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习作一张

2013-06-15, 00:31 由 杨典



附件
1111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138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花磎迹见泷行书《前赤壁赋》

2013-04-01, 13:09 由 杨典

图:藏花

附件
书法 00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8 Kb) 下载0次
书法 002.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3 Kb) 下载0次
书法 003.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56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银阁寺及其门前枯山水

2013-01-24, 11:48 由 杨典



附件
银阁寺1.jpg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
(85 Kb) 下载0次
[ 完整阅读 ]

    《黄金大劫案》:宁浩,你不老实

    分享
    avatar
    云从龙

    帖子数 : 158
    注册日期 : 11-03-28

    《黄金大劫案》:宁浩,你不老实

    帖子 由 云从龙 于 2012-04-24, 02:44


    半年前看到关于《黄金大劫案》的讯息,三个月前开始关注最新动态,十五天前确信首映日,一天之前看到精确到分的首映时间,早晨9点钟就跑到楼下电影院的售票窗口去看场次,由于时间关系,赶不上晚间18点整的首映,只好买到八点十分,于是一整天时间里,满脑子对它充满了想象,记忆中从来没有对一部电影有过这样的期待。
    但是非常不幸,将近两个小时下来,我只记住了酸菜疙瘩汤,要不是这玩意时不时地给我提神,我肯定早就睡着了。记忆之中,从来没有一部电影能比《黄金大劫案》(以下简称《黄》)这样令我感到失望,不得不模仿某媒体的口吻批评一句:宁浩,你不老实。理由有三:
    第一,《黄》不再延续独特的宁氏叙事风格,也不再抄袭盖•里奇和萨布(SABU)两位前辈的点睛之笔,而是采用了小学生写作文或老祖母讲故事的叙述手法,宁浩仿佛一夜之间历经人世沧桑,从一个原本不拘一格、出其不意的野孩子变成了一个遵守成人世界游戏规则、规规矩矩做事、本本分分做人的好青年。这是宁浩的成熟,作为观众的我们,本应该为此而感到高兴,可是转眼一推敲,便觉得这样不合逻辑。因为在泱泱中国,学盖•里奇讲故事也许无人能出宁浩之右,但是学老祖母讲故事,宁浩连排队也排不上,不要说张艺谋这样“国师级”的大牌,就连程小东这样靠美女蛇媚惑观众的雕虫小技也要胜出一筹。更严重的是,对观众来说,如果花钱看宁浩请个老祖母给大家讲故事,就好比花钱请赵本山站在上海大剧院、脖子上挂两串大蒜跟大家“笑侃三十年”,这心理落差,当然会令全场笑崩,但仔细想想,套用《黄》剧中的台词,只能是:“欠砖拍啊你!”
    第二,所谓“流水日子年年新”,老祖母讲故事也未必不能引人入胜,但糟糕的是,宁浩这一次请来的祖母年龄实在太大了,基本上和小东北他爹是同时代的人,于是乎,这故事一开讲,就没完没了,讲到怀里的宝宝睡着又醒来了故事还没讲完。毫不客气地说,《黄》在剧本上有不可回避的硬伤,首先是剧情太拖沓,前后衔接太过于僵硬,小东北在枪口下死了几次都没死成,最终就是为了从一朵“枪炮玫瑰”里悟出点活着的意义和将片长延续到108分钟,真是扯淡。其次,《黄》剧紧跟近年来热拍不断的民国场景,可谓彻底堕入俗套,由于其弱化了反派角色的戏份,最终使得整个剧情不像是讲故事,而是编故事,它不像《让子弹飞》那样能让观众从心理上相信百余年前确实有过类似的“历史一幕”,相反却使观众一笑了之,如果说《黄》剧实现了作为一个喜剧片基本的目的——博君一笑,它显然做到了,但是,仅此而已。
    第三,老祖母上台讲故事,导致的直接结果是彻底结束了宁浩的想象力,以至于我有些怀疑《黄》剧是否为宁浩之作,这一点似乎和上述两条有些重复,但是仔细推敲却是另一个严肃的诘问。无论是语言风格,还是台词设计,或者小东北在鬼子枪口下夸张的逃跑动作,都不是当下荧幕中新鲜的事物,东北腔有人能比得过本山大叔吗?台词有人能比《让子弹飞》更字字珠玉吗?再精彩的动作能比小沈阳穿条肚兜出来让人绝倒吗?在一个处处以丑为美、以野蛮做本色、以恶搞博诙谐的时代里,宁浩应该继续延续他的“疯狂”路线,让观众在肆无忌惮的爆笑中觉得“原来喜剧可以这样拍”,而不是猴急猴急地回归到庸俗的叙事场景中去,所谓“新生代导演”,《黄》剧落幕,宁浩已经不配这个光荣的头衔了。所谓“一而再,再而三,三而竭”、“事不过三”、“五世而斩”,中国人似乎从来不相信持久的爆发力、创造力以及想象能力,看来,这件事情在宁浩身上不幸地得到了应验。
    说完这些,已经不必多言,不然我自己也要变成一个老祖母,这不是自欺欺人么?微博上有观众评论说:“《黄金大劫案》类型不明,宁浩要的太多,结果什么也没有。渣!”我以为这句话一语中的。——作为剧情片,居然连个妖艳的女人和一场床戏都没看到;作为喜剧片,国内最具潜力的笑星黄渤前后出场不过三分钟;作为冒险片,劫走八吨黄金居然连一个“青面兽杨志”也没有遇到;作为青春片,陶虹今年已经40岁了。
    一部一流导演的三流电影,一部跟这个时代浮躁的气氛形影相投的电影,一部不认真的电影,宁浩导演——宁可耗着,也别急着赶场了,好好剪《无人区》,争取将功补过。
    一个苛刻的观众。(2012年4月24日凌晨)

      目前的日期/时间是2017-10-21, 00:02