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习作一张

2013-06-15, 00:31 由 杨典



附件
1111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138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花磎迹见泷行书《前赤壁赋》

2013-04-01, 13:09 由 杨典

图:藏花

附件
书法 00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8 Kb) 下载0次
书法 002.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3 Kb) 下载0次
书法 003.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6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银阁寺及其门前枯山水

2013-01-24, 11:48 由 杨典



附件
银阁寺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85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念头》(草木花)(陆续添加)

    分享
    avatar
    杨典
    Admin

    帖子数 : 1579
    注册日期 : 11-03-14

    《念头》(草木花)(陆续添加)

    帖子 由 杨典 于 2012-08-09, 23:34

    《念头》——草木花


    《念头•植物)(陆续添加)




    神性以植物(树)为第一尊者,
    花次之、禽兽再次之、人最次。

    按:晋葛洪《神仙传》云:“老子之母,适至李树下而生,老子生而能言,指李树曰:以此为我姓。”悉达多于树下生(无忧树(Saraca asoca,苏木科,梵语Asoka,即阿叔迦树,意为无烦恼。唐人段成式《酉阳杂俎》云:“无忧树,女人触之花方开”)、树下修、树下觉(菩提树)、树下灭。耶和华第一次向摩西显灵时,也是在荆棘树的火焰中(《旧约•出埃及记》)。另,整个欧洲文明都有“树神崇拜”,而拉丁文与古日耳曼语中的“神殿”一词,原始词义便是小树林(参阅弗雷泽《金枝》)。一切神圣皆与植物有关。

    “成千的长号挂在树上,遍野开花”。
    此为我15岁时,在海南岛听FS讲到的一位少年诗人(名字已忘记)所写之奇句,据说此诗人后来湮没无闻,但此句却被我永远记下了,因奇在用长号比喻枝条。

    “树想”是一棵听得见的树。
    近日读《观无量寿佛经》,最惊讶便是十六观之第四观:树想。因云“树上有七重网,一一网间有五百亿妙华宫殿,如梵王宫”等等,极端细腻。另,“一棵听得见的树”语出我19岁时所译之里尔克《致奥尔弗斯十四行诗》之句,大部分人译为“一棵树在耳中”。

    拔染(草)可思鬼
    踏浅(草)欲近佛

    注:染草,清人俞正燮《癸巳类稿》云“茅茹”或“茅蒐”,《诗经•郑风•东门之墠》有“茹藘在阪”,也称为茜草。茹在《周礼》中叫“染草”。俞正燮云“入药能补血,曰:地血”。茹的根可以作为绛红色染料,也可用于占卜,即“拔茅茹以其汇贞吉”(《易》)。另,唐人白居易有“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之名句(《钱塘湖春行》),白居易在日本影响深远,或许东京后来浅草寺(乃至整个浅草六丁目地区)之名,便来自于此。

    蒲扇一摇,风动;
    蒲团一坐,情动。

    蒲草有大美,无论做蒲团或蒲扇。李笠翁《肉蒲团》寓意,堪称植物与色情完美之作,奈何世人只会看肉,不会看蒲团。

    阴茎、恋菊、牡丹心等,皆与摆弄卡特来兰花如出一辙。
    花是植物的性器官,如同性繁殖。故普鲁斯特《追忆逝水年华•在斯万家那边》中有“摆弄卡特来兰花”(Faire catleya),而它的起源,大约应是萨德笔下的“茉莉花,我们的秘密暴露了”(《朱斯蒂娜,或贞洁的厄运》)。另如阴茎之茎,本也来自植物名词。

    中国有树精,如桂妖、柳妖等,而印度只有“曲躬之树”。
    注:树精多见于明清志怪笔记。再如并蒂莲、连理枝、绛珠草等,对植物也有情的理解,恐怕印度人不如中国人。佛经所谓“北俱卢州有曲躬之树”,即你在那树下大便,树会自动弯下来为你遮挡而已。

    蔬菜是一切植物的饿鬼道。
    植物一旦投胎于蔬菜,便都是大屠杀的结局。

    洛阳一带无竹林,
    惟有嵇康似园丁。
    浇血遍种青棠树,
    留待世间参淫心。

    按:崔豹《古今注》云:“欲蠲人之忿,则赠以青棠。故嵇康种之舍前,盖取欢字之义”。青棠即合欢树,或夜合树、乌赖树等。据说此树来自逊顿国,也叫淫树,昼开夜合,枝叶纠缠交结,风来自解(见冯梦龙《情史类略》)。另据陈寅恪先生考证:“魏晋时洛阳一带,本无竹林”。故所谓竹林七贤,乃是后世借鉴佛教“竹林精舍(竹园精舍)”之语,以象征魏晋人物们的避世与清谈之风。

    十字架也曾是一棵树。而本来是树的
    还有房梁、古琴、弓箭、车辕、屏风……

    你只见那个拿撒勒人被钉得鲜血淋漓,可曾想过挂他的那十字架,也是一棵树鲜血流尽后被肢解的干尸?我们的生活中满是植物之死。

    在古代,纸的一部分来自树皮(及麻、布、渔网等),
    而贝叶经、莎草纸与竹简,则是直接抒写文字的植物。

    按:贝叶经是用铁笔在贝多罗(梵文Pattra)树叶上所刻写的经文。而纸莎草是生长在尼罗河三角洲的沼泽中的绿色植物,高2米以上,茎可做笔,茎髓可造纸,根部可作燃料,为古埃及人所崇拜的三种植物之一(纸莎草、荷花、枣椰树)。


    (待续)



    由杨典于2012-08-14, 11:23进行了最后一次编辑,总共编辑了1次


    _________________
    我的新浪博客:[要查看本链接请先注册登录]
    avatar
    杨典
    Admin

    帖子数 : 1579
    注册日期 : 11-03-14

    回复: 《念头》(草木花)(陆续添加)

    帖子 由 杨典 于 2012-08-11, 18:54

    一粒米教属于谷神崇拜。
    如《内经图》顶部也写着“金丹一粒米”,还有辟谷、断食课、荤与素的矛盾、乃至“给五千人吃饱”(《马太福音》)等。宗教说穿了,大都是个吃饭问题。

    晨钟暮鼓,身若萧丘;
    春起秋灭,心如石棉。

    石棉(石绵)本属矿物,在古代叫“不灰木”。明人张岱《夜航船•植物部》引《抱朴子》云:“南海萧丘之上,自生之火,春起秋灭。丘上纯生一种木,虽为火所着,但少焦黑,人或得以为薪者,炊熟则灌灭之,用之不穷”。萧丘即墓地。不灰木与磷火自燃同理,故葛洪又云“水主纯冷,而有温谷之汤泉;火体易炽,而有萧丘之寒焰”。

    庭前柏子树
    驴后橄榄枝

    赵州八十犹行脚,耶稣骑驴进圣城,参柏子树与橄榄枝,可见云游要义。

    从表面上看,无花果树之死是神学的秘密,
    但维特根斯坦说:“要关心表面,不要关心秘密”。

    按:《新约》云:“他(耶稣)饿了,看见路旁有一株无花果树,就走到跟前,但在树上找不到什么,不过有叶子,就对树说:‘从今以后,你永不结果子’!那树就立即干枯了”。这也可诠释里尔克《杜伊诺哀歌》第六首的起始:“无花果树,长久以来我就觉得事关重大,你是怎样几乎完全错过了花期。未经夸耀,就将你纯粹的秘密催入了果实……我们以开花为荣,却无可奈何地进入了我们最后的果实之被延宕的核心”。

    重庆是黄葛(桷)树、夹竹桃(适合隐藏),
    北平是槐、柳、枫与玉兰(可以群观),
    上海是梧桐(洋泾浜),广州是古榕(如阴毛),
    唯东京能于八重樱之下痛饮、咏俳、恋爱、清唱。

    此几处皆为我生活过的地方。如今唯有重庆的黄葛树被砍伐殆尽,念之甚憾。

    毛*泽东时代最常见的盆景是文竹,
    它弯曲如一个地主的梦:翩若惊龙。

    文竹又称云片松、刺天冬、云竹(另同科还有武竹)等,忌直射阳光。苏轼《于潜僧绿筠轩》诗云:“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无肉令人瘦,无竹令人俗”。但竹子后来太多了,中国人动辄称梅兰竹菊,俗不可耐。另,北方不好养竹子。我的书房中本始终养有一棵文竹,也算滥竽充数。文竹死后,其干枯姿势犹在,枝条漫长,翩若惊龙,故我一直未丢弃,至今已十余年矣。儿时,还常在电影中看见地主家里栽种此物,故有此念。

    夏日斋内植物疯长,常被蚊叮
    因草木茂密处,必然豹脚(蚊)横行。
    世间咏蚊最绝者当为苏轼,如下二句:
    “飞蚊猛捷如花鹰”
    “风定轩窗飞豹脚”

    豹脚蚊,即花斑蚊。此事宋人周密在《齐东野语•多蚊》中有论述,读之如入丛林,见鹰隼击树,虎豹奔袭。

    精液与丁香树的关系,
    是世间最奇绝的关系。

    按:J.G.弗雷泽《金枝》第十一章 云:“在恩波依纳(即印尼安汶)的有些地方,如果丁香树园收成不好,男人们便夜里裸身去园子里,朝着丁香树射精,就像他们去使女人们怀孕时一样。他们一面这样做着,一边嘴里还会嚷嚷:“多长些丁香吧!”他们想象这样便能使树园丰产。

    子午言:“在西方,玫瑰贱如白菜,人人都会写”。
    西人如彭斯、里尔克、叶芝、博尔赫斯等。唐人如司空曙、卢纶、徐夤、唐彦谦等。另如艾柯《玫瑰之名》中关于的“笑”的手稿,或奥逊•威尔斯电影《公民凯恩》中刻在童年雪橇上的神秘遗言“Rosebud”,都是它最奇妙的诠释。当然最美的诗句,还要数博尔赫斯的:“可能吗,我,雅克布•阿尔曼苏尔的一个臣民,会像玫瑰和亚里士多德一样死去?”

    站立为树,倒下即舟;
    碎尸做桨,只欠东风。
    还有什么比兰波的《醉舟》更令我怀念的诗吗?

    一切木筏、扁舟、画舫、艨艟或古船,都曾是树。树能度(渡)人,非人自度。

    蓝花的目的是火焰:如“树变成开花的火焰,
    人变成语言的火焰,动物变成游走的火焰”。

    后一句引自诺瓦利斯的《断片》,此文可称18世纪德国诗人的随身卷子。“蓝花”则是诺瓦利斯的象征,它也直接影响了20世纪特拉克尔常写的“蓝兽”。


    (待续)


    _________________
    我的新浪博客:[要查看本链接请先注册登录]
    avatar
    杨典
    Admin

    帖子数 : 1579
    注册日期 : 11-03-14

    回复: 《念头》(草木花)(陆续添加)

    帖子 由 杨典 于 2012-08-14, 11:25

    潭柘寺内木参天
    病虎眼中月堪怜
    六百年前秃驴恨
    今夜破门照床前

    注:夏日咏《病虎》诗一首,念明代怪僧姚广孝(道衍)也,因《明史》称其“目三角,形如病虎”。潭柘寺在北京西三十里,姚广孝助燕王朱棣“靖难”夺位后,晚年归隐于此。寺内有帝王银杏树,也有桑榆王树(传为桑榆木命者摸之必有福)。吾本为桑榆木命,迟早也该去摸一摸了,奈何俗务繁杂,始终未能成行。

    废名如虎,独爱芭茅。
    注:芭茅,即竿青草。《本草纲目》云其“叶大如蒲,长六七尺,有二种,即芒也。”废名在《教训》一文中说:“我最喜欢芭茅,说我喜欢芭茅胜于世上一切的东西是可以的。”古时民俗有云“芭茅养虎”。因华南虎最喜欢盘踞在芭茅灌木丛中生活。

    废名是冯文炳之业乎?非也。
    废名在《阿赖耶识论》中所参云:“我们眼见林中有树,不见有物名曰椅子曰桌子,桌子椅子是人生的业”。此论深浅,似未得究竟。因桌子椅子也非业,对桌椅之使用方为业;对桌椅之使用也非业,对使用之耽溺方为业……以此类推,业不在相,而在落于相。

    种子啊,种子……
    “在被绳子勒住的、濒死的
    快感中,他的种子喷射了出来”(《朱斯蒂娜》)
    而如果种子不死
    我们就还会回来

    种子是一切植物的根本和源头。但种子又起于何处呢?法国作家纪德的自传亦名为《如果种子不死》。而废名《阿赖耶识论》引《华严经》云:“识是种子,后身是芽”。

    翻山越岭,尸横遍野,
    只为了去征服一些树。

    按:据1902年佩尔(R.Peyre)所著《古代史》云:亚历山大东征时,每到一个地方,如发现稀罕的动物,便会制成标本,星夜送回马其顿交给他的恩师亚里士多德进行研究。亚里士多德得以撰写《动物志》。而如果他遇到稀罕的植物,如桃树、柠檬、稻子等,也会摘下叶片或将种子送回去。这些植物很快就适应了欧洲的气候。

    绿素酊,
    金钟罩;
    麦芽香,
    铁布衫。

    中草药大多是植物。而诗人梁宗岱通药剂之学,常自己配制的绿素酊,六十年代,他每逢被人批斗或挨打后,便自己外敷内用以疗伤,旬日便见好。(见甘少苏《宗岱与我》)另,麦芽香者暗指啤酒。因喝酒能麻醉皮肉,不觉疼痛,如穿铁布衫。

    她说:精液不应似蒲公英,而应似山水画之留白。
    因阿米亥有《时间》一诗云:“白色的种子将从我的阴茎飞散,仿佛从一株蒲公英的茎端。(来了,吹:噗、噗。)”

    龙王端来三劫菜,
    “葵心菊脑厌甘凉”。
    十丈楼头拈须笑,
    卷起空花拜钱塘。

    咏“海葵”一首。葵有锦葵、蜀葵、秋葵、冬葵、向日葵、蒲葵与防葵等,菊花科草本植物。许慎《说文》云:“葵,菜也”。在古时,葵菜为五菜之主。明时在《本草纲目》中作“滑菜”。另,北宋僧人道潜给苏轼的《和子瞻饭别诗》云:“铃阁追随半月强,葵心菊脑厌甘凉”,可见自古此菜与菊花脑皆为美食也。2012年冲击浙江福建沿海的热带风暴“海葵”台风,在2006年前本称为“龙王”,后来征集名字三万多种,有哪吒或水仙等,最终海葵胜出。

    名字中有植物且幽雅的文人如:
    曹植、五柳先生(陶潜)、汪藻、吴梅村……

    注:今人略。未入我法眼者略。

    最好听的书名是《叶隐》,虽然它不写植物。
    全称《叶隐闻书》,日本江户时代武士道元典,山本常朝著。

    泥土就是一切,
    植物理解我。

    此二句摘自我写于18岁的诗《贫民手稿一页》(见《异端少年诗》)。

    食虎皮尖椒,如见“唐狮子牡丹”。
    内子熟谙虎皮尖椒之烹饪法:文火油焖汗下、皮开肉绽后,以老抽砂糖和之,其色斑斓若刺青,食之令人心生豪气。

    一日无茶,如三日无水,可令人坐立不安。
    四川俗语云:“早上皮包水(喝茶),晚上水包皮(洗澡)”。

    这世间芍药太少,尽是烟花。
    清人黄慎有一幅《芍药》,泼墨其茎,形如一“少“字,甚怪。


    (待续)


    由杨典于2012-08-14, 16:11进行了最后一次编辑,总共编辑了2次


    _________________
    我的新浪博客:[要查看本链接请先注册登录]
    avatar
    陈均

    帖子数 : 251
    注册日期 : 11-03-15

    回复: 《念头》(草木花)(陆续添加)

    帖子 由 陈均 于 2012-08-14, 13:19

    此系列甚奇,妙悟妙语纷至沓来
    (如疏约评诗曾说:)完工后,可入集部了 Smile
    avatar
    杨典
    Admin

    帖子数 : 1579
    注册日期 : 11-03-14

    回复: 《念头》(草木花)(陆续添加)

    帖子 由 杨典 于 2012-08-15, 10:58

    多谢陈均兄鼓励。继续:


    它脚朝天、嘴埋地,
    正是全人类的镜像。

    按:西方植物学第一人狄奥弗拉斯图(Theophrastos,约前371~约前288),因为其导师亚里士多德研究动物,于是他最初“把植物也看作是一种脚朝天,嘴埋于地底下的动物”。并确信“植物在一定程度上与动物一致”。可参阅英国学者安娜•帕福德《植物的故事》(The Naming of Names:The search for order in the world of plants ) 或狄奥弗拉斯图《植物原理》等书。

    雪窦乃一座春山,须连根拔起来看看。
    雪窦重显《送僧》诗云:“红芍药边方舞蝶,碧梧桐里正啼莺;离亭不折依依柳,况有春山送又迎”。 此驴堪称满脑子草木皆兵,可万人敌。

    文献赖旧谶簿烂碎以传承,
    万物靠最下贱种子可延伸。

    注:后一句出元末明初叶子奇《草木子》所云:“虫鱼之子、与草木之子,一生即千百者,以其物至微至贱也”(众生亦然)。此书为叶子奇身陷囹圄时所著,所谓“闲坐无事,见有旧谶簿烂碎,遂以瓦研墨,偶有所得,即书之。日积月累,忽然满卷”。虽只薄薄四卷,六万余字,但亦涉及天文、时政、律法与植物动物等,也算是一册小百科全书。叶子奇自序云:“幽忧于狱,恐一旦身先朝露,与草木同腐,实切悲之”。故撰此书。

    槐花是80年代醇亲王府的最好。
    那些年在鲍家街音乐学院,春日满地槐花,令我少年心醉,至今未醒。

    “菜甲初肥”,四字诀可令满口生唾;
    “千里莼羹”,一闪念便能境由心生。

    注:语出明人屠隆《婆娑馆清言》第23则:“菜甲初肥,美于热酪;莼丝既长,润比羊酥”。后一句出自刘义庆《世说新语•言语》:“陆机诣王武子,武子前置数斛羊酪,指以示陆曰:‘卿江东何以敌此?’陆曰:‘有千里莼羹,但未下盐豉耳!’”

    薰衣草防虫,
    罂粟壳炖肉。
    恶之花遣兴,
    香椿菜下酒。

    九十年代,四川火锅店常放罂粟壳以提味,食之上瘾,后被禁止。

    池洋用中草药所制之香,
    可令书斋顿时化为山林。

    吾友池洋,中医兼琴人也,善用草药碾碎为粉末,制成熏香,每岁有赠。

    茉莉高碎,乃茶中混账物,
    唯恶棍与地痞饮之。

    八十年代来北京,市无好茶。唯有喝茉莉高碎。沏时,见沉渣泛起,浮出层层土腥污秽,奈何口渴难耐,只能作恶棍地痞状而牛饮之,

    林中望月,如隔衣探美人乳,意蕴深远。
    此意唯清人张潮能知。

    拉美特里,人是植物吗?不,人充其量只能算是树叶罢了。
    虽然“女人们是一些单雌蕊花,因为她们只有一个阴道”。
    虽然“植物的射精只持续一两分钟,而我们的时间也并不更长”。
    但我相信“森林中的树叶像犹如千万只舌头在叙述着暴风雨”。

    前两句出自18世纪法国哲学家拉美特里的《人是植物》。后一句出自我早年的诗。

    胡兰成亡命日本时,有情人名“一枝”,
    真美名也。若配与陈独秀则更佳。

    注:所谓“一枝独秀”。胡之事见《今生今世》。后来他写《禅是一枝花》时,不知是否有意于此?

    抱病思庾信,
    求知想食虫。
    霸业群经何以堪,
    凄怆与懵懂。

    按:毛晚年抱病孤独,常背诵庾信《枯树赋》以遣怀。英哲达尔文著《食虫植物》与《兰花的传粉》等,皆为渴望成为亚里士多德那样“除上帝之外最博学的人”,如今几人还读?


    _________________
    我的新浪博客:[要查看本链接请先注册登录]
    avatar
    海客

    帖子数 : 105
    注册日期 : 11-03-23

    回复: 《念头》(草木花)(陆续添加)

    帖子 由 海客 于 2012-08-17, 18:01

    蔬菜是一切植物的饿鬼道。
    植物一旦投胎于蔬菜,便都是大屠杀的结局。
    ---------



    哈哈哈,高
    avatar
    杨典
    Admin

    帖子数 : 1579
    注册日期 : 11-03-14

    回复: 《念头》(草木花)(陆续添加)

    帖子 由 杨典 于 2012-09-12, 10:52

    隐峦即是“山中无此人”,只看风景便可。
    唐人有诗僧名隐峦者,其诗有“溪边十里五里花,云外三峰两峰雪”之句(《蜀中送人游庐山》),颇有新意。据沈德潜《唐诗别裁集》云:“僧隐峦,时代无可考,故附于末”。

    手掌如一株植物,
    五指似法国梧桐。
    此句也可参阅宋人苏辙诗:“指点县城如掌大,门前五柳正摇春”。

    老鹰茶、泡姜和豌豆颠,可名为“蜀三仙”。
    八十年代,这三样菜在北京都很难吃到。

    楼下有人在吹葫芦丝,气息委婉幽怨,
    令我想起她抓住我下身的那一刻。
    葫芦即古代八音中之“匏”,可为乐器,可为酒器。而《论语》云:“吾岂匏瓜也哉?”

    恶人也有朝气,如大树覆盖村落。
    大自然即是靠“恶”维系生物链的。
    《旧约·诗篇》第3735云:“我见过恶人大有势力,好像一棵青翠树在本土生发”。

    花红争言早,
    落叶生恨迟。
    功高盖主日,
    大浪淘沙时。
    如王国维词:“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如郭绍虞诗《淘汰》云:“秋风飒飒至了,满林的黄叶辞别了故枝。这是何等严密的淘汰呵!”。


    _________________
    我的新浪博客:[要查看本链接请先注册登录]
    avatar
    沈方

    帖子数 : 358
    注册日期 : 11-03-15

    回复: 《念头》(草木花)(陆续添加)

    帖子 由 沈方 于 2012-09-12, 13:24

    恶人的发达是上帝存在的证明。


    _________________
    沈方博客:[要查看本链接请先注册登录]

      目前的日期/时间是2017-10-23, 2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