,以换取糖果。蝉与禅通。近代白石老人最善画此物,吾亦速写之以存童趣。另,啸为中古绝学,参阅拙文《啸问》。另,清人张潮《虞初新志》也收有陈鼎《啸翁传》一篇。

    舍利塔边雄鸡怒,
    箭楼城头蝙蝠飞。
    前朝前门前世事,
    化为老翅满山来。

    此处记一件真事:2004年夏日,我因故南下滇西,与昆明琴人刘君同游西山,参虚云禅师墓。虚云舍利塔后有树林,绿荫如盖。塔前则有二雄鸡漫步,似农家散养之柴鸡,初不以为意。仔细看,见此鸡冠肥爪厚,如绚丽之雄鹰,唯叹其相貌奇特。静坐片刻,待临走时,刘君忽然出言不敬(原话云:“这鸡真大,看来肯定好吃”)。话音未落,其中一只雄鸡勃然大怒,飞起攻击之,以鹰勾利嘴啄其面,厚黑大爪挠其衣。舍利塔前只有一条窄路,仅能容一人通过。刘大惧,汗下不敢言,亦不敢动。我也一时瞠目结舌。又过片刻之后,我才双手合十,高唱“虚云老头,我来看你,一向可好”?并徐步前行,二雄鸡便低头,我等方得缓慢而过。此事太蹊跷,故从未对人言。返后方想起,整一百年前,即1903年,虚云在昆明福兴寺闭关时,曾度化过一只好斗凶恶的雄鸡。虚云圆寂后,雄鸡便为其守灵也(见《虚云和尚年谱》)。若非亲历亲眼所见,绝不相信。另,我在前门箭楼下珠市口大街住了近十年,每日黄昏,都能见蝙蝠与雨燕在城楼上空盘旋,数百年故宫荒草凄迷,皆不胜感慨也。


    由杨典于2012-08-17, 19:21进行了最后一次编辑,总共编辑了1次


    _________________
    我的新浪博客:[要查看本链接请先注册登录]
    avatar
    海客

    帖子数 : 105
    注册日期 : 11-03-23

    回复: 《念头》:“爪蹄皮毛鳞羽须”(陆续添加)

    帖子 由 海客 于 2012-08-17, 14:22

    此处记一件真事:2004年夏日,我因故南下滇西,与昆明琴人刘君同游西山,参虚云禅师墓。虚云舍利塔后有树林,绿荫如盖。塔前则有二雄鸡漫步,似农家散养之柴鸡,初不以为意。仔细看,见此鸡冠肥爪厚,如绚丽之雄鹰,唯叹其相貌奇特。静坐片刻,待临走时,刘君忽然出言不敬(原话云:“这鸡真大,看来肯定好吃”)。话音未落,其中一只雄鸡勃然大怒,飞起攻击之,以鹰勾利嘴啄其面,厚黑大爪挠其衣。舍利塔前只有一条窄路,仅能容一人通过。刘大惧,汗下不敢言,亦不敢动。我也一时瞠目结舌。又过片刻之后,我才双手合十,高唱“虚云老头,我来看你,一向可好”?并徐步前行,二雄鸡便低头,我等方得缓慢而过



    ----------



    看了过瘾!



    我读杨典文,也是内心一种“壮阳”的方式。
    avatar
    杨典
    Admin

    帖子数 : 1579
    注册日期 : 11-03-14

    回复: 《念头》:“爪蹄皮毛鳞羽须”(陆续添加)

    帖子 由 杨典 于 2012-08-17, 19:17

    谢谢海兄来读。继续:



    写作就如很“乐意地”去吃几万年前
    那些封冻在地下冰透镜层的蝾螈。

    此意详见索尔仁尼琴《古拉格群岛》之序言。

    儿时从不惧甲虫,常玩的有:
    天牛、七星瓢虫、金龟子……
    但甲虫若太小就不好了,如虱子。

    可为何古人却爱“扪虱而谈”呢?(见《晋书•王猛传》)。另如释迦牟尼前世也曾是一只虱子(见《法华经》)。


    “雏鸡在大丽花丛中觅食,
    蟋蟀、蜻蜓像钟表一样滴答响”
    真不世出之绝句也。而我们呢?
    我们在嫖妓、斗鸡或斗蛐蛐、
    亦或为了壮阳而捕蜻蛉食之……

    注:诗句见帕斯捷尔纳克之名作《马堡》。蜻蜓,中国古称“蜻蛉”,《本草纲目》云其“主治强阴,止精,壮阳”等。另据《云南志》云:“澜沧蒲蛮诸地,凡土蜂、蜻蛉、蚱蜢之类,无不食之也”。

    畜生有三十四(一曰六)亿种?这得加上微生物和细菌吧。
    这个数字是《酉阳杂俎》上说的,纯属滥竽充数。

    段成式云:“鲤鱼乃鱼中之猪”。
    此真善烹者肥美之言也。

    此语也出自《酉阳杂俎》。但国人素称鲤鱼有龙性,猪与龙在此相通也。

    肉芽与米虫,不是一个阶级。
    夏日,家中米缸忽然生了米虫,只好拿去速冻而死。忽然便想起钱钟书《围城》所记之“肉芽”来:“肉上一条蛆虫从腻睡里惊醒,载蠕载袅……店主人来了,肉里另外两条蛆也闻声探头出现。店主道:‘这不是虫呀,没有关系的,这叫肉——芽’”。可见米中之虫和肉中之虫,虽长得差不多,但因出身不同,待遇便不同。

    景岑招贤,
    永山则夫,
    及达尔文,
    都是蚯蚓。

    注:据《指月录》所载:“皓月供奉问师(即长沙之景岑招贤禅师):‘蚯蚓断为两段,两头俱动。未审佛性在阿那头?师曰:动与不动是何境界”。永山则夫,已故日本当代作家与诗人,17岁时曾为连续杀人犯,后在监狱中写作成名,写有《蚯蚓》一诗,颇有禅意。1998年被处死刑。另,达尔文著有《植物壤土与蚯蚓》,他认为改变亿万年中地壳内层结构的是蚯蚓,而非地狱。


    (待续)


    _________________
    我的新浪博客:[要查看本链接请先注册登录]
    avatar
    沈方

    帖子数 : 358
    注册日期 : 11-03-15

    回复: 《念头》:“爪蹄皮毛鳞羽须”(陆续添加)

    帖子 由 沈方 于 2012-08-18, 12:32

    亦话头亦笔记,亦道亦术。

    曰身无长物,而随身卷子物乎,见身见物也,见物见身也。


    _________________
    沈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guanshuilu
    avatar
    杨典
    Admin

    帖子数 : 1579
    注册日期 : 11-03-14

    回复: 《念头》:“爪蹄皮毛鳞羽须”(陆续添加)

    帖子 由 杨典 于 2012-08-18, 17:03

    多谢老沈来鼓励,又是很久没见你了。问好!

    继续:


    鞠通是假虫,神通(听)才是真虫。
    按:张岱《夜航船》云:“孙凤有一琴能自鸣,有道士指其背有蛀孔,曰:此中有虫,不除之,则琴将速朽。袖中出一竹筒,倒黑药少许,置孔侧,一绿色虫,背有金线文,道人纳虫于竹筒竟去。自后琴不复鸣。识者曰:此虫名鞠通,有耳聋人置耳边,少顷,耳即明亮。喜食古墨。” 另如《文子》云:“上学以神听,中学以心听,下学以耳听”。

    义士屠狗,南泉斩猫,杀鸡骇猴。
    如何是慈悲心?曰:老僧好杀。

    “通天老狐,醉则见尾”;
    东土郎中,劈脑出虫。
    此国民性聪明过分之标本也。

    按:首句出陈寅恪《寒柳堂集•三国志曹冲华佗传与佛教故事》。陈文中考证云,华佗乃梵语Akada(药)之音译,非为东汉名医华旉(字元化)本人。其断肠破腹,开颅取虫之事,也不足信也。

    虫之为物,乃大国气象
    自古虫学无限,若“风为虫”
    而大虫:虎也
    长虫:蛇也
    蛟虫:龙也
    倮虫:古人也
    虫妖:蝗灾也
    虫篆:书法也
    惊蛰:节气也
    “有足谓之虫,
    无足谓之豸”……
    乃至人本来自一精虫
    (男曰精虫,女曰泡蜑)
    乃至“一碗水中,八万户虫”
    但“人民不胜虫蛇”
    虽然虫虫,但难虫天

    按:以上各事见诸《孔子家语》《尔雅》《说文》与《韩非子》等书。另据《庄子•庚桑楚》云:“唯虫能虫,唯虫能天”。而佛经言“佛观一碗水,八万四千虫”。亦云人体内有八万户虫。但关于虫之伟大,数《大戴礼记》所记最彻底,即:“有羽之虫三百六十,而凤凰为之长。有毛之虫三百六十,而麒麟为之长。有甲之虫三百六十,而神龟为之长。有鳞之虫三百六十,而蛟龙为之长。有倮之虫三百六十,而圣人为之长”。

    “扁舟卧听瘦龙吼,
    幽花潜向诗鬼哭”。
    谭君此句,占尽冥界风流。

    语见谭嗣同诗《蜕园》。

    章太炎乃近代学问之怪肉,积年埋于地下,
    为晚清之气所蒸成菌,可以称“太岁”。

    注:1899年,章炳麟为批评谭嗣同《仁学》之以太说,据庄子“乐出虚,蒸成菌”之言而著《菌说》,可称远东进化论也。

    虫不睡觉,中国人便不敢烧荒、打渔或狩猎。
    见《礼记•王制》云:“昆虫未蛰,不以火田。”


    (待续)



    _________________
    我的新浪博客:[要查看本链接请先注册登录]
    avatar
    马布的奇遇

    帖子数 : 11
    注册日期 : 12-01-25
    年龄 : 46
    地点 : 苏州

    回复: 《念头》:“爪蹄皮毛鳞羽须”(陆续添加)

    帖子 由 马布的奇遇 于 2012-08-20, 06:02

    此《念頭》,有嚼頭

    沉木

    帖子数 : 27
    注册日期 : 11-11-21

    回复: 《念头》:“爪蹄皮毛鳞羽须”(陆续添加)

    帖子 由 沉木 于 2012-08-20, 20:06

    很有看头,亦长知识。
    avatar
    杨典
    Admin

    帖子数 : 1579
    注册日期 : 11-03-14

    回复: 《念头》:“爪蹄皮毛鳞羽须”(陆续添加)

    帖子 由 杨典 于 2012-08-21, 11:28

    谢谢马布兄与沉木兄来读,继续:


    鱼生火,肉生痰,看新闻七窍生烟,
    从菜板油锅到南海军演,真焦灼世界也。

    夏日下厨,吃鱼上火,又见美日中韩南海纷争,只能独自生气。画图一页,可见瑜伽醍醐清凉意。

    夏日读杜诗,如在飞禽走兽中游。
    做个山林诗人又有什么不好?

    按:翻阅清人杨伦《杜诗镜诠》,杜甫常写到的动物有:花鸭、鸂鶒、鹦鹉、鸥、猿、麂、斗鸡、鹘、虎、燕、蚕、牛、凤、鹰隼、鸱、黄鱼、白马、病马、瘦马、白凫、杜鹃(子规)、归雁、萤火虫、狐狸、鹅儿……鲁迅云:“即使是从前的人,那诗文完全超于政治的所谓‘田园诗人’,‘山林诗人’,是没有的。完全超出于人间世的,也是没有的。既然是超出于世,则当然连诗文也没有。诗文也是人事,既有诗,就可以知道于世事未能忘情”。(见《魏晋风度及文章与药及酒之关系》)

    写过“白蛇”的有冯梦龙、梦花馆主、萨德、严歌苓……
    但写得最好的那人却至今无名。

    古本《白蛇传》本自唐以前的传说,作者不详。萨德的短篇《白蛇》也有类似意思。

    在动物农庄,“要扫除一切害人虫,全无敌”。
    乔治•奥威尔与毛的思想乃一丘之貉也。

    奥威尔善写猪、狗、马、鸡等家畜(《动物农庄》),而毛善写虫:如苍蝇、蚂蚁、蚍蜉、害人虫(《满江红》),都是“田园诗人”。

    在西昌,在农村医院走廊的
    开水龙头处,我烫死过一只刚捕到的青蛙
    我还见有个大叫肚子痛的孩子:
    一条蛔虫从他鼻子里钻了出来。

    此事发生在1978年,令我终生难忘。

    四川人非虫即鱼,哪有半点兽性?
    如太白《蜀道难》诗云“蚕虫及鱼凫,开国何茫然”。古蜀皇帝亦不过如此,何况草民。

    三、四十年代是麻雀战,八十年代是“打麻雀”。
    而1986年,在重庆、在嘉陵江桥头堡
    我吃过大约十几只麻雀、知了或绿豆鸟,
    都是张剑用弹弓打来后火烤的,麻雀肉柴,味若鹌鹑。

    张剑是吾中学同学,瘦子,打弹弓眼力极好,弹无虚发。另,麻雀战即民国时期的对日游击战争。而日语称“麻将”为“麻雀”,或因其中有雉鸡故。

    “一鸽胜九鸡”,纯属自欺欺人。
    如国人爱吃鸽子,又说“热爱和平”。我宁愿吃九只鸡,然后去指挥战争。

    端着犄角装獠牙,他的脑袋就是个大嘴巴。
    国人打架之前总爱强调一句:“我从不欺负人,但也不怕别人欺负”。他妈的,就直接去欺负人又能如何?羊的族群打死了也没有狼性,就别端着犄角假装獠牙了。


    (待续)


    _________________
    我的新浪博客:[要查看本链接请先注册登录]
    avatar
    杨典
    Admin

    帖子数 : 1579
    注册日期 : 11-03-14

    回复: 《念头》:“爪蹄皮毛鳞羽须”(陆续添加)

    帖子 由 杨典 于 2012-08-26, 10:04

    每个人都有芭蕉虫,
    你以为你没有?
    “以为”二字即虫。

    按:陈寅恪《金明馆丛稿二编•禅宗六祖传法偈之分析》一文,引“沮渠京声译《治禅病秘要经略》”云:“次观厚皮九十九重,犹如芭蕉。次复观肉,亦九十九重,如芭蕉叶。中间有虫,细于秋毫。虫各四头四口九十九尾”。

    孩子与狗都是好的,
    但没接触过狗的孩子
    不会好到哪里去。

    如石川啄木《一握砂》云:“认真的拿竹子打狗的,小孩的脸,我觉得是好的”。再如“路傍的狗打了个长长的呵欠,我也学它的样,因为羡慕的缘故”。

    苍蝇与海狸是绝配,
    胜过了牛虻或狐仙。

    西蒙•波娃外号“海狸”,而她称萨特长得像“一只瞎眼的苍蝇”。两人相交终生,事件、绯闻、作品、谈话与共同的事业皆不断。萨特直到临终前,依然被波娃照顾,他拉着波娃的手说:“我非常爱你,亲爱的海狸”。(见西蒙•波娃《永别的仪式》)

    横立的有血气,直立的倒懦弱无甚血性;
    会写几个破字便是万物之灵吗?

    如康有为《书镜•原书》云:“凡物中倒植之身,横立之身,则必大愚,必无文字。以血气熏其首,故聪明弱也。凡地中之物,峙立之身,积之岁年,必有文字”。

    瞧,那林间喜鹊,如袭人的第一次叫春,
    “她旺盛的是性欲,不是宗教感情”。

    后一句出自萨德的短篇《对等惩罚》。

    此世间是一大“猪坎窟”,人皆疾走奔入而不自知也。
    按:陈寅恪《金明馆丛稿二编•西游记玄奘弟子故事之演变》云:猪八戒故事本出义净译《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杂事叁•佛制苾刍发不应长缘略》之“牛卧苾刍(沙门僧人)住在猪坎窟”之事,甚奇特。

    今日午后6点47分
    于楼下见一肥胖老妇,
    白面、白腿、白毛发,
    手提着一袋白猪蹄(约10来枚),
    连高跟鞋与白裙子也如蹄与肉。
    呀,这庞大固埃(还是母的),
    真是吃了什么,就会变成什么。

    清人王士雄《随息居饮食谱》云猪蹄能“填肾精而健腰脚,滋胃液以滑皮肤,长肌肉可愈漏疡,助血脉能充乳汁,较肉尤补。”此物始终为国人所嗜,但此老妇可怖模样,直堪令人痛改前非也。庞大固埃,拉伯雷《巨人传》之主人公,以贪食著称。

    枭食母,獍食父。其父母亦食父母也。
    如此倒也干净:世间永远只有当下这一代。
    省得如今人般动辄便称第几代,论资排辈,
    四世同堂,令庸才横行,好不麻烦。

    注:班固《汉书•郊祀志》云:“祠黄帝用一枭破镜”。孟康注:枭,鸟名,食母;破镜,兽名,食父。”破镜即獍。再如北魏杨炫之《洛阳伽蓝记》云:“若兆者蜂目豺声,行穷枭獍,阻兵安忍,贼害君亲。”

    缸中龙虾,堪称是寒舍利维坦,
    窗前螳螂,却道如当世小夜叉。

    如雨果言:“远古的怪兽们随着时间的推移,仿佛被空间越缩越小了,最后就成了今天昆虫们的样子”。(见《莎士比亚论》)另,利维坦为《圣经》中的海怪。

    谁说无龙?晨起推门看朝霞,便有一股子腥味。
    明人谢榛《四溟诗话》云:“诗韵罕用‘腥’字。沈宪王夜雨颈联:‘树湿鸦群重,云低龙气腥’。格律尤胜。杜子美索居三十韵:‘宇宙一膻腥’。此句非不能工,盖长律牵于韵耳。” 杜甫之句,见《秦州见敕目,薛三璩授司议郎毕》,前句为“华夷相混合”,可见其大旨。另如俗语云“天上龙肉,地下驴肉”。

    一时忘了是哪本书里写的了:
    她的***“如蛙吐涎”,
    而他的玉茎则“状若剥兔”。

    歇后语中最残忍之语,便是“活剥兔子——扯皮”。

    火虫贞鸡鬼拔树,
    阳春白雪月传灯。
    痛饮门徒蛇骨酒,
    便是隐几长啸人。

    按:首句典出金人元好问《续夷坚志》之志怪,不一而足。近日肩胛骨因劳损小疾,昼夜酸疼,于是常饮琴徒所赠之药酒(草药与蛇骨等浸泡)以解闷,故偶有此咏也。




    _________________
    我的新浪博客:[要查看本链接请先注册登录]
    avatar
    杨典
    Admin

    帖子数 : 1579
    注册日期 : 11-03-14

    回复: 《念头》:“爪蹄皮毛鳞羽须”(陆续添加)

    帖子 由 杨典 于 2012-08-29, 12:15

    唐诗人名中有禽者如:杜荀鹤、喻凫、于鹄、来鹏;
    名中含兽者则如:陆龟蒙、令狐楚、牛僧儒、骆宾王……

    吾读明人杨慎《升庵诗话》至卷十,见云:“喻凫诗:‘雁天霞脚雨,渔夜苇条风’,上句绝妙,下句大不称,此所以为晚唐也”。便不能不对杨升庵肃然起敬。另,我疑喻凫即于鹄之误传也,因读音很相近。于鹄隐居于汉阳,南人念凫、鹄同为齿音。但据沈德潜《唐诗别裁集》云:“鹄,贞元时人(公元785—805年),未详里居出处”。而《唐才子传》载喻凫为开成时人(公元836—840年),相距约三十来年。或许生于贞元而没于开成,也未可知。且唐诗人之间难考证之事多有,如韦庄与鱼玄机案;再如说于鹄诗“寒狐上孤冢,鬼火烧白杨”句本为李益所写等。故尚难下定论。

    “共产主义蟒蛇既不能吞下
    又不能吐出巨大的毕加索”。

    此句见萨特《艺术家和他的良心•序》。尽管毕加索曾参加过该党。

    葫芦蒸鸭,如思想脱毛,
    皆暗示,惟有默契者能懂。

    事见《太平广记》载《卢氏杂说》所记典故:“郑余庆与人会食,日高,众客嚣然。呼左右曰:‘烂蒸去毛,莫拗折项’。诸人相顾,以为必蒸鹅鸭。良久就餐,每人前下粟米饭一碗,蒸葫芦一枚。余庆餐美,诸人强进而罢”。另,今人常谓忘记毛主义为“脱毛”。

    核桃有时说:我要和“草莓”一起睡觉;
    但她说得最多的话是:“我是老虎”。

    注:“草莓”是一只粉红色的毛线玩具小熊。

    丝弦老琴中,铁鹤舞的韵是最好的。
    “铁鹤舞”为宋琴,。此语为多年前,浙派琴家姚公白告诉我的。

    僧悟清云:“鸟归花影动,鱼没浪痕圆”。
    不知鸟、花、鱼、浪,最终以何为归宿,何为圆满?

    注:此句堪为羽毛鳞甲句中最细腻者,宋人吴幵《优古堂诗话》专为此有一论。

    古人写尺蠖、螃蟹与乌鸦太多,
    几令汉诗截流,再也无处下笔。

    如《周易》,如唐人白居易“伸屈须看蠖,穷通莫问龟”等。再如清人施闰章著《蠖斋诗话》,虽不写虫,其名足矣。另如瑞典诗人马丁松也写有《尺蠖》。历代写螃蟹与乌鸦的诗或著述也多如牛毛,毋庸赘言了。

    “西班牙苍蝇”这名字奇绝。
    此名是一种***,即斑蝥粉。萨德曾将此物掺入糖果,分给妓女吃,并与她们群交。事见西蒙•波娃《要焚毁萨德吗》。

    仙人割龙耳,
    诸侯执牛耳,
    烈士蹲猫耳,
    凡夫吃猪耳。

    按:仙人割龙耳之事,多见于韩退之诗《树鸡》、冯贽《云仙散录》与柳子厚《龙城录》等古籍。宋人曾季貍《艇斋诗话》特论述,所谓“烦君自入华阳洞,割取乖龙左耳来”。



    _________________
    我的新浪博客:[要查看本链接请先注册登录]

    王西平

    帖子数 : 45
    注册日期 : 12-07-11

    回复: 《念头》:“爪蹄皮毛鳞羽须”(陆续添加)

    帖子 由 王西平 于 2012-08-29, 22:16

    世间诗人马脸者,唯鲍里斯最有趣。




    我向来脸长,常受朋友家人取笑,看到这句,我笑了,我释然了~~呵呵。
    avatar
    杨典
    Admin

    帖子数 : 1579
    注册日期 : 11-03-14

    回复: 《念头》:“爪蹄皮毛鳞羽须”(陆续添加)

    帖子 由 杨典 于 2012-08-30, 09:55

    谢谢西平,再补充几条:


    蝴蝶是从前的花在招魂;
    蓝兽是特拉克尔在招魂;
    鹰击长空,鱼翔浅底,
    什么动物是我在招魂?

    张爱玲《流言•炎樱语录》云:“每一只蝴蝶都是从前一朵花的灵魂,回来寻找它自己”。而“蓝兽”是特拉克尔固定的意象。

    儿时在邻居家常见的蜈蚣,
    如今都到哪里去了呢?
    莫非都让广东人吃光了?
    莫非天下人都已“口内麻木”?

    小时候在重庆,常看见邻居抓住蜈蚣后,挂起来晒干制药。因《本草纲目》说蜈蚣西南到处都有,能治疗疮疖和小儿口内麻木等病,而徐珂《清稗类钞》云:广东人吃蜈蚣,“食时,自其尾一吸而遗其蜕。”。

    熊掌是吃的吗?不,熊掌还可以谈诗,
    或审美。但熊掌的残忍是秘密的、古老的。
    我们再也看不见熊掌究竟写了些什么。

    宋人郑揆有《熊掌诗话》,可惜已散失,不知所记。唯郭绍虞《宋诗话考》有存目,云“揆号蒙泉,为莆田人,隆兴元年进士”。并说此书“不知卷数,亦未见他书称引”。




    _________________
    我的新浪博客:[要查看本链接请先注册登录]

    雨雨1980

    帖子数 : 17
    注册日期 : 11-08-10

    回复: 《念头》:“爪蹄皮毛鳞羽须”(陆续添加)

    帖子 由 雨雨1980 于 2012-08-30, 20:24

    杨典就是一本百科全书!强悍!
    avatar
    杨典
    Admin

    帖子数 : 1579
    注册日期 : 11-03-14

    回复: 《念头》:“爪蹄皮毛鳞羽须”(陆续添加)

    帖子 由 杨典 于 2012-09-08, 10:58

    谢谢雨雨,再看一组:



    鸳鸯斑斓,秃笔难下,皆因入空易,入色难。
    (如一休宗纯云:“入佛道易,入魔道难”。)
    胡兰成《闲愁万种》云:“近代日本画家前田青村年过九十,临终时梦见鸳鸯彩色之美为生平所未见,呼笔欲画之而卒”。

    动物是雄的好看,雌的不好看。
    如雄狮、警犬、公猫、雉鸡或孔雀。这一特点,常被不少畸恋作家所重视,如三岛由纪夫有一篇小说便取名为《雄狮与孔雀》。

    画猫室无鼠,
    写鹰惊脱兔。
    欲修微妙法,
    只怕风筝误。
    读清人顾嗣立《寒厅诗话》云:“老杜《画鹰》诗:‘何当击凡鸟,毛血洒平芜’!犀月曰:二句若说真鹰,何足为奇?惟以写画鹰,便见生色”。故吟此诗。犀月即俞玚(字犀月,康熙年间诗人和批评家),曾与顾嗣立一起编过《元诗初集》,著有《文选》评点本。另《风筝误》为清人李渔杂剧。

    他已发福,很难戳鸡。
    “戳鸡”是上海闲话。但最早来自苏州俗语“头颈绝细,独想触祭”。触祭即戳鸡,一般指贪吃(祭祀时期食物多),后来指贪婪。

    为什么要侮辱鸟呢?还是“锤子”更有力。
    古代常指不肖之徒为“鸟人”。而关于男性器官的俚语,北方话叫“***”或“牛牛”,四川话叫“鸭儿”或“锤子”。鸡同鸭,都是因为象形与有毛吧。若无毛,则叫“青龙”了。

    “以梦为马”是遗精的隐喻。
    查海生的诗《祖国》中所谓“以梦为马的诗人”,应是其性压抑时期,潜意识中对遗精的隐喻,因梦遗的俗语即叫“跑马”。事实上他在诗中也写到了“我借此火度过一生茫茫黑夜”以及“抱住她,在故乡生儿育女”等意象。其它关于语言、物质、刀口等,都是次要的。但对此国人不愿置评。

    母猪肉不能吃,
    因其为龙为佛。
    宋人胡仔《苕溪渔隐丛话》载:“东坡云:眉州青神县,道侧有小佛屋,俗谓之猪母佛,云百年前有牝猪伏于此,化为泉,有二鲤鱼在泉中,盖猪龙也。蜀人谓牝猪为母,而立佛堂其上,故以名之”云云。苏轼还说亲眼看见了二条鲤鱼。

    如今,航母已在全世界灭毛毛虫
    谁还能随身携带鸱夷子皮
    放浪山水,不再问兴越灭吴?
    策兰诗《埃里克》有“坦克在郊区灭毛毛虫”之句。“鸱夷子皮”为春秋时范蠡退隐江湖后之号,本指古代牛皮做酒囊皮子(一说为猫头鹰之皮),用时可终日盛酒,不用时可折叠随身携带。


    _________________
    我的新浪博客:[要查看本链接请先注册登录]

    王西平

    帖子数 : 45
    注册日期 : 12-07-11

    回复: 《念头》:“爪蹄皮毛鳞羽须”(陆续添加)

    帖子 由 王西平 于 2012-09-12, 15:59

    再欣赏。每天咀嚼一遍,好肠胃。Basketball

      目前的日期/时间是2017-06-28, 23: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