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习作一张

2013-06-15, 00:31 由 杨典



附件
1111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138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花磎迹见泷行书《前赤壁赋》

2013-04-01, 13:09 由 杨典

图:藏花

附件
书法 00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8 Kb) 下载0次
书法 002.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3 Kb) 下载0次
书法 003.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6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银阁寺及其门前枯山水

2013-01-24, 11:48 由 杨典



附件
银阁寺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85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转:《张枣随笔选》出版及编后记

    分享
    avatar
    杨典
    Admin

    帖子数 : 1579
    注册日期 : 11-03-14

    转:《张枣随笔选》出版及编后记

    帖子 由 杨典 于 2012-05-17, 13:37

     《张枣随笔选》(定价25元)2012年5月已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发行。
      《张枣随笔选》由张枣在中央民族大学任教期间的学生颜炼军编选,这的是继《张枣的诗》之后,诗人张枣的又一本书。张枣人生履历丰富,生性萧散不羁,常着迷于食色趣味,著作向来以以少胜多著称。这本《张枣随笔选》荟萃了他生前为数不多的散文作品,其中包括散文诗、序跋、演讲稿、课堂讲稿、访谈和少许译文,附有德国汉学家回忆张枣在德国经历的文章和颜炼军编撰的张枣生平与创作,精炼地展示了诗人张枣在散文中的形象和魅力。


    颜炼军:《张枣随笔选》编后记



      转眼间,张枣先生病逝已经一年多了。生活和死亡在继续,诗人与诗歌也在继续。《张枣的诗》出版后,我开始搜集张枣先生的散文作品。期间,一些动人的情景不时将我牵回逝去的时光:
      2月28日,车过法兰克福,给枣叔发了短信说想去看他,半晌,他回信道,“换上桃花的心情,说话声音细中带喜,别再吵吵嚷嚷,嘿,我要睡了……”
      这是一位歌唱家朋友关于张枣先生最后时日的回忆。张枣发出上面提到的短信时,离他去世还有八天。
      如果我们把八天这一放大成一段更长的时间,放大成诗人乃至我们所有人在世间的年华,那么,张枣先生这种面对死亡的言语姿态,正如他留下的为数不多的诗篇一样,无疑是言说存在的典范:对于生命的困境和苦难,最终采取赞美的姿态。他曾说,伟大的诗歌最终都是赞美而非抱怨。在死神即将降临之际,他依然不失喜乐的情怀,悠然叹息人生的短暂和病痛。
      他的散文随笔,也是这种典范的呈现。比起许多诗人,张枣先生较少涉猎散文写作。他先后在德国攻读学位和任教,留下了一部德语写就的博士论文,一些英语和德语写就诗学论文和散文作品。颇有深意的是,他对用汉语散文非常吝惜,记得他跟我说过,他只把汉语留给诗歌。我想,这远不是懒散和浪费的借口,而是一位长期寓居西方的优秀汉语诗人内心的流浪的写照;因此他留下的汉语散文不多,且多为“被动”之作。当然,即便是如此少的作品,不管是往事、记趣、诗话、闲谈和演讲,我们依然从中感到了诗人的“别材”。
      诗歌与散文的关系,一直个是备受关注的话题。张枣先生有言:“诗歌开始于散文停止之处。”按照语言学家洪堡的话说:“诗歌对那使它自己成为现实的东西无动于衷。”[①]一位优秀诗人进行散文写作时,他得把诗歌之少,贡献给散文之多。在这本小书中,我们可以看到这种努力。纵览张枣先生的散文作品,我们至少可以看到如下优异性:在修辞上,他借重丰厚的西方语言文学素养和开阔的文化眼界,有意识地采集古典汉语中各种甜(张枣先生的诗学关键词)的元素,发明了一种文雅而精确的文风;在精神内涵上,他力图在生活中萃取出那些最不可思议的、最能安慰我们的存在的部分,按照他自己的话说,即寻找内在于生活的秘密庆典。
      张枣先生人生履历丰富,生性萧散不羁,常着迷于食色趣味,作品也因此四处流散。经过多方努力,笔者将目前能找到的张枣先生的汉语散文随笔作品荟萃于此,其中包括散文诗、序跋、演讲稿、课堂讲稿、访谈和少许译文等。对一位向来都以少胜多的诗人来说,足以展现其诸多面貌。特别值得申说的是,张枣先生在关于《野草》的文章和讲稿中提出一个新的新诗史观,他认为,《野草》而非《尝试集》才是现代汉语新诗的真正源头。他去世前不久,已列好一个《野草》研究的写作提纲,打算以一本名为《野草考义》的专著来论述这一观念,惜天不假年,积多年之诗思和学问,仅留下一个好的开头。
      另外,书中还附上了笔者在编集张枣先生的诗文过程中草就的一份简陋的“张枣生平与创作”(其中附上因后来才发现而未及收入《张枣的诗》的五首诗作),供有兴趣的读者了解张枣先生的大致生命轨迹和文学生涯。
      在本书编集完成之际,德国汉学家苏桑娜得知我在编张枣的随笔,慷慨发来她回忆张枣先生在德国的文章,文章由芮虎先生热心译成中文,他们赞成将之收入本书。苏桑娜深情而优美地记录了张枣先生德国的诸多细节,为诗人之谊留下了精彩的写照。在本书编集过程中,得到了柏桦、宋琳、刘淑玲、陈东东、北岛、冷霜等师长前辈的倾力帮助;课堂讲稿由张枣先生在中央民族大学的学生陈立波、张光昕、郭爱婷、陈涛、陈斌斌、马婷婷、郭梦贝、王小兵等同学根据录音稿合力整理成稿,其中陈立波出力尤多,在他们的整理稿的基础上,笔者作了修订。本书之所以能及时出版,得到了人民文学出版社脚印老师的关心和支持。在此一并向为此书付出努力的师长和朋友们致谢。
      因能力和学识有限,本人的编集工作肯定有疏漏和讹误,恳请广大读者朋友批评指正,以推进张枣先生诗文作品版本的改进和完善。

    颜炼军
    2011-10-31于杭州


    --------------------------------------------------------------------------------
    [①] 刘小枫选编:《德语诗学文选》,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6年,第228页




    _________________
    我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423141483

      目前的日期/时间是2017-10-19, 07: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