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习作一张

2013-06-15, 00:31 由 杨典



附件
1111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138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花磎迹见泷行书《前赤壁赋》

2013-04-01, 13:09 由 杨典

图:藏花

附件
书法 00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8 Kb) 下载0次
书法 002.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3 Kb) 下载0次
书法 003.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6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银阁寺及其门前枯山水

2013-01-24, 11:48 由 杨典



附件
银阁寺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85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城市,让音乐丰富孩子的生活

    分享

    欧南

    帖子数 : 248
    注册日期 : 11-04-26

    城市,让音乐丰富孩子的生活

    帖子 由 欧南 于 2012-05-03, 21:17

    前段时间翻看美国作家彼得·盖伊的著作《魏玛文化》,里面描写的是20世纪被希特勒驱逐知识分子曾经在魏玛的生活,其中有爱因斯坦、托马斯·曼、康定斯基、本雅明、勋伯格等等。它引起我感慨的是为什么魏玛这个人口不足2万人的小城市能吸引这么多的精英人物。歌德和席勒曾经引导了这个城市的精神之路,李斯特在魏玛生活过十几年,成立了著名的“魏玛乐派”。我想魏玛之所以吸引人无外乎两个字——环境。魏玛使我联想起十几年前我的一个留学德国的钢琴家朋友,她也在一个德国一个只有2万余人的小城市,音乐生活非常丰富,几乎天天有音乐会,帕瓦罗蒂,钢琴家阿格里希等大牌的音乐家都曾经在那里演出过,而如此小的城市能吸引他们来,其缘由不太可能是纯商业性演出,也是环境。



    上海是个国际大都市似乎无可非议。但它更多的是体现在硬件上,和世界性的大城市相比较,上海和它们没什么太大的区别。在文化上,历年来上海演出的一流演奏家也不计其数。小提琴家斯特恩,安妮·索菲·穆特,钢琴家阿斯肯纳奇,波格雷里奇;指挥家杜图瓦、西蒙·拉特尔,三大男高音等都曾经出现在上海的舞台上,但他们的出现似乎并没有使上海的文化生活有所改观,甚至都不曾影响过我们。从严格意义上来说,一个城市如果缺乏坚实的文化环境,那怕再多的一流演出也无法撑起它精神生活上的不足。一流的演出给城市的品位提供了面子,却改变不了实质。如果有人问我上海有什么特色的话,我想我只能耸耸肩,手指天空说道:“看,那高耸入云的房子。”



    如果说高楼大厦只是代表城市繁华一面的话,那么代表城市精神的则是城市的文化生活,这是城市的魂,也是城市真正的价值所在。上海学习音乐的孩子其实非常之多,学习音乐成了一种时尚,现在几乎所有适龄的儿童都在学习一门乐器,除了钢琴,小提琴等西方乐器之外,还有很多孩子学习古筝,琵琶等中国传统乐器,这是城市文明进步的标志,的确让人欣喜。但除了欣喜之外,我们也发现了很多遗憾。如此巨大的音乐人口,但我们日常的音乐生活却是如此贫乏,甚至可以说根本就没有音乐生活可言。



    上海在上个世纪90年代就号称有10万琴童,现在20年过去了,琴童的数字应该是非常庞大的,估计上百万都不止,但这些琴童现在都在哪里呢?这是非常奇怪的,有那么多曾经的琴童,现在的数量还在不断地增加,我们城市的音乐生活应该非常丰富才是,但实际情况仍然没有丝毫改观。而城市缺乏音乐生活,也会使孩子学习音乐的兴趣渐弱。现在的孩子不知道学习音乐是为什么?何况还有做不完的作业,把他们童年的生活挤压的不成样子,且学习音乐并没有使他们的生活变得快乐,相反还是一笔不小的负担。



    既然很多父母都很理智的知道孩子学音乐并非为了以后成为职业音乐家,他们希望孩子通过学习音乐,增加自己的修养,但没有音乐活动,没有交流,对孩子们来说,孤独的在家里敲打键盘是令人厌恶的事情。事实证明,由于学习音乐非常艰苦,绝大多数孩子在学习音乐途中,都有不同程度的抵触情绪。我至今都不曾遇到过一个快快乐乐,从音乐中感受到无穷乐趣的孩子。



    为学而学,是学习音乐的弊端,孩子们不能从音乐中感受到乐趣,他们从学琴开始,除了练习之外,基本上很少有音乐活动,甚至连音乐会都不曾去听过。学乐器每天的基本练习都是没什么乐趣可言的纯技术训练,既不能投机取巧,也不能不练。如果缺少外界的刺激,当然是令人厌烦的事情。很多已经成名的演奏家都感慨过,如果再有一次童年的话,绝不再学音乐了,可见学习音乐本来是一件痛苦的事情,它甚至会毁掉了一个孩子童年的幸福。因为他要把玩耍的时间全部花在无休止的练琴中。



    如果我们现在有好的音乐环境,有非常丰富的业余音乐活动,至少可以激发孩子学习音乐的兴趣,也能从音乐活动中来提升自身的音乐修养。鉴于现在有大量学音乐的孩子,我们完全有可能组织各种乐队,大型的如管弦乐队,小型的如室内乐队,或者独奏音乐会,但遗憾的是,我们的孩子非常缺乏这种音乐活动。



    上海有很多公园场所,其实可以组织很多免费的音乐会,它不但能让孩子得到应有的锻炼,也可以激发他们演奏的潜能。音乐需要观众,孩子们那怕以后不走职业演奏家的道路,但也希望自己的演奏能得到人们的赞美,而且这种免费的音乐会对提升城市的文明生活也有帮助。报纸上前些天报道宜家有很多中老年人聚在一起,聊天喝免费的咖啡,影响了店家正常的经营活动,这些都表明了我们的城市缺乏良好的文化活动场所所致,我们没有更多的公共环境来丰富市民的生活,更是缺少城市应有的文化生活。



    上海虽然现在有不少国际一流的音乐会演出,但昂贵的票价等于是拒绝普通观众入场,这种音乐会形同时髦人士的交际场所,不能代表城市普遍的精神生活,而城市的文化生活是以无数的普通大众支撑起来的,普通大众如果缺乏丰富的文化生活,那么这座城市是不完美的。何况,我们的城市其实有着丰富的音乐资源,完全可以用音乐来影响市民的生活。



    由于缺乏良好的音乐环境,也缺乏对音乐的理解,使得我们做很多事情都带着强烈的功利性。学习音乐,从大的方面来说,是提升人的精神层次,丰富人的感情,改变人们的价值观,使生活变得美好,人性健康。而从小的方面来说,它可以自娱自乐。但现在很多父母似乎并没有想的那么远,一是随大流,很多孩子学音乐,自己不学没面子,落伍。二是纯粹为了应付考级。我遇到的一些孩子就是为考级而学,平时不来上课,而在考级的前几个月,拼命的练习几首考级的曲目应付考试。我很难理解这种自欺欺人的行为,孩子平时不练琴,即使考到了10级,也就会几首曲目,这又有什么意义呢?一个孩子从学琴开始,除了买钢琴加上课时费,至少要花去数万元,那么用数万元去换一张考级证书有意义吗?这种功利性的行为,恐怕会让孩子在考级完了以后,一辈子都不去摸琴,甚至拒绝音乐。那种用音乐去丰富孩子的修养岂不是自欺欺人的谎言。



    我们的城市不是没有音乐,现在孩子学音乐的人数是我小时后不敢想像的,但即使有那么多孩子学音乐,我们的音乐环境还是和以前没多大区别,除了多了一些国际著名的演奏家来演出之外,我们本土的音乐活动却是那么少,这是令人费解,也是令人遗憾的。古琴家成功亮先生曾经受邀去德国演出,感受到那儿丰富的音乐生活,尤其是小剧场的演出非常丰富。就像开头所说的那样,小型的音乐会在文化生活发达的城市几乎天天都有。其实音乐会并非一定需要大牌的演奏家,很多不太出名,但具有相当水准的演奏家多的是,这也需要媒体的朋友多加介绍。追逐名人是一个城市不成熟的表现,至少是一种不理智的、丧失判断力的行为。作家阿城应邀去威尼斯写作,几乎天天泡在歌剧院听歌剧,二个月后居然以此写了一本《威尼斯日记》,可见威尼斯音乐生活的丰富,而威尼斯也不过是个只有几万人的城市,但它的文化生活却是举世瞩目。和魏玛一样,威尼斯一直是诗人,音乐家的天堂。



    世博会期间,我们有一个相当漂亮的口号——城市,让生活更美好。但愿这种美好的愿望能成为现实。孩子是城市的未来,他们应该有更多的时间让音乐,艺术来培养、丰富他们的精神生活,使上海这座城市真正成为名副其实的国际大都市。



    2011,10

      目前的日期/时间是2017-08-22, 09: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