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习作一张

2013-06-15, 00:31 由 杨典



附件
1111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138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花磎迹见泷行书《前赤壁赋》

2013-04-01, 13:09 由 杨典

图:藏花

附件
书法 00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8 Kb) 下载0次
书法 002.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3 Kb) 下载0次
书法 003.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6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银阁寺及其门前枯山水

2013-01-24, 11:48 由 杨典



附件
银阁寺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85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一首诗

    分享
    avatar
    袁虹

    帖子数 : 281
    注册日期 : 11-05-26

    一首诗

    帖子 由 袁虹 于 2012-06-02, 20:19

    关于翻译策兰诗歌的版本,孟明还是相对更优秀的,我个人较偏爱。《策兰与海德格尔:一场悬而未决的对话》让人感到,策兰和海德格尔间的“感情”本身就“这从一开始就是一个错误(艾略特)”:默契、爱戴、理解、仇恨……海德格尔对纳粹德国的政治态度,使一种“不可言说”的痛苦一直煎熬到他们对话的“结束”(那就是死)。而这位“当然的敌人”,却“绝对的朋友”,从哲学家的角度,最后又予以了策兰“里程碑”式空前的评价。

    在《死亡赋格》之后,策兰“越来越清楚,人类不仅仅在外在生命的链条上受苦,而且也被堵上嘴巴以致不可以说话……那些自从远古时代就在内心深处竭力争取表达的东西,也伴随着被烧尽的感觉的灰烬”。所以,“灰烬”是他后期语言中主要“关注”的对象。当然,这也可能和他在那时本人的精神状况有关。“罂粟”,是献给巴赫曼的(一个“意象”?)——信物。哦,永远的策兰,永远留下。



    信物



    “总有一日,我会去把你带回来。我很害怕,看见你被滔滔的海水卷去,但是,我要造一条船,把你从绝望中带回来。”——巴赫曼



    绝对的词,罂粟花的

    你的面容



    ——急促的,沉默的,清醒的

    患病时,塞纳河在说话



    1970年4月20的夜

    当你孤单

    当你

    像失去那样,爱

    被风的影子错乱。精神——



    不是精神,是淹没又淹没的

    嘴唇,被失去取代。被

    迷途的歌了解



    歌也并不会持续多久。到你结束,你结束之夜

    我在必经之路上写:爱

    就是这样的,这样,水与深灰的纯粹

    ——无处不是
    avatar
    杨典
    Admin

    帖子数 : 1579
    注册日期 : 11-03-14

    回复: 一首诗

    帖子 由 杨典 于 2012-06-02, 21:29

    很策兰。


    _________________
    我的新浪博客:[要查看本链接请先注册登录]

      目前的日期/时间是2017-07-23, 2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