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习作一张

2013-06-15, 00:31 由 杨典



附件
1111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138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花磎迹见泷行书《前赤壁赋》

2013-04-01, 13:09 由 杨典

图:藏花

附件
书法 00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8 Kb) 下载0次
书法 002.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3 Kb) 下载0次
书法 003.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6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银阁寺及其门前枯山水

2013-01-24, 11:48 由 杨典



附件
银阁寺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85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危险的生存拓朴学(组章)

    分享

    王西平

    帖子数 : 45
    注册日期 : 12-07-11

    危险的生存拓朴学(组章)

    帖子 由 王西平 于 2012-07-24, 15:29

    危险的生存拓朴学(组章)

    王西平
    (一)



    每天粉刷着陈旧的生活,免不了有厌世的情绪。

    物,物,物,到底充斥着红黄黑白橙绿之物。每一个时间的凹槽里,都填满了链状结构的物质、破烂的哲学和废弃在黑洞深处的诗行。

    而真正的逻辑和秩序,从声音开始。

    相信,这样的词语在未成形之时已发生碰撞,一种助推的力量,如火焰,或水注,作用于它们的存在。

    闭上眼睛吧,我们通常所说的倾诉对象,就在对面。在广场上,在树林里,在街市或在乡村,我们都称之为上帝创造的人类:

    瞧,那双捏制过夏娃屁股的手,那只沾满经血的阔叶的大脚……



    (二)



    大地上升腾而起的是什么?一丝呼吸,一抹情绪,一种反复粉饰的精神,一场强加于肉体的战争。

    沃土之上,谁又是真正意义上的先锋者,我们的确需要认领它的药力。

    那么,车前草。

    瞧它那根茎的力量,在泥土组合的温床上撒野,一种向下向后向历史纵深处挖掘的姿态。

    而阳光,就是最好的安抚品:这眼神纵火的威力,也有难以想象的手感。因此,你说雨露又是什么?黑色的沉静,抑或透明却又易于冲动的疼痛?

    然而你见过暮年的车前草吗?它擎向高空的吸管在书写着什么,它举向潦草的白色伞杯又在阻挡着什么?



    (三)



    人活着,就是一种自我负荷。

    平面的自己,立体的自己。有时候,同一个体内还要插上无数个照片样的自己。自己与自己撞车,自己与自己私自约会,自己是自己敌手,自己又是自己的实战现场。

    有时候,那些黑白泥洞里,有一些细碎的事物出出进进忙碌个不停——带利爪的,捎皮草的……似乎那里的光影被时间凉晒。



    (四)



    在我看来,男人的受难品就是双排扣衬衣。

    风险自然降低,肌肉是一种活力的组织,如果一旦向四面开工,衬衣的拉力将会向中心收拢,汗水这时会悄然降临,并以特有的盐份,绘制海图。

    蕾丝却是女人的天敌,性感将给她带来热带的样子。但杀机无孔不入,在你试图独立的时候,在你悲伤成瘾的时候,在你被空气左右拉扯的时候,在你无法利用人性的手段解除燕子的愤怒的时候……蕾丝,就是天敌。



    (五)



    人,是从大地上长出的肉刺。

    一旦被摁进红色花泥,我相信没有最闪光的,却附有最坏的意识:在恶水中玩移木,或夜夜种植毒黑痔,或在灰尘的堆管里识别逻辑和法制。

    压抑了,在自己的内部捕捉一些冒烟的声音。时常面对一口午后的水洼,浅尝辄止。

    不得逾越,只因你随他们一同进入曲别针。每次回头的时候,往往会触碰到指尖上的甜头。

    真正的释放,我想最好让樱桃很好地转动起来,让空气来修整每个人的存在。让万物的背影越来越坚韧,以至最终触摸到身后可触及的大陆,和它的,散发着余温的框架。



    (六)



    最后一辆车远远驶来,摇晃着,洒下一些水。这就是一座城市的暗示。
    行人居住在各自的额头里,数纸币。这不是财富精神,不是翻阅书本,不是穿越风暴中的大马士革街,而是液体物质,像鲜榨的橙汁,被一只穷人的大手快速饮下。
    我说这星球,就是一只菠萝。生长在它的枝上,被采摘,被星球外的馋客享用。被非洲的民众移居。他们全身披挂着煤灰编织的梦,胳膊上挎着柠条篮子,赤脚,在微光中洗澡,歌唱,打响亮的口哨。
    无人抚平那些繁茂的荆棘,集体主义的刺杀,反对一个即将下跪的膝盖。痛的史书里,布下纵横交错的河水,鱼雷快艇驶过天下耳目,那些毁坏的物质里,炮火,灰尘,沙石,和废弃的时间,在另一个空间再度凝结。
    新的星球就在你我的眼前铺展。我说这星球,就是一只芒果。被瞎眼的树木高高举起的芒果,面朝窗户,盲人和阳光,在相对论里,坠落的同时被抛向空中。它紧裹的弹壳纷纷,泪雨纷纷,圆锥的花序慢慢打开,小花的面积,每一个在黄色里居住的粉嘟嘟的繁体人,争执着冷暖春秋。

    (七)


    最后一辆车远远驶来,摇晃着,洒下一些水。这就是另一座城市的暗示。
    我们在城市的最后一个角落里寻找退路,用阴影加重对路旁石子的印象,或看两侧的树木能够对称地活着,这是一件多么不容易的事。时常给自己一个赤足的理由,在沙滩上,被理想的鞋子抛弃。或越过海域,如果需要,需要从光源深处探照,菠萝或芒果星球的颗粒,赤身发出夜光的水分。
    如果水果。那样的布局,散发出普通的甜味,让我想象舌头的自由,味道的自由。一定要像穹形屋顶上的激动那样交织,或利用伸手的长度,截取一段花开时节的空洞。
    也许,再过一个世纪,最后一辆车终于驶来,我们返身入住菠萝或芒果,用婴儿般的喘息,加深对一座城市的暗示。

    (八)



    沿着那边的梯形,进入山体的入口。一种越来越收紧的感觉,驱使焦躁的核心,穿插于云形……

    阿尔卑斯山隐藏的V形,你看到了吗,如同滑向命运撑开的底端。每一个凝固的尖锋,都向下,都预示着一场灰烬的降临。

    树木即将起程,尖利的石头喷射出特有的静默。

    凭吊的文字,文明在消失。然而,人类只能描述直立行走的舞姿,从山顶到广场,从火把走向灰烬……

    这分明,黑白在夜晚的内部作对,酝酿多日的战事,无非只是一种饥饿对另一种饥饿的对视。

    即使天空沉入谷底,你仍想象得出有一股强大的向下的拽力。万物如此,它们拥有其它的万物,它们快速漫过村庄,在神的大手下交谈陈旧的事。



    (九)



    大火沿着一把尖刀分辨伤口,到处是人。你无法相信这一点,在城市里,生活意味着物质的过度集合。

    消失中的理想。以及复活之后的再消失。一座幽灵城市的喘息,大声的呼喊。

    正在失落中的清凉与恬淡。每一个在凹形物体中试水的人,在冒险中还原剧烈,或在剧烈中还原原始的坍塌。

    我相信,每一个虚拟的意识,都会落在具体的物体上。比如死亡,与飞行中抽搐的蛾翅。天空中阴影的投射,与蚂蚁搬迁的柚子皮。我相信,这就是机缘,谁也没有去设置的情景,却自发从事着一种规律与特性的交易。

    给每一种事物一个使命。

    比如一枚钉子,哪怕从希望中诞生,进入一段历史属性的木块,如果有飞翔的翩然之物,那么,假设的蝴蝶船,运载着满满的麻痹与贪婪,仿佛心跳加速的舷板与那些溺毙者彻夜交谈。

    雨下在深浅不一的宽恕中,无助的是肉体。或越过黑色的号码,大片大片的盲音节充斥着黄金的耳朵。远去的欢乐,轻便地跳过建筑,也跳过大麻遮蔽的光阴……



    (十)



    她的心承受了足够的光。被玷污的部分沉重而低垂在岸边栅栏上。没有人留意到她的异常。

    她内心弯曲的钢筋,伴随伸入水中的痛苦,如肌无力的建筑。我们希望她强大起来,像蓄发的神,勇敢地与巨型动物对抗。

    她想起过去的事,那些事,仿佛练习本上撕下的毛边纸。在很多年前,她进入一个时间包裹的空间,童年的林荫道披挂在深处,灯火在幕间休息。那些由长辈们出演的戏中,抛洒的王冠,凄凄切切的词语。

    她更加怀念甩袖,与金锭缠绕的财富。自杀者的目光,第一次沿着扶梯下滑,断断续续的亭台一直伸到墓地。花便是通向未来,仿佛玫瑰深处的锯齿,时时牵制着人间因果。



    (十一)



    小动物在周边,胡乱地堆砌着它们的人生。诚然,她漠视那些被占据的碎砖,漠视它们乘坐的片瓦与一小绺蓝。她拥有一颗凡人盛开的心灵,她成为接受鞭打的饲养者。

    她就是那个垂在自我神经末梢荡秋千的女子,只是,不慎落入前世设置的躯体。过去的前额,流淌的小瀑布,死灰卷制的纸船与不断扩大的阴影。她源于停止的开始,源于浓郁的清淡,源于黑暗的光明……她紧裹自我的矛盾,与眉梢蠕动的阴晴……



    (十二)



    有两个人给我的印象深刻:来源于草纸的背面,有神秘的法典作证。其中一人从田地归来,发现了什么?苹果在树上的命名,还是被苹果追认的命运。另外一人是旧货销售员,女的,未孕,内衣红得令人战栗,似乎瓜瓤外翻。她有一具遮蔽下的裸体,而且永远是那么年轻,那么病态。

    抓取中药,其中一味有情芍药,又名离草,其纺锤形的根块在空气中下坠,并获取重量。我看见他们,在阳光交叉的中轴线支起火灶,舀一勺旧水,沸腾的情节与不安的心绪相仿。

    热烈的柴草,自然有柴草的哲学,草与草之间有别致的关节,柴与柴之间也有精巧的链接,不仅燃烧,被运载时也咔嚓作响,疼痛致使它们集体跳下车,进入危险的现实。我相信绿色是哀悼色,死去的人就是被时间掏空的果壳,它们的命运与虫子混在一起,或被蚂蚁拖至水榭。



    (十三)



    咕咚,这绝非想象,一个沉默的团体坠入河心,并沿着波纹的方向制造颠簸和黑色的色情。每一次冲浪,都是有无数个微小的弹簧在底部发力。灵魂是轻巧的,消亡就是以玻璃的形态存在,或居住在贴满了鱼鳞的水堡里。那里每天发生童话,王子恪守着信条,公主同时也捕获了魔力……

    在水岸上切开一个入口,缓缓滑入七月,无聊的火烛正在蔓延。那里,有无法管制的膨胀,蓬松的虚伪,以及与蒲团相邻的空间。权力就是庭院游戏,每一个场景都沾染了颂歌,每一株草木抱着盐块假寐,风从不同方向吹来,规则有些小乱,却又是如此坚固。

      目前的日期/时间是2017-06-25, 04: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