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习作一张

2013-06-15, 00:31 由 杨典



附件
1111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138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花磎迹见泷行书《前赤壁赋》

2013-04-01, 13:09 由 杨典

图:藏花

附件
书法 00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8 Kb) 下载0次
书法 002.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3 Kb) 下载0次
书法 003.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6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银阁寺及其门前枯山水

2013-01-24, 11:48 由 杨典



附件
银阁寺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85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发掘记忆历史深处的潜望镜

    分享

    戈多

    帖子数 : 27
    注册日期 : 11-04-23

    发掘记忆历史深处的潜望镜

    帖子 由 戈多 于 2012-07-27, 18:46

    发掘记忆历史深处的潜望镜


    这是一首关于记忆的诗。这同样是一首关于历史的诗。题之为《一九八三年》。取材于一九八三年全国严打的历史场景。当然这种历史性的场景恰恰是以日常生活化的场景予以凸显出来的。至于全国严打仅仅是以历史背景烘托出来的,重点还是那种特定时代下的历史氛围感。不可否认,这同样不是创作者的着力点。

    这首诗是以一名八岁孩子的视角切入历史的一首诗,意即以孩子的视角来打量整个成人世界,同时对于那个时代直感式的整体历史氛围的烘托与呈现。这首诗里最大限度地保留了那个时代所特有的符号,比如“小兵张嘎”、“地雷战”、“打倒土豪分田地”、“抽汉奸”和“大布告”等等。

    这首诗里,我写了那个时代小孩子经常爱玩的两种游戏:“打倒土豪分田地”和“抽汉奸”。我想在这里多做一些关于这两种游戏的解释。“抽汉奸”学名叫“抽陀螺”,在陀螺旋转的时候,拼命用一根小鞭子抽打,使之旋转得更快。而“打倒土豪分田地”是两个孩子玩的一个小游戏,在土地上画一个“日”字格,每人各占一个“口”字,各自手持一把削铅笔的小折刀,嘴里一边念念有辞着:“打倒土豪分田地”,每念一个字便在自己的“口”字格内扎一刀,而“地”字则落在对方的口字格内,小折刀刀尖扎在泥土地上必须不倒,以“地”字扎中的那一刀痕迹为准横竖可自由画一条线段,线段两侧由对方自由选择一块,另一侧领土则归自己所有。如果任何一刀没能扎上而倒掉,则扎刀权归对方行使。这两种游戏的名字可见一斑,都带有很浓的五六十年代政治标语化的倾向。也可以视作为孩子通过这种小游戏来完成对成人世界的摹拟与学习,并且在人格培育期完成对成人世界秩序与规则的认知与接受,意即一个人去本我的过程,可以视之为另一种形式的人的“异化”,即成长的异化。李贽在《童心说》一文中说,“夫童心者,绝假纯真,最初一念之本心也。若失却童心,便失却真心;失却真心,便失却真人。人而非真,全不复有初矣”。

    成人世界的核心就是暴力。从某种程度来说,“世界的结构即暴力”。究其实质,这是一首关于“暴力”为主题的诗,以及对于成人暴力世界的反思。在这首诗里,通过一个八岁孩子的视角对一九八三年全国严打特定历史氛围的还原与重塑,其核心为记忆场景化的还原,最重要的是对于那些记忆中碎片的描摹,比如“墙上的大布告、”“小学操场上的公判大会”,“那年头总能在乡下墙上看到大布告/白底黑字,一长串不认识的名字/每个上面都打着个大红勾,血淋淋。一下子/就钻进眼里”,“村里隔三差五开宣判大会/七八个坏人被押到小学操场主席台上,一个个/蔫头耷脑……孩子手心里都攥出了汗/空气似乎也冻住了,风沙扑打着脸”。其中也掺杂着纯粹的日常生活化的场景,比如关于宰鸡的细节处理,“那只/抹了半个脖子的母鸡在场院里/扑腾着翅膀,一滩滩血迹”,这个细节出现在这首诗里,是对于刑场血腥构成一种陌生的间离感,以造成一种艺术留白,正所谓虚实相生。除此之外还有意识的流动,“他躲在家里,蒙着被子,怕主席台上那些/大盖帽。好人们腰里别着家伙。他曾自己偷偷/判过一个红对勾,在作业本上。肯定会被抓走”。这些细节是鲜活并值得玩味的。在人的成长之中一些极其重要的细节与心理暗示对于孩子未来人格塑造起着潜移默化的作用,而孩子们玩的“抽汉奸”与“打倒土豪分田地”的游戏正是对于成人世界政治符号化的不断强化。于是整个成人世界就在这一代又一代耳熏目染中得到既定秩序与规则的灌输与强化,从而达成强者对于这个世界的支配权与统治权,以及弱者的怯懦与忍受。整个成人世界的稳定就是基于这样的现实。

    当然,孩子在成长过程中,由于本性的善良与天真使然,潜意识里肯定会有成人世界的恐惧感与挣扎感,他们对于自己周围这个所处的未知世界是矛盾而挣扎的,正如我在这首诗中一个小细节所暗示的那样,“他躲在家里,蒙着被子,怕主席台上那些/大盖帽。好人们腰里别着家伙。他曾自己偷偷/判过一个红对勾,在作业本上。肯定会被抓走/警笛一直拨拉着孩子的耳朵”。而“染红了孩子的眼睛”不妨可以视作为这种成长异化的一种强大暗示,同时对于成人“鲜血”暴力世界的一种细节化的缩影与凸聚聚焦点。从而使得整首诗更具有复杂性与层次感,注重迂回曲折的艺术效果,更加趋于对于这个世界本质的复杂性的关照,从而避免了整首诗的单一与单薄化的倾向。

    不可否认,我将这种形而上的本质化的对于成人世界的反思与考察,绝对不是建立在说教基础上的,也不是靠粗线条式的居高临下地予以展览与揭示的,而是试图更注重从复杂的生活的细节中出发去发掘其本质化的象征意义与多义性,是由鲜活的生活本身自己所呈现出来的。从另一个方面来说,整个记忆细节的呈现都是经过一种理性的光芒所照耀过的,绝对不可视之为一种原生状态的记忆芜杂的铺陈与展览。这种手法的运用无疑更加适用于现代诗的理念,更利于表现现代社会的复杂性、深邃性、多样性的特点,从而避免了单纯的说教与灌输式,更加注重挖掘出来潜望镜后面的深意,是通过生活的质感式的艺术表现力和读者的二度创作来共同参与并完成的。尤其是更注重于生活语言的鲜活性、生活细节的准确性以及生活细节本身所蕴藏的超现实性,而这种暗示所具有的特性超越于现实浅层次本身而得以彰显,并体现出来一种向宏大主题飞跃的艺术升华力。而生活细节的表现无疑占有重量的分量。这种生活细节的自身艺术化呈现,同时增加了画面的质感与艺术冲击力,从而以暗示和烘托的手法指向了最为本质的对于世界自身的思考。这里,我更愿意坦诚承认,这种表现手法得之于对菲利普·拉金、伊丽莎白·毕晓普、谢默斯·希尼等一流诗人们诗歌文本的认真研习。

    我自己认为,整首诗歌的情感相对来说比较饱满。也许是我自己敝帚自珍了吧。整首诗对于凝重、朴实、内敛等气息的调整,在不露声色之中得以释放,潜流在隐藏中得到积聚,从而在文本自足之中得到一种质的飞跃。

    诗的本质在于抵达,而非触碰,抵达世界内部,从而找到一条隐秘的通道得以言说。有此可见是由内到外辐射的,而非局限于世界的表层。对诗人而言,这个世界是物质的同时也是精神的。我知道我一直还在寻找这条隐秘的通道。我还在路上。



    2012722







    一九八三年



    那年他八岁,爱着的电影是

    《小兵张嘎》和《地雷战》。腰里

    别着把木头枪到处显摆;爱着的游戏是

    “打倒土豪分田地”和“抽汉奸”

    小脑袋里只有黑白两种瓜瓤

    那年头总能在乡下墙上看到大布告

    白底黑字,一长串不认识的名字

    每个上面都打着个大红勾,血淋淋。一下子

    就钻进眼里。正如前几天晚饭前,那只

    抹了半个脖子的母鸡在场院里

    扑腾着翅膀,一滩滩血迹,浓稠地

    染红了孩子的眼睛

    村里隔三差五开宣判大会

    七八个坏人被押到小学操场主席台上,一个个

    蔫头耷脑……孩子手心里都攥出了汗

    空气似乎也冻住了,风沙扑打着脸

    警车呼啸而去,尘土飞扬

    高音喇叭宣传车还在出没

    他躲在家里,蒙着被子,怕主席台上那些

    大盖帽。好人们腰里别着家伙。他曾自己偷偷

    判过一个红对勾,在作业本上。肯定会被抓走

    警笛一直拨拉着孩子的耳朵



    2012.7.14
    avatar
    商略

    帖子数 : 529
    注册日期 : 11-03-17

    回复: 发掘记忆历史深处的潜望镜

    帖子 由 商略 于 2012-07-31, 15:00

    标题去掉“历史”似乎更好

    戈多

    帖子数 : 27
    注册日期 : 11-04-23

    回复: 发掘记忆历史深处的潜望镜

    帖子 由 戈多 于 2012-08-01, 23:30

    商略 写道::标题去掉“历史”似乎更好



    问好上略兄,承蒙指教!

      目前的日期/时间是2017-10-23, 07: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