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习作一张

2013-06-15, 00:31 由 杨典



附件
1111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138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花磎迹见泷行书《前赤壁赋》

2013-04-01, 13:09 由 杨典

图:藏花

附件
书法 00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8 Kb) 下载0次
书法 002.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3 Kb) 下载0次
书法 003.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6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银阁寺及其门前枯山水

2013-01-24, 11:48 由 杨典



附件
银阁寺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85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海惠诗歌两组

    分享
    avatar
    袁虹

    帖子数 : 281
    注册日期 : 11-05-26

    海惠诗歌两组

    帖子 由 袁虹 于 2012-08-07, 15:53

    收到海惠(海男妹妹)发来的诗歌两组,因一直在云南各地行走,电脑留在了香格里拉。留此纪念,也为我再不会写的这样的句子。





    亲爱的抒情时代

    海惠

    一、海

    永远无法深入的一种梦境 由远而近的吟响

    蓝色慧光扫过涤荡倾覆的沙地

    形象的影 像夕光一样升起又消隐

    出现 出现 缓缓挣扎的躯体融化了阳光

    和遥远光簇下抚摸童年记忆的红房

    合着晨光 一起淌过平静光滑的纹身

    诱惑以款款的步履接近那片岛屿

    这是处女山 丛生的浪尖叫醒了天空

    以及天空下伴随海鸟一齐舞蹈的云絮

    海盗一般的影 出现又消失

    长久地巡迴过深渊的腹地 以冷冽之光

    让白昼留下昏昏欲睡的暗示

    飘摇的帆驶过群山投射的倒影

    拂过伴随海盗一齐消失的海韵

    扑面而来 幻想犹如翅膀 扇动着无边空旷

    旋转着歌声 草滩和花园

    以及回声一起升起的迷雾

    命运使落在水面上的心灵 敞开或者关闭

    海盗再次出现 出现 在强光中

    他的身影统领着一片岛屿



    二、摆

    你就是那个水手么 那个在风暴的夜中

    消失过很长时间 最后在晨辉的照耀下

    爬上岸来的水手么

    是那个用手臂掀起过黑色光轮 把那个

    渺小而博大的女人从深渊中拯救出来

    最后又放入深渊的水手么

    你似乎是那个行游过浪花的故土

    被幻想击倒的男子 或是那个被画面上

    童话的房屋、月光和树影掠走过的水手

    你无数次挥洒过的晨曦 在梦中 还是海上

    还是永远没有终止 你会厌倦海水么

    像厌倦那些蜷缩的阴郁和无声的寒冷

    在漫长无尽的航行中 你果断的行动

    都不会离开海的躯怀么

    在汹涌激荡的海面上 你就是那个

    让海波哭泣过 欢笑过 执迷不悟地

    幻想过的水手么



    三、音乐的形体

    来了 打开那道门 那道任时间

    随意关闭的门 流淌着翅膀的喋血

    和香草环绕的梦中乐园 紫色的球体

    那星星点点散布着水果香的绿叶

    循着空气的昭示 所有的面目都在走远

    呼吸铺过无限延伸的平地 在辉煌的灵气中

    你要静静皈依房间布置的流动

    并让神思留住想象包容的所有瞬间

    轻轻行走 在漫长的河谷

    缤纷的夏季 火光和鲜花编织过的夜晚

    仿佛在游移的伤感中淡淡升起的睡意

    和忧郁的诗歌一起汇进河流

    躺着和流逝的地方变成记忆的一部分

    意识到暮色中轻轻扫过的神意

    它走过的声音似梦境中隐约闪现的慧光

    祈祷在意识飘过的河畔

    重新升起水上花园



    四、泅之旅

    看金色胴体静静伫立在飓风的圆面上

    黄昏徐徐走来 朝圣的花瓣 那洒落

    在遥远路边的种子 凝固成形体

    火山在熔化 金属和森林在交相敲打

    视野跃过起伏不平的奥秘 把浑然一体

    的黑夜穿透 海呀海 像天堂与冥界

    输通了血液 缓缓流入渊源中

    那些诞生植物和花朵的潮水

    冰块一样以特殊的方式 融入智慧

    当感觉悄悄上岸 美丽的触角残留在沉寂中

    销魂的挑衅酷似远古的战争

    偶然察觉灵魂在淋漓血液中备受洗炼

    你就是那个迷离的烟雾中等待阳光和风

    在辽远的河岸上注目夕辉漂泊的旅人

    等待着红光在黎明再次闪跃

    海水重新汹涌



    五、原野和光影

    那些纯净过星光和月亮的时辰

    海上飘来的风停留在这里 那让

    夏天疯狂 冬天冷冽的宿地 长鸣着

    绿色植物喧嚣 辽阔广远的处所

    无数游吟的夜晚款款走来 那是抒情时代

    把记忆的韶光强劲的吹落

    让情侣和幻影迅疾地消失

    就在那里 在透着自然柔光的窗户中孤芳自赏

    所有的征服被时光的背影埋葬

    越过红玻璃和爬满常春藤的墙壁

    某种思想在收入眼底的风景中撞碎

    意识到阳光哽咽的声音 跳动着死亡之光

    这是魔力之所 逃亡和颤抖之所

    像时光和树叶一样备受抛弃

    却又永远追忆 在夜色弥漫的某一天

    福地长鸣着声音和歌唱



    六、幻想之手

    触抚过海水无边深幽的阴影

    最后回到这里 那让少女和魔鬼饱含忧郁

    让帝王和语言通体震颤的黄金殿宇

    它辐射的方向满布着雷鸣

    每一道隐约铺展的纹路都预示着歌唱

    为白昼和夜晚所无法容纳

    呼吸和自由所难以诠释的歌唱

    像水一样柔软 缓缓流过的部位

    让音乐丢失了翅膀 阳光遗落了芳香

    而希翼像海浪一样吼叫 跨越过

    青春 灵气和所有残酷的戒律

    以及风暴夜那些不知名的战争

    如此弱小的力量呀

    如此迅速的释放

    只在夏天 就耗尽了智慧 那破损的墙

    无数的花朵斑斓着泪花

    同时 那和雾蔓一起漂泊的地图

    圣洁 宁静地伏在声音的内部

    以另一种方式 寻找与梦幻相同的星辰



    七、离开的岸

    当荒原和陆地忧伤地躺在海洋的深处

    当季节鞭打 黑夜以不可预示的力量

    泯灭着光亮 幻想充填了海湾

    阻止了漫长遥远的笑声

    站在石头无法填充的海堤

    海妖吞吐着海沫

    深深的脚印隐入蔚蓝的海底

    难以包容的形象快速地沉浮

    丰满的羽翼撕绞着古老的风琴

    那精心挖掘的梦想胡乱飞舞

    海在流逝 海在流逝 夏天的躯体

    倾泻出宁静 幽秘的灵感

    海呀海 它像历史一样挥发过死亡的一章

    游动着睡眠 美丽的创痛

    那些植物的名字 风化的形体

    以及玫瑰和紫罗兰沐浴过的乳峰

    坚挺 茂盛 沸腾着无限活力的黑色密林

    这一切都远远地拉开 海呀海

    它汹涌的姿势 凝固成形象的礁石

    在燃烧的末日交叠成倒影



    八、冬日的思绪

    你哟 年轻 神秘的海盗

    以你蔚蓝的生命充填过我的视野

    冬天的歌喉 那为记忆鸣唱

    那让雨水滴落 星星般爱抚的光辉

    没有一种形象的岛酷似你的海域

    以强烈的目光和我的浪花冲撞

    你注目我遥远的智慧 比夏夜和太阳更加深远

    你是火 悄悄地在我的身旁焚烧 短暂地

    隐伸进我的深渊 同时 带着无声的阴影

    把我幻想的时光冲碎

    你哟 高贵 遥远的海盗

    在陌生的海底散布着你的思想

    以隐现的方式蒸发出我的想象

    水和歌 那诗界的晨曦 你捕捉我

    刺激的方式 梦境摇曳的方式

    迷失以及颤动的方式 在海边

    寒冷的言语中 让我建筑与海洋

    同样孤傲和辉煌的宫殿



    九、缅 怀

    而你就是那个水手么 那个在赤裸的夏夜

    在金色的睡眠中游上岸来的水手么

    那个平静地经历着海洋的风暴

    在绿流滚滚的午夜饱含寥廓太空的冥思

    把星星的忧郁镀上宇宙的银光

    为少女和所有理想干涸了的隘口

    那些属于流云和天空 隐蔽的水草

    和裹着非凡巨流的黎明挥洒着

    缪斯之光 神灵之光的水手么

    是那个悄悄地隐身于阴云的背后

    了望着迷雾在音乐的流动中敞开

    让古老的三角帆自由的行驶 星星在

    辽阔的智慧里敲打出风景

    南风轻盈地鼓翼着优美的灵感

    是那个水手么 最终

    选择逃离的方式 让海水独自畅想

    言语和歌声在荒野中徘徊

    让无边的潮在偶然的夜中轻轻相撞

    缥缈向深沉 遥远的海域



    十、永远的影

    感受着海在辽远的时光中深深的***

    幻想的时辰长久的关闭 唯有黄昏淹没的影

    镌刻在事物的某处 毁灭和创造

    创造和毁灭 从此 从此

    是谁为我招徕秘密 纤细的灵魂

    谁将引领我横贯苍穹的方向

    谁正主宰暮云和夕辉的旅程

    象征的岛 游动着疯狂而又古怪的船

    海水出现又消失 幻觉的沙滩上

    海盗以幻想之手扫过原野和光影

    冬日游离的思绪像创造者燃烧的面孔

    音乐汩汩地塑造着太阳的形体

    神圣的影 伫留在时间的内部

    面对海涛默默凝视的眼神

    把甘泉和圣水倾入迷宫

    并在无数个久违的黄昏中

    宁静的深入海的内部

    等待海妖埋葬的才华 一次次

    爆发出火花 一次次

    在海的离去中 找到永恒

    那是奇妙的方式 海水泅游的方式

    从此 从此 那是——

    虚无之境





    avatar
    袁虹

    帖子数 : 281
    注册日期 : 11-05-26

    回复: 海惠诗歌两组

    帖子 由 袁虹 于 2012-08-07, 15:54

    抒情时代

    1、
    风景的东西要跑出去 帝王进来
    时间和风声进来 带进冬天里
    销毁了的大海的蓝光
    一任梦境暗示的路线
    让慧光和哑语闪过黑夜
    姊妹要绕过大大小小的树林
    河边的草苇弥漫过的季节
    穿过小巷 围墙的天空升缩进记忆
    在另一面 裸露在晨气中的房屋
    那儿是时间停止过的一个瞬间
    是红光挥洒过的潮汐
    姊妹要停下来 姊妹要停下去
    在一个没有声音的地方
    想象翅膀 花圃和宫殿

    2、
    设想爱情的手臂流星一样抓住了黑夜
    躲避了那个人群中的幽灵
    像沙漠一样灼烧过的面孔
    开始宁静地躲在南方深绿的草丛
    田野是浸润伤口的地方
    田野的变化像历史一样久远
    在绿浪飘过窗口的时候
    房间正开始变化 梦境正沿着
    那预期的线索进行
    只是那昭示的父亲没有来
    命运的砝码没有开始隐现
    我记得那个梦从我的身边走过
    起初是在白昼 在一个个人的后面
    现在开始发生在我的全身
    我希望这种方式 一直延续下去
    这个发生在我周身的梦境

    3、
    失去光亮的夜在黄昏消失时沉寂
    远处环绕白色的晕圈
    那是城市 显示着这片田园幽雅的命运
    和命运中清冽的呼吸
    田园失去光亮 变成一座巨大的迷宫
    空气在宫中停止运行
    于是我关上所有的门
    在这片被黑色笼罩的区域
    祈祷我工作的方向
    爱情的结局和那些
    意识设计的悲壮场面
    最后是一幕秘密走下去的
    沉默的故事

    4、
    每一个进行下去的符号
    都经过我幽秘的古井
    我感觉某种冲动在夜中把我惊醒
    幻想在末日的岸边等待
    那些符号将传递出去
    带着我消失已久的潮动
    那些停留漫长季节的水
    它那阻滞了的颜色
    多么酷似这一年气候的面孔
    同时 我那目睹各种事件的眼睛
    多么希望上帝的沉默引领
    循着他长长的影子走去
    倾听到水流的响动 花园的暗示
    和无数的祝词中
    关于理想主义的字眼

    5、
    秋风吹袭 心灵第一次遭受苦役
    风吹裂了我的思维 我拚命断想
    什么时候拥有过亲人 绿叶的香气
    像霞光一样闪耀过的歌喉
    在田洼和河流的故乡
    各种古战场中巡游过的迹向
    那是我诞生在阳光中的幻想
    像蹦跳的小动物最后的命运
    最深深的一击来自对白昼的恐惧
    那荒凉的坟莹是一种秘密
    在秘密中幻想走过时间隧道
    或止息 像黑夜一样奔跑
    像被什么东西追赶一样
    那忧郁的紫色开始弥漫童年

    6、
    夏天的最后一只水谣 它去哪里了
    跟着自然去冒险 黄昏的陷落
    鱼群浮游在死海 我的预言
    早已跟随在帝王的身边
    跟着自然去冒险
    我看见昏晕的鱼儿
    接受阳光时悲惨的一幕
    地壳缓缓暗示 我感觉我的手
    触到了爱情稚嫩的豁口
    穿过了几道湾 我不知道何时
    夏天的最后一只水谣
    它将去哪里

    7、
    时间开始引起悠长的漫想
    属于房间的东西
    像阳光朗照绿色植物一样
    所有的光藏进阴影中
    什么时候阴影变成黑暗中的一朵鲜花
    什么时候看不见了嘴唇的颜色
    什么时候幻想迷离在另一种幻想中
    这一切被房间囊括
    而那消失了的形象
    再次出现在窗户外边时
    房间开始沉默
    记忆和时间都在沉默
    那些延伸出去的东西
    毫无休止的依旧延伸

    8、
    那些幻想的女人
    被时间和痛苦感化过的女人
    她们住在没有风景的房间
    她们的身影就是一种风景
    她们晾晒着各式冬天的长裙
    从幽静的走廊上穿过
    保存着那组自己设计的镜框
    并在上面留下神秘的踪影
    她们平静的眼神
    犹如风划过冬天的星空
    在香草和石头的故乡
    她们采集的植物
    放在床头 季节飞逝
    颜色却依然如初
    如同房间女人身上固有的气息


    9、
    冬天掀起某种图案
    蓝色飘动在中午的宁静中
    某个面孔 在门后的呓光中隐现
    消失 进而逃避了夜的喧扰
    各种名字 山脉 草原
    和荒野中产生白雪的摇篮
    油亮的夏天产物 统统隐去
    初恋和女人都被埋葬
    剩下那些遗落在角落中
    变换着颜色的布片
    焚烧过的字眼
    和一生中 惟一能够闪现的
    梦中长发

    10、
    被谁占有 被什么拥有
    在麦穗和夜风弥漫的故乡
    辨别过什么 留恋过什么
    命运摆布时面对的沉默
    早期的憧憬黄昏一样来临
    那种暗示 被疯狂领会
    被声音和面孔领会
    就那样 被谁占有
    被什么拥有 唯一的记忆
    被意识长久维护
    那是内心的法则 经受着敲打
    流动停息 依旧散发着气体
    只因为 被谁占有
    被什么拥有 已成为
    环绕内心的阴影 或阳光

    11、
    我开始害怕预感
    那夜里陪伴我的幻觉
    看着闪耀在眼前无法追悔的十字架
    上帝和诗句同样神圣
    自救的方式 将在哪里
    我看见 我夏日的家园里住满了女人
    全都智慧 动情 古怪而苦难
    全都神经质的沉浸在迷蒙中
    我们的抒情时代
    我担心那夜晚的谋杀 毫无根据
    我祈祷着别人的乐园
    自己却远离了命运
    把无数的***升起来
    我看着我 开始惶恐不安
    思念和冲动失去了理由
    这是一个无法靠近纸牌和手纹的夏天

    12、
    无声的夜晚叫我 留下来
    留给春天最优美的果子
    黄昏叫我留下来
    留到一场婚礼
    在童年的歌谣中摇晃
    留到我成熟的水田 我抒情的青麦重生
    留到我的初恋 和五岁时有联系
    留到时光的箭簇 把我从此射中
    留到美和思念
    从此被原始的回归感动
    留到我不再漫无边际的漂流
    到我把洁白的屋宇
    种满了宁静 和平的种子
    和那上面映射的 上帝的影子

    13、
    美丽的田园学校 在无声的日子里
    黑夜创造人的内心 我们进行着
    我们经验的大门敞开 把曾经
    有过的记忆洗涤一遍 伤感
    永远无法拯救的产物
    面对那无法选择的青春
    是什么 轻轻地走入我的矛盾中
    习惯我的阴晴变换的房子
    又是什么 让我回忆着销声匿迹
    我的朋友潇洒地走了
    他曾是我梦色城市中
    我背后的影子

    14、
    我已习惯了冥界 缥缈的黑色幽灵
    那肉欲编织的纯净 指向哪里
    我一生都在祭奠 那为爱殉葬的人
    梦幻的白色人类
    树枝在深暗的迷宫里衍生
    疲惫的灵魂呀 你走近
    带着死亡的最后号角
    被人间遗弃的种子 在这片
    为神灵收留的峡谷里
    这是悠远的对话
    消灭了尘世中那号哭的明朗
    这是上升的最后美酒
    连同我飘拂的衣襟
    一齐靠近炼狱

    15、
    海在消失 我伤感的海
    曾经充满撞击力的天空
    颠波流亡的尝试 海在消失
    我们制造的美丽 在沙漠
    一切都是为着一个影像
    是什么 使我变得这么胆怯
    无所依托 颤抖着走过人群和白昼
    和我有关的人 音乐鸣响的方式
    我试过不同式样的花布服装
    幻想流畅的进入深夜
    没有曲名的音阶 划过我
    额际的石头

    16、
    想起山林 共同的一种许诺
    在上帝强大的手掌下庄重地衍生
    循着年代的启示 爱情变换着面孔
    恋人 你要我怎样泅游你感情的海湾
    怀疑以它粉碎的姿势在前面显示
    而我 我用我独特的方式
    向着你的岸边招摇
    并领会你不衰的神气和呼吸
    我没有了解你 穿透你
    我们在天堂的另一处地方
    凭无声散布的命运之雨
    独自敲打 撞击 坠入迷津
    一切都是危险而又亢奋的火种
    却无悔地面对着宿命的冲击

    17、
    所有的过去 它的停立的背影
    像苍白天空的一朵花
    点缀失去了应有的醉意
    游历着 记忆埋没的无边沙漠
    我唯一握有你的智慧
    你年轻而随意的内心的暗河
    而海水深沉 怀念似你不灭的野心
    弥漫开去 揭去飞逝而过的意识之网
    更多的时候 由于经历广袤无际
    纷纭的浪花无法栖息
    插进去 从三月的流云开始
    默默注目你神秘的方向
    拥有或者远离 都成为时间
    无法回答的忠实的诱惑

    18、
    我从那儿走进去
    迅速地穿过了某种缘分
    在青山垂首俯视
    寻找土地累积的皱纹
    随着发现和再度尝试
    人的形象 像山峦那样重合
    并游弋在似曾相识的走廊
    灯光隐灭 摸索的身影
    走进了一道门 小心地对待任何伤害
    我们曾经疲惫过的幻想
    像水一样拭去痕迹
    对于零乱的天赋和处境
    怀念并珍惜 和按照古老的方式
    在很多时候 景仰精神的实质
    守住梦 守住那些
    赖以存在的幽光和倒影

    19、
    当然还有很多 无法言预的秘密
    那埋藏在感觉和视觉中的裂口
    还有很多 夏夜和星光都无法破译的矛盾
    像雪水一样分割着浪花的亲吻
    我们生活的时代 我们十分重视
    耐以想象的危险和折磨
    我们就走在那个圆形的栅栏
    无数棘手的事件纷繁而来
    影响着爱情 花季和情绪
    沙一般的小船动荡迷离
    还有很多 不愿控制的梦想
    制造着分裂 放弃着美好和神圣
    把我们青山的情感揉碎


    20、
    我们曾经走过了陆地 森林
    飘飞的草叶还在身边缠绕
    野花伴随我走向了天际
    紫流翻滚 浓厚的色块
    这是在荒原 还是海滩
    层层加深的紫色 蓝色 无数混合色块
    隐生的白色边缘
    我被吹向这里
    我的原始之梦诗一般展开
    世界消失了
    这是唯一能够容纳我的
    我那褐色肢体变换着光泽
    这残美的宿地
    是我的再生之地
    我会变成美人鱼
    重生梦幻之国的伊甸园

    21、
    那么 从浑浊之域挣脱的你
    自由地走来 地球的面目
    已成为远古的过去
    彼岸微露曙光 我看到了自己
    红光中的倒影
    大河 有一个女王走入我的尽头
    俾德丽彩 俾德丽彩
    我为她曾经耗尽了智慧 精神一度衰竭
    无数的黑洞 像一场迷梦
    引领我度过陌生的季节
    悲惨的大海 我永生的幻象之海
    俾德丽彩 俾德丽彩
    我精灵的双翼透过她奇美的象征
    静静地跪首俯望

    22、
    回过头来 盘绕的香草
    那交叉的枝根已是历历在目
    野生的橡树 把我的肢体和影子
    映照得斑斑驳驳
    无边巨大的黑暗 考验我
    连同我的欲望 一齐带进未知之域
    回过头来 那是我曾经光辉过的白昼
    如今我形影孤单 陷在草丛中
    朝圣者和帝王的声音
    彻底消失的阳光使我恐惧
    回过头来 怀念人间的最后一抹星辰
    而后 跟着神的旨意

    23、
    红壳鸟挣扎地飞上山顶
    在墓地 森林和草场
    各种植物疯狂的生长
    红壳鸟不知道家园和母亲
    忘记了各种方式通向的归程
    以及爱情 缘分和翅膀
    所有可爱的东西都展现了
    天空要分割时间的手臂
    风要流走没有意义的思想
    连空气 也在横冲直撞
    这样 红壳鸟纤弱的身影
    快要在幻想中消失了 消失了

    24、
    我忘记了那是夏天
    蓝天挣断了所有的枷锁
    忘记了那是热恋的季节
    我召集了所有的游云
    她们飘浮的命运 重又在那
    远方的小屋喃喃地叙说
    过去的情侣都已消失
    我们在一起 时光烙下的痕迹
    简单得不再重复 我和恋人交换的目光
    让我们的爱 静静地躺在花丛中
    我每天都在寻找他陌生的面孔
    预感逐渐化为泡影
    这种全新的氛围 让我们在每次相会时
    都抚摸着鲜润的花瓣

    25、
    冬天来临的时候 我们各自逃避
    像残雪那样伤害对方
    且不回答脆弱的乞求
    在另一种字体和另一个名字中
    隐藏原来的那个自己
    生怕邪恶 使我们散失信心
    使幻灭 触犯过去神圣的心境
    可冬天 你那样悄悄地就带走了爱情
    蓝色的幕布后面 闪过的一次幻景
    到何时 去哪儿
    寻找能够控制我的手臂
    爱情的花园被荆棘缠绕
    绝望生长在花丛中
    冬天来临的时候 我就这样逃避

    26、
    在青年时代最执迷的日子 亲爱的
    一切都在考验你 在黄昏
    灯光和暗影下 我们曾经制造过的错误
    我们无法解释 无法犹豫的时刻
    晃动过的美的错误 人们印象中的自我
    曾随风飘摇 迷散在幻想中
    我从一条相反道路的边缘通向你
    小湖的深处荡漾的鱼鳞般的愿望
    我们冷静穿梭过的森林
    内心的摇篮 天空的随想
    很多时候 我们改变自己
    以情感能够承受的方式
    最后 信仰成为复杂天气中
    不可战胜的一部分 我们怀抱它
    轻轻地穿过意识的深层

    27、
    窗外的那片绿色 它们要消隐
    伴随音乐在埋葬肢体
    要带给我短暂的苍凉和等待
    然后 从水田中生长绿荫
    我想把爱情 保留到冬天
    难以忘怀的夏季 它的炽烈
    会灼烧我宿命的情感
    在白蝴蝶围绕的田间
    庄园正逐渐成行
    我走出去 走过界定的城墙和园圃
    而后 寻找守园人 武士和射手
    以及寒冷驱不走的幻想

    28、
    爱情生长的季节 担心有同样的经历
    同样不谋而合的性格 把远方的情思伤害
    温柔的春天来临 选择日益古远
    面对哲学高远的冥思 人就那样
    轻轻地被降临到风的门口
    被放逐 流亡或者停滞不前
    或守住眼前不带色彩的走廊
    带框架的透明窗户
    在那个不受阳光照耀的正午
    人群朝着我的宿地缓动
    走进去 走到各种姿势和视觉之中
    或坐在那儿 成为我一个时期的
    生活之中 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29、
    贴近诗歌 这唯一的安慰
    那些在远方担心我的人
    放弃了他们的原野 牧歌
    那些影子 在远方飘荡
    抚摸着我的视线
    那些体会我的血液在夜中阻绝
    聆听青春永恒的信号的人
    我们永远在告别
    我们永远没有告别
    家园 在绿色的意义上伫立
    我们走了 诗歌日益神圣
    最后的刺激 由于你
    由于永远没有完结的情感
    田园垂下帷幕 在夜晚降下紫流

    30、
    从此 在一间无边大的空间的环境中
    更换形式 生存和梦想
    躲开转移的视线和念头
    从此 守候着古老的水田 稻麦和蚕豆
    蓝天和旷野交接的空气
    风翻卷的树叶和根
    和一个个走动着的人们
    早年的那个愿望 那个
    男性般的愿望能实现么
    语言的酷律紧随而来
    超绝爱情和一切抒情的种子
    我要平静下来 乖乖的
    我要在田野的尽头 抓住那根血管
    在它的尽头 乖乖的平静下来
    用我自己的手 抚摸孤寂 思念和
    一切跟诗有关的事情

    31、
    我是那个沿着大河走向寒冷的人
    一年一年在平静的山岗 在山岗冗长的田垅
    倾听着父辈们埋藏无数年的秘密
    那微微陷落的山庄 青山里密织的树叶
    那里有独特的空气 犹如进入神笼
    那里是诸神夜间会合的地方
    缥缈着梦境 统宰着万物之罪恶
    和灿烂悠久的长眠
    走下风景 我偶然流落到大街上
    人流不像坟墓那样整齐和宁静
    更没有青绿山上树叶那样飘摇
    我突然难过起来
    在这个夏天的中午 我突然难过起来

    32、
    自由 我们心遨游的瞬间
    鸽子至秋风中而来
    回忆伴随着寒风陨落
    我无法再保留那次爱情
    我曾经想象过它的真谛 夏天的分量
    已经太久太久 长虹消磨着最后的时辰
    爱呀 你要把我带向哪里
    我精心描拟过的一切
    我亲手毁灭过的疯狂
    而今 我要把你的花瓣系在我
    长青的百页窗上 保留你
    我已不容许自己 轻易的把你抛弃
    我寻找你不同我的任何一种情绪
    我苦恋你犹如命运的血液
    而不去疲惫地独自忧郁

    33、
    那个夏天 红鸽子和疾病碰撞的夏天
    那个夏天在消逝 灾难的面孔
    抚着我无法预言的命运
    我在黑暗中停下 那道门
    是我永远忧伤的隐患
    楼梯像箭一样粉碎了脚步
    粉碎了那个夏天珍藏的梦境
    夏天在流逝 所有与灾害有关的名字
    都围着我的核心
    夏天是一种危害我意识的井
    让我每次不能自已的跳进去
    那里的火焰 鲜血和雨水
    都能血淋淋的把我撕碎
    那个夏天 那个夏天在流逝

    34、
    时光的自画像
    由一片谷穗围绕
    曾经闪耀过紫色光芒
    秋天飞快过去 你面对哪一种生灵细语
    像叶片一样平静而又尖锐的小路
    从哪里来 躲藏到哪里
    没有形状的创伤 没有在冬天的屋内进行
    整天 我们在房间做着各自的姿势
    我看着女人 情人的符号
    在我们的额头上闪耀
    我看透母亲的血型 我知道了风
    导演战争的结果和前提
    我已找不到 那条小路
    和那片 忠贞的爱情

    35、
    绿流起伏 边缘是冲刷成的血的色彩
    笼罩了半个世纪的阴云
    开始敞开面孔
    鱼儿你不该漂流水面
    光身子的男孩进去了
    你要漂流到哪儿 随着潮汐
    哪儿是你的家 白浪裹挟着你
    自由的辉煌 你要漂流到哪儿
    你回首 你整个的被大海包容
    你的影子分明注进了海底
    你忘记了爱人 黄昏包围了你
    巨大的欲望向你涌来
    你预感到 归宿的含义
    美呀 你要被它征服了
    你再也无法回到家园
    这沐浴的圣体 别再沉沦


    36、
    摸不透的阴影横隔在我们中间
    白天像禽兽的眼睛 阻止人纯净的呼吸
    是什么因素 在灰色的时刻渗透了家园
    我们各自流连着 艺术味十足
    害怕经历 感伤的元素
    并跟随着各自不同的影子
    梦幻也随着墙壁 传到了阳光
    不易追忆的旅途
    在阴影的流年中
    女人们用各自的气息筑造着
    爱情 虚无 诱惑的深井
    以及冥玩的所有礼物
    以此宣布她们的独立
    她们长流了漫长季节的水
    始终没有停息
    面对着时光无法分解的忧伤
    回忆 短暂的东西是那样沉静
    悄悄躺着的白纸和文字
    在泥泞中 消失了歌喉

      目前的日期/时间是2017-06-27, 16: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