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习作一张

2013-06-15, 00:31 由 杨典



附件
1111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138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花磎迹见泷行书《前赤壁赋》

2013-04-01, 13:09 由 杨典

图:藏花

附件
书法 00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8 Kb) 下载0次
书法 002.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3 Kb) 下载0次
书法 003.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6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银阁寺及其门前枯山水

2013-01-24, 11:48 由 杨典



附件
银阁寺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85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瞿小松:虚幻的“主流”-上音讲座概要

    分享
    avatar
    杨典
    Admin

    帖子数 : 1579
    注册日期 : 11-03-14

    瞿小松:虚幻的“主流”-上音讲座概要

    帖子 由 杨典 于 2012-06-06, 09:59

    瞿小松:虚幻的“主流”-上音讲座概要

    关键词: 瞿小松 现代音乐

    瞿小松教授1952年生于贵州贵阳;1978-1983年就读于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师从杜鸣心教授;1983-1989年任教于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1989年春,应纽约哥伦比亚大学之邀,赴美作访问学者,并开始他十余年自由职业作曲家的国际生涯,作品在全球范围被广泛演奏,西方乐评称其为"寂静的大师"、"节制的大师"、"无法归类的行者";2000年,瞿小松归国定居北京,并以集中授课方式任教于上海音乐学院。


    瞿小松 教授在讲座中讲到:


    20世纪90年代中期某年,我到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做讲座。"互动时段",有位女同学站起身,说:"老师,我很痛苦。"我问为啥。女孩子答:"我不喜欢现代音乐。"我笑了,说:"不喜欢就不喜欢,用不着痛苦。这个世界上,不难找到你自己喜欢的音乐。"女同学讲:"可是我的老师一定要我写现代音乐,所以我痛苦。"

    2009年春,十余年过去,我给上海音乐学院作曲系三年级同学看习作。有位同学的作品,如同另几位,一眼看去,复杂、艰涩、干枯、观念先行、毫无灵性,典型西欧20世纪学院先锋派灰白嘴脸。我憋不住了,问这位同学:"你自己喜欢这个作品吗?"同学毫不犹豫,答:"不喜欢。"我再问:"那你为什么写它?""我觉得如果不这样写,就不在主流里边。"

    "新疆班"有几位维吾尔族的作曲家同学,问我:"老师,请你跟我们讲一讲,这个'十二音技法'是个什么东西?它不好听嘛,我们为什么一定要用它?"我反问:"是啊,你们为什么一定要用它?"答:"我们的作曲主科老师要求我们这样做。"我知道这位老师,也敬重这位老师。他自己以中国乐器为主体的创作,素有独到之处,也基本不用那个很成问题的"十二音序列"技法。自己不用,因何规定学生必用?我猜想,这位老师自己并不喜欢那东西,但同样害怕"不在主流"。悲哀!

    瞿小松 教授认为:曾因自由选择而遭打压的"新潮"们,千万勿以"新潮"而傲慢、而霸道。20世纪"现代作曲技法",扩展了音响领域扩展了表现手段,但若将其奉为神明而压抑天性,音乐的死亡就不远了。创造是一个鲜活的生命过程,而任何预设的"体系",从诞生,就已经死亡。当初勋伯格创立"十二音序列技法",本意是要将音从调性主音的"统治"下解放。然而在他体系的规则当中,某音出现,之后必待其他十一音现身,这音才再有说话的机会。规则铁定,"军令如山",所有"白键黑键"的一十二个音,通通被"解放"进了集中营,不再有任何一个音自由。自由在指定的"平等"中被剥夺。

    在讲座中,瞿小松 教授指出:中国的音乐学院教育体统,即以西方音乐为唯一主体的教学大纲,存在着严重的缺憾。无动于衷的我们,批量生产的我们,经有缺陷的"四大件"训练的我们,没接上真正意义国际时代之轨的我们,不幸的我们,仅有一副缺陷的"四大件"眼镜,以它看待文艺复兴以降西方职业作曲家音乐之外的一切音乐文化。我们傲视一切。我们傲慢,因为我们无知。中国的音乐学院作曲系,中国的学院系统作曲家,20世纪80年代以先,仰慕并追随西方19世纪,之后,仰慕并追随西方20世纪。总结别人干了什么,猜测别人正在干什么、将要干什么。我们写作的音乐,总体上而论,无非西方音乐格局里头的"中国音乐"。换句话讲,迷执西式作曲家为摹本,走不出"总结"与"猜测"的樊笼,我们就只能"创作"西方音乐的中国版本,永远在后头亦步亦趋,永远不可能有真正意义的建树。





    _________________
    我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423141483

    欧南

    帖子数 : 248
    注册日期 : 11-04-26

    回复: 瞿小松:虚幻的“主流”-上音讲座概要

    帖子 由 欧南 于 2012-06-07, 23:41

    在讲座中,瞿小松 教授指出:中国的音乐学院教育体统,即以西方音乐为唯一主体的教学大纲,存在着严重的缺憾。无动于衷的我们,批量生产的我们,经有缺陷的"四大件"训练的我们,没接上真正意义国际时代之轨的我们,不幸的我们,仅有一副缺陷的"四大件"眼镜,以它看待文艺复兴以降西方职业作曲家音乐之外的一切音乐文化。我们傲视一切。我们傲慢,因为我们无知。中国的音乐学院作曲系,中国的学院系统作曲家,20世纪80年代以先,仰慕并追随西方19世纪,之后,仰慕并追随西方20世纪。总结别人干了什么,猜测别人正在干什么、将要干什么。我们写作的音乐,总体上而论,无非西方音乐格局里头的"中国音乐"。换句话讲,迷执西式作曲家为摹本,走不出"总结"与"猜测"的樊笼,我们就只能"创作"西方音乐的中国版本,永远在后头亦步亦趋,永远不可能有真正意义的建树。

    -----------------------

    话说的有道理,但我们的建树在哪里呢?俄罗斯学西方诞生了“强力集团”,匈牙利有巴托克,柯达伊,捷克有斯美塔那,雅纳契克。而我们对民族音乐的的运用还停留在素材粗加工的水准上。一个民族没有思想,精神不独立能有什么作为呢?
    avatar
    袁虹

    帖子数 : 281
    注册日期 : 11-05-26

    回复: 瞿小松:虚幻的“主流”-上音讲座概要

    帖子 由 袁虹 于 2012-06-08, 07:45

    “一个民族没有思想,精神不独立能有什么作为呢?”



    我到觉得这是我们每个人都值得自问的问题,而不是问人能解决的。都知道问题,但出路又能在哪里。我随意说说,欧南别介意。:)

    欧南

    帖子数 : 248
    注册日期 : 11-04-26

    回复: 瞿小松:虚幻的“主流”-上音讲座概要

    帖子 由 欧南 于 2012-06-09, 04:56

    是啊,不问人有什么意义呢?我们的艺术有人文吗,有爱吗?艺术即爱。

    我们的爱都是虚伪的……
    avatar
    袁虹

    帖子数 : 281
    注册日期 : 11-05-26

    回复: 瞿小松:虚幻的“主流”-上音讲座概要

    帖子 由 袁虹 于 2012-06-09, 06:48

    欧南 写道::是啊,不问人有什么意义呢?我们的艺术有人文吗,有爱吗?艺术即爱。

    我们的爱都是虚伪的……



    一个问题,要放大到宇宙的角度,连上帝都无法回答。我的意思是,爱包括了艺术,而又不仅如此。“我们的种族在爱的内部就没有平等过”,何况于外。爱(艺术)最不能当的是“怨妇”,谁要天长日久这样的“爱”(艺术)你,你跑不跑?“跑”就是你的自由。你只能以一己之力,去抵抗这种不妥协。土壤也像血统,同样的环境,我撒一把种子,可能就开出一朵花,这很正常。很多的牺牲都是必然的陪衬。

      目前的日期/时间是2017-06-27, 16: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